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法師、各位嘉賓、各位護法信徒,大家晚安!阿彌陀佛!

我這一次在香港的三天,講三個問題,對於我們個人、他人、整個的社會都有關係,我今天講的問題是:關於管理的問題,明天講吃、素食的問題,後天講關於環保的問題。所謂管理的問題,我們各位大家,不是說要管理人,而是要先學習被人管。因為我個人,從一無所有,經過一些師長給我很嚴格的管理,現在慢慢的成長了以後,我也能參與了對世間的事情、金錢、物質、人事的管理,所以,我就發覺到管理的藝術。我今天想把管理的藝術向各位介紹。談到管理,現在社會上流行的管理學很多,你辦學校,學校要管理;辦醫院,醫院要管理;你開一個工廠,工廠要管理。需要管理的方面很多,我只想簡單的把管理的藝術向各位介紹。其實,管理的藝術也很多,在短短的時間之內,我提出十個問題,先請慈慧法師提出第一個問題:

慈慧法師:關於管事、管物、管錢的藝術。

星雲大師:這個問題,管事,事情好管,事情頂多做的好不好,事情本身它不會來反對我們,它不會自己表示出意見;管物,物也不會反對我們,它也不表示意見。甚至管錢,錢多、錢少也任你支配,任你來用,都不是很難。當然,比事、物、錢更難管的東西還有很多。有的人,很大的事情,他會管理,游刃有餘;有的人,一點小事情他就忙亂不堪,不知道如何下手;有的人,很少的錢,由於會管理經營,錢賺錢,賺了很多的錢;有的人,不善管理,很多的錢越管越少、越管越沒有了,這就講到管理的藝術。古人有兩句詩說:「窗前有明月,梅花便不同。」可見,有了藝術以後,你管理錢、事、物就有不同的效果。

第二個問題:管時、管地、管人的藝術。

時間總還是會好控制它、處理它,空間也是一樣,大大小小,只要自己感覺到,心裡的世界大,你的空間就隨著心裡會寬廣,這也好管理,最麻煩的是管理人。你看,有的將軍,在外面一個口令,百萬雄師都隨著他的一句口令行動,這好管。可是回到家裡,他跟老婆講話,老婆不聽,他講十句、二十句,可能老婆比她的話更多。所以,有的時候,多人好管,少人難管。我們有時候管人時說:「你都不聽我的話,你都不接受我的意見。」其實,我們自己又何嘗聽自己的話?有時候說:「管人難,管自己更難。」所以,一個人平常要把自己管好,身教重於言教,你自己管好了以後,不言而教,別人就受影響了。

其實,人難管,自己難管,還有比自己更難管理的東西,我想:最難管理的是我們的心!我們的心,從早上起來,它就這裡、那裡走來走去,甚至上天入地,天堂地獄它都可以來去。這個心,它是不會安分的、也不聽話的,為所欲為。所以,我們要研究佛學,其目的,就是要管好自己的心。佛說一切法,為治一切心;若無一切心,何需一切法?我看過好多現在的年青人,對於管理,完全沒有深下功夫,自己一個書桌也不會管、自己一個床鋪都不整齊。當然,有時候看見他,對朋友、對事物、對自己所有一切什麼東西,因為沒有條理、沒有組織、沒有系統,就混亂,沒有程序。所以,很多的事情遇到他,就打了折扣。我覺得,我們想學習管理,要管理人的話,先要學習被人管。你說:「我的父母、我的師長、我的上司,他們不講理、不會管理。」你不要懊惱,他不會管理,你可以承受他的管理以後,自己來琢磨,從不會管理當中你可以學到今後怎麼管理的方法。我覺得,大家要把管理學好,就要有充分的條件:要為人著想,要給他利益,要幫助他,要他覺得你在關懷他、給他利益。我想,至少人與人之間要皆大歡喜。

