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劫以前,菩薩是一個誠實的商人,在舍利婆國販賣裝飾品。有時他會和舍利婆國另一個販賣同樣商品的商人同行,而那個商人是一個極貪心的人。

有一天,他們一起渡河到熱鬧的安達葡羅城去做生意。像往常一般,他們同意分頭去沿戶販賣,以避免直接競爭。

在城裡有一座破爛的大屋,這家人以前是富商,不料家道中落,家族逐漸衰亡,至今只住著一個老婦人和她的孫女,她們只靠被人僱傭來謀求餬口。

當天下午,那位貪心的商人來到大屋前的街道販賣貨物,他拉長喉嚨喊著:「賣項鏈!賣項鏈!」

小孫女聽到叫賣聲,就哀求她的老祖母說:「婆婆,請您買一條項鏈給我吧。」

「我們窮得很啊,家裡一分錢都沒有,我也找不到什麼可以交換的東西。」

小孫女突然想起家中還有一隻舊碗,就把碗拿來對婆婆說:「你看,這個髒舊碗對我們也沒用,不如將它換一件好看的東西。」

小孫女拿來給婆婆看的舊碗其實是這家原來的主人吃飯的珍貴金碗,他常用來吃他的咖喱飯。自從他死後,它就被丟棄在其他的鍋盤之間,蒙著一層厚厚的塵垢。這婆孫倆根本不知道它是金子做的。

老祖母把商人召進屋請他坐下,然後拿著髒碗對他說:「先生,我的孫女想要一條項鏈,你能不能夠拿這個碗交換一些她要的東西?」

這個貪心商人懷疑碗的價值,就把碗翻轉過來,偷偷地用針在碗底劃了劃,一下子就發現這髒碗是金子做的。

他坐在那裡腦筋飛轉如風車,最後被貪慾所控制,決定不花一分錢弄到金碗,而不給她們交換任何東西。於是他就把碗丟在地上,說:「你拿這個髒碗來有什麼用?它連半分錢都不值。」說完便一副氣憤的樣子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之前兩位商人商量後同意,一位商人叫賣過的地方,另一位商人也可以前去叫賣。因此這位誠實的商人也來到大屋前的街道販賣貨物,他拉長喉嚨喊著:「賣項鏈!賣項鏈!」

小孫女再次聽到叫賣聲,又去哀求她的婆婆,老祖母說:「乖孫女,第一位商人把碗丟下跑了,這一回用什麼交換呢?」

小孫女說:「那個商人很奸詐,婆婆!這個商人看起來挺老實的,我想他會肯的。」

這個誠實的商人進到屋裡,婆孫倆腼腆地把髒碗交到他手上,他一看就知道這是個金碗,就對婆孫倆說:「老媽子,這個碗值十萬個銀元,對不起,我沒那麼多錢!」

驚訝於這位商人的話,老祖母說:「先生,早些時另一位商人看過了這碗,他說不值半分錢,還把碗丟在地上,然後就氣憤地走了。剛才它還不值半分錢,現在一定是因為你的誠實,它才變成金的。請你拿走它吧,只要給我們一些東西,我們就很滿意了。」

這時誠實的商人只有五百個銀元,他的貨物也只值五百個銀元,他把它們都給了婆孫倆,只要求保留住他的秤、包袋和八個銀元作為回程的旅費。婆孫倆高興地接受了,雙方多次互相道謝後,誠實的商人拿了金碗,快速走到河邊,付了八個銀元的船費就上船了。

誠實的商人走後不久,那位貪心的商人又回到大屋,假意對婆孫倆說他是無奈之下才願意交換,他要婆孫倆把髒碗拿來,他會給他們交換一些東西。

老祖母對著他罵道:「你這個騙子!你說我們的金碗不值半分錢,還好你走後一個誠實的商人告訴我們,我們的金碗值十萬個銀元。他給了我們一千銀元就走了,你來晚了。」

這貪心的商人聽了頓時大失所望,心疼至極,喊道:「他搶了我的!他搶了我的!他搶了我的十萬銀元的金碗。」他變得歇斯底里,失去了理智,丟下他的錢與貨物,撕破了他的衣服,拿了他的秤棒,衝到河邊去找誠實的商人算帳。

這時船已擺渡到河中心,他大聲叫船夫轉回頭,誠實的商人冷靜地對船夫說,你照直開到對岸吧。

貪心的商人氣憤至極,對誠實的商人生起極大的怨恨,怒火攻心,接連吐了幾口血,心碎裂成幾塊,隨即便倒在河邊死了。

誠實的商人回到舍利婆國後過著很舒適的生活,經常佈施給貧窮的人。壽終之後,他又轉世到善道中去。

佛陀講完故事後,說誠實的商人就是他的前生,而那位貪心的商人就是提婆達多。從那一世開始,提婆達多對菩薩的怨恨心就從來沒有止息過。

《本生經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