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猶如此》白話選譯

(清·徐謙 原著 ; 壽康學會·清涼書屋 選譯)

一、孝親友愛

誰無父母?誰無兄弟?動物孝親友愛的天性,尤為令人感動。它們的真情與遭遇,講述者為之傷心,聽聞者為之落淚。

孝象(《矩齋雜記》)

劉時用說:我曾經看到一頭老象就要死去,它的小象取草餵它,可是老像已不能進食。小象看到這種情形,用鼻子來回撫摸母象的身體,兩眼淚如雨下。等到母象死後,小象便哭著躍起,傷心地撲倒在地上。

鶴子點評說:滿腔的血和淚,滴滴從心坎裡流出。母親的養育深恩再也無法報答,無論什麼時候想起,都會覺得滄海無盡,自己傷痛的血和淚也同樣沒有窮盡啊!

詩曰:

乾陀萬里斷歸魂,運鼻週身半淚痕。

血乳三年勞苦甚,何能寸草報深恩!

 

猿拔母箭(《聖師錄》)

三國時期蜀國的大將軍鄧芝,在打獵時射中一隻母猿。他看到猿子為母拔箭,用口吮吸流出的血,然後用樹葉塞住母猿的傷口,哀傷不已。鄧芝扔掉弓箭,嘆息道:「山間的動物還能如此哀悼自己的母親,難道人還不如一隻猿猴嗎?我從今以後再也不打獵了!」

詩曰:

拾橡攀蘿不暫離,弓聲霹靂黑風馳。

箭鋒洞處君休喜,看取猿兒吮血時。

 

猿抱母皮死(《聖師錄》)

吉州有一個捕猿的人,捕獲了一隻母猿和它的幼子。他把這隻母猿殺掉,然後把它的皮和幼猿一起賣給龍泉一位姓蕭的人家。捕猿人還拿出母猿的皮,給幼猿看。幼猿看到後,抱住母猿的皮又跳又叫,當下就死去了。蕭氏的兒子非常感動,為它作了一篇《孝猿傳》。

詩曰:

孤影空庭落月淒,前宵猶傍白雲棲。

驚心瞥見魂銷盡,覓母黃泉掩面啼。

 

犢吞刀(《柳崖外編》)

沭陽縣有位姓王的屠夫,以殺牛為業。一次,他買下母子兩頭牛,打算先殺母牛,就把它捆起來,磨刀準備宰殺。此時有人敲門,他便放下刀出去。牛犢趁著這個時候銜著刀來到鄰舍孫老漢家門前,用牛角頂門。孫家以種地為業,孫老漢聽到聲音出門一看,見牛犢口裡有一把刀,正在往下吞,還剩下一半,不一會兒就全吞了下去,朝著他哀號。孫老漢正為此感到驚異,這時王屠夫因找不到牛犢和刀,也跟了過來。孫老漢問明情況,才知道牛犢之所以吞刀,是不願母牛遭到宰殺。於是他問明這兩頭牛的價錢,用雙倍的錢買下,然後過去解開母牛,把它牽了過來。牛犢見到母牛便叫起來,一邊叫一邊跪在地上。母牛也在它的旁邊臥下,從頭至尾舔著牛犢。孫老漢原以為牛犢肯定活不了,沒想到過了幾天,竟然沒什麼事。後來,母牛為孫家奮力耕田多年,那頭牛犢則繼續耕種了二十多年,直到孫老漢的兒子那一輩才死。當這頭牛犢死後,有聽說過吞刀奇聞的人剖開它的肚子查看,發現那把刀在腹胃之間,被一層厚皮包著,就像新刀裝在鞘裡一樣。

作者柳崖子說:相傳有牛犢為母牛潛埋屠刀,我聽說前些年在家鄉王雅村也發生過類似的事。而這頭牛犢卻為母吞刀,令人倍感酸楚。帶著感恩和依戀,兩頭牛在孫老漢家耕田力作一直到死,可以說母子都沒有辜負救命的深恩。

鶴子點評說:像這樣驚天動地的壯舉,我僅聽說過這麼一例。當我在閱讀這個故事時,起初是感到震驚,接著是充滿敬意,接著感動得落淚,接著欣喜地起舞相慶。

詩曰:

吞刀鑿鑿莫疑虛,叩角獨尋孫老廬。

子母乍逢仰天慟,一時狂喜更何如。

 

犢藏刀(《同生錄二編》)

雲南安寧州有一位姓趙的屠夫,有一次宰殺一頭母牛,把它捆綁之後,入室取桶。這頭牛的牛犢在一旁,立刻銜著刀藏在石縫裡。屠夫回來到處都找不到刀,恰好他的鄰居看到,就告訴他事情的原委。屠夫聽了不信,便把刀取出放回原處,隔著窗戶悄悄觀看,果然看見牛犢再次把刀藏了起來。此情此景使這位姓趙的屠夫良心大為觸動,為自己一生的殺業感到悲悔,於是他就去華山做了道士,每天拜神懺悔。他還養了這兩頭牛二十年,在它們死後加以安葬。

詩曰:

刀頭轉瞬血飛紅,小犢銜刀計已窮。

二十年間隨母飯,華山消受好松風。

 

孝牛冢(《井蛙錄》)

金溪的前參政官漆尉山,曾對我說:在城南四十里,有個名叫九都的地方。那裡有一戶姓黎的農家,養著一頭母牛和它的乳牛,乳牛剛滿半歲。七月間,這位農戶將乳牛拴在家裡,駕著母牛在隴上耕作,耕完後把它放到附近的洲渚上吃草。中午時分,忽然烏雲翻滾,雷雨大作,母牛竟被雷電擊死。這位姓黎的農戶招集隴上的人,幫忙一起把牛埋葬在河邊。回家後,見乳牛還臥在牛圈中,不禁心存憐憫,嘆息著說道:「你的母親已經被雷電擊死在隴上的洲渚了。」乳牛聽後忽然站起,悲鳴不已。第二天,農戶牽著乳牛到野外吃草,離洲渚還有一里多,乳牛即飛奔到母牛被雷電擊死的地方,徘徊悲號不止,不吃不喝,怎麼趕也不肯走。最後只好用鞭子把它趕回家,到家後它又脫韁逃去。黎家順著印跡尋找,發現它還在母牛被雷擊死的地方,邊繞邊哭,悲鳴聲晝夜不絕,最後撞在地上頭破而死。鄉里人哀憐它的孝心,便把它埋葬在死的地方,為它建了墳墓,立碑名為「孝牛冢」,至今還在。這是清朝順治丙申年七月發生的事。

