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公主的故事

躲在暗室裡的公主

波斯匿王的王后茉莉生了一個女兒,取名叫波安羅,她的面貌丑陋,根本不像人類;皮膚粗糙乾澀,比樹皮還差;而頭髮又硬又直,和馬的尾巴差不多。國王看這個女兒生得這副長相,便吩咐宮中的人耍小心守護,千萬不要讓外頭的人看見,免得丟皇家的面子。

不久,小公主波安羅長大成人,為了這個丑陋女兒的婚姻大事,波斯匿王秘密命令大臣找來一位家道中落、沒有能力娶妻的讀書人,把公主賜給他,並為公主建造一座豪華的宮殿,屋中裝置七道門,長年上鎖封閉,鑰匙則交給駙馬帶在身邊。

每次富豪貴族的聚會,駙馬都是單獨一人到場。漸漸的,所有人都在私下談論:

‘公主如果不是絕色美女,就是第一等的丑女了,否則為什麼不敢讓其他人看見呢?’

‘駙馬他就算不放公主出門,我們也要想辦法看看公主到底長得什麼樣!’

於是有幾個喜歡找麻煩的人設計了一個圈套,想辦法把駙馬灌醉,再從駙馬身上搜出那一串鑰匙,然後偷偷到駙馬家中。

當這五人拿著鑰匙,一一把七道門打開,看見裡頭的公主時,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眼前的公主容貌超凡出眾,像天上的仙女一樣,四週還閃耀著神聖的光芒。趁公主還沒發現他們,五人連忙回到宴會中把鑰匙放回駙馬身上,並將所見到的報告其他人。

駙馬酒醒之後,慢慢走回家去,回家後看到自己的妻子變得美若天仙,嚇了一大跳,問:

‘你……你是誰?怎麼來到我家的?’

公主回答:‘我就是你的妻子啊!’

原來當天早上駙馬出門趕赴宴會後,波安羅公主在家中深深自責:

‘我不知道前世種下什麼樣的罪孽,今世被父親和丈夫厭惡,把我鎖在暗室裡頭。’想到這裡,眼淚便掉了下來。但公主忽然轉念一想:‘其實我很幸運能生在佛陀降世的時代。我聽別人說過,一切受苦受難的人只要能用至誠的心意悔改乞求,沒有不蒙受佛法的恩惠而得到超度解脫的。’於是公主非常虔誠尊敬的對著天空跪拜,祈願說道:

‘希望佛陀垂憐慈悲,來到我的面前,除去我的罪業。’

這時公主非常精誠又堅定恭敬,佛陀知道了,就在天際顯現出自己神聖的法像。公主看見佛陀發出的法像,驚訝得讚歎起那世間少有的面容。因為公主用歡喜恭敬的心禮佛,所以身上丑陋的樣貌都消失了,頭髮變得細軟烏黑,相貌美妙端莊,就像天上的仙女一樣。

佛陀為她解說佛法,掃除她心中的煩惱疑惑和各種惡念,使公主的心變得澄淨透徹,當場證得須陀洹果。

後來駙馬把這個消息告訴國王,國王急忙來見公主,當他看到公主美妙的面相時,高興得不得了,立刻帶領眾人到佛陀座前至誠跪拜。

波斯匿正合掌問佛陀:‘世尊!我這女兒以前種下什麼福報,可以投生在皇家?又造了什麼業報,今生長得這樣丑陋?’

佛陀說:‘過去有一位很有名望的長者,家中供養一位無師自通的辟支佛。那位辟支佛隱藏美妙的面相,常常顯現丑陋的容貌來檢驗拜佛者的心地。

長者有一個小女兒,天天都看見那位辟支佛,心生嫌惡,出口辱罵:

「你這個出家人面貌丑陋、皮膚粗糙,若了就討厭!」

後來這位辟支佛將要進入涅槃時,為供養他的長者家做出各種變化,像是飛騰在虛空之中、身體出入水火之中、躺臥在空中等,用各種方式顯現神通。

那位小女兒這時才恭敬又害怕,馬上悔過並深深自責,對辟支佛說:

「我實在是沒有智慧,邪惡的心腸、惡毒的口,得罪了聖賢,希望您不要在意。」

辟支佛聽了,微微的點了點頭。’

佛陀告訴波斯匿王:‘那個小女兒就是今天的公主。因為譭謗辱罵聖賢辟支佛的緣故,造下口業,從此便常常領受丑陋的形體,自取痛苦好幾世。她能獲得美妙的面相,是因為後來看見神奇變化,急忙悔悟,回複本心,而且她家長久以來供養辟支佛,供養的物品都是經由這女孩的手,因為這樣盛大的功德,所以世世代代富貴,一直到解脫世俗為止。’

太子的功德

波羅奈國有位大臣名叫羅侯羅,他為了爭奪王位而起兵造反,殺害國王羅闇。國王有三個兒子分封在各地,叛臣羅侯羅攻破王城之後,便按著攻伐各個王子。

第一和第二個王子因為國境接近王城,先後都遭到殺害了。三王子因為守護的領土比較偏遠,知道消息後匆忙帶著王妃和太子須闡提走山路逃到鄰國。

走了好幾天,糧食已經吃光了,但是目的地還很遠,他們又餓又渴,已經瀕臨死亡了。

這時王妃說:‘我將身體獻給你們父子,幫忙你們脫離這場災難。’

國王聽了馬上說:‘這怎麼可以!’

王妃流著眼淚說:‘死一個人總比死三個人好,更何況人民還等著你們復國呢!’

國王想了很久,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了,於是依著王妃說的,毅然拔出寶劍,正在猶豫著下不了手的時候,太子看見父王拔出劍走向母親,急忙跑上前,緊緊抱住父王的手,不肯放鬆,一面含著眼淚問:

‘父親拿著劍要做什麼?’

