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感覺找不到,恐難生淨土

你在臨終的時候要做到準備,準備好了這才可以往生淨土,如果沒有做到準備,如何談往生淨土。很多人有些時候,嘴巴上說要往生極樂世界。但是能不能往生啊?就看你與佛緣分深不深了。與佛緣分淺就不能往生,與佛緣分深那就能往生。那何為緣分深淺呢?因為眾生不念佛,那就與佛緣分淺了,緣分淺障礙就多了。達摩大師說:「佛光在佛分上,原無礙不礙。所言礙無礙者,皆在眾生分上論也。若眾生不念佛,故與佛緣淺。緣淺故障深,故礙。今由念佛眾生,與佛緣深。緣深故障淺。故佛光到處,一切世間無不圓見三身光明也。」

我們所說的念佛是什麼?是心裡真有感覺,要求生淨土。

大家有沒有感覺,人在心情不好的時候,往往會說:算了,算了,我死了算了,去極樂淨土好了。好多學佛人,總愛發這些牢騷。你心裡如果想著死了算了,去極樂世界。就好比兩軍交戰的時候,將軍帶兵打仗,是不是這個將軍也想著:我死了算了,我死了算了。他不會這樣想,他只會想著怎麼把對方打贏,不能說死了算了,但是我如果真的打死了,也無所謂。就是在打仗前不能懼怕死亡,在上陣的時候不能說我死了算了。這是什麼意思呢?我順道拿過來用一下。

學淨土法門的人,不能一不高興就說我死了算了的話。你老是這樣講的話,你是帶著什麼情緒啊?是不高興,有怨氣。有怨氣才想去淨土,那不是信願求生啊。是抱怨了,發牢騷去淨土啊!這與信願本來就不相應。還有一點,你老是抱怨的時候說自己去淨土,如果真的臨終的時候,你能真舍得嗎?

這裡一個問題很要緊,你看將軍帶兵打仗,打之前他心裡是很清楚的,有可能我會死在戰場上。但是他為什麼還要衝過去呢?因為他不怕死了。但是這個過程,要注意。他不是求死,而是不怕死。學淨土的人也應該不要求死,而是不怕死。這個才是核心點。所以兩軍交戰的比喻,《彌陀要解》裡面就有講過的。

我曾經遇到一些居士,在心情不好的時候也都會說,哎,還是早點去極樂世界吧,說得很感慨。假設他如果去醫院裡面化驗,拍了一個片子,一看,發現胸部裡面有陰影了。醫生說有可能是癌症,需要癌細胞化驗一下,現在還不能確定。一旦做完這個化驗之後,你心裡會想什麼?就怕了,心緒萬端就開始出現了。那個時候你會想些什麼東西呢?假設你是一個剛剛結婚的人,老婆又剛剛懷孕了。那他在醫院化驗的時候,心裡就有說不出的傷感。以後老婆怎麼辦?怎麼安置呢?兒子生出來了怎麼辦?他就有種死不瞑目的感覺啊!怎麼放得下呢?說不出來的傷感與痛苦。因為對他來說,他根本就沒做好準備啊。那到幾歲才能做好準備呢?有些人想,可能到七八十歲的時候差不多了。那個時候所有的事情,差不多都安排好了。但是現在就要走的話,我真是於心不甘啊!從這一點,大家可以判斷這個人有真信切願嗎?說話不客氣的話,半點都沒有。只是什麼呢?有點善根而已。這個都是屬於泛泛悠悠之流。

那為什麼一般人都找不到,這個真心想往生的感覺呢?因為有兩點沒做好。我們平時也都說要求生極樂世界,那為什麼與佛無緣呢?因為在欣求上,半點感覺找不到。為什麼在欣求上找不到感覺?因為極樂世界你沒見過啊,你又沒在電視上看過,沒有現場直播。也沒有人家照片給你拍過來,又沒有阿彌陀佛常常和你通電話,聊聊天什麼。都是沒有的,半點感情都找不到,那你怎麼個欣求法呢?這是一個問題。第二,你在這個娑婆世界生活得好好的,兒女情長還好好的,你覺得這邊很溫暖,你根本沒辦法觀空。你不能把這邊當做夢幻泡影,把這個世界當成夢幻泡影,把兒女情長當成夢幻泡影。這個狀態,你感覺不到。

假設一個人要死了,他在想死了倒是挺好的。為什麼?在他的意識形態當中,自己活在這邊就像是做一個噩夢一樣的。死了之後,就算還有父母兒女,但是對他來說,死了之後一切的東西都可以不顧了。為什麼不顧呢?本來就是空的嘛。就像永嘉禪師說的:夢裡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那夢裡明明有父母,覺後啥都沒有了。因為父母本來就是一個假象啊。所以,你如果真能往生淨土,管他銀行裡面密碼有沒有告訴家人,管他銀行裡面還有多少錢,管他兒子、女兒有沒有人帶,管他老婆要不要改嫁,都是空的。都是做夢而已!夢醒了之後,干嘛還要對夢這麼執著呢?