詩曰:

膝下初離盼未歸,昨宵含乳夢依依。

英靈尋母河洲遍,怒蹴寒濤十丈飛。

 

犢排戶(《警心錄》)

桐廬有一戶人家,養著一頭母牛和一頭牛犢,恰好都在同一天被人買走。買下牛犢的是一位農夫,買下母牛的則是一位屠夫,兩人一起趕著它們出門。屠夫牽著母牛渡過溪流,進到自己家裡。牛犢則一直站在溪流這邊,望著離去的母牛,伸頭長鳴,無論農夫怎麼鞭打也不肯動。直到看不見母牛的身影,牛犢才在催促之下動身,但每走幾步仍要回頭張望。翻越兩座山嶺,穿過條條岔路,到了農夫家,將它關進了牛欄裡。

這天夜裡,屠夫燒上一鍋熱水,準備清早起來宰殺母牛。忽聽門外有牛的叫聲很是急切,那頭母牛的應答聲也同樣急切。屠夫起身出門察看,門外正是農夫買下的那頭牛犢,它擠開門走了進來,跳到母牛身旁依偎在一起,母牛不停地舔著它的脖子。屠夫雖然凶悍,此時此刻也不禁惕然動心,回身用鍋裡的水把火澆滅,便躺下睡了。

那位農夫不見了牛犢,一連找了幾天,直到遇見屠夫才聽他說起這件事,兩人相對嘆息不已。農夫就將母牛按原價買下,和牛犢一起帶走了。

詩曰:

犢來已不望生還,幸母全軀返故山。

迢遞屠門溪隔斷,夜深誰引叩柴關?

 

羔臥刀(《同生錄二編》)

邠州有位姓安的屠夫,家裡有一隻母羊和一隻羊羔。一天正準備宰殺母羊,把它綁在架子上。羊羔忽然兩條前腿彎曲向他下跪,兩眼淚流不止。安屠夫驚異了很久才回過神來,把刀放在地上,出去叫一個孩子幫忙一起宰殺。等他回來時發現刀不見了,原來是被羊羔用口銜著放在牆角的陰暗處,然後臥在上面。安屠夫找不到刀,開始懷疑是被鄰居偷走了,忽然又一轉身踢開羊羔,發現刀就壓在下面。此時他頓然醒悟,解下母羊,把它和羊羔一起送到寺廟放生。自己不久也捨下妻兒,投奔寺裡的竺大師,出家為僧,法名守思。

鶴子點評說:如同傳來秋夜的鐘聲,請大家靜靜地想一想:這隻羊羔看到母羊被捆綁時,是何等的心碎。向屠夫跪地求饒時,是何等的熱血激湧。臥在屠刀上時,是何等的膽戰心驚。隨母羊送入寺中時,是何等的手舞足蹈。多麼孝順的羊羔!多麼毅然的屠夫!

詩曰:

殺機一動幾時休,羔跪屠前枉淚流。

轉眼擘開生死路,何人刀下肯回頭。

 

東莞五乳犬(《孝犬傳》)

這裡說的孝犬,是指廣東東莞縣隱士陳恭尹家的母犬所生的五條幼犬。(註:陳恭尹,字元孝,著有《獨漉堂集》。)

這條母犬身體白色,尾部赤色,四隻腳為黑色。陳恭尹為自己的父親死於國難而心中哀痛,立誓不再進入仕途,於是隱居山中,以吟詩飲酒舒發自己的情懷,不與世人交往。這條母犬跟隨著他,片刻不離。每次出門時,它都要走在前面幾百步的地方,像是一名嚮導。若遇上豺狼蛇虎,它就立刻返回,咬著陳恭尹的衣袂往後拽,不讓他繼續往前走。陳恭尹明白後就轉身返回,這時它又跟在後面數十步遠大聲嗥叫,像是一名護衛。每次出門都這樣,已經習以為常。到了夜裡,它就在主人廬舍前後巡視,不時地吠叫,通宵達旦也不休息。

幾年後,這條母犬一次生了五條乳犬,都是公犬。乳犬長大後,陳恭尹把它們分別贈送給前後左右的鄰居家,它們也都能為主人看守門戶,從不懈怠。剛分出去的一年多時間裡,母犬每天都去各家探視乳犬一圈,好像是在訓導它們。有了食物,乳犬總是讓母犬先吃。等乳犬長大,母犬便不再前去探視,而幾條乳犬則每天早晨都聚到陳恭尹家,前來看望母犬。

又過了幾年,母犬患上癩病,身體瘦弱,好像就要死去。這幾條乳犬每天都一起趕來,爭著給母犬舐癩,母犬的病竟然好了。每到大年初一,五條乳犬都會一起趕來,繞著母犬搖尾,好像是在為母犬賀歲。後來母犬死了,五條乳犬都哀號不止。陳恭尹憐憫這條母犬,把它埋葬在後山。五條乳犬從此每天早上都一同前去母犬的墓旁哀號,很多年都沒有間斷。

詩曰:

劫火餘生笑種瓜,仙厖衛主守煙霞。

不慚獨漉堂前走,孝子鍾靈義士家。

 

孝義犬(《聖師錄》)

唐朝的禁軍大校齊瓊,家裡養了四條出色的獵犬,經常陪從皇上在廣闊的皇家園囿裡狩獵,齊瓊總用最好的食物餵養它們。其中有一條犬在進食時,總是把食物填滿嘴中,然後出去進到茂密的草叢裡,吃完了又回來取食。齊瓊覺得很奇怪,就讓僕人前去察看這條犬究竟去了什麼地方。原來在北牆的一個枯洞裡,有一條又老又瘦的母犬,身上長著瘡,非常肮髒,是這條獵犬的母親,獵犬在用口中銜來的食物餵養它。齊瓊聽後驚嘆了很久,命令僕人用一個小箱子把這條母犬抬回,找來破舊的褥子給它當墊子,用剩飯餵養它。這條獵犬朝著主人搖尾巴,把頭低下,好像心存感恩的樣子。從此以後,每當在狩獵中遇到獵物,無論擒捉追堵,這條獵犬都行動迅猛,如同一員飛將。所以齊瓊每次隨從皇上狩獵,都能獲得豐厚的賞賜。一年以後,母犬死了,這條獵犬更加盡力。後來齊瓊去世,這條犬日夜都在嗥吠。停棺一個多月後,即將在郊外入土安葬,把這條犬留下看家。就在棺木入土的那天傍晚,這條犬獨自跑來,不停地向棺柩叩拜,把身下跪出了一個坑,頭上也流出了血。棺柩掩土尚未完畢,這條犬便死去了。

