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增長者的出家因緣

護眼色: 字體:粗體 發布時間:2019-1-31 11:00:34 简体字 

福增長者的出家因緣

佛陀住世時,王舍城中有位長者,名為福增,已年過百歲,齒牙皆衰,老弱無力,家中大小無不嫌棄。長者聽說出家功德無量,心生歡喜。出家的利益高於須彌山,比巨海深,也比虛空還廣大,為什麼呢?由於出家的緣故,未來能夠圓成佛道,三世諸佛沒有不是因為舍離紅塵俗家,出家修行而成就佛道的。

因此福增長者來到佛陀住所,欲求出家;可是,適逢佛陀游化在外,於是便往舍利弗居所,舍利弗見他老邁,難以攝受,拒絕收為弟子。長者遍求五百羅漢,悉被拒絕剃度出家。

福增長者無緣出家,於是在精舍外放聲大哭;此時世尊從外回來,以種種教誨令他心開意解,隨即告訴目連尊者:「收福增為弟子,讓他出家,並為他授戒。」

長者出家後,由於年紀老邁,不能隨時做到迎送禮敬上座,許多先出家的年少比丘,就常用言語苛責他自恃年高憍慢。他內心常為此感到煩擾,便想投水自溺,了結自己的性命。

福增比丘來到岸邊,將袈裟脫下披掛於樹枝上,長跪向衣髮下誓願:「我今不舍離佛、法、僧,只想舍此身命。我今生披衣出家,修持布施、持戒,精進誦經,希望將來舍身之後,得生富樂之家,而且眷屬和順,不為難我修行善法。

常遇三寶,出家修道,得遇大善知識,教示我悟入涅槃之道。」發願後,便投身水中。目連尊者發現了,立刻以神通力救起,置於岸邊,問他投水自溺的原因,福增比丘據實以報。尊者思惟:「此人愚鈍、瞋恚若此,如果不以三塗惡報的怖畏攝化他,恐怕無法成就道業。」

當時目連尊者欲乘空而行,便令福增比丘專意執持袈裟一角,漸次遊歷到大海邊。看見一名容貌端正、剛往生的婦人,便有一條蟲從口中冒出,鑽入鼻孔,又從眼睛出、由耳朵入,尊者見此情景,帶著福增比丘離去。

福增比丘請問尊者:「此是何人?」尊者回答:「此是舍衛城中一位大商人的妻子,自恃容貌端正,不修福報、善法,仰仗著夫君的寵愛,損害一切;婦人與夫君相偕到此處,溺水往生,大海不納婦人尸身,尸體就漂至岸邊。婦人雖死,仍愛戀己身,因此轉生為此蟲,過後將入地獄,受無量苦報。」

尊者與福增比丘次第向前行,看見一名女子在大鍋中裝滿水,用柴薪燃火燒水,接著脫衣進入沸水鍋中,以致皮開肉綻,各自分離,身骨因沸騰的水剝離露出,盡暴在外,一遇風吹身形再度復原,女子便自取身肉而食。

福增請問尊者:「此是何人?」尊者回答:「舍衛城中有位優婆塞,崇敬三寶,恭請僧眾接受供養,並派遣婢女遞送妙膳美食。婢女每到隱蔽之處,就揀選上好佳餚,先行食用。主人察覺到了便詢問婢女:‘你有沒有竊取食物,私自食用?’婢女回答:‘比丘們用完齋飯,將剩餘食物給我,我才食用。如果我先行食用,我發誓來世將會自食身肉。’由於這樣的因緣,此女先受華報,未來果報將在地獄。」

兩人繼續前行,看見一座高廣七百由旬的骨山,遮蔽了日光,海面因此陰暗黑漆。此時,目連尊者登上山頂,卻有大肋骨往來經行。福增請示尊者:「這是什麼骨山?」「你想知道的這座骨山,正是你過去的身骨!」福增聽了,全身毛骨悚然,冷汗直流,他稟白尊者:「我今聽聞和尚所說,極度哀傷,祈願和尚現為我說本末因緣!」

目連尊者說道:「生死輪迴沒有邊際,善因得善果,惡業受惡報,因緣果報絲毫無差。過去世,此閻浮提有一個聚落,物產豐饒,人民生活富強康樂。當時有位長者名為法增,篤信三寶,好行仁惠,不傷生害命,被人民推舉為聚落長官;自此數十年間,聚落安定太平,百姓安居樂業,都是仰賴法增的德行庇蔭,人民也敬重法增,如同自己的父親一般。

那時的法增或許因為閑暇無事,竟開始學習賭博,讓惡友得以接近,乘機灌輸他偏邪不正的觀念,使得法增荒廢政事。不久,聚落裡惡霸強橫,恣意妄為,處理訴訟案件所做的判決與刑罰,有失公允也不恰當。

有一次,吏士忽然呈上訴訟案件實情,適逢法增博奕不勝,無暇仔細閱覽,便直接下令處死。過後,詢問軍吏們:‘罪犯如今人在哪裡?’軍吏回答:‘已經處死。’法增聽了,立刻昏厥倒地,用水噴灑後才甦醒,流淚地說:‘我所親愛的家人與人民,以及種種珍寶都將留在世間,唯有我一人,獨自入地獄!我今日輕率地處死罪犯,簡直就是旃陀羅這類的劊子手!’不久長者命終,投生作大海中的摩竭魚,身形長大七百由旬。」

佛陀曾經開示:「目連!若一切官吏仗著威勢,以不正當的手段,剝削人民的財物,乃至殺戮無數,命終多墮為摩竭大魚,為各類小蟲啖食身軀,魚身潰爛生瘡,一百里海水都被鮮血染成紅赤色。摩竭大魚一眠,歷時百年,睡醒便張口吸水,水勢湍急如同大河。

當時,恰有商隊乘船采寶,正值大魚張口,商隊船隻猶如飛行般地被吸了過去,在即將被吸入魚腹之際,商人悲傷地痛哭,同時稱念:‘南無佛!’魚聽到佛名立刻閉口,不再吸水,水勢方止。由於佛的慈悲護佑,商人們才得以活命。摩竭大魚怕傷及眾生性命,忍渴而死,此時夜叉、羅剎及水神等,便爭著將魚身拖拽置於海岸。」

魚身在日曝雨澆之下,身肉消散只剩骨頭,就是眼前的這座骨山。目連尊者對福增比丘說:「當時的法增長者,就是你的前身,因為殺人的緣故,墮入大海成為摩竭魚。今生你既然重得人身,還不厭離生死;如果就這樣投水而死,將來必當墮入地獄,想出離就更加困難了。」

福增比丘看著自己的前身,聽聞目連尊者說法,生起怖畏生死之心,次第憶念所薰修的法理,專意思惟觀想前身,體解諸法無常之理,厭離生死,最終漏盡煩惱,證阿羅漢果。

目連尊者帶著弟子福增比丘結束遊行,回到世尊居所,歡喜頂禮如來。

編按:《菩薩本生鬘論·卷第四·出家功德緣起第十四》、《賢愚經·卷第四·出家功德尸利苾提品第二十二》

省思:

佛法云:「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眾生因起惑、造業,受苦無量;業果如影隨形,無人可倖免,不僅僅是故事中的商人之婦、婢女及長者法增,即便神通廣大如目連尊者,昔日面對琉璃王滅釋迦族,運用神通將五百童男、童女送至天上,最終還是難抵業力,盡化為血水。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要解脫業系之苦,唯有勤修戒定慧,真誠地反省檢討、懺悔改過,努力地斷惡修善,精進用功,方能了生脫死,自在無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