管理,不要一直說:「這個不可以,那個不可以。」講了多少規矩,這個管理就很難;真正會管理,不必講多少的規矩,讓他真正的懂得心甘情願、自我奉獻,就皆大歡喜。有時候,他所需要的,你要給他滿足。我過去辦佛學院,有很多十七、八歲的小女孩就來考取學院讀書,有資格的長老們就鼓勵她們出家,那些小女孩們都說:不行,我的口紅還沒有擦過、玻璃絲襪也沒有穿過、牛仔褲也沒有穿過,這樣就讓我出家,好像還有點放不下。我知道了以後,常常到香港、日本、美國,就買口紅、粉、香水、玻璃絲襪、牛仔褲,帶回台灣,台灣幾十年前這許多東西比較少。每次走到海關,那些海關人員就笑我:「大和尚,買玻璃絲襪、買口紅?」我心裡就想:你們懂什麼!因為那些女學生要滿足她們,她們才能聽我的話。如果她們感覺都不滿足,我們就難相處了。今天佛光山的出家人很多,不過從我給她們買牛仔褲、口紅、玻璃絲祙,因此而發心出家修道的,為數也不少。世界上有一個很有名的白雪溜冰團要到台灣表演,有一個女學生來跟我講:「院長,我要去看白雪溜冰團。」這是不可能的,一個修道院哪裡能准許去看白雪溜冰團?她說:「老師們都不准我去,如果不讓我去,我一生中,死都不會甘心。」我如果當時也說不可以,她一定會連書都不讀,就回去了;我如果答應她,那要破壞學校的規矩。我只有說:「你不必講看白雪溜冰團,你替我到街上去買文具、圓珠筆等,我這有兩百塊錢給你,你買好了以後,玩玩,要回來睡覺。」意思就是:你去公務。她也看了白雪溜冰團,再也沒有這個慾望了,願望滿足了。我的意思是:很多的法制是很嚴的,但我們執法的人要寬。因為這不是很嚴重,破壞很大,你要稍微給她寬鬆一點,讓她心中感覺到在她生存的空間裡,有別人的愛護與關懷,她會成長。我前面講的,主要是告訴大家,你們遇到一些人、事管理方面的問題時,你不防採用給她一些歡喜、給她一些方便、給她一些滿足。定法要嚴,執法要寬。除了剛才講的人、事、錢要管理以外,我們的身體也要管理,我們的心也要管理,世間上哪一樣東西都需要管理,才會有次序、才會有規則。

第三個問題,身體管理的藝術。

這個身體,你最關心,每天吃多少,太胖也不行,太瘦、餓肚子也不行。有時候,你說我要很漂亮,太漂亮也很麻煩。當然,我也不要太丑陋。身體要健康,我記得在青少年的時候,老師、同學們都說:「你的身體很好,你去多做一點。」我因為身體好,我能多做一些事情;身體不好有病,讓別人也麻煩,自己也麻煩。如何把身體管理的很好,也很重要。我們冷了,要加衣服;餓了,要吃飯。總之,我們要把我們的身體服侍的很好。忙的時候要給它忙,閑的時候要給它閑。有時候光是忙,沒有休息,體力不能恢復,也不是很好。有的人老覺得自己身體,這也不舒服,那也不舒服,過分在意身體的健康,患得患失,活得很不快樂。有的人不但病來了他很煩惱,甚至歲月一天一天的過去,他覺得我慢慢的老了,慢慢的老了,也有很多的恐懼。世間上的金錢,沒有錢很煩惱,錢太多也是很煩惱。所以,我覺得對於我們的身體,應該忙,要讓它忙;應該閑,要讓它閑;要老,就讓他老;有病,要讓他病。你不必太在意自己的這個身體,甚至病多了,久病成醫,與病為友。就拿我來說吧,看我身體很好,實際上,從小到現在,身體都有好多的病,甚至像我的糖尿病,已有四十多年,我也學會了與病為友,我不討厭它,把它當成朋友,與它好好相處,這裡面也妙趣無窮。世間上有因緣,你要隨順這個因緣。身體,有生老病死;時間,有過去、現在、未來;世界,有成、住、壞、空;時間,有春、夏、秋、冬。人的身體,都會有來來去去、好好壞壞,有各種的變化。所以,世間無常,你要在這無常的人間裡面,從無常中去學習佛法中的「常」。什麼是常?比方說,我很不聰明,不聰明是無常呀,我可以勤勞、可以用心,慢慢的學習聰明起來;我很笨,笨也無常呀,我慢慢的用心、勤勞,笨也會被我改變。我的意思是,管理我們的身體,要隨緣、隨順,隨順大自然。我們都非常非常的愛護我們的身體,其次才愛護我們的金錢,為了健康,花多少錢都再所不惜;在金錢之外,也會愛親人、朋友;人最不喜愛的,是自己不關心的事物。愛身體,實在講,身體需要愛,但它不是我的、不聽我的話,會有生、老、病、死,是無常的;有一個常的是心,我們要多多的愛護我們的心,這個重要!

