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佛人要恭敬一切,看別人都是菩薩,自己是愚癡眾生。恭敬一切,只要十種法不犯就是。不殺、不盜、不婬、不妄語、不惡口、不綺語、不兩舌、不貪、不嗔、不癡。

所以古聖人說:「閑談莫論人非。」別人假使有好的地方,要做適度的讚揚。讚揚固然好,不可過分。過分的讚揚,變成諷刺。所以經上說,說話要說恭敬語、功德語、法語。我們都是凡夫,我們認為非的,並不一定非;認為是的,並不一定是。如果妄談是非,令一切眾生屈死在我們舌下。

恭敬一切就沒有我慢,沒有我慢可以去兩種障。一種煩惱障,一種所知障。時常聽人家說:「你傷害我了。」那就是煩惱。還有人說:「你知道的,我都知道;你不知道的,我還知道。」這就是所知障。煩惱障續分段生死,所知障續變易生死。藥師偈說:「拔苦必期二死盡」,不過令眾生不起我執就是了。

一切恭謹。謹是謹慎,謹慎就不犯戒。如果廣說,有很多的戒法,略說就是十種,不殺、不盜、不婬、不妄語、不惡口、不綺語、不兩舌、不貪、不嗔、不癡。這十項業清淨,假名成佛。所謂「佛本是無,清淨則有。」就是指三業清淨。各位居士回到家裡,遇到事情,不叫別人吃虧,寧肯自己吃點虧。叫別人吃虧,後患無窮;自己吃點虧,可以保你平安。十項惡業裡邊,口業最要注意,身三意三,唯有口四。

成就無上佛道,有兩種法,一個是戒,一個是乘。戒就是一切戒法,略說就是十種淨戒。乘有聲聞乘、緣覺乘、菩薩大乘。因為這三乘法都可運眾生出生死,所以稱為乘。聲聞乘修四諦法;緣覺乘修十二因緣法;菩薩大乘修六度萬行法。所以乘重在一個「法」上,戒重於「戒」上。

念佛人要知道這一點。心不想是非,口不說是非。「非佛法莫說,非佛行莫行。」非佛法莫說,就是乘;非佛行莫行,就是戒。如果能作到這一點,就是「戒乘俱急」。戒乘俱急,就是戒和乘都精進。

今天第六天了,晚上加兩支香。大家的心要平心靜氣,不要慌張。晚上固然很累,你自己要調適。調適要精進,如果調適懈怠,就不對了。調適精進,精進要調適,好比佛所說的,如調琴弦,不緩不急。

現在開始念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