詩曰:

病母銜恩豢養豐,赤心報主死生同。

豈唯孝犬人間少,更有棱棱國士風。

 

都押衙犬子(《玉堂閑話》)

秦州都押衙石從義的家中,有條母犬生了幾隻幼崽。其中一隻送給了節都使琅玡公,它從小到大再也沒見過母犬。一次,節都使率領將校們一起到郊原打獵,這條犬忽然與母犬相遇,欣喜的樣子難以形容。打獵結束後,母子二犬各隨主人返回。從此以後,這條犬每天到節度使家的廚房偷偷取肉,銜到衙將家給母犬。有時甚至銜著牲畜的頭、肚、肩、脅等,擺得滿滿的,衙將家幾乎沒人知道。

李斯義點評說:母子之情是一切眾生的天性,長久分離後偶然相遇,心中的欣喜自然超乎尋常。看到這裡不禁心生感觸,嘆息不已!

詩曰:

宋鵲韓盧蹴陣雲,乍逢母子兩欣欣。

何勞考叔嘗羹請,不似東方遺細君。

 

稚犬斃虎(《警心錄》)

村民趙五家的母犬生了幼崽,才兩個月大,隨母出門,母犬被老虎所吃。趙五趕緊招呼村裡的青壯年,拿著長矛去追趕老虎。幼犬飛奔上去,緊緊咬住虎尾,老虎掙脫不掉,只好拖著它逃走。幼犬一路上被荊棘掛住,身上的皮毛都快掉光了,卻始終不肯鬆口。老虎因為有拖累,行動遲緩,終於被眾人趕上,死於刀下。

李斯義點評說:幼犬為報母仇而奮不顧身,完全出自它的天性。可見天下大奸大惡的人雖然猖狂,如果肆行暴虐,令平民百姓切齒痛恨,就一定會遭到應有的懲罰,死於非命。因此惡事不可妄為,弱小者不可欺侮,天理從來就是如此。

詩曰:

犬銜虎尾疾飆馳,虎怒咆哮犬不知。

雪滾刀光虎頭落,孝心天亦與扶持。

 

三孝犬(《聖師錄》)

淮安城中有一戶人家,把養的母犬殺掉吃了。剩下的三隻幼犬,把吃剩丟棄的母骨銜在一起,用土掩埋,然後伏在地上不停地悲鳴。鄰里左右的人見了,覺得這三隻幼犬很不一般,都說它們是孝犬。

鶴子點評說:孟子曾說過:「人們若是見到自己的父母暴屍野外,被狐狸所食、蠅蚋圍繞,肯定會額頭冒出汗,轉過臉不敢正視,迫不及待地設法掩埋。」由此可以想見三隻幼犬忍著悲哀,口含母骨匆匆用土掩埋,是怎樣的一種感受啊!

詩曰:

爭相銜骨妥荒隅,伏地悲號淚血枯。

人子愈多親愈苦,一抔何處待青烏。

 

烏反哺(《禽經》)

慈烏是烏鴉的一種,又稱為孝烏,長大後都要銜食餵養自己的母親,嘴小而白色。

鶴子點評說:《運斗樞》說:「慈烏屬陽性,稟受天地的仁和之氣,所以會反哺自己的母親。」秉性仁愛,自然會孝順母親,這完全出於它們的天性。

詩曰:

為雛銜食羽毛摧,雛長酬恩老漸催。

愛日無多休錯度,何能反哺到泉台。

 

長興孝鵝冢(《寰宇記》、《人譜類記》)

唐代天寶末年,長興的一個姓沈的人家養了只母鵝,在孵化幼鵝時腸子漏出而死。所孵化的幼鵝聲聲悲鳴,什麼東西也不吃,啄來破舊的草蓆蓋在母親身上。又銜來茅草,陳列在前面,像在做祭奠一樣,然後向天悲鳴而死。沈家覺得很不尋常,就把它裝殮在一個盒子裡埋葬了,後人稱為「孝鵝冢」。

李斯義點評說:剛孵出不久的幼鵝,就知道孝敬自己的母親,那麼一個人對於自己的父母又該怎樣呢?曾見有人一邊飲酒食肉,開著玩笑,一邊研讀《禮經》,自以為灑脫,其實是完全沒有人心。這些人要是讀到這則故事,真應該羞愧而死!

鶴子點評說:母親去世,竟然如此的悲切。不知母親若在世,又該是怎樣的依戀啊!

詩曰:

事死何如及事生,仰天泣血涕縱橫。

為兒捨命身難贖,泉下誰聞慟母聲。

 

蝙蝠識母氣(《警心錄》、《昨非庵日纂》)

眉州的鮮于氏,為了配藥方,將一隻蝙蝠碾成碎末。在和藥的時候,有幾隻小蝙蝠圍聚在上面,眼睛都還沒有睜開,只因為聞到母親的氣味而來。鮮于氏一家不禁為之落淚,立誓從今以後再也不用動物配藥,還要多做放生的善事。由於所發的善心特別殷切,藥還未服,病就痊癒了。

詩曰:

藐孤雙睫未曾開,哪識遙尋母氣來。

縷縷斷魂猶戀子,藥鐺煙外影徘徊。

 

同母牛(《異譚可信錄》)