國王熱淚盈眶,輕聲的告訴太子:

‘要殺你的母親,用她的血肉來延續你的生命,並且解救我的飢餓。’

太子聽了放聲大哭,馬上勸阻自己的父親,他說:

‘哪有兒子吃母親的肉呢?我情願殺死自己,來救助父母的性命。’

父王聽到太子的話,痛不欲生的說:

‘兒子就像自已的眼睛,哪有人自己挑出眼睛當作食物呢?我寧願捨棄自己的性命,也不願意殺死自己的兒子。’

太子回答:‘以天理良心來說,捨棄兒子的身體使父母存活,是最合理的。父王不要再猶豫了!趕快從我的身上割下三份肉,兩份供養您和母親,一份我自己吃,這樣我的命才可以暫時保住,讓你們每天都有新鮮的肉吃。’

國王和王妃想了又想,認為兒子的孝行想法既堅定又果決,只好答應了,於是邊哭邊割下兒子身上的肉,每天都從他身上割下三份。

終於再走兩天就可以到達鄰國,這時太子身上的肉都快沒了,只剩下半條命。太子含著眼淚說:

‘我的父母親,你們不要顧慮我,把我身上的肉割乾淨,然後帶著我的肉先走吧!這樣你們可以再支持一兩天,就可以到達心中想去的地方了。’

父母親依照他的話割取剩下的肉,包好後便嚎陶大哭,與太子道別。等父母走遠,太子終於因為支撐不住而倒下了。

太子身上都是血跡,血的香氣散到四面八方。山裡的飛蟲聞到了,都朝著香味飛來,聚集到太子的身上,咬他肉和骨頭。太子雖然痛苦萬分,性命卻還沒斷絕,於是發願立下誓言:

‘我用身體供養父母,報答他們深厚的恩惠,希望父母得到無量的福報。而我殘留的血水肉塊,都施捨給這些飛蟲吧!使他們能消除前世的罪業,全部得到度化解脫。’

天帝聰到太子的誓願,非常感動,特地示現在太子面前,問太子:

‘你做出這樣的功德,是想要投生做大梵大王呢?還是要做魔王?’

太子回答:‘我願意修成至高無上的佛教正果。’

天來聽了,說:‘空有這個心願,誰會相信呢?’

太子立誓說:‘我如果欺騙你,就讓我身上的傷口始終不能癒合;如果我說的是真的,就讓我身上的傷口回復原本的樣子,流出來的血水變成乳汁。’

太子說完,全身的傷口立刻都痊癒復原丁。這時天帝在太子面前五體投地的行禮,感嘆的說:

‘好啊!我的確比不上你,你這麼盡心修行,一定會修成正果,希望到時候你先度化我。’

這時父母已經在鄰國順利獲得援助。國王和王妃想收回兒子的屍體,便到山中尋找太子的屍骨,沒想到卻看見太子變回原本的模樣,於是走向前和太子相擁而泣。

後來太子和父母一同坐著大象回到國內。太子的福德深厚,又得到鄰國精兵的幫助,於是誓師討伐逆賊,一路勢如破竹,最後消滅叛臣羅侯羅,收復了自己的國家。

人藥王子

佛陀從前行菩薩道時,看見紅塵俗世裡的人心病非常嚴重,而且患心病的人的數量遠遠超過身體生病的人,於是生起想要解救世人的想法。

他知道每個人都愛惜自己的身體,於是想了一個方法,藉著替大家治療身體的疾病,幫助眾生回複本心。有了這個念頭,佛陀馬上發下宏大的心願,說:

‘我願意以我的身體化作藥王,幫眾生將各種病痛治好。為了達成我這個心願,我希望能活到一千多歲的高齡。’

撥下這個願望後,佛陀投生到摩希斯那王家。自從王后懷孕以後,便常常替人治病,不管任何病癥,只要王后的手一觸碰就能痊癒,不需用到藥品。

後來上後生下一個長相端正的男嬰,一生出來就能說話,他告訴所有人說:

‘我沒何其他長處,只是擅長治病而已,如果有人生病,請馬上來我這裡。’

王子冶病從不需要用到藥物,只要被他的手或身體一碰,瞎子馬上能看見,啞巴立刻能開口,聾人耳朵聽得見,跛子也能走路,所以大家都稱他為‘人藥正子’。王子的聲名因此遠遠流傳出去,遠近的病人都上門請求冶療,一時間王宮熱鬧得像市場一樣。

人藥王子自從降生人世以來,替人治病已經經歷一千多年,治癒了無數的病人。由於心願已成,於是進入了涅槃境界。後來來到的病人聽說人藥王子已經不在人世,都悲傷得不停哭泣,像是失去父母一樣,他們說:‘從今以後,誰還能為我們救助治療、解除痛苦呢?’

這時病人中有一位很智智慧的人對大家說:‘人藥王子雖然已經去世,但是他遺留下的骨骸也一定能替大家拔除災難痛苦。’

‘對呀!我們怎麼沒想到呢?’於是大家連忙詢問人藥王子的遺體在何處,找到地點後,便拿取王子的骨頭研磨成粉末,點在病人患病的地方,結果不管小病大病都立即康復。

粉末用完之後,繼續到來的病人只要在燒化王子遺體的地方,稍微定心一想:‘我已經雙腳踏在人藥王子轉化身形的善地了,所有的疾病應當都會痊癒。’身上的病痛也是立刻消除。

佛陀用這個方法,幫助了數以萬計的眾生,圓滿自己宏大的心願。

太子捨身救虎

佛陀過去未成道時,是乾陀尸利國的王太子。太子遇到一位聖明的大師,於是拋棄了榮華富貴,拜大師為師,和大師的弟子一起在山中修道。

這幾天一直下著大雪,大師和五百弟子在石室裡靜心修道。他們用神通力看見山谷中有一隻母虎,剛生下七隻小虎,母虎緊緊抱著幼虎躺在雪地上,用自己的體溫幫小虎取暖,一刻都不敢離開,它怕一離開,七隻小老虎就會凍死了。

北風越吹越強勁,雪越下越大,一連下了三天。母虎又餓又冷,虛弱得一點力氣都沒有,快要昏死過去。

母虎心想:‘不如把小老虎吃了吧!’正張開大口卻想到:‘她們畢竟是我的親生孩子啊!’只好用最後一點力氣忍著飢餓和內心的煎熬,祈禱大風雪趕快過去,但忍著忍著,母虎就快撐不住了。

大師看到這種情況,心生不忍,就對弟子們說:‘你們誰能夠捨棄自己的身體,去救濟飢餓的老虎呢?’

