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執著它,對你的傷害將特別大

我們的身體就是旅店,我們的心(神識)就是遊客,他是來出差,是暫時住在旅店而已。到時候神識是要走的,肉體是要留下來的,這就說明它們兩個是異體的,不是一體的。你為什麼把這個肉體視為「我」呢?這不是顛倒嗎?死並不可怕,死是肉體死,而靈魂是不會死的。換個旅店,換個地方旅遊,這有什麼不好的?就像你到這個地方旅遊,逛完了後就要走了;再如你出差到這個地方辦事,辦完事後就要走了。那些大德高僧們就是這樣的,你為什麼把這個肉體視為我呢?為什麼要去執著它呢?

如果你執著它,把它視為「我」,對你的傷害特別大。你看,一會兒冷了,一會兒又熱了,心裡就會很難受;這個肉體的各個部位有一點點不適應的時候,心裡就開始煩惱了:「完了,我有病了,要死了。」不要這樣,這個心(神識)和肉體是有區別的,你們兩個沒有關係。「怎麼沒有關係呢?有密切的關係,甚至身體就是我。它疼的時候,我不是也疼了嗎?它衰老的時候,我不是也衰老了嗎?」這都是你執著的,因為你把它視為「我」了,所以它疼的時候你就疼了,它衰老的時候你就衰老了。若是你不把它視為「我」,不執著的時候,即使它疼痛,你也不會疼痛,它衰老,你也不會衰老。

給大家打個比喻,比如我們執著這座房屋:「這是我買的,是我的。」不讓別人進。若別人一進來,你心裡就不舒服;若別人進來了,在裡面碰這個,碰那個,把這個或那個東西弄壞了,你心裡就煩惱了,生氣、痛苦得不得了。當你把房屋賣給別人了,這個時候就不是「我」的了,就不視為「我的」了,這個時候隨便進人,一天一百人、一千人進進出出也沒有事,因為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你心裡一點不會動,更不會煩惱。即使把裡面的東西弄壞了,你也不會煩惱,還在那笑:「這東西很好啊,怎麼弄壞了呢?嘿嘿……」你看,當你將它視為「自己的」時候,你肯定哭;現在你沒有將它視為「自己的」,而是認為是別人的,你就會在那兒壞笑。什麼叫執著?就是將它視為自己的了,把它視為「我」的東西了。這個時候它就會傷害你,因為跟你有關係啊,所以就有傷害。當你後來舍棄它時,「不是我的,歸別人了。」這個時候又跟你沒關係了,盡管房屋還是那個房屋,進進出出的還是那些人,但是無論發生了什麼,你都不會受到傷害。

再做個比喻。若今天你看中了一個人,把他視為自己的愛人了,就會執著得不得了:「是我的了,我的……」他的一舉一動對你的觸動非常大,一旦他有一點點反應,你的喜怒哀樂都會隨之變化無常。再過幾天鬧離婚了,兩人分開了,這時候無論他走到哪,說什麼,吃什麼,做什麼,跟你都沒有關係了,你也不會動心。

肉身也是如此。剛開始生下來的時候,我們不是把這個身體視為「我的」,而是視為「我」了,這就更嚴重了。剛才那兩個例子裡,是把人或者房屋視為「我的」 了,不是「我」,而是「我的」, 這還是有一點差別的。而對這個肉體就不一樣了,一下子把它視為「我」,所以它對你的影響和傷害就更大了。一旦你放下它,不執著它的時候,它是不會傷害到你的。你們兩個本來就是多體的,它本來就和你沒有關係,只是你自己執著而已。如果你不執著,它就跟你沒有關係。你執著什麼,什麼就傷害你;你的執著越厲害,它對你的傷害就越大。就如我們執著財產或身邊的人一樣,你越執著,它對你的傷害越大;你沒有執著,沒有視為「我的」的時候,他做什麼與你有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