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同學:

剛剛下了一場大雨,新建的西來泉擋土牆工程有倒塌的危險,學院的老師們親自率領同學們去出坡。出坡在佛教也是一種修行,一門功課,從出坡中可以使我們了解工作的神聖,服務的偉大,從出坡中可以體會到自己是個有用的人。過去許多古德高僧都是從出坡作務中成就的,譬如六祖惠能,就是從舂米房中舂出他的真如佛性,法遠禪師在汝州叶縣廣教院為飯頭僧,受種種折磨而悟道,因此同學們不要害怕出坡。

剛才由於大家在雨中工作,有的人淋了雨,衣服全濕了,在果樂齋服務的依靜對我說:「師父!我們已經煮了一些薑湯要給同學們喝,以免感冒著涼。」聽了這句話,我有一種感想:我們的人生豈僅只有感冒的毛病而已。維摩詰菩薩說:‘因為眾生生病,所以我才生病。’眾生究竟害了什麼病呢?我們時下的佛教青年是否也有毛病?今天就和大家談一談‘青年的毛病’,青年有什麼毛病呢?

一.不耐煩而無恆

青年住在一個地方太久了就不耐煩,讀書讀太久了就不耐煩,做工作時間太久了也不耐煩。不耐煩幾乎已成為今日青年們普遍的通病。現在的青年已經缺乏古人安止於一處的定力,身心浮動,好比滾動的石頭,是無法長出苔蘚,成為堅固不移的磐石。現在公司徵求青年干部,董事長在面試的時候,必定會問:「曾經在哪些地方服務?」如果這位青年回答說:「曾經在某地方工作半年,在某地有三個月的經驗,然後才到貴公司來應徵。」這位青年自以為工作經驗豐富,董事長一定會錄取自己,但是相反的,董事長卻不要這個人,因為這個人經常換工作,表示此人對工作不耐煩、無恆心,不能安於自己的崗位,公司的業務怎能交託給一個對工作沒有耐性的人呢?不耐煩對從事事業是多麼大的阻礙。

不耐煩是屬於什麼毛病呢?就是‘無恆病’。俗話說:‘有恆為成功之本。’無論做什麼事,沒有恆心,休想把事情做好,求學也不易有成。古人為了功名有成就,十年寒窗用功夫,漢朝董仲舒,青年時代,立志向學,三年不窺園,終於成為一代名儒學者;晉朝王羲之,臨池磨硯,寫完一缸水,終於成為曠古書法大家。再看看我們佛教,有恆而成功的例子,更是不勝枚舉。譬如有名的敦煌石刻,是經過多少朝代,上千上萬藝術家們,窮盡一生的智慧與生命,而完成的驚天地、泣鬼神的奇偉傑作,其技巧之精美,真是巧奪天工,無與倫比。如果沒有這些藝術家耐煩雕刻,今日哪有這麼偉大的藝術品留傳於後世?有恆對於成功立業實在是太重要了。

在我的故鄉,有一位年輕貌美的信女,因感於母親重病是觀音菩薩加被才痊癒的,發願要用頭髮繡成一尊二丈高的觀音聖像。這位信女把她的頭髮,每一根劈成四條,然後以如游絲似的髮絲來繡菩薩聖像,從年輕貌美的小姐,一直繡到老態龍鍾的老太婆,經過了六十年才把菩薩繡好,而小姐那一雙如秋水似的眼睛也瞎了,但是神態莊嚴、面相慈祥的觀音聖像已為人間留下了不朽的價值。這位信女的眼睛雖然瞎了,但是菩薩的慈眼卻常常照視著人間。她為母恩而犧牲的精神令人欽佩,而她的耐煩有恆,更不是常人所能及的。

你們大家平時有沒有問問自己:讀書耐煩嗎?工作耐煩嗎?修行耐煩嗎?唐朝的道宣律師是有名的南山律宗祖師,而他聽一部戒律就是反覆千次。台北有位法師,佛法造詣深厚,而他聽《百法明門論》,聽了十四次還要再聽,難道他們還不夠聰明利根嗎?因為耐煩有恆,讀書才會通曉;因為耐煩有恆,做人才能通達;因為耐煩有恆,修行才有成就;所以說‘耐煩做事好商量’。如果不耐煩沒有恆心,即使掘井九仞,不再繼續,仍然沒有水喝,最後還是功虧一簣的,所以‘不耐煩而無恆’是非常不好的毛病,大家務必要改正。