家在宣城的王氏兄弟二人不和,分家後還是常鬧矛盾。哥哥家的母牛生下一頭牛犢,賣給了一個親戚。後來這頭母牛又生下一頭牛犢,然後母牛就死了。前面生的那頭牛犢,親戚又把它賣給了弟弟。弟弟便把它放在牧場裡,和哥哥家的牛犢一起吃草。到了晚上,兩頭牛犢一起住進哥哥家的牛欄裡。弟弟想把自己的牛犢牽走,卻怎麼也拉不出來。從此以後,兩頭牛犢輪流在兩家過夜,從不分離,好像知道自己是同母所生。哥哥對弟弟說:「牛犢兄弟間都能這樣,難道人還不如動物嗎?」 弟弟感動地哭了,從此兄弟二人友愛如初。

鶴子點評說:兩頭牛犢依依不捨,這是動物天性中的靈光在閃動。兄弟情誼怦然而起,這是人性中的靈光在閃動。

詩曰:

愧殺操戈共室人,相傾相軋忽相親。

看渠兄弟溫存意,也似姜家布被春。

 

犬痛同懷(《建寧誌》)

咸溪有個人叫童鏞,家裡養了兩條狗,一條白狗,一條花狗,同為一母所生。兩條狗都聰明伶俐,善解人意。後來白狗忽然失明,沒法再到狗圈裡進食。主人便鋪上草墊,讓它臥在屋簷下面。花狗每天把飯銜過來餵它,晚上則躺在它的一旁守候。白狗死後,主人把它埋在山麓間。花狗每天早晨和傍晚都要去繞上幾圈,像是在哭悼。然後臥在白狗的墓旁,總要過很長時間才離去。

鶴子點評說:作為父母的親骨肉,兄弟間的手足之愛彌足珍貴。這條花狗在白狗活著的時候照顧它的飲食,死後又能竭誠盡禮,真無愧於兄弟的情義!

詩曰:

釜中豆泣更燃萁,犬性纏綿乃若斯。

含飯傷心黃土隔,夕陽孑影下山遲。

 

羽聲合刻(《因樹屋書影》)

有一位在福建做官的人,帶著兩隻鸚鵡回到江西。兩隻鸚鵡朝夕相依,像親兄弟一樣。他把其中一隻送給了陳右驊,另一隻則送給了韓人谷。陳、韓兩人原本就是關係很好的親戚,經常相互來往。兩隻鸚鵡每次陪同主人見面的時候,總是互相問候「哥哥好」,非常融洽。可是沒過多久,陳右驊養的那只鸚鵡在書齋中被一種奇怪的動物搏殺。陳右驊非常痛惜,便將它安葬,請韓人谷賦詩哀悼它。詩寫好後,韓人谷拿著詩前來拜訪,他養的那只鸚鵡知道了這個消息,便不停地在架上跳叫著:「哥哥死!哥哥死!」哀傷不已,並且不再進食,過了一天也死了。兩位好友因此廣為徵集名家詩章,追念這兩隻鸚鵡,江西、三吳一帶有名的文人都很感動,寫下了不少詩文。兩人將這些詩文匯集成書,名為《羽聲合刻》,鄧左之為此書作序。原來動物之間的情誼,竟也如此的深厚。

鶴子點評說:相見時互相問候「哥哥好」,說不盡分別後的眷戀之情。聽聞噩耗時哀叫「哥哥死」,說不盡此時撕心的哀慟!

詩曰:

同來閩嶠樂如何,誰料參商飲恨多。

旅雁分飛雲水斷,幾曾芳訊到哥哥!

 

舁無足蟹過籪(《闡義》)

松江干山人沈宗正,每年深秋都要在池塘設下蟹籪(一種捕蟹用具,狀如竹簾,橫置水中以斷蟹的通路),捕蟹來吃。一天,他看見兩三隻螃蟹相互擠靠著往前走,感到很奇怪,走近了一看,原來是一隻螃蟹八條腿都沒了,無法行走,另外兩隻螃蟹正抬著它翻越蟹籪。他不禁感嘆道:「人是萬物之靈,可是兄弟朋友之間還要相互爭鬥,甚至趁對方危難加以排擠陷害。想不到這些微不足道的水族動物,同輩間卻有如此的情義!」於是就令人拆除蟹籪,從此再也不吃螃蟹了。

鶴子點評說:動物的真性到了極處,可以感動人心。人的真性到了極處,可以感動天地。

詩曰:

欲行且止倩誰扶,一蟹蹣跚八腕無。

安穩中流向前去,餘生相傍老菰蒲。

二、忠君盡義

充塞天地的正氣,同樣被物類所擁有。它們的剛毅忠勇,在文字間躍躍欲動。掩卷沉思,慷慨激昂,彷彿英靈化作清風陣陣拂過。

明皇象(《警心錄》)

唐玄宗在位時,常在御樓宴請群臣,每次都要讓幾頭大象前來禮拜,表演舞蹈,舞步合於音樂的節拍。安史之亂時,唐玄宗從長安逃亡到蜀地。叛賊安祿山令人把這幾頭舞象趕到洛陽,設下盛大的筵席,宴請各方首領和使節。他讓人把舞像帶進宴會的場所,欺騙來賓說:「這些大象從南海奔來朝見我,就是因為我有天命,即使異類也要向我禮拜舞蹈。」於是便命令大象起舞。大像個個憤怒不已,瞪著眼睛,紋絲不動。安祿山惱羞成怒,就下令把它們全給殺了。

李斯義點評說:這群舞象不順從逆賊欺騙各方首領,這與安祿山在凝碧池宴請部下,強迫皇宮中的梨園樂師演奏,他們一邊演奏一邊潸然淚下,又有什麼不同呢?當時樂師雷海清不勝悲憤,把樂器扔在地上,向西朝著唐玄宗逃亡的方向慟哭。安祿山大怒,下令把他綁在試馬殿前加以肢解。可見人與動物的忠君情感都是相通的,即使觸怒叛賊而被處死,也毫無懼怕!

詩曰:

裂眥刀頭死若生,象魂泣拜錦官城。

慟心凝碧池頭宴,不獨錚錚雷海清。

 

象擊賊(《滇黔紀游》)

馬隆州有一座「義象冢」。明朝天啟年間,水西地區的安氏叛亂,率眾進犯馬隆州。雲南全省戒嚴,巡撫派陶土司去平定叛亂。陶土司有一頭大象,天色將晚的時候,它埋伏在山澗中,用鼻子吸進大量的泥水,然後突然躍出,咆哮著向前飛奔,鼻子裡噴著泥水,一直衝進叛軍的陣地,叛賊個個驚駭異常。這頭大象猛地卷起一個叛賊,把他扔到空中,墜地而死。陶土司軍中的將領趁勢率領部隊出擊,大獲全勝。到天亮時召集軍隊,發現大像已中毒箭而死。當地人敬仰並感激大象的英武,將它安葬在南山,每年春秋都要祭掃,至今都沒有改變。

鶴子點評說:《左傳·曹劌論戰》說:「彼竭我盈,故克之。」這頭大像是多麼具有智謀和勇氣!雖不幸中箭而死,然而它丹心耿耿,英靈長存,什麼都無法傷害!