第四個問題是:心的管理藝術。

我有一個徒弟,他在香港大學管理學研究生畢業,我看他倒茶都不會,關門也不會,待客當然也不會。我有一天問他:「你是學什麼的?」他說:「學管理的。」什麼都不會,怎麼學管理?我說:「看起來你要先管理自己,管理自己的心,你把自己的心學會了管理,大概事情就好做了。」

我們的心,就好像一個動物園,常常把這個心比喻為:心如牛馬,心如猿猴,心如各種動物。一個動物園在我們的心裡,心裡怎麼會平安呢?我們的心像什麼呢?像個工廠,工廠裡面有好多的機器呀,大機器、小機器,這樣噪雜、那樣噪雜,那麼多的機器,在我們的心裡動盪、噪雜,你說怎麼能會安心呢?我們的心裡就好像一個土匪窩,土匪、強盜、壞人聚集的地方,貪慾、嗔恨、愚癡、嫉妒、功高我慢,這許多人都混在我們的心裡,它們在這裡各自掙扎、各自要求他們喜歡的,你說我怎麼會平安呢?實在講,我們每一個人很可憐,也很偉大,為什麼?每一個人都離不開生活,為了要有這一顆心,被心的妄想、煩惱,製造了好多的不安寧。

佛教提出了五停心觀,有五個方法,對治心!

(1)如果你貪心很重,比方說貪色,喜好漂亮的女色,或者什麼都要很好,如果你能有一點不淨觀、不清淨的想法,貪心會少一點.

(2)你嗔恨心很重,老是要發皮氣,要罵人、責怪人、冤枉人,假如你慈悲心重一點,也能對治。

(3)你對世間上的道理,常常都很顛倒,不能明白來龍去脈,凡事都是一知半解,假如你用緣起觀,就是什麼事情發生都是有原因的。窮,有窮的原因;笨,有笨的理由。你應該要用緣起觀來分析。假如兄弟兩個人吵架,弟弟說:「爸爸、媽媽,哥哥打我。」打人不應該呀,你不用問,就責怪哥哥:「你打他不對!」總要問個原因吧,「你為什麼打他?」哥哥說:「他罵爸爸、罵我爺爺。」「小孩子怎麼可以犯上罵人呢?該打!」你要找出原因來,無論什麼事情,都有原因。兩個人吵架了,我們判斷他們,不知其原因,判斷就錯誤。

(4)很無明、很執著、很計較,一點都不肯讓人的,用念佛觀對治。佛很偉大,我都是念佛的人,我不是很了不起,我不是最大,還有個最大的佛呀,為什麼我要跟你那麼計較、那麼執著呢?世間上,最麻煩的人,就是不講理;最難緾的人,就是太講理。不講理、太講理,是兩個極端,它一定有一個事實的生活。人嘛,人間之道;到天上,有天人之道;菩薩,有菩薩之道;佛,有佛道。我們大家,有我們的道,在我們的人道、社會之道,要平衡來處理,來對治就好。