太子聽到老師的話,馬上說:‘我去吧!今天正好完成我多年的願望。’

大師問:‘太子學佛的時間很短,為什麼會忽然發揚自己的慈悲心捨棄身體呢?’

太子回答:‘弟子在過去世留下決心,我願意捨棄一千個身體,以救濟受苦難的所有生靈。現在弟子已經捨棄過九百九十九次了,今天再捨棄一個,就可以完成我的願望,希望老師替我歡喜。’

大師說:‘太子的志向宏大,功德很高,一定會先成佛,成佛以後,希望你回來帶著我修道。’說完太子就獨自走出路室,來到深谷上方的懸崖邊,對大家告別:

‘我今天捨棄身體,希望大家帶著歡喜的心惰,不要阻止我,應該替我高興。’

大師和五百位弟子送太子到懸崖邊,聽到這話都紛紛掉下眼淚。

太子在眾人面前發下宏大的誓願:‘我今天捨棄身體,希望所累積的功德可以讓我盡快成佛,解救受痛苦煩惱的眾生。’接著又說:

‘你們把我剩下的骨頭舍利子安置在一個塔裡,任何人只要來到塔前誠心供養,不管小病大病,不用一百天,一定治好。如果我所說的話會真正實現,天空馬上就下香花雨。’

說也奇怪,太子話剛說完,天空中忽然出現許多香氣撲鼻的白色曼陀羅花 不斷落下,像下雨一樣。大家看到這種情形都感到不可思議。

這時,太子解開衣服,縱身跳下懸崖。老虎得到一具菩薩的肉,母子都活了過來。

懸崖上所有人看見太子被老虎吃了,骨頭肉片散亂一地,不由得大聲號哭,聲音震動整個山谷。天上眾神看到這樣的景象,深深為太子的慈悲而感動,他們一面吹奏著仙樂,一面說著:

‘好啊!這真是大慈悲而且有情意啊!’

國王和王后知道了這件事,趕忙帶著妃子和大臣來到山中。一看到地上散落著太子的骨頭,國王悲痛不已,放聲大哭;王后趴在太子的屍體上,哭到整個人快昏厥過去;太子妃跪著前進,把太子的頭扶起,一邊整理他的頭髮,一邊流淚說:

‘我寧願自己粉身碎骨,也不願我的丈夫變成這樣。’

所有人都哭哭啼啼的,為太子的死感到傷心。

群臣對國王說:‘太子發揚自己的慈悲心,用肉體佈施,救濟煩惱痛苦的生靈,這種義行不是那種因為命運不佳或因怨念逼迫而死的可以相比,我們應該好好供養太子。’

於是大家將太子的骸骨收拾好,走出山谷口,就在平坦的地方燒檀香,加香酥油,實行火葬,獲得舍利子後,築起七寶塔供奉。

這件事之後,佛陀不久就悟道成佛,他的五百位同學都發出宏大的修道意念,而大師也立即悟出無生無死的恆常存在境界。

奇妙的因緣

會生出黃金的雙手

舍衛城中有一家縉紳望族,某一年他們家產下一個嬰兒,長得非常可愛,特別的是,他一出生手掌中就各握著一枚金幣。

他的父母看了,認為是吉祥的徵兆,非常高興的把那兩枚金幣拿起來,沒想到他們一拿走金幣,嬰兒手中又有金幣變出來,父母再拿走金幣,結果又出現兩枚金幣,就這樣一直生生不息,所以他們將小孩取名叫金財。

後來金財長大了,向父母請求出家,父母因為他的決心很堅定,於是允許他的請求。

金財來到祇園精舍,這時佛陀正對著一千兩百名弟子解說佛法。他到佛陀面前頂禮參拜,請求成為佛的弟子。佛陀許可了,金財立刻就受戒,依照順序向每個前輩及眾位師兄行禮。

金財行體的時候,兩手按在地上,手按過的地方立刻出現兩枚金幣。就這樣照順序一一行禮完畢之後,他所行禮過的地方都有金幣,一時間成雙成對的金幣就佈滿在僧侶大眾面前。

行完禮後,金財返到最後一位,恭敬的聽講佛法,聽完後退回靜室,精勤修習,很快便證得阿羅漢果。

阿難合掌問佛陀:‘這位金財師弟因為什麼樣的因緣,讓他自出生以來便手握金錢,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請世尊開示。’

佛陀告訴阿難:‘久遠劫前,有一位佛出現在人世間,名叫毗婆尸,他用佛法教化人民,被他度化而得解脫的眾生多得無法計算。

有一天,佛與許多僧人行走在國境中,準備度化有緣的人。當時許多富貴人家都設置乾淨的齋食,準備供養毗婆尸佛以及其他僧侶。

有個貧苦的鄉下人,他沒有什麼財產,平常靠著販售到野外撿來的柴薪養活自己。這天他賣完柴後,賺得兩文錢,正要回去時看到毗婆尸佛與眾位僧人經過,心中高興又敬佩,就將身上僅有的兩文錢佈施給佛及僧侶,而毗婆尸佛鄭重的接受了這兩文錢。’

佛陀說:‘那個鄉下人因為用這兩文錢佈施給佛與僧人的緣故,所以在往後的每一世裡,手掌中都握著金錢,沒有一天缺乏過。當時那位貧困的鄉下人就是今天的金財比丘,他前幾世雖然沒有修得道業,卻已經領受無量的福報,一直到今天聽聞佛典正法,稍微一修持,就證得阿羅漢果。所以一切眾生都應該勤奮的修持佛法、佈施功德,廣泛種下善良的因緣啊!’

發亮的指頭

某一年,王舍城中某一富豪家誕生了一個相貌非凡的男嬰,一出生指頭就放出祥光。父母看到這種情況又驚又喜,於是請來法師為兒子取名叫‘燈指’,還辦了盛大的喜宴邀請所有親朋好友來慶祝一番。

當時宴會中有一位婆羅門學者名叫苦修,他看到這個男嬰的長相,便笑著說:

‘這孩子應該是天人下凡,將來一定有很大成就。’

男嬰的父母聽到學者這樣讚美更加高興了,於是又設大檀會,七天七夜不停的佈施作福。這個消息傳到國王耳裡,他心想:

‘我從來不信因果這種事,真的有人一出生指頭就會發光嗎?’

