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海法師:百千萬劫難遭遇

(第一講)

好,我們尊敬的信忍法師慈悲,我們陳會長還有我們學會,這些護法菩薩們。各位居士同修,大家晚上吉祥,阿彌陀佛。今天中午,我已經在這裡吃過飯了,先把這個食輪給轉了。所以今天晚上,就跟著來一起來以法來作供養,供養諸位來轉這個法輪。可謂是非常殊勝,當然,內心也懷著很真誠的感恩之心,非常感恩信忍法師給我這樣的一個機會吧,第一因緣,促成了我有跟大家一起來結法緣的機會,也特別的在此,隨喜有我們陳會長,各位護法團,居士大家共同的心和願力,那麼把這個學會護持的這樣的莊嚴和圓滿。所以因緣匯聚,我們可是總得有大後台,西方三聖。剛才我們都拜了,阿彌陀佛,觀音菩薩,特別要說一聲大勢至菩薩,因為今天是他老人家的,聖誕。所以說在這裡作這堂佛事,真的由衷的我自己也非常法喜。希望能夠也給大家一些分享和受用。

但是這個講法我就想想,剛才自己也在聽,就會大家都會覺得說法師法師上來講法,引請登坐,居獅子坐,作獅子吼,講經說法,其實佛法是現前的,也是當下的,也是伴隨著我們一生的,每一位都會講法,這一次至少有一個機會讓你一定要把這個法給講好,就是再過一百年,這就是說最多了,往客氣了說,我們都得走,生死。這是我們最需要,能夠灑脫,能夠自在,能夠講透徹的一堂法。所以誰能把這個法能夠講的不在話下,那其他的法,可以說就不足掛齒了。所以我想大家在這裡常聽法,知道法有兩種:一個結緣的佛法,就是我們來說一說大家一起應當怎麼樣,平常行為中,怎麼好好過日子,生活要搞好,然後要自在要歡喜。但是還有一個佛法叫解脫的佛法。我們今天既然到了此處,只想跟各位說一說,解脫的佛法。

因為在這個地方我生起了格外的一種感受吧。曾經的年代我也是從讀佛學院過來,然後一直就是說學學知識,背背名詞,在普陀山佛學院。後來到了我們淨土宗的第一祖師,大家知道廬山東林寺,有聽過嘛,那麼開始關注到說,阿彌陀佛,為什麼要讓我們知道,極樂世界原來真的存在,最主要的是關切到說,我跟這個法應當有某些關係,開始起動了我自己把行門一直安置在淨土。可以說號稱至少號稱是一個淨土行人。而且是專修,所以來這裡就覺得格外的親切,因為大家在一起都稱之為,念佛的人中芬陀利華,那麼我們稱之為蓮友。對吧,我們將來往生的地方是一個地方,叫作蓮邦,當然生的方式不用再投胎了,是蓮花化生,所以我們此時此刻所要作的任務,在這個等待中在所剩下的過程裡,就是說把這個東土三千界,像老和尚們講的,遍種西方九品蓮。我們自己來修,以身來表,然後用口來弘。僅此而已。

那麼雖然說修學淨土,我也在想從哪裡說起,大家要知道,淨土法門,這個我們又開始先打打氣,再警醒一下,不怕說我們都是號稱學修淨土,每天口上口下總會是「阿彌陀佛」,但是淨土法門不是那麼好修的,要成就特別是品味要高,也不是那麼好達到的。

所以我在想今天到底說什麼,今天過齋的時候看到這裡有一個聯叫作,理明信深,大家看到這四個字了,淨土他的容易,容易在哪裡呢。就容易在他的難處,這個難處是什麼難呢,一個極其難信,真正的信,我們說的不是說聽聞的信,或者心裡有這個概念的信,乃至這樣每天提提醒,大家互相好像生活在這個圈子裡面的信,是真信。鐵定了的這種信心。這是很難的,可以說對根器的要求是很高的。

另外一個,再一個難是什麼,就是理特別難明。諸位如果有長聽的話就會說經典裡講說,登地的菩薩只能把淨土內涵,和他背後巨大的這種往生成功的原理,登地菩薩,只能知其少份。就知其一點點,只有佛與佛才能究竟明瞭。所以就這一點來講,如果說我們一直能夠長期既不退失又不懈怠,也沒有疑心,也不會麻木,特別重要的是,不再更換題目。

從這個角度來講,是非常難的。所以我們今天就把容易的我們已經具足的,先放一邊,仔細的來講一講怎麼要信心決定。再一個要道理明白。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隨信行,和隨法行。其實在淨土中也有這樣的內容。一個是你的福德,是不是具足如此的深厚,一直這麼信下去,就像一個傻瓜一樣的,不容分說的,不加思索的,對佛說的言教徹底承擔。這是一個。

再一個,就是對這個通徹的道理,你能不能始終這樣的去作意,作意大家能聽得懂嗎。就是這麼思維,我們講到聞、思、修。聽聞了以後,如理的正確的思維佛法,非常重要。因為大家知道有一種聽法會起到反作用,就叫反記,你這樣講,他往那裡聽,所以這個是很重要的。

諸多的因緣具足,那麼今天我們把這個題目就定在什麼,就是想講一下有關大勢至菩薩,這個因緣非常殊勝。我來的時候,其實這個內容已經這麼想了。但是剛剛要登坐的時候,路上看到微信有國內的同修,都在發原來今天是大勢至菩薩的聖誕。所以大家看因緣一切都有安排,那我們就索性就不作安排,隨緣就好。

今天我們來學習一下,因為我曾經在一些地方也作過這樣的一個分享就是講到《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這個內容。那我們今天至少從題目上來講我想講兩個版塊,就是一個從信心入手,怎麼來相應,諸佛菩薩,這是第一點我們今天的課程。第二點,從理上入手,怎麼來掌控自己念佛的念力。

所以大家要有一個準備,其實今天的內容道理還滿深邃的,希望大家我們說講經要如法的這樣的講,大家聽的時候,要用神來聽。這是我剛才都是又把自己講法的這些內容,又把喚起來,要用神來聽。因為我們現在講經說法,特別是諸位每星期都有這樣的福報,這個是非常難得的,這有法師的慈悲,我們道場的這種護持,一直這麼多年才有這樣的堅持,要知道能夠聽經聞法,特別是在我們這個時代,是非常難得的,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機會。像我在中國常在北京,或者有時候去廣州各大省會,那麼都會有上百成千萬的人口,如果我們把這些蓮友們聚在一起了覺得滿滿噹噹一屋子,你要是撒在社會主流的人群中的話,你不知道多少街道才能碰到一個。所以真的是百千萬劫難遭遇的。

那麼我們在聽的時候,希望大家慢慢的養成這樣的一個習慣,這是我講一個前奏,就是把聽經聞法,當作一個共修。不僅僅是用耳根來聽聞,了解他的意思,要像在禪坐中一樣,修耳根聞法。每一句每一字,都聽得清清楚楚,然後一個妄想都塞不進來。你不要想說,有什麼對比,到底是不是有一經所說,或者說法,這個下來你自然就會有一些受用。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就是顧得一樣,講的一直是這樣稱性的講,聽的一直是用聞性在聽,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了解到,《楞嚴經》裡面講到的,反聞聞自性,但是就是說,我們把這個神提起來,那麼一個妄想都插不進來的話,這是最好的境界。其實也是在憶佛念佛。

好,那我們今天,就講一下既然是大勢至的生日,我們就講一下大勢至菩薩。大勢至大家都有了解嗎,西方三聖之一,要看他的形態呢,跟觀音菩薩最大的區別就是,一個是上面是他的本師阿彌陀佛,一個在上面是寶瓶,在頭頂上面。因為他曾經在一個年代,跟觀音菩薩是同為一個國王的王子,那麼當時有一個應該叫寶藏佛吧,到他們家裡去應供的時候,兩個人同時發願。後來這個佛還給他授記,說觀音菩薩先在將來的極樂世界,因為他的父王后來就是現在的阿彌陀佛。說先在極樂世界候補,將來叫普光功德山王佛,那麼大勢至菩薩繼觀音菩薩以後,也在極樂世界成佛。所以我們現在把他稱之為西方三聖。也就是我們將來追隨的教主,和兩位首席侍者,現在在這裡聽一聽名號都覺得只能夠徒仰他們的聖號。

大家要知道,一旦我們往生以後,就是把手同行的道友,所以大家要生起這個親切和相應度,這就是一種念佛的方法。當然可能我們現在聽起來覺得說這個怎麼相應親切。能不能一直把對佛菩薩的這種相應,我們都知道佛菩薩是什麼意思。像佛叫作覺,覺行圓滿的覺者,菩薩叫覺有情,覺眾生,都知道叫大道行眾生又叫菩提薩埵。

我想這些理論,大家都已經聽的百千萬遍了。但是你真的把信仰的情懷跟佛菩薩的相應的這種法門能夠修起來,一個需要我們的皈依三寶的初發心,再一個真的需要這種一直無染的清淨度。就修這個信心。

所以我們今天的第一個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就以我,可能大家已經知道了我叫宏海,然後,75年生人,在中國大陸的陝西,陝北的一個地方,我也不知道這輩子為什麼生到陝北。有沒有陝西來的同鄉,陝西人可能這邊來的少,都一般都在東南比較多。那麼長到二十多歲的時候,由於業力的召喚吧,我現在把他歸納為業力的召喚,因為很多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就活成這樣。就跟我現在不知道為什麼就坐在這裡開始號稱講法一樣,夢,一夢就因緣安排,就夢到此時此刻。

