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婬有種種罪過,居士當遠離

《分別善惡報應經》這裡說邪欲報有十種:「何等為十?一、欲心。」就是慾望心熾盛。「二、妻不貞良。」就是妻子不守婦規。「三、不善增長。」不善業反而增長了。第四個,「善法消滅。」善法逐漸就沒了,或是沒有了。「五、男女縱逸。」就是放逸,就是指家裡有男有女都做不正業。第六個,「資財密散。」就是自己的財產他不是送給人家了,而是不知不覺就沒了,有的人就是這樣。第七個,「心多疑慮。」就是心越來越慌,越來越不穩定,而且疑惑特別多,沒有過去堅定了。第八個,「遠離善友。」第九個,「親族不信。」就是對親戚朋友說的話,他們不相信。第十個,「命終三途。」什麼叫三途?就是三惡道。三惡道就是三途,命終的時候墮落三惡道。

《善生經》:「婬邪有六變當知,」有六種應該當知,「何謂六?一、不自護身。」自己不愛護自己的身體。第二個,「不護妻子。」「三、不護家屬。四、以疑生惡。五、怨家得便。六、眾苦所圍。」因此而「已有斯惡,則廢事業。未致之財不獲。既獲者消。宿儲耗盡。」應該得到,或還沒得到的財,就已經沒了。獲得的財,過去儲備起來的財,逐漸耗盡。

過去我們看到佛經中很有福報的人,一出生的時候,家裡就豐富,越來越豐富,甚至有一些珠寶從地就湧出來了。本來買個破房子,什麼都沒有,他進屋一刨地下全是黃金、白銀,這事常有,就是突然出現。但是也有的福報不夠的,他把這些財產,很多財產弄來以後,放在家裡。等再去挖,沒了,不知道哪兒去了。就是過去儲備的耗盡了。

《法苑珠林》說:「如佛說:邪婬有十罪:一者,常為所婬夫主欲危害之。」就是和婬婦通姦,常容易被婬婦的丈夫所害。第二個,「夫婦不和,常共鬥諍。」 你想能不鬥爭嗎?肯定得打仗。「三者,諸不善法日日增加。」家裡的壞事越來越多,等到好事呢?本來還有點兒,最後沒有了,逐漸減少。

第四個,「不守護身。」自己不能護著自己,經常受傷、挨打等等。妻和子容易產生孤寡,不能一家和睦的在一起。第五個,「財產日耗。」本來財產應該進點兒,他天天消耗。第六個,「有諸惡事,常為人所疑。」就是說外面發生點壞事,都懷疑是他們家所做的,都懷疑這個人。因為他不正,所以說壞事都懷疑他。如果你正的話,怎麼壞他都不會懷疑你的。這個我也有體會,原先在茅蓬的時候,那時候跟他們一起修,村民們對我從來沒有一句怨言和懷疑的話,為什麼呢?就是持戒的關係。

第七個,「親屬、知識所不愛喜。」就是親屬,知識就是善知識了,他不喜歡你。第八個,「種怨家業因緣。」種什麼怨家業因緣?盡結怨了。第九個,「身壞命終,死入地獄。」身體壞的時候,身體有病,快要沒有了,而最後下地獄。「十者,若出為女,」就是再出生他不託生男的,託生為女的,「多人共一夫。」就是說給人做小。「若為男子,婦不貞潔。」若為男子,他的媳婦常不貞潔。

《優婆塞戒經·受戒品》裡說:「善男子,若復有人樂為邪婬,是人不能護自他身,一切眾生見皆生疑。所作之事妄語在先,於一切時常受苦惱,心常散亂,不能修善,喜失財物。所得妻子心不戀慕,壽命短促,是名邪婬現在果報。」這些都是現世果報。「舍此身已,處在地獄。受惡色力,飢渴長命。」

什麼叫惡色力?就是長相特別難看,就是惡色,惡色就是不是好色。咱們都說那個「無常」,那臉太白了,無常鬼、牛頭馬面都是那一類的,就是受惡色力。飢渴長命,你看飢渴,壽命短一點倒行,這還長命,永遠那樣,所以痛苦萬分。「無量苦惱,是名後世,惡業果報。若得人身,惡色惡口。」就是長相不好,然後嘴還臭。

嘴臭指的是什麼意思呢?就是盡說人不愛聽的話,一說話人家就煩。確實有這樣人,不過這樣人不多,一說話人就不愛聽,一說話別人都恨得不得了,說「你別說話」。一看他說話都得躲著遠點走,不一定哪句話就冒出來了,就把大家都給傷了。

經常的有這樣的人,說幾句好話,剛聽到好一點的,突然他一比喻就把人都給比喻進去了。最後一聽,這不等於罵人嗎?所以都不愛聽他說話。「人不喜見,」 不喜歡看見。「不能守護妻妾男女,」這個「妾」指的是古代和印度的制度,妻妾男女。是「一惡人因緣力故,」這是因為人不學好的關係。「一切外物不得自在。」就是說他不能享受自己所有的一切。這是《優婆塞戒經》裡說的。

《漸備一切智德經》卷一:「又舍愛慾,邪婬之行,不欲重習。自於妻室而知止足。」就是說你反過來,如果你舍愛慾還有邪婬之行,或是不欲重習,不喜歡反覆做淫慾事,自於妻室而知止足。就是對於妻子和妾能知止足,而且知足。「未曾興起心,慕樂他妻。」什麼意思呢?就是說這個男人哪,看孩子是自己的好,看妻子是他人的好。如果他沒有這種想法,「心不思想,不幹他室,奉清白行。」白行就是清淨的意思,黑行就屬於不清淨。「不為穢濁,如母、如姊、如妹、如女無異,清淨鮮明而無玷汙,無有二心,況犯色耶?」

所以要做到這一點,從法上觀,對其他的女子都看作自己的直系親人。年紀大的視為自己的母親,年紀小的視為自己的女兒,年齡相仿的視為自己的姐姐妹妹。這樣會讓自己內心清淨,會鮮明地劃清界限,不會和對方有任何污染的行為,心裡也不允許生起污染的念頭,何況做好色邪婬的行為呢?

「優婆夷」就是女居士的意思,她只念自己的丈夫,對其他男子如父、如哥、如弟一般看待,年紀大的視為自己的父親,年紀小的視為自己的兒子或侄子等親屬,年齡相仿的就是哥哥弟弟。不去干涉侵犯他人的家庭,不去干預人家的事情,能夠奉持清淨的善法,品德高尚的行為,沒有污穢的行為。

「離彼邪婬,自足妻色,不希他妻,不以染心觀他女色。其心厭患,一向苦惱,心常背舍。若於自妻生欲覺想,應生不淨驚怖想,是結使力,是故為欲,非我所為。常生無常想、苦、無我想、不淨之想。彼人應作如是思念:我當乃至不生慾念,況二和合,體相摩觸。」

這就是說慾望心是一種苦惱,是一種懊惱、懊悔,心裡不斷地希望可以舍棄這種生活方式,對自己的妻子生起慾望心的時候,也應當觀不淨,有驚怖畏懼的心理,知道是煩惱的因緣,有了煩惱的因緣才有慾望的想法。這是我們講的第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