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自己和對別人要用不同的標準

己性不可任,當用逆法制之,其道在一「忍」字;

人性不可拂,當用順法調之,其道在一「恕」字。

人們常說「江山易改,稟性難移」,這一條講的就是怎樣改變人的不良習性,對自己和對別人要用不同的標準、方法。

「己性不可任」,這裡和下面講的「性」,都是指習性、性情,而不是本性。因為本性是空寂不動的,本來沒有所謂「任」和「拂」,當然也不需要什麼「調」和「制」了。人的習性多偏於慾望和自我,再加以放任,必定距理智越來越遠。所以,對自己的習性不能放任。「當用逆法制之」,「逆法」就是和私慾相反的方法,用來糾正性情中的偏差,應當要用逆境抑制克服。

「其道在一‘忍’字」,其中的原則方法就是一個「忍」字。一切惡業都從私慾而生,提陞道德的方法就是克制慾望性情。比如容易發怒的,要常常用逆境磨煉自己的忍耐力;貪心重的,要常常學著佈施、放下;貪圖安逸的,要常常勞其筋骨;追求慾望享受的,應該常常空乏其身;喜歡熱鬧的,可以在曲終人散中體驗寂寞;性情孤僻的,要學著融入大眾,包容別人等等……重要的還是要忍得過,轉得快,時時保持心態的平靜緩和,才能見到功效。

「人性不可拂」,而對別人的性情不能違背拂逆,包括各人的愛好、習慣,地區的風俗、人情種種。「當用順法調之」,應當順應人情事理,讓他生歡喜心,再順勢調和開導,對方才容易接受。

「其道在一‘恕’字」,方法就在一個「恕」字:推己及人,我希望別人尊重自己,自己就要尊重他人;我希望別人關心自己,自己就要先關心他人;我希望別人包容自己,自己也要包容他人。人心和順,萬事和順,達到人群的和順敦睦,而後調和駕御,順理成章,自然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教化效果。

佛法說:「順逆皆方便」。逆法是為了克服自己的煩惱習氣,把自己打造到純淨純善;順法為令大眾歡喜,團體和諧。無論順逆,都是為了引導人向善而已,偏離這個宗旨,則順逆都不是善法了。

輯自《格言別錄白話賞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