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青原山,有位降虎伏蟒的大修行人

護眼色: 字體:粗體 發佈時間:2019-1-23 22:33:07 简体字 

江西青原山,有位降虎伏蟒的大修行人

導讀:釋體光老和尚,俗姓袁,河南項城人,1924年4月出生。16歲在河南省桐柏山太白頂雲台寺海山法師座下披剃出家;19歲在湖北武漢寶通寺傳宗律師座下受具足戒,法名印玄,字體光。2005年1月24日,化緣已畢,老人於八十高齡,跏趺入滅,端居七日,面貌鮮澤,弟子將其裝缸供奉於青原山淨居禪寺七祖塔旁。

江西青原山,有一位隱居的老人。他一生修頭陀行,不張揚,不攀緣,也不愛談自己的事,穿一件破舊的糞掃衣、頭帶濟公帽,深居簡出,異行頗多。外界對他的認識不多。唯有禪宗的真修行人知道,老人是當代的禪門大德。這位老人,即是體光禪師。虛雲十大弟子之一。

體光師出生於河南一個貧苦農民的家庭,幼時隨母去看鄉戲,戲名叫《韓湘子》,講的是民間傳說中八仙之一韓湘子的故事。師看完戲在回家的路上就對媽媽說:我也要像韓湘子那樣去當神仙!

第二天,趁媽媽下地幹活時,他將炕中間的一快磚頭撬出來,他知道裡面有媽媽藏著的銅錢,抓了一把往懷裡一揣,就這樣出家了。

師本來是想做神仙的,該去道觀裡出家、留長髮當道士才是,但卻稀裡糊塗地進了一座佛寺。

一位老和尚問他:你來幹啥?師答:我要做神仙。老和尚說:俺們這兒不做神仙,只做佛。師問:佛是啥?老和尚說:佛比神仙還高級呢!師說:那就彷彿也中!於是就讓老和尚給剃了頭。

師因好習武,後入少林寺修得一身好武功。師常說現在的武功都是花架子,真正的少林功夫就如參禪一樣,只用那麼幾個看家本領就行了。

五十年代初,海燈法師應虛雲老和尚之講,在雲居山主持華嚴研修班,與師在山門外比武,因師不拘套路,惟講實用,海燈法師只好甘拜下風。

江西青原山,有位降虎伏蟒的大修行人

八十年代末,師巳年近七十,有六個少林寺的武僧在雲居山真如寺不守淨戒,被師遷單。他們一起對師動武,結果不需兩分鐘,六人都是被抬出山門的。此類事還很多,在禪門內被傳為佳話。

師不但武功了得,也有許多行跡不可思議。文革期間,師被迫離開寺院,在永修縣雲山公社看守西瓜田,有二十幾個地痞去搶西瓜,師大喝一聲:站住!一幫人呆若木雞,動彈不得,過了幾分鐘才做鳥獸散去。至此,再也無人敢打西瓜的主意了。

師經常十數日不吃飯,有時則一次吃十幾人的飯。

筆者曾聽侍者說,有一次師說口乾,竟用醬油解渴,並將一瓶醬油一口氣全吞進肚裡。

一日,師在洗衣房澡浴,幾位女居士誤入,師即為她們講開示,直到知客師路過時才把她們趕了出來。而居士們出來後都說裡面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師在靜居寺藏經樓頂查瓦漏,不小心掉下地面,眾大驚,只見師慢慢地落在地上,又站起來,若無其事地上樓去了。

師在雲居山三十年,住茅蓬時,有一隻老虎追一隻山鹿,山鹿躲近師的茅蓬裡,老虎就在外面守著,師走出外對老虎說:畜生,咱們都在一座山上住,你這是何苦呢?老虎掉頭甩著尾巴就走了。

師一日行山,見山崖一朵靈芝,有雨傘那麼大,一隻巨蟒盤在上面,師對巨蟒說:畜生,老僧多日未食,你就把靈芝供我吃了吧。巨蟒緩緩來到師的前面,師即為其授三皈依。

九十年代初,師住青原山,方圓二百里山巒瞭如指掌,常告弟子云:某處山豬又產了一窩崽、某處野鹿又遭人捕殺了之類。一次弟子們上山砍毛竹數千株,回來後師指出每棵竹的生長處,無一錯誤。

文革時,師預知紅衛兵要來毀經書,就將真如寺藏經裝進幾十隻鐵桶裡,用瀝青封好,每天半夜偷偷地背上山,藏進雲居山的天坑裡面,如是經半月才收藏好。

後周總理指示要保護佛教文物,工作隊將中央文件給師看,師遂答應帶路將經藏取出,工作隊知道師的利害,怕他跑掉,還帶了一班軍人,扛著兩支機關鎗押送他進山。

師常說:我出家幾十年,最初想當神仙,練功習武,後四處行腳混佛飯吃,都不是真的。直是見到老和尚(虛雲)才有個入處、才知道什麼才是真的。

師又說:你們這些出家兒,披著一領大衣,若不知什麼是修行,心不屬淨,向外馳求,四處行腳找清淨地,就像我年輕時,到處亂跑,也想找一處清淨地,直到現在還沒找到呀,你們若是找到了一定要告訴我啊!

