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論鬼的形象》

護眼色: 字體:粗體 作者:星雲法師 發佈時間:2010-6-20 22:00:33 简体字 

各位法師、各位護法信徒:

今天是本次佛學講座的最後一天,兩天來我和各位說到我們心中的秘密,談到夢境的種種神奇,而今天我要和各位講的題目是「論鬼的形象」。

大家一定很奇怪,二十世紀科技昌明的時代,我為什麼要和大家談鬼說怪,聖人如孔子也不談怪力亂神,何況在這麼黑暗的夜晚來說鬼,不是聳人聽聞,非常不當嗎?一談到鬼,我們腦海中馬上浮起鬼披頭散髮、青面獠牙的可怕樣子,其實鬼並不可怕。鬼不但不可怕,有一些鬼還很可愛。好比動物裡面有一些像獅子、老虎、犀牛等可怕的猛獸,但是也有像兔子、麋鹿、貓、狗之類討人喜歡的可愛動物。同樣的,鬼有可怕的惡鬼、厲鬼,但是也有可愛的好鬼、善鬼。各位並且可以發現鬼不只在荒郊墓冢裡,鬼也在我們的身邊附近。例如我們常常聽到很多的太太談到他的先生時,總是嬌嗔地說:「我們家那個死鬼呀!……」提到自己乖巧的兒子、女兒時,也會很得意地說:「我那個小鬼呀!……」可見鬼並不可怕,有時候還很可愛,鬼與我們非常靠近。

中國人的民族性宗教信仰的性格很淡,中國人不但不相信鬼的存在,並且喜歡破壞鬼。佛教雖然不主張崇拜鬼,但是卻承認鬼的存在,佛教認為鬼是六道眾生之一。有許多人不承認鬼的存在,並且刻意去破壞鬼的形象,常常自豪地說:「哼!我才不相信有什麼鬼呢!」

我們否定鬼的存在,難道就能消滅鬼道確實存在的真像了嗎?在世界上任何一個科學昌明的國家,都承認鬼的存在,像美國的白宮,林肯的鬼魂經常在那兒出沒,這在美國已經是婦孺皆曉的事了。美國商業部觀光局曾經編印一本觀光手冊,書內報導自從一八○○年以來,全美國各地有名的鬼屋,以及和鬼的傳說有關的屋子,一共有二十九間之多,這件事,國內的聯合報還曾經刊載過。

在台灣我也曾經參觀過兩間鬼經常出現的房子,一棟在嘉義民雄附近,是一座很富麗堂皇的花園洋房,長久以來竟然沒有人居住,聽說那兒常常鬧鬼。另外一棟在台北市仁愛路警察局第四分局的附近,至今大門深鎖,沒有人敢住,聽說鬼也經常在那兒出入。

鬼是否存在於這個世間,我們不必非去否定破壞不可。好比這個世間,除了人類能夠生存之外,還有其他的飛禽走獸生活其間,雖然和我們不同類,但是不也把人間點綴得五彩繽紛嗎?有一些鬼的存在,也能增加人間的熱鬧,有什麼不好呢?況且堂堂的人類,連並不妨礙我們生存的鬼道都不能包容他,不承認他的存在,那麼,人類的度量不是顯得太狹小了嗎?人類晝夜可以自由工作活動,鬼也只不過深夜才出來走動,彼此互不相犯,不也其樂融融嗎?

二十五史的晉書裡,記載一位名叫阮瞻,字千里的讀書人,他雖然飽讀詩書,但是堅持不相信有鬼的存在。有一天夜裡,一位文質彬彬的客人來拜訪他,客人的口才很好,辯說無礙。兩人相談甚歡,慢慢地就談到有沒有鬼存在這件事情上來,阮千里一臉不信的神情說:「哼!我就是不相信有鬼的存在,兄台怎麼也和一些村夫漁婦一般迷信?」

客人再三舉例說明,婉轉地告訴阮千里要相信確實有鬼道眾生,但是任憑客人如何巧說,阮千里還是執著不信地說:「總之,我沒有親眼看見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這時客人終於變色說「古來多少聖賢都認為有鬼的存在,你竟然一再不能相信,我告訴你,我就是鬼!」

客人說完之後,突然轉身一變,變成面目猙獰的鬼,阮千里一看大驚失色,這一驚嚇就嚇出病來,不到一年就死了。大家聽了這段話,不知道相信不相信有鬼?各位可以測驗自己,假如在三更半夜的時候,突然有一位白衣秀士,或者是窈窕淑女來拜訪你,不知道各位是否有膽量和他談天說地?