詩曰:

隻身辟易萬貔貅,血食南山春又秋。

鼻卷賊頭齊破膽,風雲長護馬隆州。

 

定南公(《聖師錄》)

明朝時廣西的一頭大象為皇上所寵愛,封為定南公。吳三桂投降清兵後,鎮守雲南,日益驕橫。他想把這頭大象押解到京城,獻給清朝皇帝,大象卻昂著頭去頂那些押解的人。養像人想方設法安撫勸說,它還是不肯屈服。吳三桂氣得大怒,下令把它殺掉。可是刀箭都不能傷害它,最後只好用火炮把它炸死。

詩曰:

粉骨飛灰不顧身,象奴苦勸象彌瞋。

赤心只有蒼天鑒,愧爾承恩拜爵人。

 

粵中戰象(《懸榻編》)

清朝初年,南方還有少量殘存的明朝軍隊,繼續抵抗清兵。一次,清兵在廣東擒獲了一頭戰象,讓它投降,它表示拒絕。威脅要殺死它,它卻點頭接受。清兵調集了三百支火槍,環繞著它射擊,槍彈把它全身都打爛了,可它死後仍然屹立著沒有倒下。

徐仲光讚道:多年身披鎧甲征戰沙場,以奮勇殺敵為天職。如今地絕天窮,正是永別的時刻。雖然不能向君王叩頭盡禮,讓槍彈洞穿胸口也無所顧惜。就讓這堅強挺立的頭顱,警示那些屈膝投降的懦夫。

詩曰:

斷頭無憾效孤忠,戰象斑斑浴血紅。

屹立乾坤留浩氣,火槍煙裡化清風。

 

昭宗猿(《聖師錄》)

唐昭宗特別寵愛一隻猿猴,讓它隨著大臣一起上朝,還賜給它紅色的官袍。後來朱溫弒君篡位,建立後梁,仍下令讓這只猿猴跟著大臣上殿。沒想到它上殿後徑直走到朱溫的座前,跳起來向他奮力搏擊。朱溫氣得大怒,立刻下令把它處死。

鶴子點評說:朱溫背棄了君主的深恩,陰謀篡奪皇位。這只猿猴卻以身殉難,沒有辜負皇上的厚愛。當時的唐朝宰相張文蔚之輩,卑躬屈膝,又該何處容身啊!

詩曰:

乾坤澒洞罷朝參,恩渥難酬淚暗含。

也忝玉皇香案吏,堂堂豈肯事朱三?

 

龍泉白馬墓(《聖師錄》)

龍泉縣有一座「白馬墓」,裡面安葬的是明朝開國功臣胡深的坐騎桃花馬。當年胡深領兵征討陳友定,不幸在一次突圍中遇害。他的坐騎飛奔回家,在家門外聲聲悲嘶,隨後便氣絕身亡。胡深的夫人被它的忠義所感動,便將它安葬,立碑名為「白馬墓」。

詩曰:

奔回匹騎一門驚,繞墓飛沙怒未平。

月夜騰空風鬣動,長嘶猶趁舊屯營。

 

河北駿馬(《懸榻編》)

明朝末年,四處流竄的叛賊攻陷了黃河以北地區。縣令丁運泰被抓住後大罵叛賊,被殘酷殺害。他的坐騎是一匹駿馬,叛軍將領騎著它進入縣衙,到了廳堂前,它突然大聲嘶叫,抬起前腿像人一樣站立,然後狂奔起來無法控制,撞到牆上死去。

徐仲光讚道:原本可以求生,也知道沒有自己的責任。痛悼主人慘遭殺害,怎忍心忘記生前的鞭策?主人的屍首已經殘缺不全,自己悲憤的心卻如岩石般堅硬。這樣的馬和它的主人,在黃河之北悲壯赴義。

詩曰:

觸死衙前怒尚嘶,令君與馬赤心齊。

願為厲鬼先驅賊,萬顆頭顱踏作泥。

 

蜀藩白騾(《聖師錄》)

明朝末年,張獻忠率領軍隊攻入蜀地。蜀王帶著子女、宮人,投井而死。蜀王平日所乘的白騾在井邊徘徊,最後也跳到井裡以身相殉。多年後,附近打柴的人在天陰時,常常看見王宮的故址上,有白騾在蔓草間出沒。

詩曰:

無聲躑躅有餘悲,宮井苔花好護持。

莫遣銀床秋雨塌,此中碧血尚淋漓。

 

二犬助戰(《警心錄》)

南宋紹興二十九年冬,在撫州宜黃縣有一個大盜謝軍九,糾集上百人到處殺人搶劫,負責治安的李縣尉一家大小都被他們殺害。當時李元佐知縣正好有事去了郡城,縣尉便派遣手下的兵士前去討伐。都頭劉超走在前面,王宣緊隨其後。半路上與盜匪相遇,劉超帶著部下逃跑了。王宣率領的兵士還不到盜匪的一半,他們大聲叫喊著鼓舞士氣,在黃山下與盜匪們激烈鏖戰。王宣養著兩條狗,每次出門都帶在身邊,此時也大聲咆哮,咬死盜匪二十人,盜匪們終於敗退。王宣率眾退到山上休息。一會兒盜匪又回來了,因為擔心死去的同夥被官兵認出連累自己,便砍下他們的頭帶走。王宣遠遠看到了,生氣地說:「這些盜匪被我們殺死,要是他們的頭都被取走,我們以什麼憑證去領賞呢?」便率領兵士下山,與盜匪再次激戰多時,反被盜匪所擊敗。王宣與兩個兵士奪得三顆盜匪的人頭,沿小路穿過農田向西飛奔,在穿越一片秸稈時陷到泥沼中,被盜匪們追上,三人慘遭殺害。兩條狗守護著他們的屍體,直到散去的兵士再次聚集過來。部下將事情經過稟報縣尉,等李元佐知縣返回,向遇害的三人家屬頒發了優厚的撫恤金,下令備好棺材前去收屍。這時兩條狗還一直佇立在原地,一整天都沒吃東西,看見家人到來就搖著尾巴相迎,領到屍體前。等到主人王宣安葬後,這兩條狗也死去了。