有位海外的僧人來見師,說他的師父是誰是誰,都是大法王,又問師的師父是哪位法王?師說:我師父的老爹是淨飯王。

有位局長去見師,說:老和尚啊,你們佛教講行善,這是好的,但說人做了惡,死後會變成畜生什麼的,這我可不信!我們講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凡沒實踐過的,我都不信。師問:狗屎吃不得,你信嗎?局長答:這我信!師說:那你是實踐過了?

有個協會叫寺院裡繳二萬元給他們去慶祝佛教傳入中國二千年,師說:你們只知慶祝佛教傳來,這會兒佛教在中國都快滅了咋辦?

有二僧人去見師,說:弟子想閉關一年,請師父成就。師說,好啊,你能發心閉關是非常難得的,我一定成就你,但你閉關要達到什麼目的呢?僧答:開悟見性。師問:若是一年後你開不了悟、見不了性咋辦?僧答:那就以後再繼續修唄。師呵云:混帳,不開悟就得去死,你這是閉啥關?出去!

師外出回寺,一乞丐臥在寺門外,師就坐在他旁邊良久,說:你進去代我做方丈,我在這兒代你討飯,中不中?據說這個乞丐後來也皈依了三寶,進深山修行去了。

三十年代末,師應來果和尚邀請,住揚州高旻寺任禪堂維那,因一些達官貴人、附庸風雅之男女強進禪堂,師難以維持禪堂律儀,遂往雲門參虛雲老和尚。

行至乳源鎮,在一小店買物,旁邊一位老者對他說:你從高旻寺來?到雲門寺去?我也去那裡。你不識路,我帶你去吧。於是,師即隨老者到雲門寺。

第二天虛雲老和尚上堂,師一見就是昨日帶路的老者。再打聽,眾人都說昨日老和尚整天在法堂講法。師方知老和尚是在顯神異接引他。

師常說:我對老和尚(虛雲)是信至極,敬至極,愛至極,仰至極。還說:現今一些穿和尚衣服的俗漢,都說是老和尚的親傳弟子,許多都不是真的,這些人都是為了好給自己辦事兒。

在舉世聞名的雲門事件中,虛雲老和尚被殘酷折磨,九死一生。師悲痛之極,半夜潛至牢房,要將老和尚救出去,老和尚說:我要出去自己就會出去,但害了這四百多號出家人啊!我沒事,你出去看看就知道了。師剛出去,就看到老和尚正在下面指揮民工蓋寮房呢。

江西青原山,有位降虎伏蟒的大修行人

虛雲老和尚五九年在雲居山圓寂,在當時是國家機密,可是國外很快就見報了。工作隊抓了—些人去尋問,師說:不幹他們事,都是我幹的,因老和尚的弟子從香港寄來的供養讓我給退回去了。佛制有規定,和尚圓寂後,檀信的供養都得退回去。工作隊只好不了了之。

虛雲老和尚圓寂前,最後見的弟子就是體光師。據一位日本僧人回憶,在虛雲老和尚圓寂前約三小時,他在窗外看見老和尚對體光師說話,並交給他一張紙,上面寫滿了字。

八十年代體光師應邀赴香港,弟子們強烈要求師展示老和尚的遺囑,師說老和尚囑咐他:這一領大衣是虛雲老和尚拼著性命保護下來的,一定要守護住……佛在世時曾言,末法時期,若十二頭陀行只剩一種頭陀行、乃至只剩一人頭陀行,佛教就不會滅,若頭陀行滅,則佛教滅……等等。除此之外還寫了些什麼,則只有師自己才知道了。

而且,體光法師從不住方丈室,不坐方丈椅,有人問起,只說:那是老和尚的位。

這個阿師迥不同,灰頭土臉遍剎塵,

鑊湯爐炭常遊戲,披毛戴角隨轉輪,

臭氣熏天人難近,三界內外覓無蹤,

若問行年經幾許,非色非空非古今。

——虛雲讚體光師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