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一萬人俱,及諸菩薩摩訶薩十萬人俱——皆悉住於不退轉地,久已供養無量諸佛,於諸佛所深種善根,成就眾生淨佛國土,得陀羅尼,獲樂說辯,成就智慧具足功德,以自在神通游諸佛世界,放無量光明,說無盡妙法,教諸菩薩入一相門,得無所畏善降眾魔,教化度脫外道邪見,若有眾生樂聲聞者說聲聞乘,樂緣覺者說緣覺乘,樂世間者說世間乘,以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攝諸眾生,未度者度,未脫者脫,未安者安,未泥洹者令得泥洹,究竟菩薩所行,善入諸佛法藏,如是種種功德皆悉具足,其名曰:文殊師利法王子菩薩、彌勒菩薩、普光明菩薩、不舍勇猛精進菩薩、藥王菩薩、寶掌菩薩、寶印菩薩、月光菩薩、日淨菩薩、大力菩薩、無量力菩薩、得勤精進菩薩、力幢相菩薩、法相菩薩、自在王菩薩——如是等菩薩摩訶薩十萬人俱,並餘天龍鬼神等一切大眾,皆悉來集。

爾時,世尊於中夜時放大光明,青黃赤白雜玻瓈色,普照十方無量世界。一切眾生觸此光者,皆從臥起,見此光明,皆得法喜,咸生疑惑:「此光何來普遍世界,令諸眾生得安隱樂?」作是念已,於一一光復出大光明,照耀殊特勝於前光,如是展轉乃至十重。一切菩薩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咸皆踴躍得未曾有,各各思念:「必是如來放此光明!我等應當疾至佛所,禮拜親近恭敬如來。」

是時,文殊師利及諸菩薩摩訶薩眾遇此光者,歡喜踴躍充遍身心,各從住處到祇洹門。爾時,舍利弗、大目揵連、富樓那彌多羅尼子、摩訶迦葉、摩訶迦旃延、摩訶俱絺羅,皆從住處到祇洹門。帝釋、四天王上至阿迦尼吒天,亦睹光明嘆未曾有,與其眷屬齎妙天華、天香、天樂、天寶衣,一切皆悉到祇洹門。其餘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八部,遇光歡喜皆來到門。

爾時,世尊一切種智,知諸大眾悉已在門,從住處起出至門外,自鋪法座結跏趺坐,告舍利弗:「汝今晨朝來門外乎?」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文殊師利等菩薩摩訶薩皆悉先至。」

爾時,世尊告文殊師利:「汝於晨朝先至門乎?」

文殊師利白佛言:「如是,世尊。我於中夜見大光明十重照耀,得未曾有,心懷歡喜,踴躍無量,故來禮拜親近如來,並欲願聞甘露妙法。」

爾時,世尊告文殊師利:「汝今真實見如來乎?」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如來法身本不可見,我為眾生故來見佛。佛法身者不可思議,無相無形,不來不去,非有非無,非見非不見,如如實際不去不來,非無非有,非處非非處,非一非二,非淨非垢,不生不滅。我見如來,亦復如是。」

佛告文殊師利:「汝今如是見如來乎?」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我實無見,亦無見相。」

爾時,舍利弗白文殊師利:「我今不解汝之所說,云何如是見於如來?」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大德舍利弗,我不如是見於如來。」

舍利弗白文殊師利:「如汝所說轉不可解。」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不可解者即般若波羅蜜,般若波羅蜜非是可解、非不可解。」

舍利弗白文殊師利:「汝於眾生起慈悲心不?汝為眾生行六波羅蜜,不復為眾生入涅槃不?」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如汝所說,我為眾生起慈悲心,行六波羅蜜,入於涅槃,而眾生實不可得,無相無形,不增不減。舍利弗,汝常作是念‘一一世界有恆河沙等諸佛,住世恆河沙劫,說一一法,教化度脫恆河沙眾生,一一眾生皆得滅度’,汝有如是念不?」

舍利弗言:「文殊師利,我常作是念。」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如虛空無數,眾生亦無數,虛空不可度,眾生亦不可度。何以故?一切眾生與虛空等故。」

舍利弗白文殊師利:「若一切眾生與虛空等,汝何故為眾生說法令得菩提?」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菩提者實不可得,我當說何法使眾生得乎?何以故?舍利弗,菩提與眾生不一不二,無異無為,無名無相,實無所有。」

