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師父,在家居士粗的邪婬容易戒除,意念上的邪念難以降伏。該怎麼樣解決呢?請師父開示。

存海法師答:方法在佛門裡很多。淫慾是三界六道一切眾生的生死根本,無始劫以來的病根,粗的邪婬不做,有道德的約束,自我的控制。意念上邪婬不好轉,佛教裡有觀不淨觀來對治淫慾的念頭。印光法師在《文鈔》講對治邪婬,

觀想其老者為母,生感恩的心;長者如姐,少者如妹,幼者如女。這是念頭的轉變,不要把他當做男女的慾望,要做親想,把女人當做自己的母親、姐妹、女兒,這種至親觀想。用念頭一轉,把她當做親人,生慈悲心,來對治內心淫慾的念頭。第二個,印祖也講,我們看到異性如毒蛇,生怖畏心,如果你沾染這個,使我們墮落在六道輪迴裡,頭出頭沒沒有出期,把內在的念頭,把她觀想成毒蛇、魔鬼等等讓自己,看到之後生怖畏心,恐懼心,將來會墮地獄想,來調伏自己淫慾的心。

還有就是修不淨觀,觀察自己內在的不淨,觀對方的不淨,白骨觀,來對治自己淫慾的心。用這個方法還不行,就要念《普門品》,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至誠恭敬心念觀世音菩薩,貪瞋癡心無不得解脫,淫慾重的得解脫,嗔恨心重得解脫。至誠念觀世音菩薩呢,在菩薩的加持下,淫慾的火得到菩薩的悲水就能化成清涼,就能把淫慾心調伏。靠佛菩薩的力量,靠觀照。還有一點是嚴持戒律,意業上有婬心,主要是六根反射的力量,六根看到女人就生貪染心,所以佛教戒律要遠離女眾,切斷外緣,外緣少了,六根看不到了,常常念菩薩名號,心慢慢會靜下來。

治理內在的淫慾心,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天天的修煉啊,天天的做早晚課,天天的持觀世音菩薩名號,片湯不能療重疾啊,一副藥、兩副藥不能把病根拔掉,靠天天服藥,來斷掉淫慾的病根。過去出家人也有淫慾的心,他能調伏。調伏不了怎麼辦?他就迴光返照,看能生淫慾的心在哪裡,能生念頭的心在哪裡。能生淫慾的心也了不可得,就是個妄念,能生念頭的心迴光返照也了不可得,觀這個念頭,就是能生念頭的心在哪裡,迴光返照,找到能生的心也找不到頭、找不到根,就是個妄念。妄念就是習氣,非常的難斷,這就是生死輪迴的病根,很不容易斷,

要靠我們日復一日,月復一月來精進勇猛的修行才能拔斷這個病根,如果把淫慾的病根斷掉就證阿羅漢果了。

問:謝謝法師慈悲開示,還有一個比較棘手的問題。比如說,在家庭生活中有一些人,其配偶曾經受現代的各種誘惑出過軌或者犯過這方面的錯誤。另一方呢,如果說包容吧,有時候心裡難以忍受;如果不包容吧,分手吧,怕對家庭和孩子造成傷害。在這種兩難的抉擇中,佛弟子或者對佛教有信仰的,遇到這樣的問題,應該如何對待呢?

存海法師答:妻子或者丈夫越軌,這個要包容。每個人都會犯錯,這種錯是自己克制不了的,每個人都想做個好人,都想做一個受人尊敬的人,但是有這個身體有男根、女根,業報身,淫慾也是一種,電視啊,網絡啊,他已經錯了,作為家庭來說,男的也好女的也好,要隱惡揚善,家丑不可外揚,要包容,要耐心的講邪婬的惡果,惡因招感下來,果報非常淒慘,像戒邪婬網站宣傳讓很多人知道邪婬是一種惡將來有惡報。《安士全書》說犯了邪婬,功名就沒有了,天曹除名了。很多人因為犯了邪婬喪失了人格,失去信用,很多很多。如果犯了,佛門裡面有懺悔法,生起懺悔心。

作為對方要包容,再不能走錯路頭,這是一個辦法。夫妻也是姻緣,善緣、惡緣,佛教講緣起法,緣分盡了在一起生活也不現實,夫妻緣分沒有盡,你想散夥,也不可能,業緣沒有報完的時候,想散掉那是障礙重重,鬧得非常淒慘,家里弄得妻離子散,非常痛苦,散了婚姻也解除不了,非常的不好。

作為一個佛弟子呢,有一個公案網上也登載過,以前昆明有一位法師,他沒有出家時候財富很豐厚。妻子越軌,和別的男人邪婬,丈夫知道了是有眼若瞎,有耳若聾,裝不知道。有一次,丈夫出去之後呢,婦女和情夫就在一起。丈夫回來了買了肉,回來後妻子很惶恐,把情夫塞到床底下。妻子害怕啊,問你怎麼這麼早回來啊。他說我路上遇到一個朋友,我今天請他吃飯,趕緊準備飯菜。

妻子自己心裡有鬼,飯做好了,問客人怎麼還沒有來呢。丈夫到床底下叫她情夫,說你出來吧,既然你喜歡她,我們吃飯。然後給女的講,既然你們兩個有情感,我就成全你們的世間的愛,我退出,我的家產都給你。他毅然就出家修行了,最後成為佛門裡面的龍象法師,據說是開悟了。最後他妻子昔日的風流也過了,情夫把她的錢騙完了,情夫就離開了,愛也沒有了,

淪落街頭,想來想去還是自己的丈夫非常好,非常的偉大。但是丈夫已經出家成為一代高僧了。她想拜見自己的丈夫,因為丈夫沒有出家之前喜歡吃魚。她想破鏡重圓,就燒了一條魚。丈夫已現僧相,得道的高僧,說你讓我回去跟你破鏡重圓是不可能了。你的魚,我要拿去放生。妻子說煮熟的魚怎麼放生?丈夫把魚放到黑龍潭,結果魚都活了。

這個公案說明,我們生煩惱說明我們的度量還不大。在佛菩薩眼裡,造惡的眾生是佛,造善的眾生也是佛,所以我們要更大的胸懷包容他。痛苦還是智慧不夠,還是看不開而已,看開了,不要認為肉體是你,自己的肉身也是一個臭皮囊,空殼,只不過我們的神識住在裡面,我們的神識報完,身體就一把黃土。昔日風流不盡,眼前的土丘一大堆,全是墳墓啊。就像樹林的鳥一樣,嘰嘰喳喳咱們湊一個窩,明天一放炮,大限到來各自飛,現在是和平時期,如果日本鬼子一來,哪來的夫妻啊,都跑掉了,很多妻離子散,都逃荒去了。

這個問題很難擺脫,為什麼讓人不生煩惱,煩惱是無始劫以來與生俱來的,不是我們今天生個煩惱,明天就能轉化。這個根很深,過去無始,無始劫以來他迷失了,你覺悟了叫佛性,只要有這個身體就得有這個慾望。所以佛道很難修成就是因為這個,佛法要征服自己,給自己挑戰,不是挑戰別人,而是挑戰自我。所以寺院裡為什麼叫大雄寶殿,釋迦牟尼佛沒有用一槍一炮征服世間人了,用修行的方法,六年苦行,把淫慾的根拔掉了,把貪瞋癡的心拔掉了。他講的戒定慧,講的六度萬行,所以釋迦牟尼佛才是大英雄,這就非常了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