二.不落實而幻想

青年們往往充滿熱情不夠冷靜,青年們通常容易衝動不夠踏實,青年們普遍流於虛浮不切實際。不落實彷彿建築房子,地基不夠鞏固,稍微地震就倒塌了。好比堆砌石壁,工程不夠堅固,大水來了就崩垮了,所以大家就要辛苦出坡搶救。

青年們可貴的地方是青年們富有理想,但是有理想更要腳踏實地去力行,否則建築在海市蜃樓的理想,就變成‘幻想病’了。俗話說:‘萬丈高樓從地起。’摩天大廈也要從基礎慢慢的建起,空中樓閣是不能成為事實的。在《百喻經》中有一則三層樓的故事,寓意良深。有一個富翁,朋友新廈落成,他前往道賀,這一座大樓共有三層,每一層的建築都很瑰偉,裝潢更是美輪美奐,尤其第三層樓,更是精美,雕樑畫棟,山櫛藻棁,極盡華麗之能事。

這位富人看了很歡喜,尤其喜愛第三層樓,於是就把設計這棟大樓的建築家請回去,請他如法泡製,建築一棟一模一樣的高樓,由於他特別喜好第三層樓,因此就請建築家只要建築第三層樓。

一棟沒有地基的高樓,不過是空中樓閣的癡想,這位富翁愚癡的行為,固然可笑,但我們往往犯此毛病而不自知!

我們為學做事如果不落實,好比前面講的沒有地基的三層樓一樣,到頭來,一切空幻,什麼也不能成為事實。

青年們為什麼會有不切實際的毛病呢?因為青年們喜好幻想。本來喜歡幻想並不是壞事,人類文明的許多產物,不少是出於人類的幻想,但是經過科學家們縝密的計劃,精細的實驗操作,幻想終於成為事實。譬如過去人類看到鳥飛,幻想自己也能像小鳥一樣在天空中飛翔,於是科學家們努力去發明創造,人類今天也能像小鳥兒一樣,乘著飛機,穿梭於白雲之中,鳥瞰火柴盒似的屋舍,豆腐塊般的田畦。

在古老的時代,月亮是嫦娥居住的廣寒宮,要攀登它是幻想,蘇東坡也慨嘆說:‘我欲乘風歸去,唯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二十世紀的今天,人類乘著太空船,輕易地在月球表面上漫步。所以幻想往往是推動人類文明進步的動力,有幻想比沒有幻想好;但是如果空有幻想而不能踏踏實實地去實踐,幻想就是空想、夢想。所以青年們有了幻想,接著就應該設計出一套完整的計劃,然後身體力行,實際去工作,那麼幻想就會成為理想。所以說有幻想好,有幻想而又落實更重要。

那麼,時下佛教青年有一些什麼幻想呢?過去有些青年常常對我說:「我將來要辦佛教大學,辦佛教醫院。」現在也有些青年說:「我將來要建圖書館,建講堂。」滿腔的抱負理想,可是沒有踏實去做。甚至別人興建好的醫院、圖書館、講堂,請他去協助發揮,青年們往往缺乏熱忱,推託不前。譬如高雄壽山寺的講堂,地毯、沙發椅、中央系統的冷氣、隔音門窗等的一流設備,我把它送給你們要建講堂的人,恐怕也沒有人敢接,因為有些問題不易解決,如講經的人不容易請,接待念佛的人非常麻煩,主要因為自己佛學基礎不夠深厚,自己不能上台演講,所以請不到別人,講堂也只好不辦,多麼可惜!因為缺乏踏實的工夫,一切美麗遠大的理想,都成為泡影。

所以,青年們有了理想之後,就要訂出一套嚴密的計劃,並且要以踏踏實實、穩紮穩打的態度,去充實自己,實現理想。今後大家要以腳踏實地的工夫去醫治幻想的毛病,‘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多做少說,才是求學辦道的要訣。  