國王感到非常疑惑,隨即派遣使者將他們帶來王宮。

一見到這個男嬰的指頭大放光明,使宮廷內大放異彩,國王驚訝的說:

‘果然因果是真的存在的。如果沒有因果,為什麼這嬰兒從出生以來,便容貌超絕而且手指發出光芒?這嬰兒前世一定積了許多福德,現在才得到這種善報。人們如果親眼目睹這孩子,還能夠不努力積善嗎?’

漸漸的,燈指長大了,父親為他選了個門當戶對的富家女作為他的妻子,過著幸福和樂的日子。但是過沒多久,燈指的父母相繼病死,家中無人主持,加上燈指從小嬌生慣養,不懂得管理家業,反而每天安逸玩樂,完全不知節制,於是家中財產便漸漸敗光。

這天燈指出門享樂,妻子也回娘家,強盜趁整個大宅無人看守,於是放膽闖入燈指家中,將倉庫裡的金銀珍寶搜括一空,甚至日用衣物也全部帶走。

燈括晚上回家的時候布到家被被搶奪一空,不禁放聲大哭,就在這時,連指頭的光芒也消失了。

可憐的燈指一夕之間什麼都沒有了,不但妻子拋棄他,僕人也逃光光,親朋好友更是和他斷絕往來。大家害怕他向自己乞討,只要一看到他,不是急急忙忙躲開,就是大聲把他罵走。燈指不只一次想要自殺,卻都死不成功。

燈指心想:‘想死又死不了,將來日子還這麼久,要如何才能生存呢?’後來燈指走投無路,只好上當人們最鄙視的抬屍體的工人。

這天,他把屍體搬到墓地去,正當要把屍體放下的時候,死人竟突然緊緊抱住燈指,不肯鬆手,燈指用盡全力也不能甩開。燈指嚇得亂跑,想要找人解救,可是沒有人要幫他,反而還罵他怎麼背著屍體跑到人住的村落,然後用石頭丟他,丟得他頭破血流。

燈指不禁難過的說:

‘我本來家中富有,沒想到現在過著這樣的生活,哪知道又有冤魂跟著我,我背的屍體竟然不離開我。我就算背著屍體也要回到原本的家,寧願和屍體一起死也不願以後背著屍體苟且偷生。’

於是燈指背著屍體來到自家空宅,說來奇怪,燈指人一到家,死屍就倒在地上。這時燈指忽然看見死屍的手指閃閃發亮,再仔細觀察竟發現是黃金。他拿小刀割開體,發現屍體的全身骨骼都是金子。這下燈指發財了,他的富貴更勝從前,妻子、僮僕都回來投靠他,親戚朋友也都回來找他。燈指嘆了一口氣說:

‘真是怪了!運勢一去,所有一切都幻滅,生活有如地獄一般。運勢一來,連屍體都變成黃金,之前無情的人立刻變得好像沒事,對我依舊喜愛。’

經歷了這些事,燈指看破人生,不再迷戀富貴繁華,把一切財寶施給貧苦大眾,之後放棄榮華富貴,出家修行,每天精勤修習,成為阿羅漢,但是屍寶還是緊緊隨著他,不肯離去。

比丘們看了,合掌問佛陀:

‘燈指比丘因為什麼因緣,從出生以來就指頭髮光?又是什麼因緣要遭受大貧困?而且屍寶為什麼一直跟在他身邊呢?’

佛陀回答:‘好幾世以前,燈指比丘出生在波羅奈國一個富有家庭裡。當他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有天在外面玩得太晚,等到天黑回家時,家裡的門窗都關了,他大叫開門也沒有人來應門。過了很久母親才來為他開門,他於是生氣的罵母親:

「全家都死光了嗎?還是有盜賊來搶劫?怎麼沒人幫我開門!」

造了這種口業,他死後墮入地獄,並且這輩子遭受貧困。

至於指頭髮光及屍寶的因緣,則是另一件事。從前有一位佛名叫毗婆尸,他入涅槃後,佛法流傳到世間。燈指當時已經長大,成為富豪。有天他到塔寺恭敬禮拜之後,見到佛像有一根指頭破落,他馬上花錢用金箔修補佛指。修好後,他祈願能因為修治佛像的功德,以後得到尊豪富貴,如果漏失金錢,之後還能尋得。因為上輩子幫佛像修補指頭的因緣,所以今世得到指頭髮光以及死屍成寶的福報。’

佛陀說:‘在佛像前面種下微小的福德因緣,竟可以得到如此大的福報,甚至到了他將要進入涅槃境界時還跟著他。可以想見如果對如來法身種植福因,對於修行的功德將不可限量;相反的,惡業也將遭到苦報。人想要尋求解脫一切苦的方法,就應該從戒除各種惡業開始。’

商人奇遇

有個富有的商人叫阿鳩留,他生長在山林之中,經營山產貨物,從不曾見過大海。由於嚮往大海出產的珍寶,他決心要去大海里尋寶。

他和五百位夥伴向南海那一邊慢慢前進。走了幾天,糧食快吃光了,卻沒看見水源和草地的蹤跡,牲口也沒有力氣再走了,於是阿鳩留派了幾個人和自己分頭去找尋水源。

找著找著,阿鳩留忽然看見一座樹林,於是提起精神,快馬加鞭的向樹林的方向騎去。快到樹林邊時,他看見一個壯碩的男子從樹林深處走出來。阿鳩留非常高興的問:

‘您是這裡的主人嗎?求您救故我吧!我好幾天沒喝水和吃東西了。’

那人聽了阿鳩留的話,便高舉著右手,從指端流出泉水,味道甘美還有香氣。阿鳩留趕緊大口大口的喝著,喝到滿足了,水就不再繼續流出,好像有機關似的,可以隨意開啟關閉。

男子把手放下後又再次舉起,這次換美味的食物從五指指端湧現。阿鳩留拚命的吃著,吃飽後過了一會兒,突然大聲哭了起來。

男子問:‘客人為了什麼事而痛哭失聲?’