(5)假如大家平常很散亂、妄想、不集中、精神恍惚,在禪定裡面有一個叫數息觀,數自己的呼吸,一進一出,你記住它--呼、吸。呼吸太粗,那就更加不停;很細膩、很慢,一吸的氣,慢慢到丹田;慢慢的感覺氣又起來,呼出去,越慢越吸,你的煩惱妄想就慢慢減少,好像水靜下來,就會看清自己。人的身體,就好像一個村莊,村莊裡面的主人翁就是心;人比如是一個國家,統理這個國家的是誰?不是眼睛、不是耳朵、不是鼻子,是我們的心,心一動,要眼睛去看,要耳朵去聽,他們都來聽使喚。心為主人!所以,我們現在要想治理這個身體,先要治其心。心要用什麼來管理呢?用禪定來管理它。好像用一根柱子,把猴子拴住,猴子開始在跳呀,跳呀,跳久了,因為扣在柱子上,它就定心了,就不跳了,就不會妄想紛飛、亂跑了。好像把它關在一個地方,關久了。就如鴿子,飛到屋頂,又飛走了,你若是把它關起來,關久了,它習慣在這裡,就不飛走了。管理這個心,讓它定下來、靜下來,也會聽話的!人與人之間凡是很多複雜的問題,人與社會團體、別的國家發生很多的問題,主要就是自己的心不平、自己的心不明、自己的心自私。所以,就產生了心如盜賊、心如土匪,自己不學好,你為什麼要侵犯別人呢?求生之道很多嘛。所以,我們講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就希望大家,除了每天要化裝、每天要換洗、每天要吃飯、管理這個身體之外,有一點時間,要照顧心。因為這個心你不照顧它,你只照顧眼、耳、鼻、舌、身,不注重照顧心,不教育它、管理它,它也會對你不利的。

第五個問題是:對情緒、脾氣的管理藝術。

對情緒、脾氣、嗔恨心、我們的壞習慣要怎麼樣管理才有藝術?當然,方法很多。不過,就像打仗,給你的「武器」--手槍、手榴彈你會用嗎?比方現在有一些年青人說:「哎呀,我們現在人,壓力太重了!」有什麼壓力太重呢?你從出生以後,父母就要養育你;長大了,師長就要教育你;再大了,社會好多的親戚朋友都關心你,你有什麼壓力呢?他說:「你不知道呀,父母要求的成績不是壓力嗎?去讀書,那麼多的課本、那麼多的知識,不是給我的壓力嗎?人家都希望我做個好人,樹立我的形象等等,這不都是壓力嗎?」從古到今,歷代的人物,聖賢也好,普通人也好,哪一個不需要承受這許多壓力來成長呢?

風霜雨雪的寒冷,你看,青菜蘿蔔從霜雪裡面慢慢的成長;你像水泥路、柏油路,有一個小縫、有一個空穴,或是牆上有一點空穴,那個小草,就會鼓起它的勇氣,生長出來。我覺得,像我們童年,不都是被老師打、罵、冤枉,從那個教育裡面慢慢成長的嗎?怎麼叫壓力呢?那許多憂鬱症的人,在我的觀察,是他們太過清閑、沒有壓力,胡思亂想,才成為許多的疾病。你不防去實驗,用一個小盆子,裝上土,在上面灑上一些黃豆或綠豆,不要讓它有壓力,它長不大,長出來也是扁扁的、癟癟的;假如你把黃豆、綠豆的上面蓋一些泥土,過一段時間,它就會從泥土裡長出來,並且長的很強壯。有壓力才能成長,像蘭球,拍它一下,才會彈起來。

日本人喜歡吃生魚片,就是活魚切成一片一片的來吃,大家都愛吃,美國人採收的活魚不夠日本人吃,就從俄羅斯進口。但是,活魚從俄羅斯用飛機空運到日本的途中,很容易死去,甚至死亡一半以上,做這種生意成本很高,賺錢很有限。後來,有人想了一個辦法,就是在裝魚的箱子中放入了幾隻螃蟹在裡面,螃蟹是魚的天敵,它會咬這些魚。所以,只要螃蟹稍微一動,魚群就動起來,魚時時要承受螃蟹帶來的壓力、侵略,結果這樣把魚運到日本,80-90%以上都不死. 所以說,有壓力才能生存,有壓力才能成長,有壓力才有前途!在社會上,一些人身體上有殘障,我們還可以諒解,可以想一些辦法,幫助他很好的生活,殘而不廢;但如果是心裡上、精神上的殘障,完全靠外來的幫助,比較不容易解決。

