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愛別離怨憎合會,此皆為苦無有歡樂

護眼色: 字體:粗體 發佈時間:2017-3-26 23:59:31 简体字 

恩愛別離怨憎合會,此皆為苦無有歡樂

往昔,佛陀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弘化時,城裡有一位長者,剛剛喪失愛子以致日夜思念,萬般不舍;不久便精神恍惚,茫然地到處遊走,逢人便問:「可曾見到我兒?」就這麼一路邊走邊問,逐漸來到祇洹精舍,站在世尊面前,問道:「瞿曇沙門!可曾見到我兒?」

世尊問長者:「什麼緣故使你滿面愁容、精神恍惚呢?」長者回答:「怎麼能不悲傷憂愁呢?就這麼一個獨子,我對他疼愛有加,從不曾離開我身邊。如今無常忽至,因為哀愍、思念我兒,幾乎令我心發狂。沙門!您有見到我的愛子嗎?」世尊告訴他:「長者!生、老、病、死,是世間不變的真理。恩愛別離苦,怨憎會苦;孩子示現無常,當然就會因為思念而受苦。」

當時,長者因心中悲惱,無法聽進佛所言說,轉身便離去。路上逢人,長者便問:「沙門瞿曇說:‘與所愛的人別離,就能夠快樂。’你認為沙門所說的有道理嗎?」路人回答:「與所愛的人分別,有什麼值得快樂的呢?」離舍衛城不遠,有許多人聚在一處博弈嬉戲。這時,長者心想:「這些男子都很聰明,無事不知,我現在來問問他們。」他走到那裡問眾人:「沙門瞿曇跟我說:‘恩愛別離苦、怨憎會苦,都是快樂的。’你們認為呢?」這些博弈嬉戲者回答:「與恩愛的人別離,怎麼會快樂?如此快樂之說,絕對不是真的。」長者心想:「如來所說從不虛妄,可是為什麼說恩愛別離,就能快樂呢?應該不是這樣。」

此時長者走進舍衛城,來到皇宮門外稱說:「沙門瞿曇作如是教化:‘恩愛別離、怨憎合會,此為快樂!’」於是,這句話傳遍舍衛城乃至中宮內。當時候波斯匿王正和摩利夫人在高樓上娛樂,國王問夫人:「‘恩愛別離、怨憎合會,此皆快樂。’沙門瞿曇真的是這樣說嗎?」夫人回答:「我從未曾聽聞世尊如此之說法。」國王告訴夫人:「如同師長教導弟子:‘這樣做是對的、不這樣做才是對的。’弟子會回答:‘如是,大師!’摩利!你也應當如此,聽聞了瞿曇沙門所說的言論,應該回答:‘的確是這樣,無有虛妄!’現在你可以離開了,不須在本王面前出現!」

摩利夫人離開波斯匿王后,囑咐竹膊婆羅門,你持我摩利名字,往詣祇洹精舍,頂禮後稟白世尊:「舍衛城內及皇宮中人有此言論:‘沙門瞿曇說:恩愛別離、怨憎合會,此皆快樂。’請問世尊有此言教嗎?」若世尊有所言說,你要好好聽受,回來後再告訴我。

竹膊婆羅門立刻前往祇洹精舍,到世尊處,與眾人共相問訊後,坐在一旁。此時,婆羅門稟白世尊:「我代摩利夫人頂禮世尊,問訊如來法體安康,請問起居輕安、便利否?度化冥頑之眾生,無勞心否?」接著又說:「目前,舍衛城內普遍傳言:‘沙門瞿曇作如是教化:恩愛別離、怨憎合會,此皆快樂!’請問世尊確實有此言教嗎?」

世尊告訴竹膊婆羅門:「在舍衛城內,有一長者喪失一子,因過度思念愛子而狂惑失心,東奔西走,見人便問:‘有誰見到我的孩子?’所以,婆羅門!恩愛別離苦、怨憎會苦,都是毫無歡樂可言。昔日,此舍衛城中,有一老母遭逢無常,亦是狂惑恍惚,不識東西;又有一老父遭逢無常;亦有兄弟姊妹皆遭逢無常。面對在世親人示現無常,都因此而恍惚發狂,不識東西。」