阿鳩留回答:‘我自己的飢渴解決了,但我還有五百位夥伴和許多牲口,這三、四天來他們沒得吃、沒得喝,就快支撐不住了,我想到這點就非常難過。’

男子說:‘那你快去將他們帶來吧!我可以幫忙解除大家的飢渴。’

阿鳩留聽了,趕快回原處將眾人帶來。男子見眾人來了,便高舉右手,從指端流出甘甜的泉水和美味的食物,供給眾人與所有牲畜,一直到大家吃飽了才停止。

等到大家吃飽喝足後,男子好奇的問:‘你們要去什麼地方呢?’

阿鳩留回答:‘我們要到大海搜尋珍寶。’

男子聽了,笑一笑說:‘你們要什麼樣的寶物,可以隨個人的心願,從我手指中求取。’

說完便高舉右手,從五指指端變出金銀、琉璃、水晶、珊瑚、瑪腦、琥珀、貝殼、珍珠等各種寶物,眾人都能隨自己的心意領取,一直到所有人都心滿意足才停止。

然後男子對大家說:‘你們拿了這麼多寶物,回到家鄉後,記得一定要發自真心的佈施貧窮,千萬不能吝嗇,吝嗇的人終究會會墮入困苦的,慷慨的人才可以享用無盡。’

阿鳩留聽到這番話,合掌恭敬的問:‘賢仁的先生啊!您究竟是什麼人?怎麼會有這樣奇妙的神力呢?’

男子說:‘我是薛荔王。前世我是一個非常貧窮的人,雖然貧窮,心地卻常保持純淨,敬重佛教徙和一切有道德的人。我因為貧窮不能佈施,看見其他人佈施時,總是心生歡喜,在一旁讚美著這樣的善行。

當時迦葉佛涅槃圓寂了,所有佛教徒都出來勸募化緣,當他們來到我面前向我化緣時,我說自己一無所有,但是遙遙指著城中,告訴他們哪一家既慷慨又有善心,可以求得飯食。我看見他們乞求到齋食,也替他們歡喜。

後來,國王替迦葉佛建造七寶塔,我常常伸手放到搭上,發心祈願,希望自己得到多種福分。國王進獻物品入佛塔時,我也伸手發心祈願自己能得到許多福報。

只恨我目己貧窮,手中沒有任何物品,從來不曾進獻齋食給修道的人,死後僅僅做了薛荔王,何因為我前生見到人做善事便替他歡喜高興,所以現世讓我的手指指端叫以順心放出一切寶物來。’

阿鳩留聽了男子的話,感嘆的說:‘我以前不相信有前世今生,也不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今天我親眼看見這種事,從今以後我要多做善事,滿足他人的心願。’

後來阿鳩留回到家,馬上發大善念佈施,,每天共養無數有道德的修行人。因為這段因緣,阿鳩留死後便投生到天界。

魔王當弟子

有一天,阿難在樹林間坐禪,忽然覺得心神無法入定,有些問題想請教佛陀,便來到佛陀的住所,請佛陀開示。

阿難問:‘世尊!憍陳如、跋提離、婆沙波、阿奢輸、摩訶男這五大弟子,是因為什麼樣的因緣,讓他們能夠最先得道呢?’

佛陀告訴阿難:‘憍陳如等五大弟子,前世與我有因緣存在。我曾經用我的血解除他們的飢渴,使他們安寧快樂,今生遇到我修成佛道,所以他們能先受到度化解脫。’

阿難又問:‘世尊!您用血解除他們的飢渴這件事,是什麼樣的情形呢?’

佛陀說:‘過去有位國王叫做慈力,他生性慈悲,經常教導人民行十善,使全國人民心向善念,不做任何壞事,處處充滿和諧良苦的氣氛。因此,所有邪魔都不敢侵犯逼迫,沒有人的精氣血肉可以吃,所有鬼怪都變得憔悴沒有力氣,就快餓死了。

這時有五位鬼王鼓起勇氣,變成夜叉冒險來到國王面前,對國王說:

「慈悲的大王!我們仰賴人的精氣血肉才得以存活,但全國人民在您的教導下,都修行十善,使邪惡無法勝過正道,斷絕了我們的飲食來源,我們就快無法存活了。好心的大王,求您幫幫我們吧!」

國王聽了他們的話,十分憐憫鬼族,心中決定要幫忙他們,於是拔起劍往自己的身體刺去,一連刺破五個地方,頓時血流如注。

國王說:「這是我佈施給你們的,你們自己取用吧!」

五個夜叉各自拿著器皿來接受國王身上的血,隨手取來便隨手飲用,喝飽滿足後才停止,他們受到國王的恩惠,內心感激無比,不忍心立刻離去。

國王對夜叉說:「你們內心的貪瞋癡三毒像火一般熾熱盛大,所以投胎墮入鬼道,過著不快樂的生活。你們應當勤奮修持十善,洗去罪惡的污垢,恢復你們清靜自在的身體。我今天以身上的血救助你們的飢餓,使你們暫時得到安寧快樂,等到我成佛之後,我法身受了戒定慧的血,應可幫助你們消除貪瞋癡三毒,使你們獲得涅槃,不再墮入輪迴。」’

說完這段因緣,佛陀對阿難說:‘阿難!你應當知道了,當時的慈力王就是我,而五個夜叉就是今日的憍陳如等五大弟子。因為我曾答應先行度化他們,所以我一開始講說佛法,那五大弟子便最先得到開悟解脫,而能早早登到覺醒的岸上。’

漂浮屍體的慈悲

佛陀有一天對弟子阿難說:

‘久遠劫前,我曾經是富有的商人,和許多商人一起人海采尋珠寶。我們到了有寶物的地點,大家各自入海搜尋,尋獲了很多珍貴的寶物。

正當我們滿載而歸要回去時,沒想到中途遇到大浪,船身被兇猛的海浪打壞,大家紛紛掉落水裡,有的游水,有的攀著破船的木板,而不會游泳又抓不到漂浮物的,就這樣被兇惡的海浪卷去了。

