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東坡親近四位高僧的故事

護眼色: 字體:粗體 發佈時間:2019-1-25 12:03:19 简体字 

蘇東坡親近四位高僧的故事

東坡居士悟道因緣

內翰東坡居士蘇軾,字子瞻,眉州眉山(今四川)人。蘇軾少有大志,幼時其母程氏親自教他讀書。一日讀《范滂傳》,蘇軾慨然謂其母曰:「軾若為滂,母許之乎?」其母道:「汝能為滂,吾顧(豈、難道)不能效滂母耶?」長大以後,蘇軾即通經史,日著文千言,後中舉,並得到歐陽修的器重。

北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蘇軾被詔為翰林知制。後因反對王安石變法遭排擠,出調補杭州通判。後因以詩諷刺時弊,於神宗元豐三年(1080),遭到彈劾,貶至黃州。在黃州,蘇軾築室於東坡,日與田夫野老相游於溪山之間,因自號東坡居士。哲宗即位後,蘇軾先後被召為禮部郎中、翰林學士兼侍讀等職。紹聖三年(1096),再次遭謗,貶至惠州,三年後又被貶到瓊州。徽宗建中靖國元年,卒於常州。

縱觀東坡居士這一生,在仕途上可謂幾起幾落,坎坷不平。多虧他學佛,性情豪放,不以為意。他曾在自己的一張寫真上,戲題道: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瓊州。

親近錢塘圓照法師

東坡居士接觸佛教比較早。在任杭州通判的時候,他就親近過錢塘圓照法師。當時,錢塘圓照法師正大弘淨土法門。為感念父母養育之恩,東坡居士請人畫了一幅阿彌陀佛像,用來超薦父母,並作頌曰:

佛以大圓覺,充滿河沙界。

我以顛倒想,出沒生死中。

云何以一念,得往生淨土。

我造無始業,本從一念生。

既從一念生,還從一念滅。

生滅滅盡處,則我與佛同。

如投大海中,如風中鼓橐。

雖有大聖智,亦不能分別。

願我先父母,與一切眾生。

在處為西方,所遇皆極樂。

人人無量壽,無往亦無來。

此後,東坡居士每至一地,都要隨身帶上這幅阿彌陀佛像,並且告訴人說:「吾往生公據也。」

在貶居黃州期間,東坡居士也是一有空兒就去附近寺院遊觀,以遣心中之失意。

一天,東坡居士往城南安國寺焚香默坐,克已悔過。從了一會兒之後,他突然覺得身心皆空,當即便領悟到罪垢之性了不可得。

親近廬山常總禪師

東坡居士後來還結識了廬山東林常總禪師(黃龍慧南禪師之法嗣)。

一日,東坡居士游廬山,夜宿東林寺,與常總禪師談論無情說法之話頭,豁然有所省悟。黎明的時候,他便作偈呈給常總禪師,偈曰:

溪聲便是廣長舌,山色豈非清淨身?

夜來八萬四千偈,他日如何舉似人。

同時還有詠廬山詩云: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參禮玉泉皓禪師

東坡居士還參禮過玉泉皓禪師。在荊南,他聽說玉泉皓禪師的機鋒峻烈,人莫敢觸,於是他便起了競勝的念頭,想看看這位老和尚到底功夫怎麼樣。

一天,東坡居士微服求見。

玉泉和尚問:「尊官高姓?」

東坡居士道:「姓秤,乃秤天下長老底秤。」

玉泉和尚便大喝一聲,說道:「且道這一喝重多少?」

東坡居士被問得無言以對,於是便禮拜。

東坡居士後從黃州移居汝州(今河南臨汝),臨行前,他特地去高安(在江西境內)向他的弟弟蘇轍辭行。到高安的頭一天晚上,蘇轍正與真淨克文、聖壽省聰聯床共宿,夜間三人都夢見自己迎接五祖師戒禪師。第二天東坡居士便到了。他們一起相談甚歡。後來有人認為東坡居士是五祖師戒禪師的轉世,就是從這裡來的。

親近佛印瞭然禪師

在眾多的禪師中,與東坡居士交往最密切,時間最長的要算佛印瞭然禪師(廬山開先善暹禪師之法嗣),他倆之間有不少妙趣橫生的詩禪酬和,為後人留下了許多回味無窮的佳話。

有一天,東坡居士去看望佛印禪師。

佛印禪師道:「此間無座榻,不及奉陪居士。」

東坡居士趁機戲道:「敢暫借和尚四大為座榻。」

佛印禪師回答道:「山僧有一問,居士若道得即請坐,若道不得,即輸卻腰間玉帶。」

東坡居士欣然同意了。

佛印禪師說道:「居士適來道,借山僧四大為座榻,只如山僧四大本空,五蘊非有,居士向什麼處坐?」

東坡居士被問得無言以對,只好留下玉帶,大笑而出。為了表示紀念,佛印禪師亦以雲山衲衣相贈。

事後,東坡居士作了三首偈子,呈佛印禪師:

「百千燈作一燈光,盡是悟沙妙法王。是故東坡不敢惜,借君四大作禪床。」

「病骨難堪玉帶圍,鈍根仍落箭鋒機。會當乞食歌姬院,換得雲山舊衲衣。」

「此帶閱人如傳舍,流傳到此亦悠哉。錦袍錯落渾相稱,乞與徉狂老萬回。」

佛印禪師亦作二偈謝東坡居士:

「石霜奪得裴休笏,三百年來眾口誇。爭似坡公留玉帶,長和明月共無瑕。」

「荊山卞氏三朝獻,趙國相如萬死回。至寶只應天子用,因何留在小蓬萊?」

除此之外,後人還以此二人為引子,演繹出了許多其他的佳話。

東坡居士晚年病重將逝,臨終前,門人錢濟明侍立於床前,問道:「公平日學佛,此日如何?」

東坡居士道:「此語亦不受。」

後徑山惟琳禪師前來看望他,提醒他說:「先生踐履至此,更須著力。」

東坡居士應聲道:「著力即差。」

說完便庵然而逝。春秋六十六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