三.不回頭而任性

青年們像初升的太陽,充滿朝氣,富有衝勁,但是青年有一個通病,就是一味向前衝向前撞,錯了,甚至走上歧途,也不知回頭。前面已經是牆壁也不管,撞得鼻青眼腫也不知停止。你告訴他:‘這樣不行’、‘那樣不好’,可是青年就是不願意回頭,他們的理由是‘好馬不吃回頭草’,以為回頭就是沒有光彩的事,所以一意孤行,任性到底。

在一般人的感覺裡,人生是向前進取的,退後的人生是失敗的。但是在佛教裡,向前的人生是半個世界,退後的人生也是半個世界,向前的世界是個窄門,向後的世界更寬廣。我們看看農夫們彎腰插秧,當他們向後退把秧苗一棵棵插下去的時候,退到最後,終於把全部的田畝都插滿綠油油的秧苗。因為農夫懂得退後,以退為進,因此才能有豐碩的收成,所以禪師們說:‘退步原來是向前。’

我們的人生也像插秧一樣,要知道退步回頭,知道退步回頭的人生才會圓滿。好比騎馬走到懸崖峭壁,如果不知道勒緊韁繩,回頭是岸,必定會跌得粉身碎骨。知道回頭的人生才有藥可救,知道回頭的人生是至珍至貴的。‘浪子回頭金不換’,回頭的浪子,大家仍然伸著雙手歡迎他,因為浪子能夠在失敗中記取教訓,卷土重來,過去的失敗,是未來言行的借鏡,是推動成功的力量,所以失敗對他而言不是羞恥,而是一種考驗。人生好像月球的表面,崎嶇不平,坎坷難行,什麼人沒有跌倒的時候,跌倒並不可恥,不知道爬起來才是可悲,所以青年們對於失敗應該採取的態度是:記取失敗的教訓,培養回頭的勇氣,轉失敗為成功。

古人比喻一個人沉迷不悟,不知回頭時說:‘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落淚’。古時候的人到了黃河能夠死心,看到棺材知道落淚。現在的青年有過之無不及,甚至到了黃河也不死心,見到棺材還是不落淚,這是什麼原因呢?這就是頑強任性。頑強不講道理,任性不聽勸告。在你們求知過程中,誰敢保證沒有說錯話,下錯判斷?有的青年會說:‘這句話我已經說了,我一定要這樣去實踐它!’‘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了,我一定要這樣去完成它!’你告訴他錯了,他會以‘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為理由,堅持己見,蠻干下去。平時我們常說:‘君子重然諾’,說出來的話總要去兌現,但是我們守信更要重實,重實就要講理,講出來的話不合理就要改,做錯的事就要即時回頭。人生應該是苦干、肯干,而不是蠻干。不合理而固執蠻干,只有一錯再錯,離正道更遠。我們看看車子碰到了紅燈也要剎車,不知剎車橫衝直撞,一定會發生車禍。在我們的人生之中,碰到紅燈的時候,也要停車,左右觀看,必要的時候,更要回頭是岸。

這種頑強任性、不知道回頭的毛病要用什麼藥來治療呢?要用佛法的隨緣、隨喜、隨眾來醫治。泯除個人的意見,隨順大眾,以大眾利益為前題,對善知識的指示,要能依教奉行,好比上了軌道的火車,才能跑得迅速,到達目標。

四.不認錯而執著

常人最大的毛病莫過於不肯認錯,我們的青年對於自己的過錯,不僅沒有勇氣承認,並且執著不肯承認。譬如吩咐的事情沒有做好,你糾正他,青年就推說‘別人沒有講清楚’,或者推託‘時間不夠充分,來不及做好’。比如行堂打破了碗,不檢討自己魯莽冒失,卻責怪‘地下太滑了’、‘磨石子太硬,不好走路’、‘碗太不結實了’,始終別人不好,東西不好,自己永遠是對的。古人告訴我們:‘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我們每個人,不像佛陀,已經自覺覺他,德行圓滿無瑕。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有缺點,但是有了缺點而不肯承認,不肯認錯就不能改正,如何能夠進步呢?平常我們穿衣戴帽,衣冠不正,照著鏡子,就能重新穿戴整齊,儀表堂堂。我們有了過失,接受別人的指正,也能夠如無瑕的白璧一般,人格高潔。所以青年凡是肯認錯的,進步就快速,不肯認錯的,進步就緩慢。