這時我帶著漂浮的氣囊,安穩的在海上漂渡。我看到不遠處有五個商人手牽著手,在水面浮浮沉沉,生死就在呼吸間了。他們看見我在海浪中,游泳行走沒有問題,就用聲明道:

「救命啊!您發慈悲心救救我們吧!」

我馬上對他們說:「你們不要害怕!我會幫你們安穩的渡過這片海面。」

於是我轉身向這五人遇難的地方游去,自己默念著:

「在大海中,屍體不會沉下去,如果我今天捨棄這個身體,那五個商人一定能脫離險境。」

我主意已定,便一手拿著浮囊,一手拿著寶劍,對那五人大喊:

「喂!你們趕快爬上我的身體,而且千萬不要鬆手。」

那五個商人都想要逃生,有的跨坐在我的背上,有的緊緊抱著我的雙肩,有的拖住了我的腳。然後我堅定起勇猛的信心,馬上用銳利的寶劍了斷自己的性命。

沒過多久,海面卷起一陣大浪,在一剎那間推著這個死屍,直衝上淺灘,那五名商人就這樣被送上岸,歡喜慶祝得到新的生命。’

佛陀告訴阿難:‘這五個商人就是現在首先被度化解脫的五大弟子,這五人和我有好幾世的因緣。以往在大海中,我使他們安全度過災難,歡樂歸還家鄉;今天又令他們在生死的苦海中早點得到度化解脫,安全住在涅槃寂靜世界的岸上。’

佈施的人有福

野花中的心意

這天,有個長相美妙的男嬰誕生在舍衛城中的上流仕紳家,他出生時,天空飄下許多美麗的花朵,房子裡外充滿一陣陣奇異的香味,好幾天都不散去。因為這種祥瑞的徵兆,父母將小孩取名叫華天。

華天漸漸長大了。有一次,他聽到別人在談論佛陀說法的事,非常欣喜羨慕,於是一路訪求詢問,來到佛陀說法的地方。

當他看見佛陀袖聖莊嚴的面容,內心充滿歡喜,恭敬的對佛陀說:

‘世尊!希望您可以為我的家人說法,讓我的家人一同受到神聖的教化。’

佛陀知道這個小孩的根器成熟了,馬上允許他的請求,華天便高興的回去。

隔天中午,佛陀與各大弟子來到他家。華天憑藉著前生種下的善因和當下祈願的力量,變出許多寶座整齊的排放在室內,還變出許多美妙良好的飲食讓佛陀和各大弟子們享用。

用完齋飯,佛陀馬上為華天全家講解佛法,他們聽了佛法的教義很快就得到須陀洹果。這時華天對父母說:

‘父親、母親,我想離家修行,成為佛陀的弟子,希望你們答應我的請求。’

父母順從了他的心願,華天立刻到佛陀面前五體投地的禮敬,請求佛陀收他為弟子。後來他跟在佛陀身邊勤奮修行,很快就證得阿羅漢。

阿難好奇的向佛陀詢問:‘世尊!這位華天師兄以前種下什麼福分,在一出生時就感動天上落花;請世尊說法時又可以很方便的變化出無數寶座;到了供養佛陀時,只要祈願就能得到美妙良好的食物?’

佛陀回答:‘很久以前,毗婆尸佛出現在世上,普渡一切眾生。

有一次,他的弟子們到一個城鎮宏法,所有富豪都竭盡所能的拿出最好的物品來供養。當時有一個窮人看見僧人們,心裡非常歡喜,可是卻沒有東西可以拿去供養他們,於是他採了許多野花,分散給所有僧人,用至誠的心作禮敬,然後回去。’

佛陀告訴阿難:‘當時散花的窮人就是今天的華天。因為也過往用真誠恭敬的心意採集野化,分散給每個得道的僧人,並至誠的祈願在九十一劫後,投胎出生到一個好地方,面容端莊得像天人一樣,日用物品能因應一個念頭而出現。就是因為這個前世的福報,讓他可以做著佛法修行,而證得羅漢道。

所以眾生應當隨時隨地發出至誠的心意,多種善因。不要被貧賤困擾,不要以為微小的佈施就沒有福報。應該除去吝嗇貪心的毛病,勤勞修持佈施的心才是。’

白毯女孩

舍衛國有一戶尊貴的人家生下一個女孩,這女孩一出生,全身就包裹著細軟的白毯,所以父母便給她取名叫白淨。奇妙的是,女孩漸漸長大後,身上的白毯竟然也隨著身體長大,所以大家都叫她白毯女孩。

女孩長大後亭亭玉立,不但有才華,而且很懂事,所以來求婚的人一大堆,每個人都想把她娶回家當新娘。

父母看見這種情形,想到該為女兒挑選對像了,隨即請來工匠為女兒製作婚禮需要的珠寶和裝飾品。

白淨看到這些舉動,好奇的問父親:‘這些東西是要做什麼用的呢?’

父親回答:‘你已經到了婚嫁的年紀,我要在你出嫁之而準備好這些飾物啊!’

白淨聽了立刻對父母說:‘我想出家,我不要出嫁。’

當時舍衛國男女出家修行的風氣很盛,加上父母都很喜愛白淨,總是盡量滿足她的想法,於是便答應她的請求。

隔天,父母陪伴白淨到佛陀面前請求出家,佛陀答應了。她從小就一直披著的白毯,自然的變成法衣。白淨精勤修習佛法,不久即成阿羅漢。

阿難好奇的向佛陀詢問:‘白淨比丘尼前世修了什麼樣的功德,讓她今生可以生在尊貴之家?為什麼她一出生就包裹著白毯?為什麼她出家不久,立刻可以修成羅漢道?’

