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怨的結果

淨土宗祖師告訴我們,如果一個修行人沒有對淨土法門產生正信,不能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的話,他是泛泛悠悠修其他的法門,其結果就叫第三世怨。「第三世怨」怎麼理解?就是今生的一個惡人造作五逆十惡,他當生下地獄;那麼一個泛泛悠悠修行佛法的人,他是下一輩子得人天福報,借人天福報富貴之處來造孽,是第三世下地獄,這就叫第三世怨。所以建立正信、正見,求生淨土,對我們修行人是極為重要的。

因為你今生的佛法修行——他也會持戒,也會誦經,就剛剛上午講的那個孝女修行,下一輩子成了黃山谷——黃庭堅,黃庭堅他的文采很好,他早年也差點誤入歧途,他就喜歡寫那些艷詞啊——很哀艷的,創作小說——愛情小說、愛情詩詞啊,他寫得很多,也讓人很愛讀。有一天他跟那個——當時宋代有位畫家叫李伯時,又叫李公麟,他是喜歡畫畫的,他畫馬畫得非常惟妙惟肖。這個李公麟畫馬最後得到什麼結果?現生就在床上變成一匹馬——他天天去想這個。所以他和李伯時一塊到寺院去拜訪圓通秀禪師的時候,圓通秀禪師就告訴李公麟:「你不能再畫馬了,你這個天天畫馬,想的太多,你下輩子就(生)到馬裡面去了。」

李公麟還挺聽話,李伯時以後他就專門畫佛菩薩像,到東林寺還畫過東林十八高賢,這個《蓮社圖》李伯時畫的。這個黃庭堅他就聽了不以為然,說:「他畫馬會變成馬,難道我寫點詩詞也會變成馬嗎?」圓通秀禪師這時候對他非常嚴正地說啊,他說:「李伯時畫馬他變成馬,還是他自己的惡業惡報;現在你寫這樣的艷詞啊,來動天下人的那種邪婬的心,那不是變馬的問題,那要到阿鼻地獄去的。」

這一講,黃山谷還真的被震動了,他就害怕了,以後他真的就不敢再寫了。那麼黃山谷也還是學佛,還是吃素的,所以你看,如果他是借助他的力量,沒有碰到善知識,還是寫那些艷詞,還是造作種種惡業,可不是要下地獄嘛。

所以以他今生的修行,來生得福報享福,依著這個大福報來造種種的惡業,第三世就墮到地獄裡面去。所以他的五欲的快樂暫時在來生得到,他三途的劇苦可是無量劫不能終結呀。縱然地獄的業消完了,也很難下世轉到人道,還要變成餓鬼道,餓鬼道償完了,還得(生)畜生道:這個想得人身,難中之難。所以這個眾生在輪迴裡面的這種錯綜複雜的因果,以及三惡道的種種劇苦,我們都不知道。

所以才有此公案,有一天佛用手抓了一把土在手上問阿難,說:「我手上的土多,還是大地的土多?」這是顯而易見的答案嘛,當然阿難就說:「大地的土多。」那手上的這點土跟大地土相比,不能相比。好,佛說:「得人身,(掌中)土。」就是我們在這個世間,這些眾生下一輩子想再得到人身,就像手上的土;失去人的身到三惡道裡面去的比例,就像大地。

佛是五眼圓明,這不是嚇唬人的,就是千真萬確的。實際上我們冷靜地解剖我們自己,我們的舉心動念到底是什麼念頭?我們一輩子的行為是什麼業力?我們可以說,我們在坐的絕大多數也都是失人身的,都是在三惡道裡面要註冊的,所以《觀經》的下輩往生,不是談其他人,就是談我們啦。所以我們這些要下三惡道的人,要趕緊信願持名,帶業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去,西方極樂世界沒有三惡道。

阿彌陀佛的第一願就是國無三惡道願,就是對我們這些要下三惡道、造了無量三惡道的業力種子的眾生,給一個最低限度的安慰呀:你在這個娑婆世界一定要下三惡道,到了我的極樂世界就沒有三惡道;不僅沒有三惡道的事實,連三惡道的名字都聽不到。這我們就佔了個大便宜呀。那真的這個下三惡道的眾生不求西方極樂世界,非愚即狂啊!這是一個真相啊!

所以到了三惡道裡面去,那就是多少劫多少生沒有一個人依靠啊,佛菩薩雖然慈悲想救我們,我們的業力很重,都靠不上。所以這樁嚴重的後果——只是這個偈子文字少,局限在偈裡的文字少,淺顯地來說;如果深廣地來說,一個修行人泛泛悠悠修其他的法門,禪也開不了悟,淨土也靠不上彌陀的願力,那這個後果非常嚴重。大家一定要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