我有時候和別人說,你往生極樂世界之後你可以託夢給家里人,告訴他們銀行密碼。當然,這些都是我的善巧方便之說。因為到了淨土之後回光一看,太可憐了,那個時候怎麼搞成這副德性。那個時候,看到自己曾經的父母,半點牽掛感覺都沒有的,所有的情見,全部掃蕩得一乾二淨。一切都是夢幻泡影。大家在夢裡搞來搞去,簡直可笑至極。如果你觀空的力量沒有的話,你根本體會不到這一點。那你在臨終的時候,你怎麼放得下兒女情長?

你要知道,其實兒女死不死、活不活與你無關,只是你在夢裡的時候與她牽腸掛肚。夢醒的時候啊,到此結束,一刀兩斷。我要往生極樂世界做佛去,你們要留在這裡輪迴,那是你們的事情。有緣分我來度你,沒緣分拉倒。還有無數父母兒女,等著我去度。因為沒有感情啊,宿世的父母兒女多得不得了,不差你一個啊,為什麼偏偏盯著一個不放呢?說到底,還是你觀空的力量沒有。

那這邊娑婆世界搞不定,極樂世界有沒有親切感,試問那如何能夠往生?所以,到臨終的時候才會覺得沒有準備好。你們看有多少人,都是沒有準備好的。有些時候我們看祖師傳記,看到僧肇大師三十一歲的時候就往生淨土了,感覺挺可惜的。有什麼可惜呢?十幾歲走更好,因為越早往生淨土越好嘛。我上次寫了一篇講經的文章,也提到早點往生淨土好。有居士就跟我說:師父啊!早點走是挺好,但是別人會說我是短命鬼,怕這樣對佛教會有不好的影響。我就說你沒有真正的信願,根本就不懂佛法。因為佛教好不好,影響不影響,本來就是空的東西,何必要去執著呢?都是夢中的東西,那夢醒了本來就是沒有的。這個東西讚也是空,謗也是空,一切皆是空,這個才是觀空。你怎麼就觀不起來呢?別人毀佛也好,讚佛也好,你只要往生極樂就好,又何必要在乎這些東西呢?這些話,也只能說給真懂佛法的人聽!

這是講到對娑婆世界的觀空,那後面說到欣求極樂世界。那怎樣才算欣求極樂?怎樣才能找到那種感覺呢?這種感覺其實需要去培養的。怎麼個培養法呢?舉個例子吧,我小孩子的時候有過一些經歷。大家別看我說說笑笑的,其實我覺得自己做人做得挺可憐的。可憐的原因是什麼呢?因為小孩子的時候,一些經歷對我有影響。

有一年,大概在我5、6歲的時候,因為父母外出做生意,就把我送到親戚家裡。那些親戚也很怪,所有的親戚基本上沒有對我體貼的。一個都沒有!我在家的時候,他們如果在吃東西,看到我過來的時候,就趕緊將東西藏到身後去。這個事情在別人那裡是沒有的,但是在我這裡就有。那個時候有一回,我被父母送到姑媽家的時候。我就很鬱悶,我就很想回來。真不想在那邊了,就想著趕緊回家,那種感覺,就像度日如年一樣。所以,現在我有些時候身體不好,我就試著把這種度日如年的感覺,換到往生極樂上面去,似乎能夠找到一點欣求極樂的感覺。因為在娑婆世界,度日如年啊!你想解脫,有時候你遇到一些苦,就要把這個苦往這裡移一下,換一下就能有點體會了。這是我的感覺,不知道是對還是錯。

還有好多修行人,你如果告訴他,你明天就要死了,他馬上就不高興。那如果這種心態的話,說明他根本就不知道死為何物?對這個事情,他搞不清楚。我過去讀《遺教經》的時候,有句話讓我特別深刻。經的前面都是講如何修行,後面說到佛快入涅槃的時候,當時我就打了個妄想,佛為什麼要入涅槃呢?後面看到佛最後一句話說:「世實危脆、無堅牢者,我今得滅,如除惡病。此是應舍之身,罪惡之物,假名為身,沒在老病生死大海,何有智者,得除滅之,如殺怨賊,而不歡喜。」我入涅槃,就像是一個生惡病的人,不用再生病了。如同一個一直穿著一件破衣服的人,不用再穿破衣服了,可以換衣服了。這是多麼快樂事情,為什麼你們還不想我入涅槃呢?