一般人有一個錯誤的觀念,以為人死了一定會變成鬼,看到死人就覺得很恐懼,生怕鬼魂會附上身來。尤其做兒女的,父母去世了,總以祭鬼的儀式來悼拜、超度自己的父母,問他為什麼如此?對方會振振有詞地回答說:因為我先人過亡就要做鬼,墮到地獄去受苦,因此要如此地祭拜他。這種想法實在大為不孝,為什麼不認為我們的祖先也許上生天國,甚至往生極樂世界,為什麼把自己敬重的祖先判刑入地獄去當餓鬼,然後才來超薦他們呢?佛教雖然承認鬼的存在,但是佛教認為人死了之後卻不一定變成人見人怕的鬼。人離開了這個世界,他前往的地方,不僅僅是地獄而已,也許到天堂去享樂,也許再降生為人,縱然輪迴為鬼,也必須具備成為鬼的罪惡因果,才會得到鬼道的報應。我們怎麼忍心將自己的祖先當成惡鬼一般可怕的對像呢?何況鬼也不見得都會找人的麻煩,甚至加害人類,鬼實在沒有我們所想像的那麼恐怖與邪惡。下面我們就來探討鬼的真正形象。

論鬼的形象:

一、鬼的好壞與因果 

世間上人有好人壞人的分別,鬼和人一樣,也有好鬼壞鬼的不同。人世間雖然有壞人,但是好人畢竟比壞人多;鬼道中雖然有惡鬼,但是善鬼終究比惡鬼多。有時候人和鬼比起來,人比鬼還要邪惡。我們責怪一個人心術不正時說:‘這人的鬼主意真多!’其實人要是真的使起‘鬼主意’來,連鬼都要甘拜下風,自嘆弗如了。

南陽有一個人叫宋定伯,有一天夜晚趕路時,在荒野中不巧遇見了鬼,他壯起膽問道:「喂!你是誰呀?怎麼走路一蹦一跳的?」

「我是鬼啊!咦!你又是誰呀?」宋定伯一聽,糟糕!今天怎麼活見鬼了,如果坦白告訴對方自己是人,會不會遭遇不測?一個轉念,於是把人最高的本領——欺騙,拿出來騙他一下:「我也是鬼呀!」「喔!你也是鬼呀!那你要到那裡去呢?」「我要到京城去呀!」

鬼一聽非常高興,就對宋定伯說:「好極了!我也剛巧要到京城去,咱們正好結伴同行。」

宋定伯無奈,只好硬起頭皮和鬼一前一後地走著,一人一鬼走著走著,走了一段路之後,都覺得有一點疲倦了,鬼就提議說:「路途遙遠,這樣子走法實在太辛苦了,不如我們輪流相背著走,既可趕路,又可休息,你看好不好?」「好呀!」「那我先來背你。」鬼說完,就把宋定伯往身上一背。「哎呀!怎麼這樣重啊!」

鬼沒有一定的形象,鬼也沒有重量,鬼只是一種靈、一種氣而已,他可以穿牆而過,也可以隱形不見,因此鬼會覺得人怎麼如此的重。宋定伯聽鬼一問,趕忙撒個謊說:「因為我是個剛死的鬼,所以比較重嘛!」

鬼信以為真,一人一鬼繼續走著,走到了一條江水濤濤的河邊,鬼指著河說:「現在我們只好游泳過去啦!」

說完縱身一騰,‘呼’地一聲,好像雲霧飛揚一般,輕飄飄無聲無息地就游到了對岸,轉身看到宋定伯在水中費力地划動雙臂,發出‘澎通!澎通!’的巨響,慢慢地游過來。鬼著急地趕到岸邊,氣急敗壞地說:「喂!你怎麼游得這麼響呀!給人聽到會嚇壞他們的。奇怪!你的聲音為什麼會這麼大?」

宋定伯看到鬼在疑心,趕快搬出人的技倆說:「我剛死,還沒有學會游泳啊!」

上岸之後,兩個又起程趕路,宋定伯心中暗想:今天真霉運碰見了鬼,總要想個法子擺脫他才好,於是裝出一臉謙虛求教的誠懇樣子說:

「喂!老兄,我剛剛才死不久,對於我們鬼的情形都不大明瞭,你是經驗多,請告訴我,我們鬼道的眾生最害怕什麼?」

「我們鬼最害怕人類的唾沫,萬一有人對我們吐痰,我們就一點辦法也沒有了。」鬼很誠意地回答他。

這時天際漸漸現出魚肚白,天色快要破曉了,一夜的疲累,眼看著也快到京城了。宋定伯趁著鬼沒有注意的時候,突然趁其不備,往鬼的身上吐了一口濃濃的痰沫,只見鬼痛苦地扭著身子在地上翻滾打轉,轉著轉著,鬼不見了,變成了一頭馴服的小山羊。宋定伯於是把這頭羊牽入城裡,賣了一千錢。

這段故事說明人的狡猾、奸詐、狠毒、無情,有時連鬼都難以望其項背,鬼以誠懇、信任、坦率、真實的心來幫助人,而人所回報的卻是欺騙、無義、諂曲、自私的態度,有時人是個滿懷鬼胎比鬼還要恐怖的人間惡鬼。

有些鬼雖然很兇惡,會傷害到我們的性命,但是對於正氣凜然的正人君子,或者是修持道行的沙門僧侶,無論如何凶厲的惡鬼,也使不出他們的可怕伎倆。俗話說: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外面的鬼不恐懼,內心的鬼才可怕。

有一位老和尚正在盤腿打坐的時候,有個鬼披頭散髮地跑來擾亂他,老和尚一看,嘆道:

「哎喲!這個是什麼東西啊?怎麼披頭散髮威儀不整,不好意思見人哪!」

鬼一看,不但沒有嚇著老和尚,反而被指正了一頓,趕快現出青面獠牙的樣子,伸出長長的舌頭,老和尚看了說:

「這有什麼了不起啊!只不過臉孔青了一點,牙齒比我獠爪一點,舌頭比我長一些而已。」

鬼一看,還是沒嚇走老和尚,再變,眼睛、鼻子沒有了,甚至手腳也沒有,老和尚依舊若無其事地長嘆一聲說:

「唉呀!實在可憐喲!怎麼眼睛、鼻子、手、腳都不見了呢?」

鬼終於黔驢技窮,落荒而逃。老和尚看到鬼的可怕樣子,心中油然生起的只是對於鬼的慈悲而已,悲憫他為何得此果報。仁者無敵,在慈悲之前,一切的邪惡力量將遁匿無形。我們都以為人怕鬼,其實應該是鬼怕人,而不是人怕鬼。事實上,鬼一看到人總是要離得遠遠地,避開到一旁。好比天上的鳥,地下的水族走獸,看到人類趕快逃得遠遠地。鬼在白天絕對不敢出來作怪,等到黑夜才出現,這就是鬼怕人的有力證明。明白了這個道理,各位以後縱然遇到了鬼,也就不必驚慌,其實鬼只不過是和我們業報不同的另一道眾生而已。

《幽冥錄》裡記載一位名叫阮德如的人,一天夜半起床如廁,在廁所裡看到一個身高丈許長,眼睛大如銅鈴,面容黝黑,身穿白色衣單的鬼,靜靜地站在呎尺之外和阮德如對看,阮德如看了,神閑氣定地笑著說:「人們說鬼的形象奇丑無比,面目可憎,今日一看,果然不錯!」

茅廁鬼聽到阮德如這麼一說,羞愧得面紅耳赤,隱然退去。可見鬼有時比人類還有慚愧羞恥心,人只要光明磊落,有善惡因果觀念,鬼也不敢對你侵犯絲毫。

做鬼既然有做鬼的原因,那麼在什麼情形之下才會墮落成鬼呢?鬼道眾生的因緣果報究竟如何呢?在佛教的業報差別經中,曾經提到眾生由於下面十業,將會墮入鬼道:

1.身作惡——身體做出殺生、偷盜、邪婬等惡業。

2.口作惡——口中造作妄語、惡口、兩舌、綺語等惡業。

3.意作惡——心裡充滿貪慾、瞋恚、愚癡等惡業。

4.慳貪——貪取妄執,不知結緣施舍。

5.妄求非分——不是自己份內的東西,而起覬覦非份之想。

6.諂曲嫉妒——諂媚邪曲,嫉妒別人比自己好,而起噁心。

7.起於邪見——遮無道德善惡,因果報應,邪知邪見。

8.愛著不舍——愛戀執著心重,不能喜舍放下。

9.因饑而死——飢餓而死,成為餓鬼。

10.枯竭而死——如草木一般乾枯而死。

佛陀的弟子中,神通第一的目犍連尊者經常來往地獄,去探望地獄的鬼道眾生。在《佛說鬼問目連經》中,記載鬼道眾生與目犍連尊者的問答,從這些問答可以了解鬼道因果受報的種種情形。