所以我那時候,上海有一個親戚,上海來的總歸有吧。上海過來的,那會上海有個親戚呢,因為我在家就等於說為了讓我到上海見世面,放鬆的就到了那裡,那會十六鋪碼頭還在用,大家知道上海曾經的浦江兩岸有一個十六鋪碼頭。我那會給我的親戚,一個遠房的姑姑去作事情,每天都要在十六鋪碼頭的外灘這裡去晃,因為他給我的工作就是去那裡採買東西,無意中有一天就碰到了十六鋪碼頭掛出來一個宣傳的牌子,叫普陀山兩日游。就不知道怎麼一念心動了,要去游一番。但是前提並不是說我的善根如此的好像這麼順理成章,因為我為什麼去上海呢,是在家不管是工作和生活上都有一些煩惱,現在非常感謝這個煩惱。這個逆緣,違緣嘛。我們現在講講,不管順逆,都是成就道業的。一下子就把我煩到上海。煩了三個月,我看見這個普陀山兩日游了。當時看到普陀兩個字呢,並沒有覺得是觀音菩薩的什麼關係,只想起這個大肚子的彌勒佛,因為對佛教一竅不通。

所以大家原諒我,我到出家的時候我都沒有信仰,就不知道說我為什麼要出家,好像大家說非常殊勝的說我怎麼樣幾歲開始學佛,當了多久的居士作為發心,我不是這樣子的。我可以赤裸裸的剖析自己,完全沒有信仰。就是因為喜歡什麼呢,山水,好縱情山水,所以就帶著這樣說,到處去游一遊。這一遊呢,就一發不可收拾了。第二天坐著大船到了普陀山那個碼頭,有一個師父穿著長褂,羅漢鞋長襪子,應該在接去朝山的居士吧,代表寺院,海風一吹就把我迷住了。我就覺得說因為本來心里正在煩,出來散心的時候,又看到還有這樣的一種瀟灑的人生,人還可以這樣活著,又在這麼美麗的地方。當時就覺得說,原來人還能這麼活著。曾經腦海中的和尚是怎麼古佛清燈,什麼也不讓干,然後守在那就一直到老死,這樣苦淒淒的,以為是那樣的。一看出家人是這樣子的。開始起動了我的跟菩薩相應之旅了。現在回想起來,那會出家,如果有一點點的就是說這種挫折,或者一種違緣,我肯定轉身就走。

因為我進到寺院裡,當時上了岸以後在一個老鄉家裡邊,他在龍安開的一個小別墅隔開房子這樣的一個小旅館。巧的是什麼,正好他第二天要看他師父,而他師父就是後來我的剃度師父,第二天又去看說你要不要去,我說我也要去,說他們還要不要和尚。他說要,我說我也願意出家。都是戲言。當時根本真的沒有以為就是這麼你來我往一問一答,結果他說那你好吧,跟我走。第二天去見普陀山的道生長老,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過的,現在已經九十多歲了,還在普濟寺的首座,進去都不懂得合掌,也不會頂禮。非常恭敬的向他說,你好,點頭示意一下,結果他當場就同意了。說你晚上就住進來吧。我心裡非常發怵,這晚上就住進來。第二天就讓我上殿,給了一個海青,穿著我就去大殿,當時去到大殿的時候,就覺得說我這輩子完了。

因為我以為的僧人是要背個披風對吧,帶個斗笠,手裡杖個劍,或者弄個古琴這樣到處去踏遍青山。不知道這些出家師父們在念什麼,一句也聽不懂,在念《楞嚴咒》,然後老和尚又把二課和課本給我說你五堂功課要背會,要不然出不了家,我說五篇課文那太容易了,因為那時候才二十歲剛出頭,心裡想想說,這不小菜一碟嗎。結果一看《楞嚴咒》,就傻眼了,第二次上殿的時候,看到師父們都能夠倒背如流,都能夠倒背如流。一下子激起來宿世的善根,說他們能我也能,一個月把五堂功課搞定了。然後普陀山說了試住一年。結果三個月就給我剃度,為什麼,因為要趕著下學期去考普陀山佛學院,開始讀預科,然後一進預科以後,開始聽《金剛經》,又聽《百法明門論》,發現原來佛法又一次衝擊說原來是講的是這個,那我可以吹一下牛,真的像《金剛經》裡面說的一樣,我聽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沒有一絲的懷疑。就順理成章的認為世界是這樣的,佛法是這樣的。從此,才開始算慢慢的起建了理論上的信仰,說應該有佛和菩薩的存在。就是這樣子的一個過程。

這是一個前奏,大家今天晚上要耐心一點,聽聽我的修學生涯。那麼我可以告訴大家,因為我們在講《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再拉一下關係,這個菩薩法門,我覺得從那個時候開始,被動的懵懵懂懂的開始修了。怎麼修,我覺得開始佛菩薩在我的心目中在經文之間。大家每天都拿著法本,對吧,上面有很多的佛菩薩名號。那我們拜懺的時候,拜梁皇,或者有千佛萬佛懺佛菩薩的名號裡邊太多了,就是在法本上,還沒有靈動起來。也談不上什麼立體的觸摸,說的時候那個時候是非常會說的,大家知道一下子因為走了佛學院,走進,在家的時候沒好好讀書,一下子出家了讀的不可收拾了,兩年光去背名詞概念,背了好多好多,比現在要厲害多了。

那時候背的我去再去後來因為考到中國佛學院了,因為假期回去看師父。那麼在上海輪船的甲板上,我不睡覺的,我盤腿往那一坐,旁邊馬上就能圍上來二三十個人,然後我就開始說,雖然也說,那會記得名詞概念多,什麼為什麼要輪迴,因果,什麼大乘小乘,對吧,八個宗派,就不斷的講,大家看到因為至少你穿這個衣服比較顯眼。所以好多好奇的人在那來,還接了不少善緣,現在想想可能沒那個心勁了,所以當時就講,講的甲板上的小賣部的小女孩都討厭我,說你這個和尚能不能挪開點,為什麼,把人家生意給擋住了。堆了好多人,越講越多,但是一直在經文之間,在口裡說出去的。佛菩薩對於我來講,就是這麼個概念。

然後慢慢慢慢開始,因為必竟入到共修團體中了,大家知道一出家以後,都是慢慢的開始沙彌,比丘,現在我們你看為什麼都要來道場來護持來共修,大眾熏修希勝進,十地頓超無難事。所以在共修團體中他的加持力是非常大的。從你一個完全沒有感覺的這樣的一個理論知識,但是你旁邊的善知識漸漸的開始顯現。過去接的善緣,不斷的噴發。那麼會提攜你,會引領你。漸漸的菩薩慢慢的開始在心裡就有了。

我記得那個時候也會,當然有時候犯點小錯誤,遲到,或者晚殿晚了,班主任會罰跪。那麼很願意的就在那去拜佛。有的時候到週末,上佛頂山去看我師父,也會三步一磕的就像體驗生活一樣。可是我要告訴大家,那個時候其實是為了拜完了以後有更好的資糧回去吹吹牛。說今天我的信仰又體現出來,為什麼,因為我拜山了呀,我拜的這麼大汗淋漓,這裡磕的故意要砰砰砰的塗點泥,然後還舍不得擦。擦掉了至少還要有一點點紅腫,為什麼,因為下午下去的時候大家都看到你拜山了嘛,是這麼一個水準,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樣的經歷。或者現在還在這個時間段,因為我們肯定要有這樣的時間段。其實修行是給別人演的。還沒有入心,不能夠自信。這是到了第二個階段。

那會常真的慢慢去拜山,但是不要忘了,雖然是表演的修行,他的積功累德的功德是非常大的。漸漸的隨著我後來讀了兩年佛學院以後考到中國佛學院。那麼到了中國佛學院開始,慢慢慢慢,因為必竟是在接觸的和尚,善知識,再加上去參學,就更多了。

我覺得那個時候開始佛菩薩我還是懷疑在哪裡呢,在人間。走入人間,不是在經本上,也不是在心裡,好像信誓旦旦的,開始覺得真的這個世界,真的我們凡聖同居土有凡有聖,一次最大的心靈衝擊我可以告訴大家,那個時候因為到了北京以後,離五台山很近,所以每次的寒暑假,就去五台山,五台山大家去過嗎。四大名山,五台山有朝過的,那黛螺頂你們肯定去過,黛螺頂,去五台山去顯通寺拜,叫作方便朝台。那麼你如果去到黛螺頂,是把五方的五方的文殊請在一個寺院裡面,他有一些台階。叫作小朝台。如果繞著五個台,這麼一圈,叫作大朝台。