言外之意就是說了生死出三界,是多麼快樂的事情,為什麼你們就不願意呢?這是讓人感覺很顛倒的一件事情。因為我們修行人如果一點感覺都沒有的話,臨終的時候絕對不能往生。就算佛號念得再多,一天念十萬佛號,一百萬佛號,一千萬佛號也都不能往生。因為沒有用啊。所以過去憨山大師說過:你念佛如果生死的根株找不到,那念得越多,就越增加生死。什麼是生死根株呢?就是貪愛之心啊!如果這種貪愛之心強的話,念佛念得越多,只會增長生死而已。因為貪愛的慾望,會一直強化起來的。大家有沒有發現,人的貪心是很奇怪的,它會日益增長。只要你不扼殺它,它就會一直往上長。比如我們有錢了,你如果不遏止自己的貪慾,那你就會越有錢越想要多,地位越高越要往上爬。

就像我們國家之前的一個某大官,地位已經很高了,錢也很多了,還要一直貪。貪到家裡現金都有幾千萬,不敢存銀行。金銀珠寶如果用車裝著,可以拉出好多車。你說要這麼多東西干嘛呢?地位已經這麼高了,生活根本就不用愁了,為什麼還要貪這麼多東西?停不下來呢?我們再看看古代,有多少大貪官,有的富可敵國,這些都是因為有著無止境的貪慾,在驅使著我們的原因啊!

曾經我在一本佛教雜誌上,看到過一篇文章。內容是有位居士說,自己看到過幾位蓮友,都是修淨土的,後來都走了。死的時候這些人幾乎都沒有準備好,大家求生的慾望都很強,都有點手忙腳亂。平常的時候都念佛,參加法會什麼的,也都搞得挺用功的。但是一到臨終的時候,大家都是手忙腳亂。他就總結再總結,發現她們都有一個共性,都有僥倖心理在,覺得我應該會有好運的。甚至僥倖地想著,我沒有這麼快就會死掉的。這個僥倖心理是很強的,沒有想到我這麼快就會死。就像前段時間,我們這邊一個素菜館的一位居士,突然被車撞死了。這位居士我們還有點認識的,她突然被撞死,那肯定很糟糕啊。當時尸體都僵硬了,也沒有人助念。那她也想不到自己就被撞死了,這是絕對想不到的。因為很多人對無常的概念是沒有的,她總覺得我可以活到70歲,甚至更久。這種心理,往往就會害死一個人,因為你從來沒有做過準備啊!

所以我打了一個比喻,一個將軍帶兵出去打仗的時候,他是時刻做好準備了的。因為打仗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死了的,這是意料中的事情。雖然他希望自己奪取勝利,但是也是已經預料隨時會死的,不是沒有預料的。我們修道之人也是一樣的,你們怎麼能不準備好這種心態呢?你可能一年內就會走了的,說不定一個月,說不定你今天坐在這裡,過幾天我們就永別了的。這些都是完全可能的,如果你絲毫都沒有準備好,那無常到來,你肯定就會手忙腳亂了。那這個準備好,不是拿什麼行動來準備,而是拿心態來準備。就是一旦無常到來的時候,就馬上要讓你找到往生的感覺。如果無常到來的時候,我們就要產生一種感覺,我要往生淨土了。

這種感覺是要靠平時培養好的,不是臨終的時候會有什麼好運產生。養兵千日用兵一時,要想緊急關頭派上用場,必須要在平常的時候訓練有素才行。不然,是不行的。什麼是訓練有素的感覺,必須要按照佛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講的,「如子憶母,如母憶子」的感覺,那種歸心似箭的感覺要找到。我前面講的兩點很重要:一個就是要把娑婆世界所有的事情觀空,不管父母兒女,錢財名利,都如同破鞋一般,一下子扔掉。我們現在和你關係很好,也照顧你,但是我要往生的時候,一下子就把你放掉,一刀兩斷!我們要找在娑婆世界很累,太辛苦了,我需要找個地方休息的感覺。這個地方就是極樂世界,把極樂世界定為一個可以讓我徹底解脫的地方。如果這兩個感覺都找不到,那就很麻煩了。所以一定要多找感覺,因為感覺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