爾時,世尊出大人相肉髻光明,殊特希有不可稱說,入文殊師利菩薩摩訶薩法王子頂,還從頂出普照大眾,照大眾已乃遍十方一切世界。

是時,大眾觸此光明,身心快樂得未曾有,皆從座起瞻仰世尊及文殊師利,咸作是念:「今日如來放此奇特微妙光明,入文殊師利法王子頂,還從頂出普照大眾,照大眾已乃遍十方,非無因緣必說妙法。我等但當勤修精進,樂如說行。」如是念已,各白佛言:「世尊,如來今日放此光明,非無因緣必說妙法。我等渴仰,樂如說行。」如是白已,默然而住。

爾時,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如來放光加我神力,此光希有,非色非相,不去不來,不動不靜,非見非聞,非覺非知,一切眾生無所觀見,無喜無畏,無所分別。我當承佛聖旨說此光明,令諸眾生入無想慧。」

爾時,佛告文殊師利:「善哉!善哉!汝善快說,吾助爾喜。」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此光明者是般若波羅蜜,般若波羅蜜者是如來,如來者是一切眾生。世尊,我如是修般若波羅蜜。」

爾時,佛告文殊師利言:「善男子,汝今如是說深般若波羅蜜。我今問汝,若有人問:‘汝有幾眾生界?’汝云何答?」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若人作如是問,我當答言:‘眾生界數,如如來界。’」

佛告文殊師利:「若人問:‘汝眾生界廣狹云何?’汝云何答?」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若人作如是問,我當答言:‘如佛界廣狹。’」

「文殊師利,若復問:‘汝眾生界,係在何處?’當云何答?」

「世尊,我當答言:‘如如來系,眾生亦爾。’」

「文殊師利,若復問:‘汝眾生界,住在何處?’當云何答?」

「世尊,我當答言:‘住涅槃界。’」

佛告文殊師利:「汝如是修般若波羅蜜,般若波羅蜜有住處不?」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般若波羅蜜無有住處。」

佛告文殊師利:「若般若波羅蜜無住處者,汝云何修?汝云何學?」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若般若波羅蜜有住處者,我無所修,我無所學。」

佛告文殊師利:「汝修般若時,有善根增減不?」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無有善根可增可減;若有增減,則非修般若波羅蜜。世尊,不為法增,不為法減,是修般若波羅蜜。不斷凡夫法,不取如來法,是修般若波羅蜜。何以故?世尊,般若波羅蜜不為得法故修,不為不得法故修,不為修法故修,不為不修法故修。世尊,無得無舍,是修般若波羅蜜。何以故?不為生死過患,不為涅槃功德故。世尊,若如是修,是修般若波羅蜜,不取不受、不舍不放、不增不減、不起不滅故。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作是思惟‘此法上,此法中,此法下’,非修般若波羅蜜。何以故?無上中下法故。世尊,我如是修般若波羅蜜。」

佛告文殊師利:「一切佛法非增上耶?」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佛法、菩薩法、聲聞、緣覺法乃至凡夫法,皆不可得。何以故?畢竟空故。畢竟空中無佛法、凡夫法,佛法、凡夫法中無畢竟空。何以故?空、不空不可得故。」

佛告文殊師利:「佛法無上不?」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無有一法如微塵許名為無上。何以故?檀波羅蜜檀波羅蜜空,乃至般若波羅蜜般若波羅蜜空,十力十力空,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乃至薩婆若薩婆若空。空中無無上,無上中無空,空、不空畢竟不可得故。世尊,不可思議法是般若波羅蜜。」

佛告文殊師利:「汝不思惟佛法耶?」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我若思惟佛法,我則見佛法無上。何以故?無生死故。世尊,五陰、十二入、十八界畢竟不可得,一切佛法亦不可得,不可得中無可得不可得故。世尊,般若波羅蜜中凡夫乃至佛,無法,無非法,我當思惟何等法乎?」

