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聘請了一位外籍教師教學生口語。我與外教在一個辦公室,相處的日子久了,便發現一個特點:總有學生給老外送禮物,但很少見老外主動給別人送禮物。

一次,老外買回一大袋小地球儀,準備當獎品發給學生。一個老師的小孩看見了,便想讓老外送一個玩玩。老外不肯。小孩就把當老師的母親請來。同事不好意思開口,便讓我「代勞」。

我對老外說:這是本校老師的孩子,你送他一個吧,反正你的地球儀最後都要送出去的。

老外仍是不肯。

我「開導」老外道:中國是禮儀之邦,中國人講究一個「情」字,送禮是聯絡感情的一個重要方式。你在中國任教,就要入鄉隨俗。一個小地球儀不值什麼錢,但作為禮品送出去,那就是禮輕情義重。

到這個份上,老外仍堅定地搖著頭。

我生氣道:你真不給面子,一個小地球儀值多少錢?現在,人家求到我,你不給,人家就會認為是我沒盡力。

老外想了想,說:「你讓那小孩說五個單詞,我就給他一個。」

這不是成心為難人嗎?一個上幼兒園的小孩,哪會說什麼英語?但是,既然老外肯送了,那就趕緊想辦法吧。好在小孩很伶俐,一教就會,不到五分鐘,五個英語單詞全會說了。老外除了白送一個地球儀,還高興地低下頭,親了親小孩的臉蛋。

這讓我很納悶:與其如此,何必當初?我問老外為什麼要這樣做?

他說:白送東西給人,是對人的一種侮辱。因為,「送」的意味是施舍,即把對方當成乞丐;而那小孩很可愛,絕不應該侮辱他。只有在別人取得了成績時,我們才能把東西獎給他,這是對人的一種鼓勵。作為一個教師永遠只能「獎」,而不能「送」。否則,就違背了一個教育工作者應該堅守的準則。

我的心裡,一個子裝滿了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