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破我們迷戀的色相

總說色相

色相萬千,如夢幻泡影,總叫人神魂顛倒,癡迷不已。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美人的魅力的在哪裡?子曰: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凡夫為色所迷,為境所遷,在迷戀色相的過程中也迷失了自我,失去了洞察事實真相的機會,豈不可惜。色不迷人人自迷。讓我們一起來揭開色相的面紗。先看色的定義。

色,指宇宙萬有、一切現象、一切事物,一切的人、事、物,一切的你能看見的,你能聽到的,你能覺知的、能接觸到的,你能感覺到的東西,包括男女色、金錢、名譽、地位、種種的見解看法。空,不是說什麼都沒有,而是說這些凡夫意識分別心產生的東西,沒有一樣是永恆不變的,它隨時會變化,會滅亡,又會產生,會產生,又會滅亡。也不能獨立的存在,與它相連的因緣、條件滅了,它也跟著滅。它還會隨時與你意願相反的方向轉變。

色如此,色相亦如此。未看到時,想看到。當看時,目不暫舍。既看後,念念不忘。色相的威力如是。豈不知色相本畫皮一張也?以我本具佛性之體而為色相所縛,不得清爽自由,豈不可惜。又被色迷者,或暗種欲根,或犯邪婬,身心為之摧殘,豈不愚癡?

身是我所有,而非究竟我。佛法常雲身無常,我輩何苦迷戀它?無時無刻流水去,誰能暫停保容顏。眨眼瞬間身衰老,青春不在歸黃土。不懂佛法真可悲,徒過人生二十載。真相唯有佛法解,夢幻泡影總有醒。看破身體和色相,戒邪斷婬多自在。

透視身體

凡欲戒斷邪婬必須看破色相,看清楚我們這個身體的實質。淫慾者多沉浸在種種淫慾的幻想當中,根本無法看破我們所迷戀的異性實質。就連不犯邪婬者也無法看清所喜歡的對像實際上是由一堆不淨物所組成的。佛法裡有不淨觀,讓人觀想人的身體不過是一個盛糞花瓶,不過是一個移動廁所。而凡夫總是迷戀那一層外表,錯誤地以為那美麗的外表就是對方的全部。實際上只要你細心觀察,整個人體都是不淨的,九竅常流各種穢物。表皮之下更是膿血常流,肮髒不堪,各種臟器無不令人作嘔。就是這副臭皮囊卻令凡夫如癡如醉,犧牲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真是可憐可悲可嘆。

身體的本質是無常的,是無時無刻不在變遷當中的。試想一位極年輕美麗的女子一次又一次的變老,先變為成熟的女子,再是中年婦女,高齡女性,然後是老邁不堪的老太婆。而且,新的形象產生後,舊的形象就消失了。該女子將不停地變化和衰老,任誰也無法阻擋造物的步伐。再想該女子進一步的老化,無法支撐身體,整個人癱瘓在地上了。最後死掉,全身浮腫,流膿,蛆蟲更從身子跑出來。 同理,我的肉身也會衰老變化、生病而後死亡。」經過這番省思之後,我們應該能夠深刻了解人身的真相。

當今美色氾濫的時代,多少人能冷靜地思考美色身體的實質呢?現錄之如下。

一、種子不淨。謂父母精血赤白二色和合成故。智度論云:是身種不淨,非餘妙寶物,不由白淨生,但從穢道出。

二、住處不淨。謂在母腹中,生髒之下,熟髒之上,不淨流溢,污穢充滿,彼中住故。又海山云:不淨乃作衣裝,污穢便為飲食。

三、自體不淨。謂三十六物,皆是不淨共和合故。言三十六者。外有十二 ,發毛爪齒垢汗大小二遺眵淚涕唾。次有十二,皮膚血肉肪膏 腦膜骨髓筋脈。中有十二,心肝膽肺脾腎腸胃生髒熱髒赤痰白痰。即知從頂至足,皆是不淨。永嘉師云:革囊盛糞,膿血之聚,不淨流溢 ,蟲蛆住處,鮑肆廁孔,亦所不及。