那那個時候呢,一般如果有五一、十一的假期,因為那時候認得的人也不多,就一個人去,去三步一磕,去拜黛螺頂。有時候七天,有時候十天。那麼那個時候因為信仰慢慢激盪的向外顯發了,就開始自己也能夠督促自己好好的作一些這樣的一些拜懺,或者消業吧。那麼最憧憬的一次是我有一次應該是在夏天,去拜黛螺頂,那麼住的這個地方,到黛螺頂差不多還有十分鐘的路程要走。穿起海青來,然後一路走,一路走大家都知道,虛雲老和尚也朝過五台,所以留下來一個什麼,叫作接一千送八百,是吧,因為那時候文殊菩薩化身成文吉,虛雲老和尚拜的時候已經很沉了,行李也拿不動了,他過來給他來說,我把東西幫你帶到五台山。說你叫文吉,說你不要怕,全山的人都知道我。結果後來他雲顯通寺去取的時候,行李在那,人找不著了。問誰是文吉了,也沒人認識。才知道是文殊菩薩。

我那會因為被這些祖師爺們的遭遇給感染的比較多。所以心裡也在想說既然文殊菩薩接一千送八百,那麼我早上起來,那會很黑,四點,五台山還很黑的,我往那走一個人。我就想著說,既然文殊菩薩老是帶著一萬眷屬繞清涼,那難不成我就這麼心誠你就不能給我也顯現一下嘛。心裡還說,你看這麼黑的天,就我一個人來拜,難得這麼大的修行人。如果我今天能夠碰到一個人,肯定他就是文殊菩薩。

而且那會也在學生時代,也沒什麼錢。就一百的還是另外裝在,人民幣裝在這邊,十塊的裝在這邊,那麼如果見到相應的老和尚,或者有可能會這邊供養一點,一般的就十塊接接緣。當時還想說,如果碰到人是文殊菩薩,一定是的,一定要供養他一百塊。然後這樣就很歡喜的往那個山腳下走,開始起香,三稱文殊菩薩三步一拜往上走,終於拜到一個叫善財洞的地方,可能你們有去過的都知道,到了拐彎的時候,一頭磕下去的時候,真的上面有響聲了。然後走著又磕了一個回合三步的時候,突然間手電亮了,也不知道真的沒有很大的聲音,就是到跟前了,我才聽到。手電亮了,這麼長的一個鬍子,帶個鴨舌帽,滿臉都是西北老爺子的那種皺紋,你們有領略過的就知道,西北老頭,就是皺紋特別深,現在印象,雖然黑,他的手電打著呢,鬍子能看得見,他自己還這麼照一照,然後說,山西話我聽不太清楚,但是還是說我給你照你走走走,這個時候,大家知道這就叫修行,不夠了,一頭磕下去,還惦記著我曾經的誓言說,見到人了一定是文殊菩薩。

但是,我那次才體會到什麼叫作作不了主,常聽這句話吧。就是說的時候快,那的時候遲,說的時候悟,對境你是控制不住的迷,就這樣子。所以當時一頭磕下去,不是想說,終於文殊菩薩顯現了,心力不夠呀。一下子磕下去是想的說,這老爺子手裡還拿個拐棍,他會不會敲我一下。惡念生起來。所以大家我們在《地藏經》裡講到什麼,「起心動念,無不是業罪」。而且什麼,「能敵須彌,能深巨海,能障聖道」,這個時候就障道。就是你心裡明明的知道說我應該這麼相信他,我應該生起恭敬心。可是你作不到,就像淨土法門,你沒有深厚的善根,沒有決定的福報,你想信,信不起來。

相信大家也有同修的,他學了好多的道理,或者他就是念佛能夠往生,就這麼簡單的事他不敢信。沒辦法信。就這樣子的,所以當時就想說,趕緊吧,還是要供養,蹭蹭的掏錢,也怪的很,掏一百的兜怎麼也掏出來是個十塊。我不知道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裝反了嗎,還是怎麼,哆哆嗦嗦的給塞了十塊錢。心裡想著說你趕緊走吧,我還要再拜下去,萬一你這會想起來,敲我一下呢。非常真切,老爺子下去了,他又讓了幾次說,我給你照,我說我能看見,沒事,你走吧,我一直這麼摸黑能夠台階不會亂的。好,他就走了。走下去了我終於放心了,不怕敲了嗎。再往上拜,又拜了差不多一組台階的時候呢,又呼呼呼的有一個軟軟的聲音下來了,這麼大一條黑狗。跟著那老爺子,攆著就這麼下去了。我一拜到拐彎的時候猛的,大家知道就像打雷一樣,我想這也是佛菩薩的加持。

所以我們有時候想說我從皈依到受五戒,到修行,最後信了淨土法門。都幾乎不是自力,為什麼,全是諸佛菩薩清淨海眾的加持。他那時候提醒我,就跟炸了雷一樣,突然間想起說,大家知道想起什麼了,文殊菩薩的坐騎是什麼,大家知道吧,是什麼,青毛獅子,把這個狗跟青毛獅子一聯繫,這個懊惱心生起來,就想想說,當面錯過,正是如此。

為什麼說以信心決定得度。包括《金剛經》裡面《般若經》裡面也是,我們都以為說淨土法門是這麼注重信,一切佛法都是以信心的。《般若經》裡面也講到說菩薩摩訶薩以信方便入般若波羅蜜中,就是空性也是用信入的。所以那時候非常懊惱,最後宗教感情又激盪出來了,反正看了一下前後也沒人,也不怕人笑話,還濃濃的哭了一鼻子。覺得錯過了。

當然這個也是諸佛菩薩在上,我也不是在這說為了怎麼樣在打妄語把自己演譯的,這是真事,就這麼一個事情。一直現在回想起來還是非常的清晰。而且還有佐證,不是說就這麼一件事,我都覺得自己神叨叨的往那匯,往那牽強附會,後來等到那次我記得應該是十天吧,拜山功德圓滿了,要去顯通寺,是五台山的主剎要去迴向。要去迴向什麼,迴向這次拜山的功德。那麼顯通寺是五台山的主剎,就相當於一個山的首都一樣。這樣去迴向的時候,正好五台山內,在舉辦全球的名攝影家就是說名家拍五台。拍照,就是各個有名的攝影家去拍五台山的各種殊勝,宗教的這種影像,還有自然的風光。第一個展品大家知道,名字叫什麼。叫五台山的名片,是個什麼影像呢,一溜煙上去的台階,正是黛螺頂為背景,坐了一個老爺子,這麼長的白鬍子,帶個鴨舌帽。還是滿臉的皺紋。就是我那天早上碰到的那個老爺子。所以又一次的突然間說,啊,原來如此,五台山誰是名片,除了文殊菩薩還有誰。

所以從那次才確確實實開始說凡聖同居土是真的。我們就處在凡聖同居土。諸佛菩薩是番番的來,番番的走,又不斷的來又不斷的走。一直在這沒有走。所以包括彌勒菩薩,下生,彌勒真彌勒,化身千百億,時時示世人。世人自不識。觀音菩薩為什麼提個籃子,放條魚,還答應了嫁給你,最後變成這個星空之夜死了,度化他。為什麼,還是又來了。三十二應周塵剎,阿彌陀佛就更不要說了,分身散影,假令不與大眾圍繞,現其人前者,不取正覺。這是他的誓言。但是我們現在就相應不到這個地步。所以這是屬於在第三階段,慢慢的宗教情懷也來了,終於總算是,這個時候不僅僅是乾巴巴的在心間了,就跟我們現在有時候是干慧一樣,而是濕漉漉的,覺得確實在這個世間有佛菩薩。

這是第三個步驟。從經間到心間來到了人間,慢慢現在我告訴大家我害怕,知道嗎,越講越不敢講,越活越覺得一天沒臉見菩薩。為什麼,因為心念很髒,很分別,很煩惱,而諸佛菩薩不僅僅在人間了,是什麼,因為在人間的話,很可能,比如說我這會逃到美國來了,那他還在中國了,我見不到他,管不住我。我就犯點業障。生點煩惱。問題現在我發現,在哪呀,在跟前,在身邊了。不僅僅在人間了。攆著就來了。無處不在。真的一路走過來,我原來以為說從中國好不容易來到了美國了,這邊就頂多碰到個上帝的示現,或者聖母瑪麗亞,結果菩薩還是這樣子的。我告訴大家,我有個執著,就是愛吃甜的,在紐約待了小半個月,就這些菩薩就輪番的就是要把你治死,你給我愛吃甜的,喜歡執著這個,因為看一些都市的風景,對於我來講還不是什麼大的什麼,但是我從生下來了,第一口吃的東西就是蜂蜜。所以就愛吃甜品。

大家知道這個紐約天天這個居士就來了送甜品,我也不知道哪尊菩薩,不斷的吃不斷的吃,吃的我最後真的就吃不下去了。又經歷了一番加持,大家知道,對治煩惱有一個法門叫作增治,有一種叫對治,還有一種叫轉治。對治大家都知道,像什麼白骨觀,數息觀。轉治是什麼意思,就是把心念轉移,比如說我們厭離娑婆,心求極樂,其實就是一種大總持法門的轉治,轉嗎,轉這個心,轉這個法。還有一種叫增治,就是說你好這口,我就讓你不斷的這樣,吃死你。吃的我最後真的噁心的吃不下去了,最的一天,一個居士叫了兩塊甜品,我吃不下去,吃了一半吃不了了。就把這個毛病給你治掉。就在身邊了。都攆到紐約,現在跟到洛杉磯了。你們大家都在笑,不知道裡面誰是,也搞不清楚。或是這兩天就會浮出水面了。