青年們為什麼不肯認錯呢?那就是我執在作祟,執著自己最好、最對,犯了‘執著病’。我們常人總有一種習慣:看得見別人身後的影子,卻看不見自己身後的影子。對別人的缺點瞭若指掌,對自己的疵弊卻執著護短。譬如說,告訴你們訓導處本學期規定不准吃零食,但你還是吃了,訓導處怪下來,你反而怨恨訓導處太過份認真。教務處要檢閱筆記,同學們的作業仍不按時交出,教務處查問,反而怪老師沒有再三提醒催促。年輕人永遠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有時我批閱大家的周記,本來周記應該是檢討自己一週來的功過得失,但是大家的周記卻變成了評論,不是責怪訓導處管教太嚴,就是埋怨同學們不友善、功課太繁重等,始終批評別人,責備別人不好,而不知道自我檢討,自我批判。

曾子說:‘吾日三省吾身。’像曾子那麼有道德的賢人,每天還兢兢業業地,一而再、再而三的反省自己,同學們自問是否也做到這種工夫?先秦的廉頗將軍向藺相如負荊請罪的故事,為後世立下勇於認錯的楷模,以廉頗當時的名望尚肯屈就自己向後輩謝罪,不愧為大勇者。同學們自省是否具有這種勇氣?我們生病需要找醫生,才能去除疾病,獲得健康。我們也要當自己的醫生,勇於向自己的毛病開刀。醫生在治療的時候,先要了解病況,才能對症下藥,我們對自己的毛病也要了解清楚,生活習慣不好要改進,思想偏差要改正,說話錯誤要改過,一個不知道自己毛病的人,如何重獲健康?所以我們要從佛法中,去懺悔反省平日言行,放棄執著,努力改過。

我們穿衣帶帽需要鏡子,我們修持也需要明鏡,同學們今後要常行懺悔,從佛法這面鏡子中,學習嚴以責己,寬以待人,學習認錯不執著,做到古人承認往愆,不犯二過的美德。

五.不著意而無心

《阿含經》說明‘非人’的情形,其中有一條是:‘聞善言不著意’。同學們對自己的意見執著不放,但是對於好話卻漫不經心而不著意,普遍害了‘無心’的毛病,對於善言漠不關心。老師告訴他:「你們要把握少年時光,好好讀書!」青年就在心中嘀咕:‘嗯!老生常談!’「你們要惜福喔,要發願立志呀!」「哼!討厭!」青年對於好話不僅不接受,甚至厭棄,豈不可悲?我們聽到金玉良言應該喜歡,牢牢記住,把它吸收,付諸行為。我記得幼小時候,那是歲盡冬殘的晚上,大家圍著火爐講故事,長輩說:「在一個深山裡,有一位白鬍子的老公公生病了,沒有人照顧他……」故事還沒說完,大人找不到我,老半天才發現我躲在桌底下啜泣,細問之下,才知道故事感人的情節深入小孩子童稚的心靈,激發了慈悲心,聯想到‘遠在他方的外公好可憐喲!’非得連夜冒著風雪去探望才能安心。我從小到現在,很容易被一句話所感動,別人講的話,尤其是至理名言,總是那麼深深打動我。同學中有人喜歡看電影的,你們看電影有沒有感動過?你們看書是否被書中的道理所吸引?大家看什麼東西,只是用眼睛,不用腦筋,不用心去留意事物,因此事情過眼即忘,一片空白。能夠被善言所感動,表示這句話已經深深印在腦海里,引起共鳴。所以同學們雖然常常在聽話,並且聽了那麼多年的話,有幾個是真正懂得聽話的人呢?今後同學們要用心聽話,聽好話,聞善言,長養信心,增加善行。

聞善言而著意是長養善心精進的力量。我們的身體有毛病了,需要打針、吃藥,我們的精神也需要善言來滋養,好吃的東西給我們吃卻不要,實在太可惜了!這種不著意的毛病就是不用心、不留心。做什麼事總是得過且過,心不在焉,當然不會成功。譬如有人出家許多年了,早晚五堂功課還不會背念。以前有一位同學,《楞嚴咒》背得滾瓜爛熟,因為他花了二個月的時間,每天早課用心聽來的。但你們大家聽了幾年還不會,關鍵就在是不是肯用心!‘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有決心去做一件事,事情沒有不成功的。今後大家要一心一意,處處留心,時時注意,除了用眼睛更要用心去觀察每一件事事物物,去細思每一項事情的來龍去脈,能夠這樣,無所不及,無所不成。

