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激你逼你,正是修行時

我常常告訴自己,在藏區的那種環境中,大家都恭維你,讚美你,沒人會挑剔你,沒人會讓你去掃廁所,沒人讓你去倒茶,是大家把你供奉在那裡;離開了這個環境,會有很多外境、人事物刺激你,逼迫你努力精進,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當沒有什麼東西能夠刺激你的時候,不要安享在這樣怡然的環境之中,反而要不斷觀察自己:你到底是不是有這樣的能力。逆水行舟,要奮勇直前;順風順水,也要多多反思。

很多時候,人需要有參照和刺激,才能有所進步,才能有所感悟。我們藏傳佛教有一個故事:有個出家人天天在寺廟打坐禪修。修什麼呢?修忍辱。他每天樂呵呵像彌勒佛一樣,說自己沒有愁來沒有煩,也被大家公認是忍辱修得最好的一個。有一天,師兄去看他,沒有噓寒問暖,也沒有鼓勵和誇讚,二話沒說狠狠地給了他兩個大耳光。第一記耳光打過去的時候,他還沒什麼反應;第二記耳光再打過去的時候,他就暴跳了起來,「你瘋啦!你干什麼?為什麼要打我?」師兄笑眯眯地看著他說:「我就是打你了。你不是忍辱修得最好嗎?為什麼打你兩下就暴跳如雷啊?」這個修行人剎時啞口無言,他的師兄又說:「我看要修忍辱,必須兩個人修啊……」

如果沒有人激你逼你,在沒有遇到任何意外刺激的情形下,修行是很簡單的,因為它變成很像理論一樣的東西;理論要不要去實踐呢?理論如何與實踐相結合呢?那就是耳光打來的時候。

現在有很多人,表面上在修行,談起理論來也能侃侃而談,一遇到不順心的事,就性情大變,暴跳如雷的有之,嚎啕大哭的有之,還有些人舉手無措,變得恍恍惚惚。之前談的修行理論,這個時候都忘記了。如果被人激了一下,馬上就會怒火中燒,「你竟是這樣的人!氣死我了……」卻不知道,此時正當修行時。

就像那個修行人一樣,如果師兄不打他,他就真認為自己修忍辱修得很好了,也就考驗不出他是不是真的能做到忍辱。當遇到人或事來逼我們、激我們的時候,要清楚地認識到:現在就是修行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