四、自相不淨。謂九竅常流諸穢惡故。言九竅者。兩耳出垢。兩眼出眵淚。 兩鼻出膿涕。口出涎唾。大便道出屎。小便道出尿。智度論云:種種不淨物,充滿於身中,常流出不淨,如漏囊盛物。

五、究竟不淨。謂命終身壞,胖脹臭穢,膿血蛆分,不堪近故。天台云: 從足至頭,從頭至足,循身觀察。唯見胖脹壞爛,大小便道蟲膿流出, 臭劇死狗。心地觀經云:應觀自身臭穢不淨,猶如死狗。

又細觀女身肮髒不堪、臭氣難聞,九個孔道暴露在外,流出的不淨物沒有一個可愛的,就如同盛裝屎尿的不淨容器。同時,貪慾極其嚴重,就像無底洞一樣,不論享用多少飲食、擁有多少財富,也沒有心滿意足之時。

有人說:「女人體內雖然肮髒污穢,但外表有皮膚遮掩,再穿上漂亮的衣服,佩帶金銀珠寶,打扮得非常莊嚴,不是也很好看嗎?」這種說法不對。從另一面來審觀,表面再怎麼裝飾,也無法改變女身本質,用你的智慧來觀察,從頭到腳有哪一處是乾淨的呢?

所以真正觀察的話,女身內外具足不淨,即使穿上漂亮的衣服,戴上金耳環、金鼻環、金臍環、金項鏈,也只是衣服和裝飾物漂亮,並不是人體漂亮。很多人有種迷亂的錯覺在作怪,喜歡把裝飾物與身體混為一談,其實人體就像一個裝滿不淨糞的瓶子,只不過外面用五色綢緞包著而已。使人生貪的女身,藏在華麗衣服與裝飾下的,實際上是令人厭惡的本性。

佛經在這方面的開示很好也很多,朋友們可細細品讀。

《入行論》云:「長髮污修爪,黃牙泥臭味,皆令人怖畏。」

《卍續藏經》云:於諸女色,心無染著。凡夫顛倒,為欲所醉,耽荒迷亂,不知其過,如捉花莖,不悟毒蛇。智人觀之,毒蛇之口,熊豹之手,猛火熱鐵,不以為喻。銅柱鐵床,焦背爛腸,血肉糜潰,痛徹心髓,作如是觀,惟苦無樂。革囊盛糞,膿血之聚,外假香塗,內惟臭穢,不淨流溢,蟲蛆住處,鮑肆廁孔,亦所不及。智者觀之,但見發毛,爪齒薄皮,厚皮血肉,汗淚涕唾,膿脂筋脈,腦膜黃痰,白痰肝膽,骨髓肺脾,腎胃心膏,膀胱大腸,小腸生髒,熟髒屎尿,臭處如是等物,一一非人。識風鼓擊,妄生言語,詐為親友,其實怨妒,敗德障道,為過至重,應當遠離,如避怨賊。是故智者觀之,如毒蛇想,寧近毒蛇,不親女色,何以故?毒蛇殺人,一死一生,女色繫縛,百千萬劫,種種楚毒,苦痛無窮,諦察深思,難可附近。是故智者,切檢三愆,改往修來,背惡從善,不殺不盜,放生佈施,不行婬穢,常修梵行。

《出曜經》云:拘睒彌國,有摩因提,生女端正,將詣佛所,願給箕帚。佛言:「汝以女為好耶?」曰:「從頭至足,周旋觀之,無不好也。」佛言:「惑哉肉眼!吾觀從頭至足,無一好也。汝見頭上有發,發但是毛,象馬之尾,亦皆爾也。發下有髑髏,髑髏是骨,屠家豬頭,骨亦皆爾。頭中有腦,腦者如泥,臊臭逆鼻,下之著地,莫能蹈者。目者是池,決之純汁。鼻中有涕,口但有唾。腹髒肝肺,皆爾腥臊。腸胃膀胱,但盛屎尿。四肢手足,骨骨相拄,筋攣皮縮,但恃氣息以動作之。譬如木人,機關作之,作之既訖,解剝其體,節節相離,首足狼籍。人亦如是,好在何處?」

