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有許多人,是歡喜看相算命的玩意,尤其我們中國女人,更迷信這一套。往往有些極慳吝一毛不拔的女人,可是,她在算命先生身上那是不惜花費的。她們的心裡,不計大事小事都要去問問算命先生才安心,好像一切都是安排定了的,也只有算命先生知命,作這種癡想的人,為數無量!

記得我同活佛(註:即金山妙善和尚)住在南京胡家的:時候,胡老太太她對看相算命的事,最迷信不過,不時跑到夫子廟去替兒媳算命。那時候,夫子廟有個著名的看相、算命先生,名叫「鐵算盤」。一般人傳說,那「鐵算盤」,他看的相、算的命,那是靈透了,簡直說他像活神仙一般,所以當時一些達官貴人、太太小姐們,都歡喜去尋「鐵算盤」看相算命。胡老太太自然也是「鐵算盤」的主顧之一,她每次算命回來,照例向家里人講說一番,講得有聲有色,津津有味,說到好的地方,眉開顏笑,好像明天就會天上掉下「金元寶」要當大富翁似的;說到壞處,怨聲嘆氣,就像馬上禍事臨門的樣子。

有一次,胡老太太的大孫兒胡大東正準備訂婚,她對於這件大事,當然要跑去尋「鐵算盤」算一算,看看與那女子的命合不合?她算罷回來,歡天喜地!她聽「鐵算盤」說,他倆八字,是天造地設,貴不可當,將來還會生五男二女,真個是「七子團圓」,富貴壽考,有說不盡的好處。原來「鐵算盤」的規矩,看「流年」定價五元,批「八字」十元,因為胡老太太聽說孫兒媳的「八字」太好,一時高興,另外掏出十元,送給「鐵算盤」喫茶(如此真算得是鐵算盤了)。

胡老太太講說算命的話,我同活佛也都在旁邊靜聽著,待胡老太太說完之後,活佛打了一個哈哈笑說:「我也會算命哩!」大家以為他說笑話,一會兒,活佛又現出一股正經神情說:「當真我會算命。」胡老太太笑說:「那麼,我把我的八字說出,請活佛算算我這個老命如何?」

只聽活佛好像開玩笑似的說:「一兩個人的命,我不願算,我要算多數人的命,最好是天下人的命都交給我算……」胡老太太不等說完,馬上問道:「那是怎麼一回事,你怎樣算法?」活佛說:「自然有道理,我自然有我的算法囉,那些算命的先生,他認為世上的人,各有各的命,各有不同,我看,卻沒有兩樣,不但人與人的命相同,就是飛禽走獸乃至魚蟲的命,也與人沒有兩樣,不過,外相上不同就是。」胡老太太叫道:「活佛,你越說越神了,哪有這回事!」活佛說:「當真!當真!」胡老太太笑說:「那麼,就把世人的命算算吧!」活佛點點頭說:「容易!容易!要我算,我就算。」說罷,他把兩眼一閉,不說話了,大有說書先生,剛剛講到緊要處,起身走下台去的神情。這時,大家心裡發急,叫著:「活佛你算啦!」一會兒,活佛睜開眼,很正經地說:「我算命,不排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八個字,我算人的命,只有一個字,這個字叫作‘業’,普通人說的‘命運’,佛說就是‘業緣’。」

「你們大家認為這個會說話、會穿衣吃飯、會走路的是生命,佛說就是‘報身’,由於過去造作而有業,故現在就有受報的這個身子。業有‘淨業’、‘染業’兩種,‘淨業’即是‘善’業,‘染業’即是‘惡’業,過去造的善業,現在受善報;造的惡業,現在受惡報;如果過去善業、惡業都有,現在那就罪報福報兼受,善惡業力,如影隨形,絲毫不爽。」活佛接著又說:「世上的人,同樣都是人,為什麼有的享福,有的受苦?這就是因為各人的宿‘業’不同,不但大家的宿‘業’各個不同,就是一娘所生的兒女,遭際也都不一樣,相貌也有好丑的分別,性情有善的,也有惡的,行為舉動,也都各式各樣。何以美貌的夫妻,會生出丑陋的兒女;有的父母非常丑陋,兒女卻長的十分端正?這就是各人過去造作的‘業’之不同,故現在受報也不一樣。」

活佛停了一會又說:「這個‘業’,非外來,亦非自然,都是內在的,也都是自己造作出來的……」胡老太太問:「是眼造業嗎,手造業嗎,鼻造業嗎?」活佛笑道:「全不是,眼耳鼻舌身都不會造‘業’,能造‘業’的,是自己的‘心’,一切唯‘心’所造。比如你胡老太太會繪畫,從前歡喜畫山水風景,現在卻歡喜畫觀音像,都是由你的‘心’轉變,繪畫的手,不過受你的‘心’指使而已,如果你‘心’裡不想繪畫,手也就畫不出東西來。眼耳鼻舌身,都是同樣道理,‘心’裡不想看什麼,眼就不會見到外面景物顏色;‘心’裡不想聽什麼,耳朵也自不會聽得聲響;‘心’裡不想嗅什麼,鼻自不會了別香臭氣味;‘心’裡不起分別,身體也就不知有冷暖輕重粗細,一切都是由‘心’主宰,一切都是受‘心’的支配。」

活佛說到這裡,恐怕再說深奧了胡老太太會聽不懂,於是轉變話題說:「世上的人,都希望福貴壽考、多子多孫,哪曉得兒孫都是前世修積的,不是偶然,不是預先知道的,也非求得到的。前世有善行,這一輩子自然享福長壽,前世有兒女業緣,這一生,自然會有兒女,他自然會來,你不要他,他也要來,他要來,阻擋不住,沒有兒女緣,怎麼也求不得。你要想知道你前世作的是些什麼「業」,那你可以在你這一生所受的上面去領會;你要是問你將來的結果怎樣,就看你現在起心動念如何?明白這個道理,就可以不要算命了。」

活佛說到這裡,打了一個長哈哈:「我真好笑!」大家問:「笑什麼?」活佛說:「我笑世人懵懵懂懂的生,懵懵懂懂的死,沒有一個人知道他的命,他前世干了一些什麼事,是善事?是惡事?我更好笑那些算命先生,他自己的來歷因緣和結果,自己都認不得,怎麼能夠認識人家的命運,敢大膽預料人家前途吉凶禍福。既然各人過去造的「業」各人都不明白,試問,這個命又從何處算起,如何算法?怎樣算得通?怎樣算得明白?」活佛說著拍了一個巴掌叫道:「胡老太太!算命這個勾當,是江湖術士欺騙錢財的把戲,信不得的,我告訴你吧!真正會算命的,只有釋迦佛,他才知道大地人類的生死罪福果報因緣。信佛學佛的人,要信佛說的話,不要算命,只問你現在這個心。」胡老太太聽了活佛這番說話,才領略到「命運」兩字靠不住,應該相信「業力」,當時感嘆著說:「活佛,你的話提醒了我,我要早聽得這話,也就不會做冤大頭花那些算命錢喲!」大家聽了一陣大笑。

活佛那次談命,他的那一番說話,指出佛教所說人生真理,他的意思,是叫人不要相信「命」,而是要相信「業」,教人不要造惡業,多造善業,自有好結果,中國人有一句諺話:「但行好事,莫問前程。」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