他自己應該從小學會樂觀,跟人家相處結緣,很開朗、很坦誠,不要鬼鬼祟祟的,不要什麼事都放在心裡面,東西放久了就會發臭的;你把它放在光天化日之下,它不會壞的。所以,人對自己的一些憂鬱症、精神情緒上的問題,要懂得會公開,把它傾訴出來,比較容易治療。至於世間上外面的環境,加到我們身上來的,有的時候你推辭不了,你必須要有力量去應付他。從佛教上來講:就是不管它,你看得開,不計較,朝好處想。有的人說,我做不到,朝好處想也想不起來,我見到人家對我有一點不好,心裡就很難過、很介意、很傷心,我自己沒有辦法勸解,人家勸解我也不要聽,當然這就很麻煩。不過,我們還是要想方法,解決外面加在我身上的一些不當的壓力。像夏天的蓮花,要是沒有污泥,就不能長蓮花;像寒天的梅花,不經過風雪,就沒有梅花的芳香。意思是說,沒有壓力,我們就不會發揮出我們的力量。所以,在佛教裡面告訴我們在家修行的信徒們,要先學習一個忍辱法門,這個忍辱法門不是教你只是忍氣、忍耐飢餓、忍耐寒冷、忍耐疾苦,不是這樣。

其實這個忍,是叫你增加力量!怎樣有智慧,怎樣去應付世間。好像在佛教裡講這個「忍」,有生忍、法忍、無生法忍。說到這個「忍」,第一個意思是認識。我認識你們,好的、壞的,我都知道、認識、明瞭。第二個是接受的意思,我能負擔、我能處理,把好的、不好的問題都能處理好,能夠化解,能夠承擔,成為我的力量。你要生活,你要生存,你要生命,這些你都離開不了的,你怎麼辦?唯有接受一個忍,會成為很大力量。我擁有了生命、生活、生存的忍,即生忍,我就能認識一切,我就能接受一切好的、不好的,我都能擔當,我也能負責、能化解、能處理,因為我生命當中有能量,有忍的能量!生忍還不夠,還要有法忍。所謂法忍,就是世間萬法,即宇宙萬有的一切法,書、花是一個法,人、桌子、房子也是一個法,山、水都是一個法,我處在大自然、社會、人群、家庭、萬法之中,我一個人,我怎麼辦呢?那就要訓練我的力量,就要有修行,修行什麼力量?--法忍。我認識你們山河大地、宇宙萬有,我能可以接受,風霜雨雪,溫暖、讚美、好壞,我都能接受,能夠承擔,能可以處理、能可以化解,我有力量。要有法忍,不忍怎麼對付世間呢?有了法忍以後還不夠,還要有無生法忍。因為我沒有修成生忍、法忍,我的生命、生活就比較難啊!還要修無生法忍,這個層次就比較高了,是不生不滅,不生不死的境界,這個太深奧了,就不容易談了,要學佛修行多少年以後,才能慢慢慢慢體會到,這不生不滅、不來不去、不有不空這種很微妙的、空有一如的世界。那我們現在在這個世間上,有很多東西會影響我們,比如,好人、壞人會影響我們;得失也會影響我們,善惡、是非、煩惱、失業、財富、貧窮等等,每天都會影響我們,讓我們開心、不開心,可以說,我們每天的生活、日子,都是生活在這患得患失之中。在這個紛擾複雜的生活、社會裡面,當然我們要生存,也有生存之道。所謂生存之道,就是我剛才講的忍辱,能忍之忍。知足,知足就會長樂;放下,放下就能自在呀。

人類常常有一個疑惑的習慣,多疑心,這很麻煩。「哎,那兩個人在那講話,是不是在批評我?」本來沒有事,它就把人家講話說成是批評我,就拉到自己身上來,不要那麼樣子多疑、不要那麼多管閑事。這個是非煩惱,有時候就是從眼、耳、鼻、舌、身來的,你能可以不看、不聽、不說,煩惱就會減少。你若做不到不看、不聽、不說,那好,像佛光會發動的三好運動,身、口、意三業要清淨,身做好事,口說好話,心存好念,我什麼都是好的,好的因還能沒有好的果嗎?