一鬼痛苦地問目犍連尊者:「尊者!我已經墮落做鬼,受種種痛苦的刑罰,為什麼我的頭還是經常的疼痛欲裂呢?」

「因為你過去做人的時候,常常拿東西敲別人的頭,所以雖然做了鬼,還要受頭痛的果報。」尊者回答說。

另外一個鬼也趕快問說:「尊者!我做鬼好可憐喲!沒有房子可以遮蔽風雨,經常露宿在街頭,為什麼我會生活得如此悲慘呢?」

「你過去雖然出生大富人家,別人要借宿你的房子,你卻百般刁難,給人種種的不方便,因此現在做了鬼只好餐風露宿了。」目犍連尊者回答。

「尊者!我雖然做了鬼,但是我有很多的錢財。不知怎麼的,我雖然富有,還是習慣穿破舊的衣服,這是什麼原因呢?」又有一鬼發出了問題。

「過去你在人間也知道做善事,但是佈施之後卻又生懊悔心。佈施的功德使你得到富貴的果報,而懊悔的念頭,使你舍不得吃穿,只有穿著破舊的衣服,依然過著清苦的日子了。」

大家爭先恐後的向尊者討教,旁邊有一個瘦骨嶙峋的鬼,終於發出細細的聲音問道:「尊者!我做了鬼,為什麼經常吃不到東西,餓得兩眼昏花呢?」「你過去負責寺院的庫房工作,人家給你二十塊錢,你卻苛扣錢財,只買了十塊錢的菜,所以才有這樣的業報。」

「尊者!我做了鬼為什麼還渾身疼痛,如針刺刀紮、烈火焚燒那般痛楚呢?」

「啊!那是你過去世喜歡捕漁狩獵,殺害生靈的緣故呀!」目犍連尊者無限慈悲地回答。

有一鬼等大家七嘴八舌都問完了,才慢吞吞問道:

「尊者!為什麼我做了鬼,卻如此的愚癡不聰明,不如其它的鬼那樣靈巧黠慧呢?」

「那是因為你過去貪杯中之物,並且經常假交際應酬之名,向人強行勸酒、勸肉,因此現在智慧缺乏,比較愚癡。」目犍連不厭其煩地為群鬼一一的解答,去除了他們心中的疑團。

從目犍連尊者和群鬼之間,一來一往的精彩問答中,我們對於為什麼成為鬼,為什麼鬼的因緣果報,能夠明確地認識了解。餐廳裡的大師傅、家庭中的主婦太太,對於你們的買菜錢不要隨意的扣下,否則成了飢餓的鬼,滋味就不好受了。公司機關的工作人員,見財貪污,或者隨便拿回扣,未來將會有不好的果報。美食好殺的饕餮之客,貪杯冶蕩的癮君子,切莫因為一時的貪歡,而留下漫漫無盡的痛苦與悔恨!

二、鬼的種類與身形 

鬼有那些種類?每一種類的鬼,他們的身形又是如何呢?阿毗達摩順正理論將鬼分為三類:

1.多財鬼:好比人間有大富大貴的人家一樣,多財鬼享有豐富的祭祀,衣食不缺,如居住在社祠之中,受人祭拜的有主鬼,或者大勢大福的天神,都屬於這種多財鬼。

2.少財鬼:好比人間的一般平民,雖有祭祀,但是享樂比多財鬼稍為遜差。

3.無財鬼:好比人間有一些人居無定所,三餐不繼,靠著別人的偶而賑濟為生。無財鬼也是如此,大部份是流蕩荒野的孤魂野鬼,人們有時舉薦無遮超度法會時,無財鬼就來應供,吃點美食,無財鬼通常為無主鬼。

《大毗婆娑論》則將鬼分成兩種:

1.有威德鬼:身形非常高大,頭戴華鬘帽冠,身上穿著錦麗的天衣,平日吃的是珍餚美味的食物,出門乘坐象馬拖拉的車輿,侍衛僕從圍繞左右,並且有種種的娛樂生活,宛如人間的帝王天子。譬如城隍老爺就是屬於有威德鬼。

2.無威德鬼:頭髮蓬亂如草,覆蓋額面,衣不蔽身,甚至裸體而行。容貌丑陋,顏色枯悴難看,走路的時候,手中拿著破瓦缽,好像人間的乞丐一般。有時我們看到衣衫襤褸、身體臭穢的窮苦人家,往往會脫口說:「唉!這人真像鬼一樣。」這就是無威德鬼的人間例證。