詩曰:

莫雲用犬猛何為,追賊如風肉亂飛。

可惜功成銜恨死,戰場駐馬客歔欷。

 

崖山鷳(《聖師錄》)

南宋末年,宋軍殘部兵敗崖山,忠臣陸秀夫背著祥興帝跳海身亡。當時御船上有一隻白鷳,奮力拍打著翅膀,聲聲哀鳴,帶著鳥籠一起墜入大海。

詩曰:

海哭天哀戰血紅,更無人到倩開籠。

茫茫精衛無窮恨,都付崩濤慘霧中。

 

群蜂投江三日(《聖師錄》)

明朝正德年間,在鎮江的北固山下,有一群蜜蜂簇擁著蜂王出遊。忽然遇到一隻兇猛的大鳥,把蜂王抓住吃了。群蜂長時飛鳴著不走,隨後便一隻隻投入江中。後面聞訊趕來的蜜蜂絡繹不絕,也都紛紛投江而死,前後持續了三天的時間。相國楊一清,號邃庵,見此情形,便讓家僕把蜜蜂打撈起來掩埋,立碑名為「義蜂」,並作了一篇祭文悼念它們。

徐仲光讚道:蜂王蒙難,起自草率的出遊。身為左右陪從,為臣罪該萬死。大鳥的凶殘撕裂心肺,滿懷哀痛投向滔滔的江水。往昔齊王田橫自刎身亡,屬下五百義士紛紛自殺。群蜂的盡忠效死,也是同樣悲壯。

[附錄] 《亦復如是》記載:有位姓姚的人,擅長養蜂,每年收穫蜂蜜達數千斤,因此成為小康之家。我曾去過他家,他告訴我說:「蜜蜂每天要朝拜蜂王兩次,就像潮水起落一樣,非常準時。遇到風雨將至,朝拜的時間就會推遲。以此預測天氣的陰晴,總是很準確。」

那天我正和姚先生一起觀看蜂巢,恰好牆角被雨水沖塌,把一個蜂箱壓壞。我看見裡邊所築的蜂巢,中間位置有一個高台,像桃李那麼大。有一隻蜜蜂比別的都要大,身上青黑色,獨自在高台上。姚先生說:「這就是蜂王。」我說:「看來王元之的《蜂記》中說的:‘營巢如台,擁王而行。’句句都是紀實。《化書》上記載:‘蜂有君臣之禮。’確實是如此啊!」姚先生說:「蜜蜂不過是一種昆蟲,怎麼可能懂得這些呢?」

我說:「觀察一下螞蟻就可以知道,它們居住時有等級,出行時排著隊。古人說:‘螞蟻有君臣之義,所以蟻字的右邊是一個義字。’蜜蜂和螞蟻同樣是微小的物類,螞蟻既然懂得君臣之禮,蜜蜂也一樣會懂。何況任何動物都有靈知,如駱駝知道泉脈,老馬認識道路,燕子每逢一旬的戊日和己日便不再啣泥築巢,蝙蝠在庚申日的夜裡隱伏不出,鶴知道夜半時分,雞知道天亮的時辰,喜鵲築巢必背對太歲的方位,鼉在夜間按更鼓的時刻鳴叫,嘉魚知道在一旬的丙日出穴,鼠類能像人一樣拱手而立以示敬意,狐狸善於聽冰層下的水聲以確定能否通過,蜃龍吐氣變幻成樓閣。更奇特的是,歲蘭總在正月初一這天開放,梧桐樹和棕櫚樹知道閏月。草木是無情之物,尚且有靈知,何況動物的靈知就更不奇怪。不過因為秉受天地之氣有偏,其所了解的僅限於此,不能進一步擴充,因此成為低等動物。人類卻是萬善具備,無所不知,因此說人為萬物之靈。若是不斷擴充自己的良知,就能成為聖人。若是良知不斷受到物慾的蒙蔽,就會喪失自己原有的本性,越來越接近動物,甚至有時連動物都不如,那就實在是太危險了!」

詩曰:

萬蜂爭擲浪花堆,三日江雲慘不開。

諫獵書曾回漢武,侍臣惜乏馬卿才。

 

南坡義猴傳(宋曹《會秋堂文集》)

建南楊石袍先生告訴我說:在吳越一帶,有一個鬚髯卷曲的乞丐,在南坡搭了個茅草屋。他養了一隻猴子,教它在盤鈴的伴奏下表演木偶戲,在集市上演出以維持生計。乞丐每次得到食物,都與猴子分享。無論嚴寒酷暑都與猴子在一起,彼此相依為命,如同父子一般,這樣過了十多年。後來乞丐又老又病,不能再帶猴子去集市表演了。猴子就每天跪在路邊,向行人乞食來養活他,過了很久也從不改變。乞丐死後,猴子悲痛地環繞著他的屍體,像人子喪父一樣捶胸頓足。哀悼之後,又在路邊跪下,垂下頭淒聲叫著,伸手向路人要錢。不到一天,討來數貫錢。它把這些錢用繩穿起來,到了集市上,在賣棺材的店舖前不肯離去,於是店主便賣給它一副棺材。它還不肯走,看見有挑擔子的人,就上去牽拽他的衣服。挑擔的人便幫它把棺材抬到南坡,收殮乞丐的屍體,將他埋葬。猴子又在路邊跪著乞食,來祭奠主人。然後到四週的野地找來枯柴,堆在墓的一旁,取出以前使用的木偶放在上面,點火焚燒。最後長啼幾聲,便跳到烈焰中燒死了。路過的人無不驚嘆,被它的忠義所感動,於是將它安葬,稱為「義猴冢」。

詩曰:

事生事死費躊躇,腸斷南坡舊草廬。

烈火焰中魂冉冉,彩霞天半擁飆車。

 

