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訶迦葉度化貧婦

護眼色: 字體:粗體 發布時間:2019-5-24 22:24:10 簡體字 

摩訶迦葉度化貧婦

佛陀在舍衛國弘化之時,國王、臣民、出家比丘、比丘尼、菩薩大士、天、龍、鬼神,及世間無數人民,經常共集一處,聽聞世尊講經說法。

當時,佛陀的弟子摩訶迦葉常行慈悲,福惠眾生,於乞食之時,舍豪富家而向貧窮人家乞食,給窮困者有種福田的因緣。有一天,摩訶迦葉獨自行化到摩伽陀國的國都王舍城。

他在定中觀察到王舍大城中,有一孤苦無依的老婦人極為貧困,住在街巷邊地的糞堆中,老婦人在糞聚土堆挖一個洞窟,用一片小籬笆隔在洞窟外,以遮蔽自己的形體。她身體枯弱,疾病纏身,常臥在洞窟中,孤單零丁,衣食不繼。

迦葉知道老婦因宿世不知布施種福田,所以今世如此貧窮困苦,又知道老婦即將命終,心想:「我今日若不去度化她,她將再也沒有修福報的機會了!」

這一天,老婦人又饑又渴,有一位長者的僕人正要丟棄已經發臭的米汁,老婦人向僕人乞討這惡臭難聞的米汁,用破碗裝起帶回洞窟,放在身邊。此時,摩訶迦葉來到老婦人住處說道:「請多少布施我一些,你將因此得大福報。」

老婦人聽到乞食的聲音,便說偈言:「舉身得疾病,孤窮安可言,一國之最貧,衣食不蓋形。世有不慈人,尚見矜愍憐,云何名慈哀,而不知此厄?普世之寒苦,無過我之身,願見哀矜恕,實不為仁惜。」

摩訶迦葉回答:「佛為三界尊,吾輩在其中,欲除汝饑貧,是故從貧乞。若能減身口,分銖以為施,長夜得解脫,後生得豪富。」老婦人又說:「實如仁所言,生世無功德,今在糞窟中,不淨塗其身。飲食無分米,羸形而不覆,如今之極貧,施意與願違。」

摩訶迦葉重說偈言:「母說處不悅,饑窮無以施,若其有施意,此則不為貧。若復知慚羞,此則著法衣,如母此二事,衣食為備足。世有顓愚人,俗衣寶谷多,無慚不念施,計後此大貧。惶荒設福德,可謂為希有,信哉罪福眾,至誠不虛說。」

老婦人聽了摩訶迦葉至誠的勸化,生起歡喜心,想到身邊只有臭米汁可以布施,但實在已經腐敗酸臭,還能布施供養嗎?於是請問:「您願意哀愍我,接受我僅有的酸臭米汁嗎?」

摩訶迦葉回答:「你的布施可謂大善!」

老婦人聽到摩訶迦葉願意接受,就端著僅有的臭米汁,慢慢爬向洞窟口,由於自己形體裸露,不能親手奉上,於是側身屈背,從小籬笆上遞給迦葉。迦葉接過臭米汁,倒入自己缽中,隨即祝願:「你種下布施的因,將來必能獲福得安樂。」

迦叶心想:「如果我持往別處飲用,老婦會以為我丟棄,不相信我接受了她的布施。」迦葉即在老婦洞窟前飲盡臭米汁,用水洗缽後,將缽放進隨身布囊。老婦親眼看見迦葉一口飲盡臭米汁,真正相信他是為了施福與人,而接受布施。

此時,迦葉思惟:「我應當現神足通,使老婦人更增信心,獲大安樂。」於是,迦葉隨即沒入於地,又在虛空出現,身出水火,半身以上出水,半身以下出火;又在虛空中飛騰,從東方出現,隱沒於西方,南方出現,隱沒於北方,作種種神通變化。

這時,老婦人一心長跪,虔敬遙視迦葉種種神通變化,生起無比的恭敬與歡喜。迦葉問老婦人:「你心裡有什麼願望呢?想成為世間豪富、轉輪聖王,或是四天王、釋梵諸天?如果你想成就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乃至希望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的佛果,都可以滿你的願。」

老婦人久居糞堆,貧病交迫,早已厭倦世間各種苦惱,曾聽聞天上的生活甚為快樂,於是啟稟迦葉:「我願以這微薄的布施福報,生於天上。」迦葉聽了老婦人的願望後,隨即隱身不見。數日後,老婦人命終,立即投生忉利天為天女。這位天女威德巍巍,震動天地,天女的光明顯耀,勝過其他天眾,猶如七個太陽同時照曜天宮。

釋提桓因非常驚訝:「忉利天無人超過我的光明!是什麼人?有何種福德能得此殊勝報身?」釋提桓因以天眼觀此天女,原來是因為福德招感使然。

釋提桓因即以偈問:「此女從何來?大光明照曜,譬如七大日,一時俱出現;震動吾宮殿,威德難可當,本修何福德,得來升此天?」

天女回答:「本在閻浮提,糞窟不淨中,羸老兼疾病,衣食不充備。三千大千土,釋迦文佛尊,次有大弟子,名摩訶迦葉。哀矜從母乞,說法我心歡,貢其臭米汁,施少獲願多。一心供福地,願欲生天上,棄身糞窟中,來生忉利天。」