鬼又可分為大鬼、小鬼。大鬼身高有一由旬,由旬為印度人計算度量衡的單位,一由旬大約等於二十華里,大鬼究竟有多麼高大就可想而知了。大鬼的頭像高山那麼巨大,我們俗稱為大頭鬼。大鬼喉嚨細小如針,經常吃不到食物,因此身體羸弱,頭髮雜亂不潔。由於身體長得很高大,因此都拄著枴杖行走。小鬼身體大約只有三吋長而已,像嬰兒那麼幼小。

鬼有美麗的鬼,也有丑陋的鬼。美鬼就像天人一般的莊嚴好看,一點也不覺得恐怖;丑鬼的特點是好流鼻涕,身上長滿瘀膿,常常出血。鬼有富貴的鬼,也有貧賤的鬼,貴鬼如大力鬼王,受人尊貴祭拜;賤鬼如無祀孤魂,飄泊不定。

不管貴鬼賤鬼、美鬼丑鬼、大鬼小鬼,乃至有威德鬼、無威德鬼,或是多財鬼、少財鬼、無財鬼,不都是人間千差萬別的鮮明寫照嗎?因此鬼不必一定存在於地獄,人間不也能看到鬼道的縮影嗎?

如滿禪師的王姓朋友逝世了,他就去為朋友誦經超度。一年之後,他前往揚州的途中,卻遇到了這位朋友,如滿禪師驚詫萬分地問道:

「咦!你不是早已死了嗎?怎麼還在這裡行走呢?」

王姓朋友趕快阻止禪師說:「噓!不要喧嚷,我們到山谷再細談吧!」

到深山幽谷裡,王姓朋友才說道:「禪師!坦白告訴你,我現在是鬼不是人,由於我過去在人間沒有做過什麼壞事,並且富有正義感,為人有俠氣,再加上你的法力超度,因此閻王老爺派給我巡察鬼的差使。」

「哦!那麼你這個巡察鬼都做些什麼事呢?」「人間如果有貪官污吏、奸商巨賈,我就把他們的罪行一一詳記下來;不管什麼大斗小秤、殺盜婬掠的勾當,我都要一五一十報告閻君,總有一天,叫他們有債還債,殺人償命,接受果報懲罰。」

王姓朋友說完之後,並且從懷中掏出一朵紅色的鮮花,送給如滿禪師,感謝他昔日超度救拔的恩澤。禪師看了,連忙婉拒說:

「我是個和尚,要你這朵花做什麼呢?」「這朵花不同於一般的花,你拿在手上,可以辨別什麼是人,什麼是鬼?」

「手中拿這朵花,我又如何去知道誰是人,誰是鬼呢?」

「只要你拿著這朵花在街上走,如果是正人君子,瞧也不瞧花一眼。相反地,鬼就會目不轉睛地盯著這朵花,假如對方看了花就搔首弄姿的,就可以了解這是個虛榮鬼。假如對方不但看花,並且還注視著人的,那一定是個好色鬼。如果看到了花,又看看自己,可以判斷這個是貪心鬼。如果看了花,然後直搓雙手的,那絕對是個佔便宜鬼了。」

禪師和朋友互道珍重之後,手中拿著花走在大街上,對面來了一個人,昂首闊步地擦身而過,目不斜視,如如不動不瞧花一眼。

「嗯!這是個正人君子。」再走幾步,碰到一位穿著入時,打扮得珠光寶氣的女子,直往花兒瞧。

「哎呀!這是個虛榮鬼。」走了一段,迎面走來一位衣冠楚楚的翩翩公子,不但看花,還死盯著禪師瞧,失望地說:「唉!是個老和尚。」

「哼!原來是個好色鬼。」禪師不悅地喃喃自語。 繼續走了沒多久,看到一個人一會兒看看花,一會兒看看自己。

「喔!是個貪心鬼。」如滿禪師拐了個彎,走上了另一條街道,一個人從老遠看到了禪師的紅花,就直接搓著雙手不放。

「哈!碰到了個佔便宜鬼。原來這朵花有這麼深意的暗示啊!」

禪師一邊想,一邊走著,不久就回到了寺門口。心想這朵花不適合帶到寺裡去,隨手往身後一丟,一腳正要跨進寺裡的時候,忽然聽到後面有吵鬧的聲音,回頭一看,原來剛才在路上遇到的鬼魅都跟來了,你搶我奪的,爭著搶那朵被丟棄在地上的紅花。最後其中的一個鬼,終於搶到了那一朵花,仔細一看,這哪裡是美麗的花朵,只不過是一根死人的臭骨頭而已。