長老目連,得羅漢道。本婦〖出家前之妻〗欲從之,盛服莊嚴,欲壞目連。目連即說偈言:「汝身骨幹立,皮肉相纏裹,不淨內充滿,無一是好物。我心如虛空,一切無所著,正使天欲來,不能染我心。」吾人若有長老目連的智慧,則邪婬不起,清靜常樂。

龍樹菩薩《親友書》云:當觀少女身背後,臭氣顯露九孔門,如肮臟器難填滿,皮飾遮掩亦不淨。

《文昌寶訓》云:「男女之體,本是革囊,滿盛惡露,只因薄皮所覆,瞞盡天下英雄……」

印光大師云: 不淨者,美貌動人,只外面一層薄皮爾。若揭去此皮,則不忍見矣。骨肉膿血,屎尿毛髮,淋漓狼藉,了無一物可令人愛。但以薄皮所蒙,則妄生愛戀。 華瓶盛糞,人不把玩。今此美人之薄皮,不異華瓶。皮內所容,比糞更穢。何得愛其外皮,而忘其皮裹之種種穢物,漫起妄想乎哉?苟不戰兢幹惕,痛除此習,則唯見其姿質美麗,致愛箭入骨,不能自拔。平素如此,欲其沒後不入女腹,不可得也。入人女腹猶可,入畜女腹,則將奈何?試一思及,心神驚怖。然欲於見境不起染心,須於未見境時,常作上三種想,則見境自可不隨境轉。否則縱不見境,意地仍復纏綿,終被淫慾習氣所縛。固宜認真滌除惡業習氣,方可有自由分。

破除對女色的貪慾

「汝愛吾色,吾憐汝形」,若知對色相的迷戀不過來自錯誤的認知和虛幻的執著,則貪慾心淡矣。有詩曰:若謂喜彼肉,欲觀並摸觸,則汝何不欲,無心尸肉軀?可見我們貪愛的不是異性身體,既不是身體,又是何物?難道是對方心,然所欲婦女心,無從觀與觸,可觸非心識,空擁何所為?」

女色是幻,貪戀之心更是幻。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貪戀女色之心不可得。既不可得,亦不能滿足。無非錯上加錯,愈陷愈深而已。倘若認清事實真相,知女體(男體)之污穢,自然可變更先前錯誤認知,迷戀女色之心可歇矣。吾人愚癡,每每妄想無度,不識真相,沉浸在漫天的想像當中,從不從事實處考究,遂更加美化對方在心中的形象,愈美化,愈執著,愈不得解縛。倘實地出發作上不淨觀,必能破除貪戀色相之心。回歸事實真相,體味人生之妙趣。

女色不僅虛幻無實質,且損人健康,障人進步。更能瓦解我們的意志,吸走我們的生命精華,摧毀我們的肉體,對女色貪戀到一定程度必犯邪婬。從此,德不修,業不進,成廢人也。思此,當於女色生大怖畏之心。

可吾輩總也看不開,常是色相的俘虜,不顧「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不顧「美色如罌粟花,是否可近乎」,不顧「大學之道——明德親民止於至善」。無疑我們被色相蒙蔽了智慧,現在到了睜開眼睛的時候了。

陳大惠云:紅顏薄命,一個女孩子站到面前,兩個大眼睛水汪汪的,顧盼流離,面若桃花,這樣的女子一定要遠離,在中國古人看起來,說「紅顏禍水」。因為她讓你動了淫慾心。此話一點不假,凡貴格者,必心地清淨,必不好色。好色之人多漏,焉有福報?