天女進而思惟:「我現在能有大福報,實在是因為前世供養迦葉尊者,如果現在以天上種種百千珍寶供養迦葉尊者,猶不能報答尊者深恩於萬一。」

於是,天女帶領侍女,手持天香、天華,頃刻間下到人間,於虛空中向迦葉散花,然後來到迦葉面前,五體投地頂禮迦葉。

頂禮後,合掌恭敬讚歎:「大千國土,佛為特尊,次有迦葉,能閉罪門。昔在閻浮,糞窟之前,為其貧母,開說真言。時母歡喜,貢上米汁,施如芥子,獲報如山。自致天女,封受自然,是故來下,歸命福田。」

天女讚歎後,即與侍從返回天上。釋提桓因心裡想著:「此女前世住在閻浮提臭惡的糞窟中,只是以臭米汁供養迦葉,就能獲得如此殊勝的福報,迦葉尊者實在是大慈大悲!但是他只給窮睏人家修福的因緣,不會去大富豪家或是大姓人家乞食,我來想個好方法,親自去閻浮提興設供養,希望迦葉尊者能接受,以求福祐。」

釋提桓因與天後,將百味佳餚濃縮,盛裝在小瓶中,下到人間的王舍大城,在巷道邊搭建了一間簡陋的小屋,夫婦二人隱藏天人的身相,將自己變成瘦弱的老人,彎腰駝背,步履蹣跚,家徒四壁,毫無存糧,亦無衣被等物,二人編織草蓆為生,現出貧窮人的樣子。

摩訶迦葉乞食時,經過此處,見這兩位貧困的老夫婦,便前往乞食,老人說:「我們清貧如洗,一無所有,怎麼辦呢?」迦葉仍然站在門口,祝願布施得福,久久未離去。

老人說:「我們已經很衰老,靠織席為生,無能力炊事,我們乞討了少許飯,正想食用。但聽說仁者大慈愍,都是從貧睏人家乞食,使貧睏人有修福的機會;雖然我們窮困,但是懇切願意將少許飯供養仁者,期望能如大眾所說,因為布施供養而得福。」

老人想,天食之香不是世間飲食能相比,若是預先打開百味佳餚小瓶,其香必定被迦葉知道,而不肯接受。老人說:「我這粗弊之食不多,請以缽取食。」

迦葉隨即祝願布施者得福,並說:「施家所施食之香,普薰王舍大城及其國界。」

天食實在妙香異常,迦葉即刻入定觀察緣故。迦葉剛入定,這對老人隨即恢復帝釋天及天後身,極快速地飛離,彈指間已在虛空,兩人因為供養了迦葉,生起無量歡喜心。

迦葉入定觀察,知是帝釋化作貧困老人,希望因為供養而增福,既然已經接受帝釋的布施,就不適宜再退還了。於是迦叶讚嘆:「善哉!帝釋!累劫以來,善耕種種福田,從未疲厭,現今以帝釋之尊,化作丑陋的貧窮老人,下至人間積福修德,祝願帝釋將來所獲福報,如影隨形。」

帝釋及天後聽了迦葉的祝願,更為歡欣踴躍。這時,天人以天樂來迎接帝釋返回天宮,帝釋夫婦實踐了供養迦葉尊者的願望,內心歡喜,不可言喻。

佛告訴阿難:「這位貧窮老婦人的布施,是一切世間人所無法相比,老婦人生活極為困苦,卻能誠敬布施其僅有微少的臭米汁,獲無量福,是因至誠心所感得的福報。釋提桓因在忉利天,可以隨心所欲享受天福,卻願放下尊貴的身份,下來人間供養植福,將來所獲福報,難思難量,所以如來常宣說,布施波羅蜜為第一。豪貴的人或是貧困的人,能夠如釋提桓因或窮苦老婦這樣知道布施修福,實在是少之又少。弟子們!應當廣為宣說布施的重要,將佛法真理弘揚於世間。」

此時,天、龍、鬼神、四眾弟子、比丘僧等,都興設大福,布施供養,並迴向發願,希望一切眾生皆能隨喜布施,得善果報。與會大眾個個生起欣樂之心,頂禮世尊,依教奉行。

典故摘自:《佛說摩訶迦葉度貧母經》

省思:

修行學佛,欲解脫煩惱,乃至成就無上佛果,須具足福慧資糧。布施供養,即是積集福慧資糧之首要行持。而三寶住持世間,能使正法久住,為世間最上福田,能令眾生廣植福田,增長福慧,故以恭敬心、清淨心、虔誠心、平等心布施供養三寶,必能獲福無量。然而「布施」的真諦不在財物的價值及多寡,而是心念的真誠及恭敬,如佛所言「施如芥子,獲報如山」,故知布施功德誠難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