在這個花花世界上,有時候我們費盡心機,用盡手段,努力去爭取而來的名利富貴,到頭來所得到的又是什麼呢?所留下的又是什麼呢?還不是黃土一杯、朽骨一堆。古德說:‘今日不知明日事,那有工夫計是非。’人生應該爭的不是浮華不實的鮮花,而是血汗所凝成的甘果。

三、鬼的住處與苦樂 

我們人類住在娑婆世間,住在地球上面,鬼住在什麼地方呢?人類的生活裡苦樂參半,鬼有什麼苦樂呢?《大毗婆娑論》說富貴的鬼住山谷裡、海水邊、半空中、樹林裡,或者是人們祭祀的靈廟祠堂,並且都蓋有富麗的宮殿,好比人間有住在塵囂鬧市的高樓大廈,或者是山明水秀的豪華別墅一樣。貧賤的鬼住在荒郊野外的墓冢裡,或是糾葛漫長的草木堆中,或者是污穢肮髒的屎糞茅廁,荒廢無人的古宅廢墟,都是窮鬼喜歡聚集的地方。窮鬼所居住的地方都沒有舍宅房屋,好像人間的乞兒浪子,飽受風霜吹襲,嘗盡顛沛流離的痛苦。

關於鬼的生活,有過得很艱苦的,也有過得很快樂的。苦鬼常常感到飢腸轆轆、乾渴難忍,經年累月聽不到漿水米粥的聲音,縱然遇到了河水,也無法享用。雙手捧起清水喝進口裡,馬上變成熊熊的火焰,縱然喝入咽喉,即被焚燒焦爛,再甘美的食物祭拜他,也無法救他的累劫飢渴。如果,心誠意要救度他,可以備辦簡單的素果菜茗,以佛門的誦經持咒,神力加持去其咽喉火焰,多少還有點實際的功德利益,切忌再為亡魂殺生,三牲齊備,只有增加他的罪業。

《地藏經》上說,為鬼魂誦經超度的功德,活著的人可以得到七分之六,而亡者只能得到七分之一。因此人生在世,應該趁著身強體健的時候,自己多積一些功德,多行一些善事,免得等到兩腿一伸,才要勞駕別人為我們超度就太遲了。

樂鬼的生活每天豐衣美食,身穿華麗的天衣,口吃甘美的天供,形體莊嚴俊逸,驅駕車乘飛馳自如,任情遊戲享盡快樂。樂鬼的福報雖然如此殊勝,但是因為行佈施時心懷諂曲,終究墮入鬼道。樂鬼的享樂雖然勝於人間,但是總比不上人間好,並且膽量非常小,晝伏夜遊,白天固然不敢出來行動,有亮光的地方也不敢出現。縱然出來活動碰到了人,也是膽怯畏懼,閃避在角落陰暗處,怕被人撞著。鬼如此的懼怕我們,我們人類大可不必談鬼色變,那麼害怕他。

談到鬼的生活,我們人類由於無知執迷,有時往往干涉到鬼的生活自由。在台灣的民情風俗裡,有娶死人的牌位回來做妻子媳婦的陋習。有一對父母硬要把死去已經幾年的女兒嫁給一位青年。這個女兒活著的時候,為爭愛情自由不果而死了。現在父母還要強迫他,亡魂很不高興:「爸爸,媽媽!我在世的時候,你們說什麼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不給我自由。現在我死了做鬼,你們還強迫我嫁給別人。」

這個女孩也覺得這位青年沒有出息,人不去迎娶,偏偏要討個鬼做老婆,故意要捉弄他。因此洞房花燭夜的晚上,這兒打他一記耳光,那兒打他一下臉頰,整個晚上新郎官沒有見著新娘子的面,耳光倒是挨了不少。青年被打得鼻青臉腫,第二天清晨趕快叫人把牌位退了回去。

我們正正派派的人,為什麼要做些愚癡的事情呢?把牌位討回家,和女鬼同榻而眠,不是人間奇聞嗎?除了娶牌位,台灣民間還流行燒汽車、洋房、美鈔、電視、電冰箱等現代用品給亡者的風氣。其實,鬼具有五神通,他想到那裡去,運用神足通,馬上就到達目的地。

如果他真的乘坐你的汽車,還要發動引擎,反而嫌慢。何況如果人人都燒汽車,地獄的交通不是要大為混亂,車禍頻仍了嗎?我們所用的電視、電冰箱等家用電器,電壓的度數有一定,或者是220V,或者110V,不知道地獄適用不適用?美鈔雖然是世界通用的貨幣,但是美鈔拿到世界某些國家還是無法兌現的,在陰間美鈔也是行不通的啊!