佛陀回答:‘毗婆尸佛住世的時候,當時國王舉行盛大的法會請佛說法。有一個比丘知道了,便到處奔走勸化大眾,要大眾前去聽講佛法,大家知道了都踴躍前往參加,並且盛行佈施,期盼能種來世之福。

當時有一個貧苦的婦人名叫檀尼伽,她與丈夫兩人過著窮苦的生活,家裡唯一有的只是一條白色的毯子。每當丈夫要到外面尋找食物的時候,就裡著毯子外出,婦人便裸身坐在破屋內的枯草上;如果是婦人要外出,就換丈夫裸身坐在枯草上。

有一天,到處勸化民眾的比丘來到這一家,見到婦人便對她說佛法的好處與佈施的功德。婦人聽了覺得很有道理,便對比丘說:

「大德請等我一下。」

然後急忙進入破屋中,對丈夫說:

「我們上輩子不佈施,所以今生才會這麼貧窮。我們應該為下輩子種下善因才對。」

丈夫回答:「我們雖然有善心,但我們這麼窮,有什麼東西可以佈施呢?」

婦人聽了便說:「我想要把這條毛毯佈施出去。」

丈夫驚訝的說:「我和你只有這一條毯子,還要交換穿才能遮蔽身體外出找些吃的。如果把毛毯佈施出去,我們豈不是只能坐在家中等死?」

婦人堅定的說:「有生必有死,不論施與不施我們終究會有死的時候。我寧願施捨之後死了,來世還有希望,如果不佈施就死去,下輩子一樣過著這麼窮苦的生活。」

丈夫聽到這番話非常讚同,就答應了。

婦人馬上外出跟比丘說明:「大德,家裡沒有其他值錢的東西,只剩下這一條毛毯,除此之外沒有其他遮蔽的衣物了。我裸身難以見人,請你在門外等我伸手拿給你。」

說完便趕快進入屋內,脫掉身上的毯子,然後藏身在門後,用門遮掩身體,再伸手將毯子拿給站在外面的比丘。

後來比丘到毗婆尸佛面前拿出這條毯子,大家看到這條毯子,都想:

「這條毯子這麼髒,還敢拿出來供養佛,佛一定不會接受吧!」

沒想到毗婆尸佛不但親手接受,還對大家說:

「這次法會大家都用很虔誠的心來參加,但如果談到佈施的話,施捨這條毛毯的人是最難得的了!這是我今天收到最好的物品。」

隨後毗婆尸佛向眾人說明佈施毯子的這對夫婦的生活狀況,以及他們佈施毯子的情形。國王和王后聽了很感動,立刻脫下自己身上穿戴的飾品和衣物,準備送給他們,國王還馬上派遣使者請那對夫婦來參加法會。

等那對夫婦到場,毗婆尸佛對大家說:

「你現在怖施一點點東西,往後將會獲得無量善果,就像把稻子播種在地,經過幾次循環生長之後,不久便可聚稻成山。」

大家聽了這些話都豁然開朗頓悟。’

佛陀對阿難說:‘當時的婦人檀尼伽就是今天的白淨比丘尼。因為她當時以清淨心佈施毯子的功德,所以後來她投生時都有妙衣隨身,並且生活富足又幸福。她曾經聽聞毗婆尸佛的深妙佛法,今生又有心向我求法,才能這麼快就證得羅漢道。所以你們在精勤修行之外,更應該至誠的佈施。’

販賣貧窮

某天早上尊者迦旃延出外宣導佛法,經過河邊時看到一位老婦人蓬頭散髮,淚流滿面,手中拿著一個瓷瓶在河邊取水,一邊悲傷的放聲痛哭。

尊者迦旃延上前詢問:‘老太太,你為什麼感到如此悲哀?’

老婦人回答:‘尊者,我的主人老是虐待我,我每天從早工作到晚,沒有一刻可以休息。要是我有一點點的疏失,就會遭到主人鞭打。一整年過的是吃也吃不飽,穿也穿不暖的生活,年紀一大把了,生活依舊困苦。我現在是沒有辦法生存,想死也死不了,又沒有地方可以哭訴,所以才這麼難過啊!’

尊者迦旃延聽了便說:‘你概然生活貧窮,為什麼不把貧窮賣了?’

老婦人驚訝的問:‘貧窮怎麼賣得了?就算要賣,誰肯買?’

尊者迦旃延回答:‘貧窮當然叫以賣!’

老婦人不敢相信的再問一次:‘怎麼可能?要怎麼賣?’

尊者迦旃延說:‘如果你真的想把貧窮賣掉,必須真心誠意,不要有計較的念頭,一切尊照我說的去做。’

老婦人拱手說:‘我絕對依照尊者所吩咐的去做,希望你可憐我,教我一個好方法。’

尊者迦旃延說:‘你先回去沐浴,沐浴完再來問我方法。’

老太太依照尊者所說,趕快回到主人家沐浴乾淨,再來找尊者。

尊者迦旃延說:‘你如果要擺脫貧窮,必須先佈施給我。’

老婦人聽了嚇一大跳,回答:‘我這麼窮,哪有什麼東西可以佈施呢?’

尊者迦旃延便拿一個缽給老婦人,說:‘你拿這個缽去裝一點乾淨的水來。’

老婦人便照做取水,回來恭敬的把缽捧給尊者迦旃延。尊者迦旃延拿起缽,立刻為老婦人祝福,希望婦人以前的種種罪業全部消除,而她應有的福氣能夠增長。祝福之後,尊者迦旃延便對老婦人宣揚‘戒殺持齋’的功德和‘無念念佛’的功德。

尊者迦旃延說:‘從今以後,你把一切俗事放下,不論是苦是樂,以前種種及之後種種都不要去想。另外,受到主人吩咐的時候,態度恭敬,不要心生嫌恨。你要知道,你眼前的困境都是被宿業所害,當業緣結束,這些壞事自然會解除。’

尊者迦旃延並告誡老婦人:‘你每天晚上等主人家全家人都睡了以後,打開窗戶,然後在室內鋪放乾淨的青草坐著,你就在草上專心念佛,不要心生歹念。’

叮囑完畢,尊者迦旃延就又到其他地方宣講佛法去了。這時老婦人心情豁然開朗,如釋重負。回到主人家中,老婦人一一照著尊者所說的修行,到晚上便獲得解脫,升到忉利天去了。

財主第二天起床,見老婦人命終,生氣的說:

‘這個老太婆平常是不能進來房子裡的,昨天晚上她怎麼進來的?還給我死在這裡!’