慈慧法師:剛才談到對身心的管理,除了身心以外,很重要的就是家庭,那第六個問題,就是對家庭管理的藝術。

星雲大師:關於家庭管理的問題,你們都是家庭管理的專家,我沒有家庭,我怎麼會說家庭管理呢?不過,現在來問你們大家,你們的家庭管理,成果如何?年紀不同,就有帶溝;性別不同,男女有別,各有需要;興趣不一樣,就各自為政。我想,現在的家庭,最重要的,大家要學習尊重、包容,要愛護別人的不同,你尊重他、愛護他。家庭是愛的屋,愛能解決問題。但愛的不當、愛的過分了,也會出問題。一個大學女學生,她因媽媽講話太囉嗦了,媽媽都是叫她:「不要看電視啦,要讀書呀;趕快睡覺,身體要好啊。」她就生氣說:「媽媽,你如果每天再這樣囉嗦,我就不要這個家了」可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媽媽還是一樣叫她:「孩子,快起來了,要做這個事,要做那個事...」她就生氣,什麼東西都不要了,離家出走了。跑出去以後,又沒有帶錢,從這條街走到那條街,從早上走到中午,肚子餓了,才想起來:「怎麼辦呢?」要吃飯呀。一個面攤賣面的老頭在那兒賣面,大概是從大陸什麼地方來的,對她說:「喂!小姑娘,要吃面嗎?我煮一碗給你吃好嗎?」「我肚子餓了,但我沒有錢呀?」老頭說:「沒有錢沒關係,俺請你吃一碗面好啦。」這個女學生一面吃,一面流眼淚。老頭就問:「小姑娘,面不好吃嗎?為什麼要流淚呢?」「對不起,你我素昧平生不認識,能給我面吃,真感動啊!」老頭說:「小姑娘,要感謝的不是我,是你的父母呀!他們每天養育你,給你做吃的,做了幾十年了,我這一碗面有什麼要感謝的呢?」這個女學生一聽,才有覺醒、感悟:「對了,父母對我那麼好,我怎麼都不感恩呢?」面也不吃了,趕快要回家,向爸爸、媽媽懺悔。跑到家,媽媽正在門口:「孩子呀,你跑到哪裡去了?從早上就在等你吃飯,急死媽媽啦!」女學生對媽媽說:「媽媽,對不起,我錯了,我到現在才知道,你愛我、對我很好,我以後也要愛你,聽你的話。」人要教育,明理,這個家才好。

還有婆媳問題--婆媳不和,自古以來,在中國各地到處都是。一個婆婆告訴媳婦:「端午節到了,包棕子呀。」現在的女孩子都不會包棕子,但婆婆叫做的,不能不包呀。千辛萬苦把棕子包好了,煮棕子也很麻煩,要很長時間。她從早上忙到傍晚,棕子好快煮熟了,就聽到婆婆在那裡給自己的女兒打電話:「女兒呀,趕快回來,家裡的棕子快要煮熟了,回來吃棕子吧!」媳婦生氣了:「我這麼辛苦了一天,你叫你的女兒回來吃棕子,我不干了!」圍裙一扔,跑回娘家去了。回到家裡,媽媽正在那裡要打電話:「女兒呀,你回來了,我正在要打電話給你呀!」「打電話給我干什麼?」媽媽說:「我要讓你回來吃棕子呀,你嫂子包的棕子很好吃呀。」她才想到:「噢!原來天下的媽媽待女兒、天下的婆婆待媳婦都是一樣的啊!」人呀,家庭很多的煩惱,你要會把一些想法重新改良一下。一個寺廟年青的住持上任了,一個客人找他談話,客人到的時候,旁邊還站著一個老和尚,年青的住持就跟老和尚說:「去倒茶來,給客人吃。」那個客人心想:「這個年青的和尚派頭很大呀!你看,叫老和尚去倒茶。」茶倒來了,年青的住持又在說:「去切一盤水果來,請客人吃。」老和尚又切了一盤水果,年青的住持又吩咐:「我還有事,你再陪客人談談,一會兒,要陪客人吃飯。」客人信徒就有些不滿意了:「剛才那個住持是你什麼人?」老和尚說:「他是我的徒弟,我是他師父呀!」「呀,徒弟怎麼敢命令你倒茶呢?」老和尚說:「我老了,做事都做不動了,他對我好啊,你看,只叫我倒茶,沒有叫我燒茶,燒茶很辛苦啦!」「還叫你切水果呢?」「是呀,叫我切水果,這個很簡單呀,假如叫我去種水果就很麻煩了。」你們在家庭裡面,在一些事情上,就應該這樣的想問題,要學會跳探戈,對方進了,我就讓他幾步,我有的時候也會進一下,他也會讓我嘛。

