以真空妙有來調伏內心,這才是真正的阿練若

在唯識的教法當中,把勝義的道理分成四種:

第一個,世界勝義。世界勝義主要是一種人天乘的道理,講到世間的因果關係。

造善一定可以招感安樂的果報,造惡決定招感痛苦的果報。這叫做世界勝義,道理特別殊勝。

第二個,道理勝義。這是二乘的教法,講到四諦、十二因緣,屬於出世間的因果。

告訴我們應該怎麼去知苦、斷集、慕滅、修道,來成就出世的涅槃,這個叫道理勝義。

第三個,證得勝義。這是般若經典所說的,我們應該看到一切法的緣起性空。

把一切的有為諸法會歸到我空、法空的真理,所謂“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這就叫做證得勝義。這是大乘別教的道理。

第四個,勝義勝義。這是講到相妄性真——這一切法的相狀是虛妄的,但是一切法的體性卻是真實的如來藏妙真如性。這是“萬法唯是一心”的道理。

這就是整個教法當中最為殊勝的。換言之,勝義勝義是在說明“觀相元妄、觀性元真”,而真妄是不二的,這是佛陀教法當中最為殊勝的。

因為這個教法,使令法會當中的這些定性聲聞,也就是這些已經證入偏空涅槃、決定不能夠回小向大的行者——他們內心沉空滯寂,對於有為諸法不生好樂,乃至於不定性的聲聞,以及一切的尚未證得我空法空、只證得我空真如的這些已經回小向大的阿羅漢,包括了定性聲聞、包括了不定性的聲聞,從這當中都能夠獲得一佛乘的寂滅場地。

這個“寂滅場地”是指我們的常住真心,以一念心性當作整個修行的根本。這個根本,從體起用產生了一種修行方法,這種修行方法就是我們前面說的空假中三觀的調伏——以空觀來發明心性的不變之體,以假觀來發明心中隨緣之用。

總而言之,以真空妙有來調伏內心,這才是真正的阿練若。

“阿練若”是寂靜的意思,就是依止這個不生不滅的心性當做一個場地,在這個場地當中修習空假中三觀。這就是“勝義中的真勝義性”。

《楞嚴經講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