但是問題是什麼。需要我們每時每刻心都在道上。所以菩薩到底在哪裡,其實取決於,你的心力在哪裡。這就叫菩薩相應法。

好,慢慢到了身邊以後,大家身邊都有菩薩吧。有嗎。比如說像我們在中國也在這樣的,夫妻,父母,或者有時候他想學佛,家裡面就不讓他來,不讓他皈依。阻撓他,剛剛受了個八關齋戒,就讓他抹點洗點,然後如果說發願吃素了,必須給你炒肉,或者放蔥,弄點蒜,就天天這樣子的,然後你就說,我們家那口子,或者怎麼怎麼樣,我宿世的冤親債主,把他恨之入骨,不知道,還是離不開。好像他就是一個業障鬼把你害的你成不了菩薩,萬一他就是菩薩呢。你想過沒有,這是非常高妙的反轉修法,速度特別快,如果你真把他當成菩薩,那大家想我們讀《彌陀經》嗎,裡面也有常精進菩薩。對吧,乾陀訶提菩薩,等等這些。這些菩薩發心就是說,生生世世隨著一個眾生,他能夠隨行六道,就鎖定你,就跟著你去度,沒完沒了。什麼時候度的差不多了一起成佛,所以大家想想你們家的那口子,也許就是他,所以我們要相應到,這就給各位來說,要在身邊了,要這麼來修了。否則,特別是這個五濁惡世,只能這麼修,不管他是不是,你來修。

所以我在北京有時候幾乎每個寒暑假都去五台磕頭。後來他們又問說法師你怎麼有那麼多的奇遇呢,我怎麼去了五台山,就認不得呢,我說這個有訣竅的。他們說什麼決竅,我說我現在修的是什麼呀,寧可錯認一千,決不放過一個。就可以了。這就算你修了,因為你不會放過了。那就說明都是。滿目青山。就是這個意思,所以法法都是通的。禪宗的滿目青山是說的很高的境界。如如不動,其實還是佛菩薩的相應法。

後來慢慢在身邊的多了,不以為然了,為什麼,因為就跟吃好吃的吃的多了就想不起餓的時代了。又開始慢慢的又開始退世。這個時候,就開始不僅僅在身邊了,是全方位立體式二十四小時的跟進你了。因為那會三步一磕黛螺頂,這是一個階段。後來飛越了,三步一磕,現在兩次,磕那個五個台,差不多一百七十里路吧,要半個月,當然剛開始還是需要有一個護持的。拿著東西水,就這麼上路,三步一磕,從顯通寺起香,沿著公路,這邊再往南台一直這樣,一台繞下來。然後再到顯通寺大迴向。

這個時間段,因為今年本來也要磕的時候,可能是因緣在美國了。所以來的時候就把這肋骨不小心給裂了兩根。只好歇一年說明年再發心吧,可能還我認為是菩薩的安排,阿彌陀佛的安排。

磕到兩次,我記得頭一年的時候,特別的艱辛,大家知道說為什麼艱辛呢,因為從顯通寺磕,他跟台階不一樣,有的都是下坡,他得倒著磕。裂日當頭,比洛杉磯的太陽曬的多了,五台山的太陽,因為他海拔高,磕了磕磕了半天就不想磕了。說我干什麼呢,把自己弄的苦淒淒的,說回去吧。你說回去嗎,在北京已經給法師同學們都吹出牛去了,我要去大朝五台,三步一磕,已經賺了好多讚歎和隨喜了,你說這回去又無言面對北京父老。那麼怎麼辦呢。再硬著頭皮,走一會走一會,大家知道真的是磕的是拜下去起不來,起來拜不下去。現在想想呀,那個地獄苦來了的時候,我們根本擋不住。你根本就真是嚎叫地獄。那會就是說,這麼個苦都吃不消,你真要墮到地獄了可怎麼辦。

後來拜到下午,快到了鎮海寺的時候,又開始退心了,說今晚在這住一晚上神不知鬼不覺的回去吧。在五台山待半個月再回北京也一樣,就含糊其辭,拜著拜著這個心特別退的時候,一步站起來就真的想轉身走拿著包,過來個垃圾車,這個垃圾車上面放的音樂,我不知道在坐的有沒有聽過。在中國曾經的時候,有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各不是有流行歌曲嗎,我們小時候也有這樣的流行歌曲。有一個歌曲叫作什麼,隨著歌聲,這個垃圾車不是放個喇叭在唱嗎,我們的家鄉在希望的田野上。知道誰唱的嗎?現在是我們習主席的太太。就是國母。彭麗媛女士唱的,我們的家鄉在希望的田野上,正在準備退的時候,突然間覺得說,我這麼個磕頭這麼好的機會,都想來朝五台,全球佛弟子心中的聖地。你說我在這磕,在這麼希望的田野上,我還不好好磕。這磕一拜,禮佛一拜,罪滅河沙,正念馬上就起來了。就把這個心就退持了,退心就給退掉了。

大家看這個時候菩薩也不是有情了知道嗎,是化作什麼,聲音。一下子內心就激盪起來了。可是知道這個退心,為什麼《地藏經》裡面說:「若遇善緣,念念增長「。怎麼說,」若發善心,須臾即退「,對吧,」若遇惡緣,念念增長」。發了點善心,差不多才五十米我覺得,沒有一百米,只有五十米的時候又疼的受不了了。又想轉身走。那個垃圾車又回來了。但是我要告訴大家,不是同一首,不是希望的田野上,他唱的是什麼呀,是一九七九年,那是一個春天,有一位老人什麼在中國的南海邊劃了一個圈。就是改革開放,春風吹拂。我又聯想到了說,我這麼個業障鬼,如果在家的話,這會估計已經墮地獄的業已經造了好幾輪迴了吧。無量劫的都埋伏在那了。這居然還能出家,這此時此刻又出家為僧,受了比丘戒,還能在這磕頭。這不我也是一九七九年一個春天過來的嗎。就這麼正念又提起來了。就這麼走過來,一直就是修相應法。

雖然我在佛學院學了好多的教理,但是那個年代對我來講就是這麼的每天的去相應,當然我今天給他匯報的是呈現出我最靚麗的一面,最好的狀態的時候,包括現在還是一個煩惱子。但是對於菩薩的這種身邊的這種感應已經越來越強烈了。那麼再這樣修著修著,最後,就比如說還是我的朝山之旅,因為在下面拜的時候,怎麼講,就是說,因為人來人往,也多,嗔恨心起來的時候,就看見走的人就起嗔念。說憑什麼我在這苦哈哈的磕,你們在那兩腿邁開走。看見開汽車的過去就想拿石子給他把玻璃給敲了。你看一樣的,就把惡業業障不斷的往出來逼,因為每天確實在磕的時候狀態好了非常清淨,那就等於說我每拜一拜,就文殊菩薩悉知悉見。我每一念的懺悔他老人家都在下心含笑,這是這樣子的,包括西方三聖,我拜文殊菩薩,西方三聖也一直帶著的。

大家要知道,就是說文殊菩薩在前,西方三聖在後。一直這樣帶著,不能夠甩開的。因為一直行在淨土。上了山以後,從西台開始到中台,風景好了,因為五台山的氣勢特別磅礡,確實是道氣十足。所以就覺得,這個境界也越來越高了。不虛此行,開始拜了。那麼開始又接受考驗了。因為到了上面,因為是草坪,繞著公路太遠了,拜不了,繞著這個草灘拜。上面有好多的馬場和牛場,那麼你拜的時候,因為身體累的勁已經過去了。那個時候全憑就是意志,差不多兩天就把勁都出去了。只憑著意志,漸入佳境。漸入佳境以後,鎖定如果自己身口意攝的好,就鎖定前三步,比如說願生西方淨土中,四句正好三步,或者說往昔所造諸惡業,有時候狀態好了說,罪從心起將心懺。都可以。我相信大家拜懺也有這樣的覺受,就是自然而然的,不是刻意的我要怎樣,三步鎖定,三步鎖定,就沒有精力怎麼遮前顧後。

結果大家要知道,這個到處都是牛,三步走到,比如說一二三步走到時再往那一拜,正在覺得自己的心還比較非常的平等無差別很清淨的時候,前面是一坨牛糞,而且你這個頭磕下去是不偏不倚就在那牛糞上。因為你稍微挪一下輻射度就拐開了。但是他這個山路崎嶇,他就端端正正的就拉在那。不多不少,三步。說這怎麼拜。說磕下去吧,牛糞。但是後來想想說,萬一這是菩薩示化你呢,說不行,要磕下去,這個關很好就過,為什麼,因為這堆牛糞是曬乾的,上面的太陽很乾。所以說磕下去也不臭,還是那個青草味道,就跟西藏的牛糞一樣。因為他上面吃的都是草,不吃髒東西的。好,心裡暗暗的竊喜,這一關過了。又把佛菩薩相應了一步。再三步走的時候,不偏不倚前面出現了一堆剛剛拉的牛糞。這個我不是打妄語的,不是演繹的,就是佛菩薩,那個情景歷歷在目,剛拉出來,還是牛身上那個蒼蠅,密密麻麻的在上面,你袖子一揮,他哄的走了,再一動,他又歇上去了,就是跟拉稀拉出來的一樣的,這樣的牛糞。你只要一頭磕下去,肯定就吧嘰一下子,滿目都是了,稀的嗎,有可能就流下來了,說這怎麼辦呀。清清楚楚這肯定是文殊菩薩示人,但是不行,說不成,最後這個法沒修過去,當然心知肚明當然是很法喜的,但是還是挪了一下說往這磕一下。

