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關頭,切切不可被恩愛綁住

護眼色: 字體:粗體 發布時間:2019-3-28 17:29:48 簡體字 

生死關頭,切切不可被恩愛綁住

明朝沈槐庭居士,潭州人,少年失學,不能窮究佛經,暢談諦理。人們都認為他很差勁,沒有什麼智慧而忽視他。

有一天,他跟隨永覺元賢禪師學佛,請問進修的法門。禪師說:「我觀察你的秉賦,唯一修念佛三昧,一定能得實效。」他問:「有沒有別的法超過這個呢?」禪師說:「藥有萬種,治病為先。如果藥和病不相應,即使服用老參又有什麼利益呢?」沈槐庭當時就說:「好,好。」於是決志求生淨土,一心念佛,毫不懈怠。

崇禎九年十二月得了一場病,自己選好日子,說:「二十六號是好日子,我那天要走了。」這一天辰時(上午七點至九點),本立上人來看望他,他笑著說:「我盼望師父很久了,您怎樣來幫助我走呢?」

本立師說:「二十年來所用的功夫全在今天,你還得受用嗎?」沈槐庭舉起念珠說:「正好著力。」於是叫幾個孩子扶他出正房,在殿堂裡設好香案、佛像,自己直身端坐。

當時親友們都來了,張達宇居士喊道:「生死關頭,切切不可被恩愛綁住!」沈槐庭說:「屢蒙究竟,今天我得受用了,只是不能報答你的厚愛。」於是舉手表示感謝。他的孩子們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淚,沈居士喝斥他們,叫妻子兒女都退下,他只管掐著念珠念佛。

從辰時(上午七點至九點)到午時(中午十一點至一點),親友環繞著為他助念,有人聽到天樂鳴空。他忽然說:「時間已到,我走了。」舉手當胸,跟大眾告別,就這樣往生了。過了一段時間,頂門炙熱。停龕三天,面貌如生。

張達宇居士篤信淨土,曾經與沈居士等結淨土社,專修淨業,過了幾年也念佛坐化了。

印光大師曾經開示說:「人生世間,無論久暫,終有一死。其死不足惜,其死而所歸之處,可不預為安頓乎?有力量者,自己預為安頓妥帖,則臨終固不須他人為之輔助。然能輔助,則更為得力。無力量者,當令家屬代為念佛,則必能提起正念,不致恩愛牽纏,仍舊被愛情所縛,住此莫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