到昨天為止,我在台灣做了14場的皈依三寶儀式,好幾萬人。皈依三寶,第一就是皈依佛,你們各位大家不管你皈依沒有皈依,不過,與佛法親近,最大的利益,就是肯承認自己:「我是佛!」我讓他們跟我說:「我是佛!」他們都跟我說:「我是佛!」我說:「好啦,是你自己說的,你是佛了,等一會兒回家,假如遇到夫妻要鬥嘴了,要趕快想:‘哼,我現在是佛祖了,我要跟你吵架嗎?’」明天肚子餓了,喝個老酒,吃的醉薰薰的,你趕快想:「佛祖有這樣嗎?佛祖有這樣喝酒嗎?」酒杯丟掉!抽香煙,佛祖有這樣吸煙嗎?香煙丟掉!你馬上不就是佛祖了嗎?

人,很愚癡,有時候不懂得相互容忍、相互尊重的道理。有一個老祖父,小孫子調皮,就打了他一個嘴巴說:「靜一點嘛,不要鬧了。」這也無所謂呀,可是,老祖父旁邊的兒子看不下去了,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老祖父就問:「哎,無緣無故的干什麼打自己呢?」兒子就很生氣的說:「你打我的兒子,我也打你的兒子。」

我們六根的修行,你們修行,剛才說修心,修心、修口、修耳...,要修的太多了,時間也要修,空間也要修,你也要修,我也要修,大家都要修。眼睛,常常有人說:「我親眼看到的!」親眼看到的也不一定是對,這樣的例子實在太多了;「我親耳聽到的,很不滿意!」 親耳聽到的也會錯的。所以,人要修眼、修耳,最好是:不看的世界最美麗!不聽的聲音最好聽!怎麼樣學習不看、不聽,不是小傻瓜,會更聰明!過去好多的修行人,他不是要看經,他不會去點燈;他不會要去拜佛,他就不走路。他每走一步路,每一個動作,都覺得很有意義,才重要!我們常常在一個小團體裡面,七、八個人,這個也講,那個也講,七、八個人大家都在講,大家都沒有聽,大家都在講。我說:哎,你們講給誰聽呀?常常我在講座的時候,下面也坐了好幾百人,我在講話,問問他們有什麼反應,一個個都沒有表情。不該說的要說,應該好好聽的他不聽。所以,我們要會聽,要聽的不能錯呀!要諦聽,很認真的聽,聽出悟道來,聽出知識來,聽出感想來,聽得日漸聰明:「噢!這樣的呀!我懂了。」這就好了。這一句話說出來,恐怕那個人不歡喜,那個人不以為然,不能說!要盡量說一些皆大歡喜的話。所以,修心,要把心能明白了,「千年暗室,點一盞心燈!」同樣的,眼、耳、鼻、舌、身也需要通道,也需要正常的發展。至於眼、耳、鼻、舌、身的修行,這個比較容易,大家多反省、多注意自己,就會有進步!

第九個問題:佛光山在全世界有幾百個道場,出家僧眾有一千多個,這些管理問題,請大師開示一下,關於佛光山管理的藝術如何?

常常有人問我:「你佛光山好幾千人,把寺廟都建到全世界了,你是怎麼管理的?」對這個問題,都很好奇。其實,像我這種很平凡的人,哪裡有什麼特殊的技術。「因果」兩個字,是很重要的管理學!有人常問我:「佛光山的錢是怎麼樣記帳的?」我說:「佛光山都用陶瓷把人的名字燒刻在上面,一個一個,那都是佛光山的帳薄呀!」佛光山不一定靠人管理,就是靠人,人也是本著因果關係在管理。所謂:人在做,天在看!我先訓練他的因果觀念:你可以天下什麼東西都不怕,你不能不怕因果!我在泰國有一個信徒,他有一個六百人的工廠,他跟我講:每天早上一定要用半個小時,叫大家打坐或誦經。我說你這太浪費時間了,半個小時可以生產很多東西呀,你叫打坐誦經不是生產減少了嗎?他說,不會的,凡是打坐誦經以後,再去工作,他的力度特別強,甚至我還有一個妙處:凡是壞人,他都不肯打坐、不肯誦經,坐不了幾天就走了,肯留下來的,打坐誦經的,都是好人啊!用人去管理麻煩,用佛法、用因果、用緣起、用另外的東西、制度來管理,當然也很好。

第十個問題:所有的佛經都是管理,佛教經典裡面管理藝術如何?