所以大家知道,這就是菩薩,為什麼我們說有情無情同圓種智。一般我們對於佛菩薩,比如說阿彌陀佛的示現,觀音菩薩的化身,總是覺得一定是活靈活現的,對吧,非常神秘的。乃至什麼,就忘了說他有可能是六道包括畜生。你看文殊菩薩不是示現豬叫作勃荷,這個關大家都知道。彌勒菩薩示現成一隻狗。那個人把他膿添了以後,背著狗走,大家都看到他背著狗,只有他自己看到了,彌勒的妙相莊嚴金色身在自己背上。

那我們現在想想,《地藏經》裡面講到的說,那會說地藏菩薩可以「每一世界化百千億身,每一身度百千億人」,而且說菩薩有功德可以化成不但說百千億身,還可以化成「河池泉井,稻麻竹葦」,就是無情之物。一堵牆一間房子,任何一口痰,乃至一坨屎。這才叫無剎不現身,這才叫作阿彌陀佛無量光、無量壽。

所以大家知道,給大家匯報一下,這前半部分,這就是我的佛菩薩相應法。練金剛信心。就要練金剛信心。如果你真能夠一步一步的修道,你看我們從我那會完成沒有概念,到在經本裡邊慢慢的到了心間,到了人間,到了身邊,到了無處不在。如果把這個法修成就的話,大家想那跟《彌陀經》裡面講的「皆是阿彌陀佛變化所作,欲令法音宣流」,有什麼區別呢。這也叫作入不二法門。

所以你看大家想想,真正的修行,我現在覺得還在門外,但是把自己的這樣的一個心路歷程分享給各位,阿彌陀佛變化所作的聽法眾。從隨信行上來講,就要這麼去信,這麼去承擔。這種信心不僅僅先追求純粹的高明的清淨的,最後連染污的不能接受的最低級下流的,全部包容。那麼你的信心叫作圓滿,覺行圓滿。你的覺悟道理在,那麼你的行沒通透到那不行,你的行只修善法,接納不了髒法、染法,還是不行。所以這就給大家說,一個信深,我自己的一個信深的過程。就這麼一個過程。這是我們講到的說,今天也算供養大勢至菩薩吧,他老人家現在五眼圓明。也知道我們在東土娑婆世界美國的洛杉磯,正在舉行這麼一場法會,也知道一定是西方三聖示現的。所以希望大家也能夠上半部分的內容中,也能夠這樣的在某時某刻,或許生起這樣的一念。我自己感覺到就是這樣的一種行法,修起來是非常快的。

其實大家想想,比如說我們說大乘佛法都是以信入門,明天有時間的話講一下,《淨土資糧信願行》再複習一遍。那你看我們十地菩薩起步從五十個階位開始是從十信起,對不對,佛法大海,信為能入。所以我們雖然有信、解、行、證的次第。但是真正意義上的信法來講,就信什麼,解就是解這個所信的道理,行就是行這個所信的法門。證就是證這個所信的境界,一切從出發心到圓滿菩提,就是修的信心,僅此而已。

好,那麼我們時間關係,上半場到八點,大家休息十分鐘,放鬆上一下洗手間。回過頭來接繼續。阿彌陀佛。

(第二講)

好,各位法師,各位蓮友,我們繼續下半場,再給大家作一個分享,我問一下,我這樣講大家能聽得懂嗎,能聽得懂啊。下半場的道理,可能會出現聽不懂狀態,大家有個思想準備,因為我們從信心上來講,這樣的長驅直入。那麼再一個,其實信和理,一個是相信,一個是道理。對於信心的增值,一定是建立我們對於理論的明確。理論越來越清明,那麼你的信心你的念佛的激情,你篤定將來必然往生的這種定力,自然而然就會增長和具足。所以雖然是我們分開講,但是其實他是一體的。大家能夠從心地上受用就可以了。

下面我們講一個,就是說《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的念佛的念力,大家把這個字記住,我們下面內容都圍繞核心就是這個「念」。既然我們講到說執持名號,你要老實念佛,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那麼我們對這個「念」一定要有縱橫立體全方位似的理解掌控和體悟,特別是體悟。你看為什麼我們說現前一念,為什麼剛才講到作不了主,那麼那會的念頭,由於我不能夠掌控,就是這麼來的。所以平常我想作為我們一個對於佛法,有一些信解,或者說我不知道大家學習有沒有從宗派上,乃至法門上,對於這個修學決竅的一些下手處吧,能不能有一些貫通。

但是至少今天我們首先反觀一下,就是因為我們,比如說從我們出生說起,呱呱落地,大家都這麼過日子。我們也這麼過日子。可能在你們的因緣中,好多人去美國,那麼你們也來了美國,或者有的年輕一點就生在了美國,然後大家還是這麼過日子,人生一世,百年一夢。好像大家都這樣,我也這樣。那麼我們學修佛法的人,最大的一個福報在哪裡。就是突然間,有一天有一種警醒也罷,一種反思也罷,或者自然而然的善根顯發也罷,就比如說會覺得說為什麼在這裡。

或者說我是誰呢,這是一個佛教徒起步永恆的主題。要有反思,天地之間,宇宙萬法,那我到底是何人,是一個什麼角色,也從哪裡來去哪裡。我們可能從開示或者講法中已經聽過無數次這樣的反問。但是這個反問特別重要,而且要時時刻刻伴隨著我們的修學生涯。這個通常在咱們老和尚的開示裡邊叫作親切。就是你能不能親切懇切,那麼從信心上來講,你能不能信心親切的道理要明白。

「念」,那大家想想念,都有念,你看我現在馬上就動了一念,我們都說到佛法裡講到一個詞叫作萬法唯心。其實這個心也是我們的念。念的內容三界萬法唯識,三界唯心,都是我們的念,可是我們現在如果是一個凡夫不經專業訓練,幾乎連我們當下,就是說我們小範圍的,包括我們色身範圍內的,我的思想短淺的這種,比如說我們現在的目光鎖定在這個房間裡。甚至連這樣的念頭我們都顧及不到。你不信試一試,當你想觀照現在我的真實狀態或者我的所思所想的時候,你的念頭是不斷的在飛越,不斷的在搖擺,不斷在這樣模棱兩可,顧左右而念他一樣。

比如印光法師常提倡我們誦經,要說一字一字的誦去,對吧,也不要想什麼道理,也不要說這個字什麼內容,下一句什麼想法,都不要去,只管閱去,一個妄想也插不進去,說好一點的,能夠智朗。次一點的人,也能夠消業。但是為什麼我們盯的時候,馬上就說這個字還沒看到,下個字就想跳下去,為什麼,就是我們的念,根本沒辦法透徹清楚,看不到。

所以我們對於這個念,第一個,念佛人首先你要能夠有一種反觀自己念狀態的能力,念的狀態。打個比喻,就說我們現在,大家想想你說我們活的好像眼睛一睜就開始算,想,盤算,這都是念頭,甚至我們真實的世界,其實也是我們的念頭,爆破成行的,大家嘗試著理解,就是現前這麼真實,你看我一拍桌子,這麼真切,大家活生生的看見我。我看到這麼多人坐在那裡,但是這個情形也屬於「念」的範疇。

我們的念頭,因為我們往往會把念頭下意識的鎖定在腦子裡還是心坎內,其實這個念力,你自己想想,他是無處不在的,而且是充滿我們現前所有的物質包括精神狀態,念的狀態。你看看我們打個比方,我現在往這邊一看,再往這邊一看,或者向你們一看,乃至朝身後一看,大家想想就是我們每天的生活場景,先從物質上來看吧,我們的生活場景,一定是好像演電影一樣,對吧,一幕又一幕,是不是。你看我現在往這邊看,場景就是這邊的,《平等覺經》,往這邊看,就是《佛說阿彌陀經》,大家要作這個實驗,當我往這邊看的時候,跟念頭有什麼關係呢,就是念頭爆破的場景,就是這邊的場景。這邊呢,無關。

但是一轉身的時候,這就是念的律動節奏。一轉身的時候又成這邊的場景,我們把他一旦連帶起來,以為盡在掌控之中,我把這個電影看的非常的圓滿從頭至終。其實就是一個念頭又一個念頭的律動。所以大家就要勤修,有很多禪修的同修們,你看法國是不是有個一行禪師是吧,他們的修行方法有一種就應該南傳也有這樣的,就是慢慢的動。就感受念的同步,真實的觀察自己,現在我們對自己認知是不真實的。我們坐下來就想,你看,大家休息十分鐘吧,上完洗手間再坐下,念頭是向外攀的,然後大家說趕緊上一下洗手間,完了再回來坐下。又是向外攀的,這就叫心向外求,而不是莫向外求。