佛言:「善男子,若無思惟,汝不應說此凡夫法、此緣覺法,乃至不應說此是佛法。何以故?不可得故。」

「世尊,我實不說凡夫法乃至佛法。何以故?不修般若波羅蜜故。」

佛言:「善男子,汝亦不應作如是意:此欲界,此色界,此無色界。何以故?不可得故。」

「世尊,欲界欲界性空,乃至無色界無色界性空,空中無說,我亦無說。世尊,修般若波羅蜜,不見上,不見不上。何以故?世尊,修般若波羅蜜,不取佛法,不舍凡夫法。何以故?畢竟空中無取舍故。」

佛告文殊師利:「善哉!善哉!汝能如是說深般若波羅蜜,此是菩薩摩訶薩印。文殊師利,若善男子、善女人,非於千萬佛所深種善根得聞此法,乃於無量無邊佛所深種善根乃得聞此甚深般若波羅蜜不生怖畏。」

文殊師利復白佛言:「世尊,我承佛威神當更說甚深般若波羅蜜。」

佛告文殊師利:「善哉!善哉!恣聽汝說。」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若不得法生,是修般若波羅蜜。何以故?諸法無有生故。若不得法住,是修般若波羅蜜。何以故?諸法如實故。若不得法滅,是修般若波羅蜜。何以故?諸法寂滅故。

「世尊,若不得色,是修般若波羅蜜,乃至不得識,是修般若波羅蜜。何以故?一切諸法如幻如炎故。

「世尊,若不得眼,是修般若波羅蜜,乃至不得意,是修般若波羅蜜;若不得色,乃至不得法,不得眼界、色界、眼識界,乃至不得法界、意識界,是修般若波羅蜜;若不得欲界,是修般若波羅蜜,乃至無色界亦如是。

「世尊,若不得檀波羅蜜,是修般若波羅蜜,乃至不得般若波羅蜜,是修般若波羅蜜;若不得佛十力、四無所畏乃至十八不共法,是修般若波羅蜜。何以故?內空故,乃至無法有法空故。

「世尊,若得生、住、滅,非修般若波羅蜜;若得五陰、十二入、十八界,非修般若波羅蜜;若得欲界、色界、無色界,非修般若波羅蜜;若得檀乃至般若,若得佛十力乃至十八不共法,非修般若波羅蜜。何以故?以有得故。

「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聞此甚深般若波羅蜜,不驚不疑,不怖不退,當知是人久於先佛深種善根。」

文殊師利復白佛言:「世尊,若不見垢法、淨法,不見生死果,不見涅槃果,不見佛,不見菩薩,不見緣覺,不見聲聞,不見凡夫,是修般若波羅蜜。何以故?一切諸法無垢無淨,乃至無凡夫故。

「世尊,若見垢淨乃至見凡夫,非修般若波羅蜜。世尊,若見垢法差別、淨法差別,乃至見佛差別、凡夫差別,非修般若波羅蜜。何以故?般若波羅蜜無差別故。」

佛告文殊師利:「善哉!善哉!是真修行般若波羅蜜。文殊師利,汝云何供養佛?」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若幻人心數滅,我則供養佛。」

佛告文殊師利:「汝不住佛法耶?」

文殊白佛:「世尊,佛無法可住,我云何住?」

佛告文殊師利:「若無法可住,誰有佛法?」

文殊白佛言:「世尊,無有有佛法者。」

佛告文殊師利:「汝今已到無所著乎?」

文殊白佛:「無著則無到,云何世尊問已到無著?」

佛告文殊:「汝住菩提不?」

文殊白佛言:「世尊,佛尚不住菩提,何況我當住菩提乎?」

佛告文殊師利:「汝何所依,作如是說?」

文殊白佛:「我無所依,作如是說。」

佛告文殊:「汝若無依,為何所說?」

文殊白佛:「如是,世尊,我無所說。何以故?一切諸法無名字故。」

爾時,長老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若菩薩摩訶薩聞此深般若波羅蜜,不驚疑怖畏,必定得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

爾時,彌勒菩薩白佛言:「世尊,若諸菩薩摩訶薩聞此深法,不驚疑怖畏,得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

爾時,有天女名無緣,白佛言:「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聞此深般若波羅蜜,不驚疑怖畏,當得聲聞法、緣覺法、菩薩法、佛法不?」

爾時,佛告舍利弗:「如是,如是,舍利弗,若諸菩薩摩訶薩聞此深般若波羅蜜,不驚疑怖畏,必定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善男子、善女人,當為大施主、第一施主、勝施主、無等施主,當具足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當具諸功德成就相好,自不怖畏令人不怖畏,究竟般若波羅蜜,以不可得、無相、無為成就第一不可思議法故。」