比方說:佛陀當初制的戒律就是一個很好的管理學,僧伽的制度就是很好的管理學,《華嚴經》、《維摩經》都是很好的管理法,大家比較熟悉的《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就是一個很好的管理法,觀世音菩薩把他怎麼樣遊走世界國土跟廣大的眾生結緣,他大慈大悲、救苦救難。他給你的慈悲你會不要嗎?他幫你服務、救苦救難你會不要嗎?救三難、救七盜,滿足你求男、求女的二求願,你會不要嗎?尤其他到處施無畏。施無畏就是佈施給你:不要怕,你要活得很勇敢,很有自信!「不要怕!有我觀世音!」你怎麼會不要他呢?你和人家做朋友,你也是要做一個不要讓人家害怕的人,你要幫助他:「有我,你就不要怕啦!」慈悲,沒有敵人;慈悲,人人歡喜的。所以,人們都要把慈悲的觀世音菩薩供在家裡最中間、最好的地方。人人要做到觀世音,就懂得怎麼樣管理了。《阿彌陀經》也是一個很好的管理法,在《阿彌陀經》裡面,你看,環境多美好啊!生活多自由呀!沒有政治的迫害,人與人相處的多和諧呀!風景、建築都富麗堂皇,風景優美。讀《阿彌陀經》,我們認為阿彌陀佛就是一個管理專家。

我現在要在佛前為大家做一個祈願!祈願大家,今後要跟全世界、全社會大眾廣結善緣!現在大家一起合掌:

慈悲偉大的佛陀!

當您在金剛座上證悟, 發出「萬法緣起」宣言的那一刻,

世間就有了光明, 人類就有了希望。

因為只要我們認識因緣的重要, 就懂得要廣結善緣。

慈悲偉大的佛陀!

自從我們知道您,

就毫不猶豫地接受您的真理, 尤其對「廣結善緣」的美好, 更是依教奉行。

我們--

有的人在醫院裡作義工,協助病患;

有的人在街道擔任義警,指揮交通;

有的人為老弱寫信閱報,跑腿服務;

有的人為寺院灑掃典座,親切接引;

我們--

有時用微笑和人「廣結善緣」,

有時用讚美和人「廣結善緣」,

有時用隨喜和人「廣結善緣」,

有時用幫助和人「廣結善緣」。

慈悲偉大的佛陀!

我們看到寺院庵堂-- 

奉行您「廣結善緣」的教誨,

有的興建房舍,供人掛單;

有的辦理學校,給人讀書;

有的美化環境,重視生態;

有的植樹造林,實踐環保。

我們也看到有許多僧侶--

四處奔走,「廣結善緣」;

有的出廣長舌,現身說法;

有的奔波忙碌,救災救難;

有的人在孤兒院裡,施予慈悲;

有的人在老人院中,照顧長者。

此外,還有許多在家信眾--

有的藉由道場共修,迴向祝福;

有的興辦慈善事業,恤助鰥寡貧窮;

有的創設工廠企業,增加就業;

有的印行經典善書,佈施智慧;

有的造橋鋪路, 有的施燈施粥,

有的興建涼亭, 有的種樹植林。

他們為了「廣結善緣」,

有人佈施棉被, 為貧苦人家帶來溫馨;

有人喜舍米面, 為自強住戶帶來飽暖;

有人贈送油醬, 為山地居民帶來美味;

有人施予文具, 為清寒學童帶來方便。

一句良言,如三冬暖爐;

一絲燈光,如太陽高照;

一口粥飯, 讓飢餓的人賴以生存;

一把雨傘, 讓風雨路人得到喜悅。

慈悲偉大的佛陀!

祈求您加被所有的施者與受者,

讓大家都能感受法界的融和,

讓大家都能體會人我的真心。

慈悲偉大的佛陀!

請求您接受我們大家至誠的祈願。

請求您接受我們大家至誠的祈願。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