「婆羅門!昔日,此舍衛城中有一男子,迎娶一位容貌端正無雙的新婦。但婚配不久,生活陷入貧窮。新婦雙親見男子家逢困境,打算將女兒強行帶回,改嫁他人。男子得知此消息後,便衣裡藏刀,逕至婦人家,問道:‘我妻現在何處?’其母答言:‘她在牆外紡紗織布。’男子走到妻子身旁,問妻子:‘你雙親想將你改嫁他人嗎?’妻子回答:‘確實是如此,但是我不樂於聽到此話。’於是,男子拔出利劍刺殺婦人後,再取劍刺己腹,說道:‘我倆同歸於盡!’婆羅門!從這事實可知,恩愛別離、怨憎會苦,皆是憂愁,苦不堪言。」

竹膊婆羅門稟白:「如是,世尊!此諸憂惱,實是痛苦,毫無快樂!為什麼這麼說呢?我曾經育有一子,亦是舍我而逝。我晝夜追憶愛子,不離心懷。由於日夜思子,心意狂惑而東奔西走,逢人便問:‘有誰看見我兒?’沙門瞿曇!誠如您今日所說,苦實無樂!我因國事繁多,就此辭別。」佛說:「現在正是時候。」竹膊婆羅門即從坐起,繞佛三匝後離去,回到摩利夫人處所,將世尊所有言說一一稟白夫人。

不久,摩利夫人覲見波斯匿王,說道:「大王!我想問一些問題,請您回答可以嗎?大王!您想念琉璃王子嗎?」王答:「非常想念!愛愍之心,念念不離。」又問:「如果王子遭逢遷變,大王!您會憂愁嗎?」「當然會!」夫人言:「大王您應當要知道,與恩愛的人別離,都會心生憂愁的。還有大王!您愛伊羅王子嗎?」王答:「我甚愛之。」再問:「大王!若伊羅王子遭逢遷變,您會憂傷嗎?」「我極愁憂!」夫人說:「由此即知,恩愛別離,無有歡樂。大王!您愛薩羅陀夫人嗎?」王答:「我甚愛彼。」夫人說:「若薩羅陀夫人遭逢不幸,大王您會為此悲憂嗎?」「我會愁憂!」夫人說:「大王當知,恩愛別離,此皆是苦。」夫人問:「大王!您愛念我嗎?」王言:「你是本王所愛。」夫人言:「若我遭逢不幸,大王您會愁憂嗎?」王言:「若夫人身有變易,我會心生愁憂!」「大王!由此便知,恩愛別離、怨憎合會,實無歡樂!」

夫人又問:「大王!您將迦屍、拘薩羅人民放在心上嗎?」王言:「我很愛迦屍、拘薩羅人民。」「若迦屍、拘薩羅人民遭逢無常變易,大王您為民愁憂嗎?」王言:「若迦屍、拘薩羅人民有所變易,我命尚且不存,更何況心生愁憂呢?因為我是依靠迦屍、拘薩羅國人民之力,才得以生存。我若知道性命尚且不保,怎麼能不生愁憂呢?」夫人言:「由此可知,恩愛別離,此皆為苦,無有歡樂。」

國王便面向世尊所在的方向,右膝著地,叉手合掌說道:「甚奇!甚妙!我已明白世尊所教化的真理。若是沙門瞿曇親至宮中說法,夫人得與共相言論。」國王再告訴夫人:「自今以後,我當更為相信你,所著服飾與我無異,受人敬重與我相當。」

世尊聽說了摩利夫人與波斯匿王的論述,告訴諸比丘:「摩利夫人聰明絕頂,若是波斯匿王問我,我亦以相同義理開示國王,如同夫人所說,沒有什麼不同。」世尊又告訴比丘們:「我在家弟子中,第一得證優婆斯(指受持五戒的女眾居士,又譯優婆夷),篤信牢固者,即是摩利夫人。」

當時,比丘們聽聞世尊所說,個個法喜充滿,信受奉行。

典故摘自:《增壹阿含經·卷第六·利養品第十三(三)》

省思:

經云:「諸有智者要以譬喻而得開悟。」故事中,佛陀、摩利夫人皆用譬喻闡釋世間不變的真理——苦諦,使見聞者信受佛法。人生在世,皆會面臨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求不得苦、愛別離苦、怨憎會苦、五陰熾盛苦等八苦交煎的逼迫。為此,佛陀宣揚「四聖諦——苦、集、滅、道」之真理,令眾生「知苦斷集,慕滅修道」,具足正見,信受奉行之,不再起惑、造業、受苦,從因上勤修戒定慧,必能得自在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