鬼有他們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們不必為他們多操心,我們有親人過世了,他也許升天,也許為人,不要以為他一定會變成鬼,他的生活一定過得很淒慘。縱然我們要紀念祖先,也不必花一把鈔票買一堆金銀紙,把可貴的金錢付之火炬,變成沒有意義的灰燼。我們可以用祖先的名義設立獎學金,作育天下英才,或者捐獻給社會公益事業,興學辦校,印行善書,讓祖先能夠真正的遺愛人間,留芳萬世。

關於鬼生活的苦樂情形,中國古書裡有一段非常彩絕倫的記載。有一個鬼剛死了不久,老是找不到食物,他乾癟著肚子到處飄蕩,碰到了一個老鬼,老鬼就說了:「喂!你怎麼面黃肌瘦,一臉憔悴呢?」

「我做鬼已經好幾天,一直都沒有吃東西,怎麼不消瘦呢?唉!老兄,你做鬼比較有經驗,能不能告訴我如何才能改善生活呢?」

「那還不簡單,像我們這一類,只要裝神弄鬼一番,就有辦法啦!老鬼倚老賣老地傳授錦囊妙計。「喔!我懂了。」

新鬼恍然大悟,就跑到城東一戶窮人家裡。那戶人家正在磨面粉,他一進去就替他們推磨子,磨起面粉來。這一家人看了大叫:

「哎呀!這磨子沒人推,怎麼自己動起來了呢?這一定是鬼在推磨呀!也許是佛菩薩慈悲,可憐我們家裡貧窮,派個鬼來替我們推磨啊!」

這新鬼從初更一直推到天亮,推得精疲力盡、兩眼昏花,卻一點東西也沒有吃到,就怒氣沖沖地跑去找老鬼:

「喂!老兄,你叫我裝神弄鬼,就能改善生活,可是昨晚我去替城東的人家推了一夜的磨,卻什麼東西也沒吃到。」

「哎喲!你真糊塗,你去的那戶人家是信奉佛祖的啊!他們有正信不怕鬼,怎麼會給你東西吃呢?」「好!那我今晚到城西換一家。」

新鬼趁夜色迷濛趕到了城西,找了一家舂米的,趁著人們休息的時候,拿起棒子,兀自舂搗了起來。這家人看了都嘖嘖稱奇:

「唷!奇妙,奇妙!昨夜佛祖慈悲叫鬼到城東去推磨;今天祖師爺顯威,也叫鬼到咱們家來舂米。」

新鬼賣力地舂,天明雞啼了,舂得腰酸背痛、渾身無力,還是沒有吃到任何東西,便氣憤不已地回去找老鬼算帳:

「你倒說說看,這一家人為什麼也不給我東西吃呢?」「老弟!這一家是信仰道教的,他們不但不怕鬼,還要抓鬼呢!」

「那我怎麼辦呢?只好挨餓度日子嗎?」「我告訴你,你只要去找一家沒有供奉佛像或者是神明的人家,就萬事可行了。」

新鬼努力的尋找,終於找到一傢什麼也沒有供奉的人家。一腳跨進去,一屋子人圍著香噴噴的魚肉酒菜大吃大嚼。新鬼看得垂涎欲滴,不知如何裝神弄鬼,突然看到桌腳下蹲著一隻瘦瘦的狗,搖尾乞憐地等待主人丟下他不要的骨頭。新鬼一把抓起狗,在空中迅速地飛行。

「哎唷!不得了啦!這隻狗怎麼會在空中飛行呢?中了什麼邪術嗎?」一家人亂了手腳,有人提出意見找耶穌來幫忙,有人馬上否定說:

「耶穌對人有辦法感化他,這是鬼,他也沒有辦法。」又有人建議說:「我們讀聖賢書,應該尊重孔老夫子,我們請夫子來幫忙吧!」

「咦!你難道忘了,孔夫子叫我們敬鬼神而遠之,何況夫子本人還不語怪力亂神的,求他是沒有用的。」有人振振有詞的反對。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不知如何是好?最後終於決定找神壇的乩童來做法:「這是鬼魂在作祟,你們趕快把這條狗殺了,並且備辦豐盛的三牲酒菜來祭拜,這鬼就服服貼貼了。」這個人家趕忙依言辦了一桌酒席來祭鬼,鬼飽餐一頓,「嗯!真飽,真好吃!」