隨即叫人拿草繩綁住老婦人屍體的腳,拖到寒山枯樹林中。

老婦人以無念念佛的功德,死後投生天界,成為天子,和五百天人一同享受無憂無慮的生活。

剛好舍利弗有事必須前往忉利天,他看見天子完全忘了前世的因緣,便幫他修「道眼法」。天子得法後,馬上看到前塵往事,立刻明白自己是因為有尊者迦旃延的開導才能升天,於是帶著五百天人來到寒林散花燒香,供養死屍。

當時天人的光明照耀整個村莊,財主看到這種情形,不敢一個人前往,於是告知地方人士一同前往寒林查看,看看到底發生什麼奇怪的事。

到達森林後,看見無數天人在供養死屍,財主開口問:

‘這老婦人的屍體又爛又臭,她在世時人人討厭,為什麼尊貴的天人要來祭拜她呢?’

這時天人從五百天人中走出來,完整的說出前後因果及升天因緣。說完便率領五百天人到尊者迦旃延說法的地方,請他為每個天人廣說妙法。

尊者迦旃延宣說佈施功德、持戒功德,以及一切生天因緣,最後說遠離諸不淨的方法,告訴大家這是滅罪致福的唯一途徑。當時五百天人聽完後知道如何遠離塵垢,得到妙法,便飛還天宮。

母牛的佈施

有一次,佛陀請阿難到摩耶利家向他要一點新鮮的牛乳,那時摩耶利與他五百多名弟子正要進宮面見國王,一出門就遇見阿難。摩耶利問:

‘阿難尊者這麼早來這裡,有什麼事情嗎?’

阿難回答說:‘佛陀身體有點不舒服,派我來向您要一點牛奶。’

摩耶利沉默不答,心中暗想:‘如果我不答應,別人會說我吝嗇,但是如果我答應了,我的弟子一定會說我偏心於佛教徒。’正覺得為難的時候,他忽然想到一個辦法:

‘我指引一頭兇惡的母牛,讓阿難自己去取牛乳,他如果得不到牛乳,我就可以趁機羞辱他,要是他被這頭兇惡的母牛所傷,我也不用擔負殺人的罪名,反而可以令信眾放棄對佛教的支持,使婆羅門教得到敬仰禮遇,而且就算他順利收到牛乳,眾人也不會認為我吝嗇。’

摩耶利打定主意,便對阿難說:‘我的牛在早晨都已經全部趕去吃草了,現任只剩下一頭母牛在土坑裡,你自己去擠吧!要擠多少隨便你。’

這時他的五百弟子知道老師有意要為難阿難,都非常興奮,並竊竊私語的議論著:

‘佛陀曾經說過自己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生老病死都可以解脫,佛陀怎麼會生病呢?’

這時維摩詰尊者正要到佛陀的住所,中途經過摩耶利的門前,見到阿難,便問他為何早晨拿著缽來到這裡,要求取什麼物品?

阿難回答:‘佛陀染上風寒,身體有點不舒服,要喝牛乳才會治癒,所以叫我來這裡拿。’

尊者維摩詰對阿難說:‘你不要這樣說!佛陀修行圓滿,身體非常健壯,各極惡緣都斷盡了,留下的都是許多苦行功德,還會有什麼病?你住口,快走吧!不要學其他教派譭謗佛陀。阿難啊!你應當知道,佛陀是法身,不是夫俗子的肉身可以相比擬的,你快快回去,不要再多話了。’

阿難聽到尊者這樣說,感到非常慚愧恐懼,正想要走,佛陀卻用神通力在空中對阿難說:

‘阿難!尊者說的沒錯,但是我要藉這件取牛乳療傷的因緣,方便為大眾說法。你應該體會我超度世間眾生的美意,前往取得牛乳,不要再感到羞恥慚愧了。’

於是阿難信心堅定的來到土坑,摩耶利的家人、弟子及附近的居民,全部跟著阿難到土坑去,看看他怎麼取兇惡母牛的牛乳。

阿難心想:‘世尊設立門派教化,就門規法制而言,佛門弟子不應該自己用手去擠牛乳。’正想著的時候,發現一位少年站在母牛旁邊,阿難高興的對那少年說:

‘年經的婆羅門教士啊!麻煩你替我去擠牛乳。’

少年低聲回答:‘我不是婆羅門教徒,是第二忉利天上的天帝,我聽說佛陀要取牛乳,知道沒有人代替他取,所以到這裡相助。’

阿難說:‘天帝的地位尊貴,怎麼能接近這麼腥臭不潔的母牛呢?’

帝釋天回答:‘我雖然豪華尊貴,卻遠不及佛陀尊貴,佛陀數次度化眾生尚且不覺得厭煩,何況我以是居於天帝的位置。’

說完就從容的持著缽,走到兇惡的母牛身邊。這時候母牛就像是一頭溫馴的羊,安靜得不敢動彈,圍觀民眾看到這種情形,沒有不吃驚的,大家交頭接耳的議論著:

‘這頭牛的性情凶暴蠻橫,平時沒人敢接近,今天是什麼原因讓他這麼溫柔良。’

 ‘啊!一定是這位比丘阿難道行高深,感化了這條牛。’ 

‘對呀!對呀!佛陀的弟子都這麼厲害了,更何況是佛陀。我們這些人平常不相信佛的教化,實在是件錯誤的事。’

後來阿難提著牛乳回到佛陀的住處,同佛陀詢問這頭牛的因緣。

佛陀告訴阿難:‘這頭母牛有個兒子,他們前幾世家財萬貫,可惜性情吝嗇,不肯佈施,也不相信佛經的訓示及各種戒律規定。平時專門放高利貸,日夜都在盤算著如何獲取暴利,騙取敲詐別人的錢財。因為這樣的業報,墮入畜生道十六世了。今天聽聞我的名號,心中歡喜,生出善良的念頭,奉獻乳汁給佛,希望以此善緣,快快得到解脫。她們死後都會住生善道。’

佛陀對阿難說:‘牛尚且能夠發願,佈施乳汁用來種下日後的因緣,以便得到超度解脫,直到成佛,何況六根具全的人呢?我們應該相信佛法、多佈施,才能獲得無量的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