安福猴(《曠園雜誌》)

清朝康熙九年庚戌冬,天上一直下著大雪。從十月份到十二月二十四日,雪下得更大,路上行人很多都在雪地上失足,甚至因此喪命。安福縣有一個戲猴乞討的人,擔了兩隻簍子,登上縣裡的狗爬嶺,寒風凜凜,衣衫單薄,沒有上去就凍死在半山腰。當時他所養的猴子看看沒有辦法,就四處張望,發現前方有三個行人正往另外一條路上走,急忙跑過去拽住他們。這三人掙脫不了,就問猴子:「你有什麼事想說嗎?」猴子便向他們叩頭。他們讓猴子帶路,走到半山腰,看見路上有一個死人,擔的簍子扔在一邊。三人驚嘆道:「要是不趕快離開,恐怕後面的人懷疑我們是兇手,那就麻煩了!」猴子向他們不停地哀號,他們只好說:「你有什麼事,我們盡量幫助你。」猴子拿出死者的鑰匙,打開簍子取出三兩銀子,平分給這三個人。他們說:「是想用來買棺材嗎?這恐怕做不到。」猴子使勁搖頭。又問:「是出錢讓我們幫你把主人掩埋了嗎?」猴子連聲應諾。於是這三人用力挖了一個土穴,正要抬著屍體掩埋,猴子讓他們停下,又取出擔上的十片草蓆,從簍中拿出幾斤棉花。他拿出八片草蓆,把棉花分出三分之二,交給這三人用來裹屍。他們都感動得紛紛落淚,一一照它的意思辦理。封土完畢,對猴子說:「我們想把你帶回去養著,你願意嗎?」猴子一聲不吭,繞著主人的墳堆走了三圈,哀叫著用頭撞在岩石上死去。三人這才明白,先前所剩下的棉花、草蓆,是它為自己準備後事所用。他們就把猴子的屍體纏裹好,與它的主人合葬在嶺上的路旁。這三個行人回到家,為安福縣的人講了這件事。湘潭的郭幼隗為此作了一篇《義猴傳》。

詩曰:

相依為命慟途窮,慘慘彤雲獵獵風。

願附主人同槁葬,生埋熱血雪花紅。

 

白塔山猴(《聖師錄》)

明朝正德辛巳年,有夫婦二人以耍猴賣藝為生,已經十年,住在嘉州白塔山。男主人去世後,葬在塔的左側,他養的猴子日夜哀號。不久,其妻又招來一個乞丐作丈夫,猴子舉著手嘲笑他。其妻牽著猴子讓它表演,猴子趴在地上不聽,用鞭子打它,它就使勁叫喚。夜裡,猴子跑到主人的墓前,抱著墳上的土悲號,這樣過了七天也死去了。

詩曰:

羞抱琵琶塞耳聽,也同七日哭秦庭。

嘉州白塔山前路,哀嘯寒楓鬼火青。

 

瑞昌門外義猴(《聖師錄》)

三國時期的曹魏咸熙年間,有一對老年夫婦在瑞昌門外耍猴賣藝。一天,老婦去世了,老翁把她埋葬。沒多久老翁也去世了,卻沒有人來埋葬他。他們所養的猴子一直守著老翁的屍體,人們看著可憐,就出錢把老人埋葬了。大家都稱這隻猴子為義猴。

詩曰:

待誰負鍤妥翁身,躄踴無殊子喪親。

落木蕭蕭啼不住,酸風愁絕路旁人。

 

忽雷駁(《酉陽雜俎》)

唐代秦叔寶的坐騎,名叫「忽雷駁」。秦叔寶常拿酒給它喝,在月明的夜晚,試著讓它跨越障礙,竟能縱身跳過三張黑氈的高度。秦叔寶去世後,它便嘶鳴絕食而死。

詩曰:

四蹄奔月躡青煙,颯爽英姿馬亦然。

何處敝帷埋駿骨,欲澆醽醁野風前。

 

陳平章馬(《稽神錄》)

明朝淮南統軍陳璋,加封「平章事」官職,到朝中接受任命。當時李升擔任丞相,對陳璋說:「我一會兒去貴府給您賀喜,還想見見您家公子,看是否有緣做我的乘龍快婿。請您先走一步。」陳璋騎馬上路,途中這匹馬忽然失足,把他摔了下來。到家不久,李升來訪,陳璋勉強起身迎接。李升慰問了一下傷勢,就匆匆告別了。陳璋把馬召來,責備它說:「我今天拜官,又要商議親事,你卻把我摔下來,你這畜生!」不忍心殺它,就讓人把它牽走,不許餵食。當天晚上,馬伕悄悄拿來馬料餵它,這匹馬看了看,直到天亮也沒有吃,一連幾天都是如此。馬伕把這件事向陳璋稟報,陳璋又把馬召來,對它說:「你既然知道自己錯了,那我就赦免你吧!」馬聽了跳著離開,當天開始像以前一樣進食。後來,陳璋鎮守宣城,任職期滿後還鄉,不久就去世了。十天後,這匹馬也悲鳴著死去。

詩曰:

的盧今日竟妨吾,數罪何辭謝秣芻。

故相恩深難寸報,靈輀努力效前驅。

 

畢將軍戰馬(《聖師錄》)

南宋大將畢再遇,兗州將門之後。開禧二年隨軍北伐,屢立戰功。金人只要看到他的戰旗,就趕緊避開。後來他居住在湖州,有一匹戰馬叫「黑大蟲」,非常駿壯,只有畢將軍本人才能駕御它。畢將軍去世後,家人用鐵索把它拴在馬廄中。一次岳祠舉行迎神儀式,這匹馬聽見陣陣金鼓聲,以為又要奔赴戰場,就昂頭大聲嘶叫,奮力把鐵索掙斷跑了出去。家里人擔心它會傷著人,就派了十個強壯的士兵把它牽了回來,好言勸說道:「將軍已不在人世,你不要生事給我家添麻煩。」馬支著耳朵傾聽,淚水潸然而下,聲音嘶啞地長鳴幾聲就死去了。

詩曰:

烏騅伏櫪失重瞳,百戰沙場翊大功。

熱血滿腔何處灑,仰天一慟颯靈風。

 

克勒(《聖師錄》)