《金剛經》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執著一切的色相,牽掛它,你的心就跟着色相,或者貪愛它,一旦它發生變化了,你又嗔恨它,非愛即恨,非貪即嗔,煩惱重重,迷失本性。

唐朝呂洞賓有詩云:二八佳人體似酥,腰間仗劍斬愚夫;雖然不見人頭落,暗裡催人骨髓枯。可憐天下多的就是這樣的愚夫。

《菩薩訶色慾法》云:女色者,世間之枷鎖,凡夫戀著,不能自拔。女色者,世間之重患,凡夫困之,至死不免。女色者,世間之衰禍,凡夫遭之,無厄不至。行者既得舍之,若復顧念,是為從獄得出,還復思入,從狂得正,而復樂之。

又云:女人之相,其言如蜜,其心如毒。譬如淵停澄鏡,而蛟龍居之。金山寶窟,而獅子處之。室家不和,婦人之由。毀宗敗族,婦人之罪。實是陰賊,滅人慧明。譬如高羅,群鳥落之,不能奮飛。又如密網,眾魚投之,刳腸俎幾。是以智者知而遠之,不為此物之所惑也。

《大寶積經》云:當知婦人,是眾苦本,是障礙本,是殺害本,是繫縛本,是怨對本,是生盲本。當知婦人,滅聖慧眼。當知婦人,是熱鐵華,散佈於地,足蹈其上。又云:何因緣故,名為婦人?所言婦者,名加重擔,能令眾生,負於重擔,遍周行故。

又云:我觀一切千世界中,眾生大怨,無過妻妾女色諸欲。於女色等,所纏縛故,於諸善法多生障礙。

《四十二章經》云:人繫於妻子舍宅,甚於牢獄。牢獄有散釋之期,妻子無遠離之念。

《道行般若經》云:在家者,與婦人相見,心不喜樂,常懷恐怖。譬如有人,行大荒澤中,心畏盜賊。

《優填王經》云:「女人最為惡,難與為因緣,恩愛一縛著,牽人入罪門。」

儒家講「格物致知」,只有格除、看破、放下對事物的執著、罣礙,才能達到真正了解它的目的。你真正了解色相的本質是空,體證空性菩提,自心能轉色相,心能轉境,伏斷煩惱,得大自在。否則,心隨色轉,空不了色,色是色,空是空,就做不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這個諸佛大菩薩圓融無礙的大自在。但是,我們凡夫也具足諸佛如來的智慧德相,只要勤修佛教的戒、定、慧,就能開發生命潛能,證得如來的智慧德相,「照見五蘊(色、心)皆空,度一切苦厄」

對具有長相優勢的人的忠告

此生美麗(英俊)非偶然,乃過去生所集福德而成。然福兮禍之所倚,美麗(英俊)的人如產生依賴長相優勢的心,她(他)這一輩子會被自己的優勢所束縛,優勢倒變成了劣勢,反而不及那些擁有大眾化長相的人。

例如很漂亮的女孩,從小被各種讚揚和奉承所包圍,漸漸升起我慢和虛榮心,變得過分注重自己的外表。他們時時渴望來自外界讚賞,忽略了內心德性的提陞,把時間花在打扮和應付交際當中,沒有掌握獨立生活的本領,因此變得更加依賴他人。這種依賴加劇了她(他)對外貌的注重,因為那是她(他)的精神支柱和生活的資本。因為美麗(英俊),愛慕者成片。美色的追逐會產生負面的效果,有時常伴隨著邪婬。君不見不少具有長相優勢的女性往往妖裡妖氣的,這是內在邪婬的外在流露。

老祖宗教育我們男女授受不親,過去的人知恥辱,所以傷風敗德的事情較少。現在不同了,講開放,但內涵卻是丟掉羞恥。不少人更甚,已經突破了道德的底線,連畜生都不如了。現在人不論男或女都更注重打扮,尤其是女性,追求大膽暴露。可是不知道這樣做是犯罪!尤其在這個時代,由於缺乏道德的制約,人的自制力很差,不適當的打扮足以勾起了別人的淫慾心。這對別人來說絕對是傷害,而根據因果法則,這樣打扮的人的福報會變得很差,會遭受比常人更多更苦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