六.不立願而無志

大家在小學時代,老師出作文題目:‘我的志向’,有的人立志做工程師,有的人立志做教育家、醫生、飛行員、科學家等,現在我問大家:你們進入了佛門,發了願沒有?立了志沒有?立了願完成了嗎?我們射箭的時候,需要鵠的;賽跑的時候,需要目標;人生也需要發願立志,願力好比上了燃料的汽車,風馳電掣,奔跑迅速,是推動我們到達成功的力量。古來的菩薩在因地修行的時候,往往立下恢宏的大願,像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藥師如來的十二大願,普賢菩薩的十大願,觀音菩薩的十二悲願……佛菩薩發了願,好比學生訂了功課表,願力激發了慈悲心,就會產生無比的力量,逐一的去實現行慈濟眾的工作。過去的佛菩薩如果不發願,好比沒有方向的船隻,隨波逐流,能夠成為聖賢嗎?有願才有力量,以願心來莊嚴國土,普濟群倫。

同學們或許會說:‘我們每天早晚課不是都唱四弘誓願嗎?願度眾生,願斷煩惱,願學法門,願成佛道,怎說我們不發願呢?’同學們!那四弘誓願,我承認你們會唱,而且唱得非常好聽,但是你們不敢講啊!你們也沒有做啊!你們真的有度無邊的眾生,斷無盡的煩惱,學無量的法門,成無上的佛果嗎?

現在的青年懶洋洋的,做事提不起干勁,打不起精神,讀書引發不起興趣。這是什麼原因呢?就是因為沒有真正發願,沒有發願,所以就沒有力量。譬如有一位青年發了一個心願:要把畢業特刊編排得很好,有了這一個心願,給自己加上了一項責任,好比上了發條的時鐘,力量就產生了,廢寢忘食,絞盡腦汁,要把這本刊物編得盡善盡美。這時候,心無旁騖,一心一意要實現願望,一定能夠如願以償。過去的祖師們在一個地方一住就是十年、二十年,即使受到任何的磨難,也不輕易離開。這是為什麼呢?因為他們發了願,立了志,為了將來能夠成為法器,所以甘受一切磨練。同學們是否也有這種願心呢?沒有發願,就害了‘無志病’。佛陀在年輕的少年,看到受苦的眾生,就有救濟眾生出離苦海的悲願。玄奘大師幼小的年紀,就有光大佛教的志願,同學們要希聖成賢,首先要先學習發願。

同學們也許會說:‘佛菩薩的願心太偉大了,我們無法望其項背。’這是因為同學們不立志的緣故。譬如出家眾立志要把出家人做好,出家人應該具備的條件:守戒修定,求慧學法,發四無量心,行六波羅蜜,你只要有願力,何患無力做到?譬如大家立志把學生做好,那麼就會發願:尊敬師長,用功讀書。《勸發菩提心文》中省庵大師說:‘入道要門,發心為首;修行急務,立願為先。願立則眾生可度,心發則佛道堪成。’怎樣發各種的願呢?譬如典座的時候,發願烹調得很好,讓大眾享受甘美羹餚;掃地的時候,發願打掃清淨,讓大眾擁有清潔的環境。時時發願,從各種的願心中,去培養成佛作祖的功行。

七.不行慈而自私

我們佛教最注重慈悲精神,可是現代的青年卻缺乏慈悲心,做事不與慈悲心相應。看到眾生的苦難,沒有人溺己溺、人飢己饑的切膚之痛;看到佛法的衰微,沒有復興佛教、舍我其誰的慨然之志。一切好像都與我沒有關係,不行慈悲的事,不做有意義的善行,可以說普遍的害了‘自私病’。

