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是緣,善緣惡緣,無緣不聚。自己有時會想不通,為什麼求夫求妻可以求得到?為什麼會感得一個好的伴侶。人不是都有感情的嗎?難道感情也是可以勉強的嗎?難道可以要求一個人來愛我麼?自己一個很奇怪這個問題,所以,對於求夫求妻,或者對於今生注定有好伴侶,總是持有懷疑的態度。

什麼樣的因,得什麼樣的果。此生能遇到賢夫惠妻,也不過是前世與他們結下的善緣。而今生遇上惡夫劣妻,也是因為自己前世欠的他們。似乎也可以理解一點,一個精進修善的人,他能遇得好姻緣,因為他在生生世世的修行中,與人總是廣結善緣,那麼報恩的人自然就多了,結髮的妻子,可能就是他前世大力幫助的人,今生來報此恩德,自然就會對他照顧有加,而使家庭和睦了。真的都是自己種的因所感來的果報啊!

如此說來,遇上不如意的伴侶,首先反省的真的應該是自己,自己若不是前世虧欠過人家,人家也不可能會記在心上,此生非得找你討回這個公道不可。只是,在輪迴中,忘記了自己曾經做下的過錯,在遇到不順的時候,仍然會把原因推到外界,不會想到自己身上,只是感覺自己的運氣不好,想著如何來逃避,卻不懂得去化解這個怨結。正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

記得有一個故事,是有一位家庭主婦,非常善良,可是,她卻遇上一個很惡劣的丈夫,他的丈夫喜歡喝酒,每每喝酒回來總是要打她,她也很老實,沒有責怪丈夫,只是感到自己命苦,可是,經常這樣打,她的身體怎麼受得了,就感到自己的命實在是太苦了,於是就有了輕生的念頭。

在我們看來,這是很悲慘的事,她並沒有犯什麼錯,丈夫喝醉了就打她,實在是很不像話。要是有一些正義感的人,一定要站出來替她打抱不平了。後來,她很無奈,就要去自殺,也許也是她的善良,在途中,遇到了一位修行人,修行人喊住她,問她去哪,怎麼回事,她便如實地說了,修行人告訴她,你先不要去死,你這次回去,你丈夫再打你最後一次,打過後,就不會再打你了。她一聽非常的吃驚,打得多久了,哪有可能呢?可是,都打得那麼久了,也不差這一次,不如回去看看。

於是,她回到家裡,丈夫喝完酒,回到家裡,還是打她,可是,打著打著,丈夫的手突然停在半空,打不下去了,突然想,我怎麼還打你?於是,丈夫不再打她,從此,夫妻兩人過得很和樂的生活。

妻子很奇怪,丈夫怎麼突然就變了,於是跑去問修行人,修行人告訴她,她的丈夫前世是她家的一匹馬,因為她前世用鞭子抽了它一千下,它這輩子投胎做她的丈夫,也來要這一千下的債。

讀完之後,自己也是有點冒冷汗。如此說來,也不過是自己的業力罷了。可是,當妻子不願意接受這個果報,還想著,自己盡心盡力為這個家,丈夫卻如此待我,怨恨不斷,雙方僵持不下,恐怕反而惹出更大的怨結來。

如果能安心順受,也許這果報就很快報完了。如果能懷著感恩的心,懷著懺悔、慚愧的心,也許打到八百下的時候,看看你態度那麼好,剩下的就不要吧?也不是沒有可能。這也難怪,為什麼教我們要「逆來順受」了。只是,如果前世結下太重的惡緣的話,也許自己也能通過誦經來幫助消業障。

末學曾經猜想,喜歡一個人,是否也是在這因果之中呢?前世,因為他喜歡她,可是,她卻傷害了他,拋棄了他,於是今生,在她見到他的時候,莫名就喜歡了他,而他卻傷害她,最後也拋棄了她,讓她傷心難過。也是討債還債吧?會不會真的連欠的情債也要還哪?會不會在這債還完的時候,感情自然也不見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再執著那份深情又有什麼意義呢?也許前世自己就是讓別人飽嘗這深思之苦,今生自己也要受這樣的苦。可是,卻在受苦的時候,還一直以為自己對對方的感情是真的。可是,三年過去了,五年過去了,感情的火焰還會繼續的燃燒嗎?也許他在自己的心中已從一個無可挑剔的護花使者變成一個令人討厭負心漢?

為什麼?也許自己不肯還債,也許還債時咬牙切齒,也許又做了許多傷害對方的事,於是,他更加的生氣,要債要得更凶,於是乎,雙方的問題越扯越大,繼續輪迴的,繼續討要著,繼續痛苦著……

在這些恩愛情仇的糾纏之間,若真看明白了,搞煩了,也許就是他真正要求出離的時候吧?真正要想離開這些慾望的痛苦漩渦的人,求得人生真正的解脫,那這個人實在是最有福氣的人了!

師傅教過我們「隨緣消舊業,更不造新殃」,其實,師傅的每一句話對我們都是如此的重要,可是我們總是當成耳邊風。當自己去攀緣求得一位好伴侶時,也許已經把自己拉下水了,還債都來不及,何來願力去感得善緣?

此時,惡緣現前,自己又迷惑不清,甚至還想著種種的方法來證明自己的「真心」,用了種種的計謀,使種種手段,或者,為急於求成,犧牲色相,最後,把自己毀了!後悔莫及,心在滴血。又有什麼辦法呢?心中嗔恨,下一輩子遇見他時,繼續去向他要債去? 說得輕巧,自己也是一個不明因果,不肯放下,繼續輪迴的人!要真正明白因果,要真正讓自己清醒,不真干怎麼行呢?

可是,一生總是那麼短暫,要把問題都搞清楚,實在有困難,只是,縱然自己不明白,只要肯老實聽話,真正去依教奉行,自然就可以受益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