從此食髓知味,再也不肯離開,天天上門作怪討吃,這就叫做‘引鬼上門’。

我們在社會上為人處世,要正正堂堂、光明磊落,千萬不要引鬼上門。譬如有的人結交地痞流氓、黑道殺手,你只要找他們幫一次忙,和他們搭上了線,將來就會麻煩無盡,甚至把生命都賠了上去。台灣民間,各地都有拜好兄弟的陋習,石頭也拜,樹木也拜,真是到了無所不拜的氾濫地步。把這些邪魔外道引進自己的家門,還將他奉為上賓,將來勢必會惹禍上身。我們要尊敬有道有德的人,尊敬正派、有學問的人,和這些魍魎魑魅涇渭分明,互不來往,如此必能永保康泰平安。

四、鬼的世界與人生

宇宙間,十法界各有他們的世界,佛有佛的世界,譬如東方琉璃世界,西方極樂世界;天神有天神的世界,譬如三界二十八天;人有人的世界,譬如三大洋五大洲,人類有種族、身體、富貧、智愚等種種差別;畜生有畜生的世界,譬如天上飛的鳥,地上走的獸,海里游的魚等,種類繁多,同樣的地獄餓鬼也有他們的世界。鬼的世界和人一樣,有他們自己的眷屬,並且還需要工作謀生,鬼的社會也有貧富貴賤的差別,彼此之間少不了是非恩怨。鬼的性格千差萬別,有脾氣暴躁的,有性情凶殘的,當然也不失溫馴善良的。

其實,鬼的存在和我們的人生有很密切的關係,因為鬼不一定在地獄,鬼就在我們的左右,鬼不必到鬼的世界裡尋找,在我們的人間到處充滿著鬼。什麼是人間的鬼呢?有不良習慣的都名之為鬼。譬如喜歡吞雲吐霧,煙嘴不離口的叫煙鬼;貪愛杯中之物,每天喝得醉眼醺醺的叫酒鬼;沉迷方城之戰,賭得天昏地暗的叫賭鬼;戀眷朱顏女色,耽溺不知自拔的叫色鬼。我們常常將一些壞的名詞加在鬼的身上,舉凡有惡劣的性情、不良的行為的,我們就稱之為鬼,例如懶惰鬼、膽小鬼、疑心鬼、嫉妒鬼、小氣鬼、貪心鬼、吝嗇鬼、淘氣鬼、缺德鬼,甚至剝削民脂民膏的吸血鬼等等,誰說人間沒有鬼呢?人間不是充斥著這麼多的鬼嗎?地獄的鬼雖然可怕,有時人間的鬼比地獄的鬼還要狠毒。

我們只知道請法師道士來超薦陰間的鬼,卻不知道人間也有許多的鬼需要去度化他們。陰間的鬼超薦了,就可以夜行不驚,宅第平安;人間的鬼度化了,就可以民風轉善,社會祥和。如何來度化這些人間的鬼怪呢?佛教的三皈、五戒、六度、十善,就是超度人間鬼怪的法門。譬如三皈依,皈依了佛寶就永不墮地獄,皈依了法寶就永不墮畜生,皈依了僧寶就永不墮餓鬼。受持了五戒,不殺、不盜、不邪婬、不妄語、不飲酒,從此遠離罪惡淵藪,不再種植落地獄的種子,當然就不會淪為惡鬼了。目前的社會人心澆薄,道德淪喪,如果我們不幸染上惡鬼的習性,趕快痛下決心來接受佛法的治療,多多提倡善良的風氣,提高民眾的知識教育,提陞社會的道德水準,把這些在鬼門關裡遊蕩的鬼,早日解救出來。

這次的人生哲學講座,非常感謝主辦單位的大家支持,希望透過我們大家的努力,共同來淨化我們這個社會,使我們的社會都沒有鬼的存在,每一個都是頂天立地的人,都是悲智雙運的佛。每一人都能轉鬼性為佛性,化凡心為佛心,使我們的人間成為人間淨土,而不是人間煉獄!

下篇:星雲大師《人涅槃之後的境界怎麼樣》 上篇:星雲大師《如何安心立命》 歡迎轉載 聯繫方式 手機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