過去有的青年富有悲心的,開口閉口要到養老院和孤兒院去服務,把溫暖佈施給無依無怙的老人小孩。或者以‘弘法利生’為己任,充滿熱誠。但是現在沒有青年敢如此說了,因為只要青年有這種意向,學院馬上會完成你的心願,送你去本山所附設的這些單位服務。過去因為沒有慈善機構,所以青年常發慈悲口號,等到真正有機會讓你們去實踐慈悲,卻畏縮膽怯,不敢前進,所以慈悲不是掛在嘴上說說而已,而是要身體力行,實地去完成的。青年們求佛法,行佛法,如果不行慈悲,要與佛法相應是不可能的。沒有慈悲心的知識,只是邪知邪見。

青年們為什麼缺乏慈悲行呢?因為自私。自私而只想到自己,不想到別人。自私只有個己,而沒有佛教、眾生。因為有‘自我’為中心的念頭,無眾無教,所以慈悲興不起來。我們來分析‘我’字的構造,‘我’旁邊為‘戈’字,因為自私,人人為謀圖己利,所以就容易動干戈,有我就有糾紛。佛教很偉大,佛法很了不起,佛陀開示我們三法印中說:‘諸法無我’,早就為我們揭櫫了千古不變的真理,唯有去除自我,才能和平。但是慚愧的是,我們佛教徒太自私,沒有把自己奉獻給佛教和奉獻給眾生的觀念,什麼事只要對自己不利,即使對大眾有利益的事,也吝於佈施慈悲。我們常常批評耶穌教不好,可是我們看耶穌教徒把自己奉獻給孤兒院、麻瘋院,多少耶教徒在孤兒院、麻瘋院中度過了一生的歲月。而我們佛教徒,一個微笑,一句好話,有時都不願意佈施給人。我們佛教本來是‘大慈大悲’的宗教,但是今天的佛教界,不但青年,甚至長老們都自私不行慈,背道而馳,好比緣木求魚,只有離佛法愈遠了。所以我們要去除自私的觀念,常行慈悲。

八.不求深而膚淺

前不久印順法師到山上來演講,曾經和我討論有關青年們缺乏養深積厚的問題。我對他說:「現在的青年,在佛學院讀了幾年書,就急急忙忙想回去寺廟當住持,沒有過去大叢林中求深求厚的精神。」他對我說:「過去的人,生活艱難,要成為一位法師,非得經過十年以上的積養不可。現在的人,生活太容易,太富裕了。學了幾年佛法,馬上成為法師,可以收徒弟,掌管寺院,受人供養了。況且過去的佛學院少,要有成就,非得一番潛修不可,現在做法師容易,做住持也容易,為什麼要花十年以上的時間來學習呢?」我們看一看:台灣的佛學院如雨後春筍,為數不算少,而歷來畢業的人,更如過江之鯽,多不勝數,有幾個人有成就?像會性法師這種求深求精的人太少了。

會性法師本來住在獅頭山,閉關六年,獅頭山元光寺非要他擔任住持不可,但他寺廟不要,跑到鄉下隱居閱藏,今日成為本省年輕一輩中有成就的青年楷模。大部分的青年都太膚淺,不願求深,所以成不了大器。在高寒地帶的樹木,成長的非常緩慢,年輪非常的密集,所以質地很堅硬,為建屋造橋的好棟材。同學們將來希望有成就,出人頭地,現在就需要培養這種積深的態度,做學問不比學技術,二、三年就技藝超倫。譬如有人學幼教,不必多久,就學會彈風琴。但是學佛法二、三年了,還是沒有成就,因為佛法是人生的學問,是生生世世的大事。菩薩尚有十地精進,何況我們?所以同學們學佛法要下工夫,求深求厚,不能操之過急。

上面列舉了青年們的八項毛病,尚有許許多多無法細數的毛病,不再贅敘。一個醫生知道病人的疾病,並不是真正的目的,如何使病人百病消除,身體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同學們知道了自己的毛病,接著就要用心去改正。去除毛病的方法,就是把‘不’字改為‘要’字去努力:‘要耐煩’、‘要落實’、‘要回頭’、‘要認錯’、‘要著意’、‘要發願’、‘要行慈’、‘要求深’,以佛法這面鏡子來端正我們的舉止,以佛法做我們的導師,引導我們走向正確的方向。我們身體上的毛病,只要對症下藥,容易治療,而精神上的毛病不容易根治,佛法八萬四千個法門,就是最好的藥方,大家今後好好把握這劑良藥,檢討奮發,使自己成為健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