佛告文殊師利:「汝何所見,何所樂,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我無見無樂故求菩提。」

佛告文殊師利:「若無見無樂,亦應無求。」

文殊師利白佛:「如是,世尊,我實無求。何以故?若有求者,是凡夫相。」

佛告文殊師利:「汝今真實不求菩提耶?」

文殊白佛:「我真實不求菩提。何以故?求菩提者,是凡夫相。」

佛告文殊師利:「汝為定求?為定不求?」

文殊白佛:「若言定求、定不求、定求不求、定非求非不求,是凡夫相。何以故?菩提無住處故。」

佛告文殊師利:「善哉!善哉!汝能如是說般若波羅蜜。汝先已於無量佛所,深種善根,久修梵行。諸菩薩摩訶薩樂深法者,應當如所說學,如所說行。」

文殊白佛:「我不於無量佛所深種善根,不久修梵行。何以故?我若種善根則一切眾生亦種善根,我若修梵行則一切眾生亦修梵行。」

佛告文殊師利:「汝何見何證說如是語?」

文殊白佛:「我無見無證,亦無所說。世尊,我不見凡夫,不見學,不見無學,不見非學非無學,不見故不證。」

爾時,舍利弗白文殊師利:「汝見佛不?」

文殊答舍利弗:「我尚不見聲聞人,何況當見佛?何以故?以不見諸法故,謂為菩薩。」

舍利弗白文殊師利:「汝今決定不見諸法耶?」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大德大比丘,汝止,不須復說。」

舍利弗白文殊師利:「謂為佛者是誰語言?」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佛、非佛不可得,無有言者,無有說者。舍利弗,菩提者不可以言說,何況有佛可言可說?

「復次,大德舍利弗,汝說佛者是誰語言?此語言不合不散,不生不滅,不去不來,無有一法可與相應,無字無句。大德舍利弗,欲見佛者當如是學。」

爾時,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此文殊師利所說,新發意菩薩所不能解。」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如是,如是。大德舍利弗,菩提非可解,新發意者云何當解?」

舍利弗白文殊師利:「諸佛如來不覺法界耶?」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諸佛尚不可得,云何有佛覺法界?舍利弗,法界尚不可得,云何當有法界為諸佛所覺?舍利弗,法界者即是菩提,菩提者即是法界。何以故?諸法無界故。大德舍利弗,法界、佛境界無有差別,無差別者即是無作,無作者即是無為,無為者即是無說,無說者即無所有。」

舍利弗白文殊師利:「一切法界及佛境界,悉無所有耶?」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無有,無不有。何以故?有及不有,一相無相,無一無二故。」

舍利弗白文殊師利:「如是學者當得菩提耶?」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如是學無所學,不生善道,不墮惡趣,不得菩提,不入泥洹。何以故?舍利弗,般若波羅蜜畢竟空故。畢竟空中,無一,無二,無三,無四,無有去來,不可思議。大德舍利弗,若人言我得菩提道,是增上慢說。何以故?無得謂得故。如是增上慢人不堪受人信施,有信人不應供養。」

舍利弗白文殊師利:「汝何所依,作如是說?」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我無所依,作如是說。何以故?般若波羅蜜與諸法等故,諸法無所依,以平等故。」

舍利弗白文殊師利:「汝不以智慧除斷煩惱耶?」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汝是漏盡阿羅漢不?」

舍利弗言:「不也。」

文殊師利言:「我亦不以智慧除斷煩惱。」

舍利弗言:「汝何所依,作如是說不怖不畏?」

文殊師利言:「我尚不可得,當有何我而生怖畏?」

舍利弗言:「善哉!善哉!文殊師利,快說如是甚深般若波羅蜜!」

爾時,佛告文殊師利言:「善男子,有菩薩摩訶薩住菩提心求無上菩提不?」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無菩薩住菩提心求無上菩提。何以故?菩提心不可得,無上菩提亦不可得。五無間罪是菩提性,無有菩薩起無間心求無間罪果,云何有菩薩住菩提心求無上菩提?菩提者,是一切諸法。何以故?色非色不可得故,乃至識非識亦不可得,眼非眼不可得乃至意非意不可得,色非色不可得乃至法非法不可得,眼界非眼界乃至法界非法界亦不可得,生非生不可得乃至老死非老死亦不可得,檀波羅蜜非檀波羅蜜不可得乃至般若波羅蜜非般若波羅蜜亦不可得,佛十力非佛十力不可得乃至十八不共法非十八不共法亦不可得,菩提心、無上菩提皆不可得。不可得中無可得、不可得。是故,世尊,無菩薩住菩提心求無上菩提者。」