所以大家要知道,像我們每天的場景,就包括你現在的一剎那一剎那,所有的場景,都是一個連動念頭的爆破。你們猜想一下,今天我們來到了這個學會,晚上七點到九點。那你沒來之前,比如說你在家裡,那這個學會在哪裡呢?這個法堂在哪,等一下我們法堂非常法喜充滿的結束了,比如說我又回到寺院。那這個法堂又在哪裡?有沒有想過,我們生活了一輩子幾乎就是這樣子的,那麼好像一幕又一幕的不斷的在演電影,正當一幕映在前的時候,前一幕到哪裡去了呢。後一幕在何方呢。這一幕又一幕中,到底哪個是你,有沒有這樣的反觀。這叫起疑情。因為我們總是覓不到真實狀態,一旦你完全掌握了真實狀態或者你見到的時候,那麼往生就是順理成章順水颺帆的事。他也是在念著,也是念頭的律動。

所以第一個,我們就要掌握念的狀態,第二個你要了解念的容量有多大,這個非常重要。因為「爾時,佛告長老舍利弗,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我們覺得娑婆世界,好像連個地球我哪裡一念能夠包的住嗎。我只是在洛杉磯的一個小的一個區域裡邊,一個學會,一個法堂,一個小的坐位上,好像我們念頭如此。

那麼念的容量到底有多大呢。我跟大家講,包括十萬億佛土,西方的極樂世界還有東方的琉璃國土,上方的兜率內院,還有無間地獄,正在進行的這個受苦情景。全部都在我們的念中。你們聽過一個詞叫一念三千嗎,應該有學過,天台教法的話,聽過這個概念,就是說十法界,或具十法界叫作百界千如,再分三個世界,其實就是我們現前一念。經典裡面一般會把他描述成為現前介爾一念,就這麼一念,就無比的巨大的包容。極樂、兜率、琉璃世界都在我們現前一念之中,當然也包括我們現前的娑婆國土。全是我們現前一念的內的情形。

所以其實我們說的莫向外求,你攀緣的妄想起來叫作向外求,你真實的認識到念,你已經死死的守在現前的真實心上了。那就是無處不在的,大家要知道這個念的容量,比如說我們現在意念一下,大家到過中國,我常給他們作實驗,我說咱們在北京講經,你到過上海,你就想一下南京路。到過香港你想一下維多利亞港灣,到過紐約你想一下曼哈頓,現在我有更好的眼界了,到過洛杉磯讓他們想。

因為什麼都在你的念頭,只要你一念起動,我們所謂的浮想聯翩,對吧,他馬上這個場景就在,這個場景怎麼來的也搞不清楚,反正只要你一念起動,依然那個場景就出現了,曼哈頓有多大,你的念頭就全部可以眷顧,這是為什麼。所以大家想,我也自己過來也都想,紐約到洛杉磯要將近六個小時,那麼怪,我就覺得紐約肯尼迪機場上飛機還是念頭中的場景,一路這個念頭,如影隨行的伴隨著我,好像這個念頭沒離開過。就不斷的從紐約到洛杉磯,一切的這些,一直的在。哪怕我到了洛杉磯了,那我曾經在紐約看到紐約的那個念,我現在一想就在。

所以大家要知道,由此我們就決定說,其實東方的娑婆我們所在的地方,和極樂世界,是在我們一念心中具足的,只要我每天講要具足了真信切願,隨著信願的念力,就可以成功輕而易舉自然而然不這樣才怪的跨越到西方極樂。就這麼個意思。所以說你理上如果明白了以後,大家不用害怕說念阿彌陀佛念的夠不夠呀,現在還恐怕不夠吧,差一點到時候去不了怎麼辦。你能不能去就取決於你認為自己能不能去。這就是念,因為念就由著你去念。這是從理論上來講。

所以第二點大家要知道念的容量有多大。一念就具足三千性相諸法。何況一個小小的國土,太小了一個國土,所以真正我們往生了以後其實就是把這一念打開了,那麼就像經典裡面說,「各以衣裓,盛眾妙華,供養他方十萬億佛。即以食時,還到本國」,為什麼,因為在這一念中。在他方國土的人看到說這個國土壽命有多少,那個國土的情形又怎樣,娑婆世界曾經一塊修行的人還在那苦淒淒的還沒來,也在一念中,我就是這麼一個苦淒淒的還沒去。

所以大家對這一念的容量,千萬不要鎖定,我們現在念頭就鎖定在人道,連六道都打不開。所以前幾天如果你們聽到《百千萬劫難遭遇》的話,我講到那個宇宙觀,就是為了讓我們至少從心地上要知道,同步有這麼一些。你看我們現在比如說行慈悲心。就需要你有心念的容量。你慈悲力小了,你只看到你自己親的近的人,再大一點就看見所有的人類,再大一點就看到畜生也在。再大一點就六道同步。

那麼餓鬼呀,地獄呀這些,我們作法師都是心心念念蒙山施食,都是要去佈施的。一旦同步到這個時候,心量就打開了。佛菩薩無非也就是把心量打到十法界而已。那我們現在在六道輪迴中,怎麼就從人輪迴到地獄又上到餓鬼,又成了畜生,你想前生後世不斷的投生不斷的輪迴,還在這一念之中而已。所以大家第二點,要信解,一個信解念的狀態,另一個信解念的容量。

第三個,要相信這個念頭的力量是足足夠大的。你看為什麼咱們說造因感果有定業有不定業,對不對。定業就是你在造這個業的時候你使的全情的投入,無怨無悔,想方設法,那麼這個力量就很大。如果你半推半就,或者被人這樣非得強著說不想作,但是也作了。那這個力量就很小。這也是取決於念的發揮力量有多少。如果是定業,那麼你肯定就是造的很厲害,猛烈,就是念的力量。

所以大家要知道,這個力量在經典裡面也記載,曾經在佛陀的時代,就有佛陀講法的現場,有的人淫慾心非常重非常熾盛,由於他淫慾心太熾盛,慾火一中燒,燒的最後都把色身都給點著了。有過這樣的例子。還有一位叫作清辯論師,我不知道大家聽過沒有,當時在印度,最有名的十大論師之一。應該是他,好像他有這麼一個例子當時跟一個外道去辯法,跟一大外道去辯法。

那個外道,每個人都有我執,一旦我執執的非常堅固的時候,大家知道那也是什麼,念力。念的力量。所以清辯論師就跟這個外道辯辯辯,這個外道固執己見,他不認為清辯論師的這個佛法才是究竟圓滿的。結果辯著辯著他這個嗔火,帶著對自己我執對他法的這種認可度,最後念的力量太足了,你說外道到也是修的非常清淨純粹。

他這個念的力量太足了其他的都不顧了。突然間就化成一塊頑石了。這是真事。在論典裡面有記載。化成頑石了以後,清辯論師沒辦法,又把自己觀點寫在他這個石頭上。結果第二天去的時候,那個頑石意見也出現在這個石頭上。又讓他看見了。然後清辯論師又跟他說了一套自己的觀點,這個石頭氣的什麼,啪的一下就爆炸了,氣炸了,還在念。大家知道念的力量有多大。

所以《地藏經》裡講到說「業力甚大」,業力也就是念力,身口意的,那麼既然我們就要知道,那我們這個色身,造業這麼厲害,猛烈,天天埋頭造業,也是念的力量。大家要知道,我們這個色身混身都是法器。你看我現在在講法,本身我這張嘴也可以罵人,對吧,也可以,嘴還能干什麼,抽煙,吸毒都可以。但是現在在講法,這就說明把這個造業出去,看你怎麼用,成了什麼,法器了。大家的耳根也是這樣的。你聽音樂聽的什麼,梁山伯與祝英台,那你就軟暖情見就生起來了。你這會聽法呢,正念就足了。這也是法器,所以說這個念的力量就是看你怎麼樣,要具足這個法器上,要全情的投入,所謂的身、口、意。最主要的是意。憶佛念佛,這就叫念力。

如果你相信念的力量足夠大,那大家想想經典裡面告訴我們說散心念一聲阿彌陀佛,消六十億劫的生死重罪,至誠心念一聲消八十億劫的生死重罪。臨終十念,都能夠往生。憑什麼,一輩子造業,臨終幾念就能夠整合過來憑什麼,念的力量。這是第三個,我們要對念的力量每一個眾生,包括我們自己念的力量要生起自信,是篤定的,念一念就有一念在,如果大家能生起說我已經確定這輩子,因為如果真的是最低水準來講。

大家想,四十八願裡面就講了,若有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那想想我們在坐的諸位,想必已經全體已經完全合格了呀。就等於綠卡已經拿到了。極樂世界的綠卡。為什麼,就等著你去呢。已經合格了,聽到這個法了,已經聽到了,對吧,那麼也生起了至心信樂,那麼欲生我國願力也有了。乃至十念,十念那就是念十聲,就是這麼理解的。在經典上我們不可以多給他加,也不可以少給他說,也不可以少給他說,特別是淨土法門也不能多給他講。因為什麼,一加就等於說本來沒有的門檻我們人為的給他設了。所以這淨土法為什麼難就難在這非常微妙。

信、願、行、資糧裡邊也有信修法,也有願修法,也有行修法。行裡邊也具足信願,願裡邊也具足信行。都是這樣子。所以這個都不出我們念的力量。如果你具足這樣的話,作得生想,那麼現在我念一句就是賺一句,得生與否,全憑信願之有無。我們現在就在往生的品位上去較量高低。你敢不敢承擔這個法,說我肯定能夠往生,沒問題了,我聽的好像跟日本的本願王一樣,在這瞎自信了。但是大家要對這個念的力量生起決定的,就是知道他的力量能夠到這個頂,不要覺得說這能行嗎。

