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瓣心香供耆德:記圓拙老和尚二三事

【故事一:一生的積蓄全部用於印經】

圓拙法師身上的錢從來不超過一千塊,為什麼不能超過一千塊錢呢?在一九八八、八九年那個時候,他這麼做是有理由的。他說,將來往生以後打三堂普佛、火葬的費用,一千塊錢夠了。他有多的錢幹什麼呢?就統統用到印經書上。

廣化寺比較早時創辦佛經流通處,可謂千辛萬苦。當時我陪著圓拙法師到省宗教局,申批一本叫《覺海慈航》的書。第二本申批的書叫《釋迦如來成道記》,是帶有畫像的。這個書面和我們的雜誌差不多大,這本書是美國宣化上人出資印的。

【故事二:穿衣從不講究】

受弘一法師的影響,圓拙法師一直保持著節衣縮食的傳統。他的生活非常朴素,不穿的衣服,馬上就結緣送人。他自己穿的衣服特別破,磨損得很厲害。

給他洗衣服很簡單,夏天一天要換兩三次、四五次,一出汗就脫掉。衣服泡在清水裡,也不能打肥皂,泡個五分鐘、十分鐘以後你就抓,啪啪……稍微抓兩下,然後拿出來曬就行了。你不能搓的,因為他的衣服,一搓就破掉了。

後來宣化上人請他去傳戒。第一次去,回來時宣化上人給了他不少好衣服,說他的衣服太破了,還是穿點好的吧。回來後他把上人送他的衣服給我,我說你自己留幾件,留幾件布料也好。他說不用了,你知道我今年幾歲了!再過幾年一死掉的話,人家看到你曾經穿過這件衣服,就嚇得不敢要了,這是死人的衣服。我沒穿過的話人家敢要,敢穿。我這個舊衣服無所謂的,死了以後衣服人家不要了,就當垃圾扔掉或者燒掉,也不值錢。老和尚就是這麼一個心態。

【故事三:不別眾食】

微細戒裡面有一條戒叫別眾食,他從來不這樣做。

有一次圓拙法師生病,我看他實在是吃不下飯,就動了小腦筋,到了小食堂。廣化寺當時的食堂是分開的,客人來時,專門有一個小食堂招待客人,每天有幾個稍微好一點的菜。圓拙法師從來不吃小食堂的飯菜,都是吃大鍋飯、大鍋菜。能吃得下他就吃,吃不下,他的觀點就是「我的業障來了」。法師一生都是這樣的,從來不到小食堂去打菜。

我看到他病了幾天,感覺到他身體可能不行,飯也吃不下,很心疼,就去小食堂裡面打了一點菜。拿過去以後,圓拙法師當時沒有馬上吃,看了一下,說奇怪了,問這個是大食堂裡打來的?我當時也不是要故意或惡意的隱瞞,而是一種心疼老和尚的心態,就說是的。

他說,今天大寮裡的伙食怎麼那麼好?他還是吃了。吃了以後,他老跟我講,這是最後一次,既然拿來了再倒回去也不好。他說大食堂裡面沒有那麼好的菜,你以後絕對不可以幹這種事情。

老和尚沉下臉來的表情非常難看,真的把我嚇壞了。也就那一次,以後我再也沒有幹過這種事情了。

圓拙法師不僅自己做到這一點,也希望我們做到。後來我在泉州學戒的時候,也有意思。他有時候找我聊天,問我們覺得現在的生活怎麼樣?沒關係的,我們有什麼話都可以談。當時我也比較傻傻的,老法師既然讓我們談生活,那我就談了。我說好像菜的質量差了一點。

你知道當時老法師回了一句什麼話嗎?他問,你們現在飯至少還能吃得飽吧?我說,當然能吃得飽。他說,你們現在的條件和我當時的條件,差別太大了。你們至少飯還能吃得飽,我那時候跟弘一法師學戒的時候,飯都吃不飽。

一瓣心香供耆德:記圓拙老和尚二三事

1984年圓拙長老與夢參長老在廣化寺

【故事四:不收徒弟】

當時廣化寺那一帶非常盛行收徒弟,而圓拙法師就不收徒弟。

有次我問他怎麼不收徒弟,他說:「我哪有資格收徒弟。」

後來我就找旁邊的一位老和尚打聽此事,老和尚知道這個事情,就告訴我,老法師心裡有一塊石頭,始終沒有化解掉,沒有放下來。什麼事情呢?就是拙法師以前曾收過一個徒弟,但出家沒幾年就得了癌癥死掉了,拙法師把責任攬到了自己身上,認為是他這個師父沒當好,沒有照顧好徒弟的生活起居,所以讓這個徒弟得了癌癥死掉了。他始終覺得當師父有責任,就把這個徒弟的骨灰背在身上,背了將近四年。那麼長的時間裡,這個骨灰就一直背著,一年四季這個骨灰都不離身。不管走到哪裡,都一直帶著它,甚至上廁所也都帶著。大家看著就很心痛。

福建的氣候非常炎熱,而他把徒弟的骨灰一直背在身上,別人勸他,總勸不了。後來,北京的林子青居士,要在泉州清源山建弘一法師的塔墓,提議圓老說,您一生敬仰弘一法師,現在我們要在這裡建弘一法師的塔,您弟子的骨灰,能不能放到這個塔裡面去?讓您的弟子和弘一法師在一起,這樣您在心理上或許會安心了。圓老同意了,這樣才算把身上這副擔子放下。

他一生就收了這麼一個徒弟。這是他對收徒弟的一種看法。

【故事五:做人要誠實,知錯及時改】

圓拙法師也有自己的個性。譬如說件很簡單的事情,當時我把他的開水瓶打壞了,他會生氣,但一會時間就過去了,一下子就原諒你了。不小心打破了就打破了,他承受得了。

但是,當時有一個在廣化寺很出名的法師,講課講得也很好,他犯了一個小錯誤,圓拙法師後來就沒有原諒過他。事情是這樣的:那個法師跟圓拙法師借了一本書,看完以後也還他了。

過了半年多,圓拙法師要找資料,查閱這本書的時候,發現其中有一頁紙撕壞了。圓拙法師記起來最後借這本書的人是誰,就叫我過去問,那個法師也承認了。承認也不能被原諒了。

圓拙法師當時說了這樣一些話:你當時馬上跟我講,我肯定會生氣,但生氣後我一下子就可以過去了,而你並沒有及時告訴我,現在是我自己發現了這個問題,你現在再承認,性質已經不一樣了。所以他就講,這個事情是不能原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