佛告文殊師利:「汝意謂如來是汝師不?」

文殊師利白佛言:「我無有意謂佛是我師。何以故?世尊,我尚不可得,何況當有意謂佛是我師?」

佛告文殊師利:「汝於我有疑不?」

文殊白佛言:「世尊,我尚無決定,何況當有疑?何以故?先定後疑故。」

佛告文殊師利:「汝不定言如來生耶?」

文殊白佛:「如來若生,法界亦應生。何以故?法界、如來一相無二相,二相不可得故。」

「文殊師利,汝信諸佛如來入涅槃不?」

文殊師利言:「一切諸佛即涅槃相。涅槃相者,無入,無不入。」

佛告文殊師利:「汝言諸佛有流轉不?」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不流轉尚不可得,何況流轉當可得?」

佛告文殊師利:「如來無心,唯如來前可說此語,或漏盡阿羅漢及不退菩薩前可說此語。若餘人聞此語,則不生信起驚疑。何以故?此甚深般若波羅蜜,難信難解故。」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復何等人能信此甚深法?」

佛告文殊師利:「一切凡夫能信此法。何以故?如來無心,一切凡夫亦無心故。」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何故作如是說法?新發意菩薩及阿羅漢咸皆有疑,願聞解說。」

佛告文殊:「如實相、法性、法住、法位、實際中,有佛、有凡夫差別不?」

文殊白佛言:「不也,世尊。」

佛告文殊:「若無差別,何故生疑?」

文殊白佛言:「世尊,無差別中有佛、有凡夫不?」

佛言:「有。何以故?佛與凡夫無二無差別,一相無相故。」

佛告文殊:「汝信如來於一切眾生中最勝不?」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我信如來於一切眾生中最勝。世尊,若我信如來於一切眾生中最勝,則如來成不最勝。」

佛告文殊:「汝信如來成就一切不可思議法不?」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我信如來成就一切不可思議法。世尊,我若信如來成就一切不可思議法,如來則成可思議。」

佛告文殊師利:「汝信一切聲聞是如來所教化不?」

「世尊,我信一切聲聞是如來所教化。世尊,我若信一切聲聞是如來所教化,則法界成可教化。」

佛告文殊師利:「汝信如來是無上福田不?」

「世尊,我信如來是無上福田。世尊,我若信如來是無上福田,如來則非福田。」

佛告文殊師利:「汝何所依,作如是答我?」

文殊白佛言:「世尊,我無所依,作如是答。世尊,無所依中無勝無不勝、無可思議無不可思議、無教化無不教化、無福田無非福田。」

是時,以佛神力地六種震動,一萬六千比丘眾以無可取心得解脫,七百比丘尼眾、三千優婆塞、四萬優婆夷眾遠塵離垢得法眼淨,六萬億那由他諸天遠塵離垢得法眼淨。

是時,長老阿難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何因何緣此地大動?」

爾時,佛告阿難:「此說般若波羅蜜,往古諸佛皆於此處說此法,以是因緣故,此地震動。」

爾時,長老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此文殊師利所說不可思議。」

爾時,世尊告文殊師利:「如舍利弗所說,此文殊師利所說不可思議。」

爾時,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若不可思議則不可說,若可說則可思議。不可思議者無所有,彼一切聲亦不可思議,不可思議者無聲。」

佛告文殊師利:「汝入不可思議定不?」

文殊師利白佛言:「不也,世尊。若我入不可思議定者,我則成可思議。世尊,心無心,我當云何入不可思議定?