再一個講,要講到什麼,第四點就是念的走向。念頭是怎麼走的呢,剛才我們又知道念的狀態容量,力量等等,都已經知道,但是你要知道他的原理是怎麼樣,你才能隨順著他,成功的超越。大家知道我們每時每刻起的念頭他都在往哪走嗎。你像我們現在來講,如果說你晃晃悠悠的基本上最多最多還只能走到人天路。那麼可能性非常大的是什麼,三途。我覺得鬼道和畜生道,可能性比較大。當然你太壞了那就只能墮地獄了。所以說念的走向,也是蠻有意思的,大家看過《徹悟禪師語錄》嗎,《徹悟禪師語錄》有這麼一段話,開示的非常精闢,我今天也是供養給大家,但是這也得益於一次很有趣的經歷。怎麼經歷呢。我們都是同道中人了,那麼世間中人看到這個樣子,你看剃個光頭,穿個短褂,或者長褂,拿個念珠,背個香袋有時候。你知道他們下意識的會聯想什麼嗎。

大家猜猜,下意識會聯想什麼,和大家說,因為在國內,也弘法的法務比較多,有時候來來迴迴,火車,飛機,其實都得坐,現在因為大家的福薄了,所以為什麼讚歎你們這居然每週這麼多年每週都有聽法。福薄了是什麼反應,沒有機會聞法,有機會聞法,沒有時間聞,然後時間因緣,人,都湊不到一起,就是這個因緣不成熟。

所以很多時候就是現在以講座居多,一部一部的大經開的很少。講兩個小時,就這麼熱鬧一下聽得很相應一下,你說能,咱們也不說,就從知識上來講能學什麼。可是很多時候就這樣。那麼有時候,比如說因為平常在中國佛學院,那麼週五晚上趕緊飛出去,週六或者週日講一天,兩天,一節或者有一個主題怎麼怎麼,一講完再坐飛機回來,就來來往往比較多。

但是,這個多的過程中也會有很多的百千萬劫容易遭遇,比如說我記得有一次登坐飛機上,就過來一個空中的服務員,是個男孩,我一上飛機的時候,我的坐位在後面,因為我一般讓他們給我選號都選在後面,因為我很多時候備課,可能都覺得我日子過的特別的丟幫跌底,就很多時候備課背一堆書,我到美國來現在還在紐約放著,因為一開學回去就要開始講《金剛經》還在這,我有一個習慣就是雖然每天不看,但是我要每天看幾句,然後這樣思維思維。

所以,我又不會電腦,電子,到現在我也不會PPT,這個真的是非常慚愧,太懶了。所以就找了個藉口說我眼過千遍不如手過一遍,一定要寫,其實我不會打字。好,到哪都背一堆書,上了飛機有時候也是背一堆書在那寫,別人以為這和尚怎麼著,所以我有時候選座位選在後面。

結果那次上飛機,這個空中服務生給我使眼色這樣擠一擠,我一看這邊,頭排有兩個位子,我說這啥意思呢。我說總歸說,背著包到後面我今天就聽他的,我就坐在前面坐下來,坐下來以後呢,他就一會給我個東西,什麼小聽的可樂,飛機的模型,護手霜,他不斷的給我,我一開始還想著說都有,後來看見其他的乘客沒有,光我有我就心裡有點過意不去,我就想這不對吧,怎麼他們沒有光我有,他說沒事沒事您拿著。我們這都是禮物都是送的,不是非法的,我心裡想著好。

終於現在的佛教你看弘揚開來了,到處都是三寶弟子,還懂得供養法師,結果他把那餐配完,推著車完了搞一下,完了以後坐在我面前,因為旁邊還有個空坐,他坐下來,手一伸,大師給算一下吧。

百千萬劫常遭遇,呀,你說我不給算,他叫我大師,我怎麼能有偽大師的名號,你說我算,我真的不會算,確實不會算,沒學過算命,當然算命是存在的對吧。只要你在三界之內還是因緣業力,有智慧的人他留下來一些規律,那你順著那個順藤摸瓜,肯定也,就像我們佛教裡面的算命就是預知過去,就是現在的受,對吧。預知來生果,就是現在的作,一樣的道理。

當時我就想想,我又不想騙他,忽悠他,他又叫我大師,我就想來個兩全其美。所以我索性顧左右而言他,我說你叫我大師,我說這個算命是小兒科,是小師們作的,我不作,我是中國佛學院的大師,我告訴你,算命有什麼用,你算出來了,你還得硬著頭皮去承擔。我說我會改,他的眼睛賊亮賊亮的當時就說,因為他就想算一下,什麼時候陞官發財。

我說我有改命的高妙方法,後來我說了一個方法,說你相信的話,我不會騙人,你常念常恭敬觀音菩薩。他的眼睛馬上就黯淡了,就覺得你半天的高妙法原來就這樣呀。從此以後就奮發圖強勤學算命,現在我給大家算命,我不但會算今生此世,我能夠算盡未來際的,不但算六道輪迴,我能算十法界的,不要說人道那就太小兒科了。

所以大家要聽明白了,念的走向,開始算命科學算命。大家要知道,無有念的心體,只有佛能夠證,九界已還,九界大家懂吧,六凡,四聖,除了佛,還有菩薩,羅漢,緣覺。對吧。九界已還。沒有不起念的。你就包括我們六道以內,算是分斷生死,對吧,猛烈。那麼出了三界以外,聖人他還有變易生死。為什麼,就是因為心念是有生有滅的,觀音菩薩要上求佛道下化眾生。這難道不是念嗎。

所以《心經》裡面最後要說:「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要六凡無,然後無苦集滅道,羅漢也無明盡,最後無智亦無得。智就是菩薩,得就是佛果。一空到底,才叫成佛了。所以這個無念的心,只有佛能夠證,九界已還,起一念,一定會落在十法界的。

那麼你在起這個念的時候,就看你的念,怎麼起,比如說十善業,你修成十惡業,那麼修得非常非常的猛烈的,完全就是投入全情投入的,十惡業就在地獄法界,念頭就在地獄法界。如果你這個十惡業修的是半推半就,也不猛烈,但是也不輕緩,那將來就在餓鬼法界。十善業大家都知道吧,就不用提了,時間關係,修的非常輕淡,輕描淡寫,但是還是修了,將來就是在畜生法界。持五戒,殺,盜,邪婬,妄語,飲酒,一條戒能夠持全,將來能夠保你得人生,就在人法界。十善業,修的好隨你修的品位,在二十八重天,就在天法界,這是叫作六凡。當然,如果你修善法的時候以勝負鬥爭心,那就在修羅法界,這叫作六凡。

如果你以無我心,知苦斷集慕滅修道,這個概念大家知道吧,就是羅漢修的法,了知苦的生起,然後斷掉極端苦,因為你有造業,然後對於解脫的嚮往,而去修三十七道品,八正道,正見,正思維等等這些,這就叫作什麼,在聲聞,也是羅漢法界,特指羅漢,苦、集、滅、道。

但是他要以無我心去修,如果你以無我心修十二因緣,反觀。你看為什麼從無明緣行,一直到愛取有,那我們一般的修行,大家發現了沒有,都是從你這個貪心上讓你對治,就是從愛取有的這個環節上,從中截斷。斷這個輪迴生死。所以如果你以無我心去修,逆修十二因緣,就是修的是辟支佛,就在緣覺法界。以大慈悲心,修六度萬行,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等等這些道理我們今天不講,就是輪廓先告訴一下,那麼你將來就在菩薩法界。

只有你的心念,與大慈大悲平等功德,六字弘名,就是南無阿彌陀佛,念念相應,那大家想想,其實念佛,我們現在講念的走向,你往哪念,就是往佛的法界念。

為什麼說經典裡面,特別是在淨土的專業經典裡面,講到說要深信因果。三輩九品,包括淨業三福,對吧,深信因果是什麼概念,就是一個是深信,念佛為因,其他的都不干了,只有念佛為因,見佛成佛為果。這就叫深信因果。而且我們深信的是什麼,是深因果,而不是淺因果,就是以念佛,啥都不干了,可以說一句格外絕的話,九法界的事,都不需要去理會。這才叫作直現因果。直通車。只以念佛為因,就以成佛為果。現前當來必定見佛一定成佛。四十八願所有的內容,就圍繞著這一個直通車而展開的。

所以大家要知道,我們現在有時候覺得萬善同修,覺得因為好像資糧還不夠,你要知道淨土的上上修法在於什麼,一句佛號真的一門深入。可是現在很多時候我們不敢承擔這個法。甚至包括我自己講法的時候還要給點討價還價的餘地。因為大家吃不消,覺得他在講魔法,哪裡有光念佛就能成佛的。那菩薩的六度萬行好像就對不起一樣,六度萬行真的是多餘的。

在這個層面講大家不該聽錯了,好像說,中國佛學院來了一法師讓大家不要修六度,沒有,但是見地你能不能到這個層面。這是很分明的。就相信念佛。真的一句佛號,什麼都不干,就一句佛號,所以大家想想,真要到這個地步,你說一切法盡在掌握之中了,現在我們都沒試過,沒試過沒到過,所以就覺得說這行嗎,這成嗎。