清朝和碩親王有一匹良馬,名叫「克勒」,即漢語所說的「棗騮馬」。此馬身高七尺,從頭至尾有一丈多長。耳邊有一寸多長的肉角,肚子下的卷毛像鱗甲一樣。這匹馬駿異超凡,連懂馬的人都感到詫異,認為它是龍種,和碩親王十分喜愛它。親王去世後,這匹馬徘徊哀鳴,沒過多久也死了。

詩曰:

龍種奇姿一顧空,天人駕馭必英雄。

世無伯樂誰真賞,昂首悲嘶萬里風。

 

張行人義騾(《池北偶談》)

與我同年參加科舉考試的張鶴洲,擔任負責朝廷禮儀的「行人」職務,平時騎乘一頭騾子,十分喜愛它。康熙甲辰年,因涉及考場事故,張鶴洲被刑部關押,家中生計難以為繼,只好用騾子抵償欠下的款項。一天,這頭騾子經過街市時,突然酸楚地悲鳴起來,把新主人從背上摔下,自己逃回張鶴洲的家。來人想把它牽走,稍微離近一點,它就又蹄又咬,不肯離開。我的哥哥西樵,在吏部擔任要職,特為此事作了一首詩,名為《義騾行》。

我由此不禁深有感慨,東漢末年的華歆、曹魏末年的賈充、劉宋末年的褚淵,以及唐末的張文蔚等六位佞臣,這些身居要職的人在改朝換代的過程中,辜負君恩,賣主求榮。相比之下,這隻騾子不知勝過他們多少倍!

詩曰:

義騾日下競稱奇,消得琅玡吏部詩。

新主縱然芻秣好,不如故土樂忘饑。

 

姚氏二犬(《廣異記》)

唐朝開元年間,吳興一位姓姚的人被流放到南方邊境地區,隨行的有兩個僕人和兩條狗。年長的僕人名叫附子,另一個是他的兒子小奴,父子倆性格都很凶悍。在南方住得時間久了,他們對家鄉的思念越來越強烈,於是便謀劃殺害主人,以便早日返鄉。

姚某的住處十分偏僻,周圍沒有鄰居。有一天,附子忽然對主人說:「您是燕地的人,現在卻流落到萬里之外,倘若遇到不測,我理當護送您的棺柩返回故鄉。可是最近我感覺正在衰老,如果忽然去世,我的兒子一個人無能為力,那您的遺骨就將永遠留落他鄉了!希望能盡早解決。」姚某明白了他的意思,就說:「你是想讓我死嗎?」附子說:「確實有這樣的考慮。」姚某無奈之下,只好請求把時間定在第二天早上。

第二天清晨,奴僕父子準備了豐富的早餐,勸他多吃點。姚某放下酒杯,傷心地哽咽淚下。見兩條狗一左一右地依偎著他,剛才僕人進來時,也帶給它們食物。他撫摸著這兩條狗說:「豢養你們這麼多年,現在這兩個奴才要殺我,你們知道嗎?」兩條狗也哽咽著不吃東西,回頭看著主人悲叫。這時附子走了進來,一條狗突然躍起,咬住他的喉嚨,當下斃命。另一條狗飛快地跑到廚房,咬住小奴的喉嚨,也當下斃命。然後又去咬附子之妻,把她也咬死了。姚某這才倖免於難。

鶴子點評說:奴僕父子陰謀殺害主人,兩條狗看在眼裡,記在心上。它們咬牙切齒,滿腔憤恨,早已不是一朝一夕。此前臥在月下,對著野花吠叫,神情自若地陪伴著主人。隨後如電閃雷鳴一般,迅猛果敢地斬草除根。這兩條狗真是忠義而神勇!

詩曰:

一般豢養兩般心,觀變迎機智勇沉。

劍客空空輸痛快,驚魂乍定涕沾襟。

 

犬殉主(《聖師錄》)

劉釗是鐵嶺衛人,他養著一條狗,無論去哪裡都跟著他。劉釗常到山上打柴,然後用馬馱回來,這條狗總跟著一起去。一天,狗獨自回來,朝著劉釗的兒子劉國勳不停地又跳又叫。劉國勳覺得奇怪,就跟著它上山,看見劉釗已被強盜殺害,屍體在山石間,那匹馬被搶走。劉國勳為父親辦理喪事,安葬完畢,參加葬禮的人都回去了,只有這條狗獨自守在墳旁,日夜不停地悲泣,淚水涔涔流下,浸濕了身邊的草叶和泥土。幾天後,這條狗把墳上的土刨開,露出了棺材,自己就死在棺材旁。

詩曰:

林下風腥馬曷歸,家人畢葬獨依依。

淚痕滴處無干土,傍冢煙寒草不肥。

 

黑兒像讚(宋玨作)

黑兒是崔子鎮先生所養的貓。崔先生很喜愛它,與它同起同臥,取名「黑兒」,只要叫它的名字就會答應。崔先生每次外出,黑兒都要把他送到門外。等他回來的時候,黑兒一聽見腳步聲,就高興地跳起來。崔先生看它這麼高興,自己也特別開心,馬上找食物餵它。這樣過了十多年。一天,崔先生病了,黑兒一直守候在床邊不肯離開,觀察先生的起居狀況,表情很是憂愁。沒多久,崔先生去世了,黑兒繞著棺柩哀叫,幾天幾夜不吃不喝,也死在棺柩之下。崔先生的兒子公超,被它的忠義所感動,便將它安葬,名為「黑兒冢」。

我聽說這件事後非常驚嘆,為它畫了一幅像,並作了一首詩讚:「相彼狸狌,性則執鼠,馴性者良,貪饕者鄙。亦有名種,深毛修尾,溫柔善媚,依人而已。唯茲黑兒,人且難比,識主性情,解主言語。主出主歸,徘徊延佇,徘徊若悲,延佇乃喜。寢則侍衾,興則候履,歷十餘年,如僕如子。主疾知憂,沒則號毀,無以酬恩,不食而死。殉秦三良,殉齊二士。誰謂物蠢,而不可擬?葬之龍門,大河之涘。陵谷有遷,冢不崩圮。庶幾千載,齊名黃耳。」

詩曰:

吁嗟古道棄如塵,生死相依幸託身。

貌得狸奴毛髮動,瓣香未許負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