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七口全部出家,夫妻二人同生淨土

了相,四川西蜀吳姓的子弟。高、曾、祖父皆任官於安徽,於是在安徽安居下來。後來,祖父經商致富,父親是善乘法師,母親是善果比丘尼,在他們出家前均篤信佛教,供奉觀音大士更是虔誠。生下二男二女,了相大師是長子,五歲時,就能背誦《心經》,每次跟隨父親進入寺院,就會對著佛像禮拜。父親的道友永成法師,有一次來家中拜訪,了相大師一見到他,即深切地恭敬欣慕,志願追隨他出家,父母親不允許。當時正在私塾讀書,放學後,即到普濟寺聽僧眾誦經,一定要到晚上天黑才肯回家。

十八歲,雙親就要為他娶妻,再次堅持請求出家,但雙親強迫他,不得已才結婚。妻子楊氏,法名了智,也是本來就信奉佛法,得了相大師的度化教導而更加堅信,二人相伴念佛。有一天,告訴楊氏說:“我十三歲時,就具有出家的志向,但被雙親堅決阻止,他日若有出家的機緣,與夫人你同作佛子,怎麼樣?”楊氏說:“好!夫君你如果真的作比丘,請執刀為我削去此八千煩惱絲,而現身為比丘尼。”了相大師非常高興,兩人馬上對著佛共同發誓,從此長年持齋。

清德宗光緒四年(1878),其父親被誣陷控告。囚禁於牢獄中五個月,冤曲之罪才得以昭雪。出獄後,所有經營的店號,又都失利關閉歇業,刺激過深,想要自殺而未遂,因此發心出家。又恐怕眷屬障礙阻止,所以不告而行,請求廣福寺的證公和尚剃度。受完具足戒後,才寫信告知家屬,並以修行學佛之種種功德相互勸勉。當時母親正在生病,便命了相大師偕同弟弟了非去探望父親。

了相大師詢問妻子楊氏說:“我想要跟隨父親出家,夫人你的意思如何呢?”楊氏說:“此是夫君的大事,自己應當盡早做決定,百年的生死大事就在一剎那間,哪里可以因循而耽誤了呢?只期望夫君不要忘記以前的誓願,趕緊回來為我剃髮,完成我一向的志願,如此就非常感謝你了!”了相大師抵達廣福寺見到父親時,即要求剃度。父親問說:“你要如何安置妻子呢?”了相大師說:“媳婦與兒子我有約定,她也要剃度為僧尼,所以可以不用顧慮了。”了非也願跟從兄長依止父親出家。隨即稟告鎮公,於光緒五年(1879)九月十九日,為了相大師兄弟同時剃度。

母親看兩個兒子很久都沒有回來,就帶著媳婦及兩個女兒前往探訪。楊氏看見丈夫已現僧相,欣喜地祝賀他說:“有志竟成,可喜可賀。請立即實踐以前的約定,為我削髮。”母親及兩位妹妹,也發心出家。於是就選在阿彌陀佛的聖誕日,分別剃度,接著受具足戒。了智尼師隨著婆婆等人居住在蓮花庵,專心念佛。

後來,了相大師前往高旻寺,參學三年,在金山寺及天寧寺,各住了兩年,再回到廣福寺閉關。等到父母親先後示現入寂,與弟弟一同朝禮南北名山,參訪長老尊宿,歷經七年,重回廣福寺閉關。光緒二十七年(1901),再度朝普陀、天台等名山,參訪善知識請益佛法。這年的冬天,三度入關,更加用功努力修持,以求道業精進。剛開始習禪,以及諸經論,而最得力的是《十六觀經》。五十歲之後,才一心一意於淨土法門,專持名號。

了相曾經說:“就此淨土法門就已經足夠,何必貪多求廣博。世人念佛者多,往生者少,這是因為只念佛而不作觀想,導致妄念繁多生起。必須信心堅定願力切實,並且修行專一,念念求生西方,不要夾雜其他的妄念,自能一心不亂,必定得以往生。我們出家人,主要在求佛法,了脫生死,必須有恆心、定力與呆氣,方能專一精進而不退轉,若有絲毫的畏懼艱難、偷閑懶惰與懷疑思慮,絕對無法成就。志在求生淨土者,尤其要特別注意。”於是先後建造茅篷於黃山及廬山深幽的地方,二六時中念佛不斷。年六十六歲時,才因徒弟再三迎請,而回到廣福寺,每日處於狹小的斗室中,行住坐臥動靜之間,持誦佛號從不停止。每逢初一、十五日,必定召集附近的信眾,結會念佛。曾經說:“學佛在求自度,更應當度化他人,若只求自利,而不知利他,便是自私為我,而失去佛陀慈悲方便的要旨了!”

1924年,了智尼師入寂往生時,了相大師前往助念,了智微笑地禮拜了相而說:“此生幸得出家為尼,善根不滅,現今得以往生,深深地感謝法師您的恩賜,十年之後,當再與法師您相會於西方淨土。”荼毗時,了相大師為她舉火。

1934年十月十二日,其父親百齡誕日,特地親自主持佛七。年少時患頭暈癥,剃髮出家後,頭暈的病癥竟然痊癒,至佛七的第四日,忽然又稍微感覺頭暈,雖然只是一會兒就好了,卻自知時至。隔日,即沐浴剃髮,更衣端坐,默念佛號。徒弟們留守侍候於室中,皆揮手叫他們出去,說:“往生的時刻還早,你們可以安心打佛七。”等到佛七圓滿的當天晚上,才對大眾一一道別,囑咐大家要努力念佛,一心精進不要懈怠。說完後,一再地面向西方作禮,到了晚上十一時,面容含笑結手印而往生,時年七十九歲,僧臘五十六年。荼毗後,以骨灰作成丸狀,散佈於江海中。(《佛學半月刊》,第一百期)

評曰:“與妻子相伴念佛,相約出家,而妻子於是專心念佛。了相大師到處遍參善知識,並且三度閉關後,才知道就此念佛法門已經足夠,因此一心一意於淨土法門。在黃山及廬山先後建茅篷念佛,還比不上妻子修習淨土的行業先成就,與法師約定於十年後淨土再會。果真晚了十年才往生,這是因為不及妻子老實念佛之信堅願切而修行專一。”

《淨土聖賢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