所以大家想想,你就看,我們每日二十四小時,眼睛一睜到昏昏睡去,你所起的念,你跟哪一道相應的多,你跟哪一道相應的猛,猛就是說投入的厲害、專注。你將來的安身立命之處就在那。算命完畢,知道吧,科學算命。這個命是佛算的不是我算的,而且也不是佛算的,是我們自己算的,自己掌握的。佛所進行的說明而已,一切的佛法都是說明。不是創造,所以大家看,這就是念的走向,如果你掌握了這個原理,你明瞭了以後,那除了不念佛,你還干什麼嗎,對不對,你除了念佛為事,還有什麼事呢,什麼事都是多餘的。所以這個我們要了解一下,念的走向,你要會算命,以後再其他,他們那些掐來掐去給你推什麼的,你根本就不買賬,說這才叫大命盤。這個擺在這,一目瞭然了,這就是念的走向。

當然跟我們講了這麼多理論上面來講,念的狀態容量,力量走向也罷,這都有什麼,其實都有一個還在共法中。共什麼法,因為我們的修淨土的號稱什麼,橫超生死,對吧。還有一個叫豎出三界。所以其實豎出三界中也是共這個法,也是這麼修的。

下邊我們要講的橫超生死的不共法,是什麼,就是唯有淨土法門,唯有四十八願,唯有阿彌陀佛設了這麼一個局,叫作念的緊急處理。就是臨終十念,都能夠成功往生,念的緊急處理,大家想想,我們一輩子這一生,或者無量劫來,或者這幾輩子吧,那所有的念的力量都在積攢。那包括其他的不要說了,就從今生此世而言,你想我們到臨命終的時候,經典裡面講的說四大分章,如生龜脫殼,那麼那個痛苦勁的時候你想想,我們憑自力說實在的,我這裡給大家講的好像這麼分明,到那會就忘了。忘了,知道吧,想都想不起來,就害怕他一棒子打下來,你想一棒子,變了個老頭一棒子。何況要死的時候,而且不能夠演習,我們就盡最大能力的演習,也只是一種什麼,小工薪階層的積攢,你繼承不到大富長者的這筆大遺產,所以什麼,只有靠阿彌陀佛的願力。

所以大家知道,我們平常往生的,積攢的信願之力,真正往生的主動力,全靠四十八願。一定要搞清楚,自力和他力的黃金分割結合點,像我們現在就覺得說,好吧,我是大富長者的兒子,去打打工呀,賺點小生活體驗一下,但是你一定要知道,你將來發達,一定是靠繼承遺產,一定是吃現成的,而決不是你自己打拼的。叫作他力。就看你敢不敢全身心的仰靠上去。就靠給阿彌陀佛。就是極樂世界是為我起建的,四十八願是為我發的,分身散影的接其中一個就是專門為我定製的,在某時某刻因緣成熟,所以我們大家知道,如果你對念力的功德掌握了以後,我們不要把往生時,放在臨終時。這就是講《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為什麼叫現前和當來,必定見佛,除了當來還有現前。

淨土法門一個千古奇冤就是大家都認為說這個弄到死的時候,然後再說死的法門怎麼樣。就看不起。都覺得不合理,或者是死守,守株待兔,就等著死,好像是死法,佛法是活的,是靈動的,是現生的,念佛是最現生法了。剛才講了念念都不離佛,就是我們所有活著的過程。所以這個念的緊急處理就是這樣子的,臨命終的時候,如人負債,力強的先牽,你欠了他一美元,他十元,欠了他一百元,那就由著他牽著你,讓你去哪去哪,心緒多端,重處偏墮。你如人負債,是你這輩子的積攢,心緒多端,就看你那個時候,你怎麼揭竿而起。

知道吧,為什麼叫作亂世出英豪呢,因為群龍無首了,因為我們臨命終的時候,那麼你的第六意識不現行了,這個時候阿賴耶識所有的業力種子,到處亂串,就看誰串的高。一聲呼應起來,那麼他就可以可能坐了江山了,就定你的乾坤,下輩子你往哪登基。就像亂世出英豪一樣,就是這樣的,所以叫作念的緊急處理,就是這個意思。

大家要知道,臨命終時,正是前後要重新洗牌,要重新整合的時候,這個時候不確定性非常大,所以同步的可以說一個投機性也非常大,淨土法門的勝義方便,最主要的就在這個關口,說什麼,是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眾生現在其前。一切恐懼為作大安,好多時候我們就會覺得,我死了臨到中陰身能不能往生,不到中陰身,到中陰身的時候就完蛋了,就麻煩了,往生是直接往生的。

而且是你臨命終是什麼概念,將要終而尚未終時,叫作臨命終時。所以這麼好的法,這麼保本的法,佛才說,「我見是利,故說此言」,大利大在哪裡,就在臨命終時,因為我們所有的正因所有的閃失都是出現在臨命終時。引業牽引著,因引業決定你的一生,滿業才是你這輩子的遭遇,起伏滌蕩,引業就牽引著你去哪裡。所以大家想想,這就叫決定你去哪裡,你不可能說引業前說,這輩子前半生是個人,後半生,四十歲的時候變成一豬嗎。不可能吧。

所以這就決定引業,這個概念我們現在講的念的緊急處理,其實就是創造引業。臨終十念,這是佛金口宣說的,不是我在這瞎造的。臨終時間,有善知識給他說,生起決定的信心,懺悔心。然後如像逃跑一樣,賊兵來了,這不是善導大師有《二河白道喻》,就是說的這個情景。阿彌陀佛說,釋迦牟尼佛說,只要你往前走,從是西方有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說你只管往這來,因為四十八願就是為你設的。第一個就是沒有三惡道,那我們最怕就是下墮,對吧,而且保證你往上走,必至滅度,圓證三不退等等這一切,往生後的待遇,我們現在都意識不到。所以我們現在當前的力量就是只管往極樂世界走。只管走,這是這個法門的確鑿修法,不先計較往生後的事。

哪怕我們了解一些,也是為了往生前有篤定的真信切願,然後執持「南無阿彌陀佛」,就把這個念,用阿彌陀佛把他念起來。所以大家想,其實講了這麼多的內容,一切都建立在我們確立真信切願。讓他純了再純,真了再真,僅此而已。就像蕅益大師講的,你不要聽了說以後又改變行履了。你現在怎麼修,還怎麼修,但在現前的法門上在行門上只加真信,等於說點鐵成金方法就這樣。

所以這是給大家供養一個說,那麼你知道了「念」的狀態,確信了「念」的容量,這麼大。又掌握了「念」的走向是如何,然後「念」的力量你也能夠首肯了,「念」的緊急處理你也等於說尚方寶劍,那我們再剩下的就是念佛。

所以今天下半場,其實這個內容,其實非常深邃的,可能這樣講起來,我盡量的把他這樣的演說給大家。其實是非常深邃的,就這個念,也就包括了一代教法,三藏十二部的註釋之解,其實就是今天晚上的內容。就僅此而已。而且我們大家想想,如果你只為了了生脫死來講,怎麼了,就怎麼辦,怎麼方便就怎麼來,怎麼容易就怎麼走,還要干什麼,我們學佛也不是為了學知識。也不是為了顯擺或者賣弄。

所以大家知道,學法當然要飽餐飽學,要廣學多聞,多聞多思,但是你最後一定要匯到這個上面,因為學修淨土,有兩種最後導致的結果。一個是一方面我讚歎諸位能夠常這樣聞思。但是聞思也是雙刃劍,有的人越聽越像支流一樣,越匯越濃,越匯水越大,那就對了,都匯到主干來了,有的人聽,一會聽成這樣,一會聽成那樣,他心理開始覺得那會怎麼樣,就胡思亂想。我該這樣還是那麼修,就等於說往外流,最後主要河道上的水都剩干了,所以大家要像頭一種表達,避免第二種的過失。

這是我們今天講到的,《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其實就是把名字作了一個由頭,感恩大勢至菩薩,作為法界念佛人的初祖。大家要知道,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無生忍,今於此界攝念佛人歸於淨土。所以要知道,真正我們說這個世界的話,淨土宗初祖是慧遠大師,整個法界的念佛初祖就是大勢至菩薩。

那今天非常歡喜,你看這也是念頭的力量和感受,覺得歡喜了就過得很快,一念就過完了,好像一眨眼兩個小時就過去了。那麼還是那句話,如果有講的大家覺得不受用或者什麼,請原諒,我自己就這麼多,但是也算是捧個沙供養大家一樣。

那麼我想既然每次的聞法功德,都是我們一個共修學修的狀態,昨天剛好我剛到,早上起來我才知道,有我們同修,好像是也是咱們這邊學會的一個葉居士,說已經舍報,有法師去給他助念,大家一起助念,如果說他往生的話,那就等於說又是一件喜事,極樂世界又多了一尊清淨海眾,多了一員,我們這又少了一個受苦之人,我們既然身為蓮友,今天也請大家慈悲作意。一起合掌,作意一下就可以,默默的作意,就是一個迴向給我們這邊有水災,那我到了這邊也就跟大家一起,水災中受苦的亡靈,如果有逝者的亡靈和這位葉居士,一起迴向願以今日的聞法功德,迴向,祈請西方三聖慈悲不舍,接引其離苦得樂,往生淨土。

好,我們今天的法會就到這裡。謝謝大家,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