「復次,世尊,我初發菩薩意,言‘我當入不可思議定’,我今無此意當入不可思議定。世尊,如初學射,先作此意‘我當射堋’;射堋成已,後作是念‘我當射皮’;射皮成已,復作是念‘我當射木’;射木成已,復作是念‘我當射鐵’;射鐵成已,無復前念,隨其箭中,皆能徹過。我亦如是,昔初發意,求入不可思議定。我於今日,無復此意當入不可思議定。何以故?此定不可思議故。」

爾時,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文殊師利未應得住。何以故?離此不可思議定更有寂靜定,是其所應得故。」

文殊師利白舍利弗言:「汝云何知離此不可思議定更有寂靜定?大德舍利弗,若此不可思議定可得者,可離此定有寂靜定。若此不可思議定不可得者,彼寂靜定亦不可得。何以故?以此不可思議定不可得故,彼亦不可得。

「復次,大德舍利弗,無有眾生不得此定者,一切眾生皆得此定。何以故?一切諸心無心故,彼無心性即是此定,是故一切眾生皆得此定。」

爾時,世尊嘆文殊師利:「善哉!善哉!如汝所說是最勝義。汝於久遠無量佛所,深種善根,能作是說。文殊師利,汝作是念‘我住般若波羅蜜能說此言’不?」

文殊師利白佛言:「不也,世尊。我無此念。世尊,若我有此念‘住般若波羅蜜能說此言’者,我則住可得法。世尊,我若住我相,則有是念。是故,世尊,我不作此念‘住般若波羅蜜能說此言’。」

爾時,佛告文殊師利:「誰當信汝所說?」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若人不執生死及涅槃相,是人信我所說。又若人堅執有我,若人具三毒,此人不能信。何以故?見及煩惱無可滅故。」

爾時,世尊嘆文殊師利:「善哉!善哉!汝能善說。」

爾時,長老摩訶迦葉白佛言:「世尊,未來世誰能信此深法?誰樂聽此法?」

佛告迦葉:「即今日四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於未來世能信此法,聞說此深般若波羅蜜,當知此法,當求此法。

「迦葉,譬如長者或長者子,已失一大寶珠,價直億萬兩金,大生憂惱,今更還得,生大歡喜,憂惱悉滅。如是,迦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於未來世聞此最深般若波羅蜜經,與般若相應,聞已生喜,心得安樂,無復憂惱,亦復如是,當作是言:‘我等今日得見如來,供養如來。’所以者何?以得聞此甚深微妙六波羅蜜故。

「迦葉,譬如三十三天見波利質多羅樹初生疱時,作如是念:‘此疱不久必當開敷。’如是,迦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聞此般若波羅蜜經,心生歡喜亦復如是,‘我於來世必得此法’。

「迦葉,此深般若波羅蜜如來滅後,當住不滅,處處流行。迦葉,以佛力故,未來世中,若善男子、善女人當得此深般若波羅蜜。

「迦葉,如摩尼珠師見摩尼寶,心生歡喜,不假思量即知真偽。何以故?以慣見故。如是,迦葉,若人聞此般若波羅蜜相應法,聞已歡喜生信樂心,當知此人先世已聞此般若波羅蜜,從久遠劫來已曾供養諸佛。」

迦葉白佛言:「世尊,此善男子、善女人今聞此法,於未來世轉覆信解。」

佛告摩訶迦葉:「如是,如是,如汝所說。」

爾時,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此法無行無相,說此法者亦無行無相,云何世尊說有行相?」

佛告文殊師利:「善男子、善女人行相者,所謂信此法,受持此法,以無所得心故,行亦無所得,相亦無所得。

「文殊師利,若善男子、善女人樂此無所得,當聽此般若波羅蜜;若善男子、善女人欲得不退轉地,當聽此般若波羅蜜;若善男子、善女人欲信一切諸法與法界等,當聽此般若波羅蜜;若善男子、善女人欲知一切諸法,當聽此般若波羅蜜;若人得信此義,當聽此般若波羅蜜;若人不樂念一切諸法,當聽般若波羅蜜。何以故?此般若波羅蜜不見一切諸法故。

「文殊師利,若善男子、善女人欲知一切諸法不淨不穢,當聽此般若波羅蜜;若善男子、善女人欲得無疑,當聽此般若波羅蜜;若善男子、善女人欲慈悲遍覆一切眾生,不住眾生相,不與世間諍,當聽此般若波羅蜜。」

爾時,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般若波羅蜜無我、無我所、無起無滅、無因無果、無可執持,云何聽受而得功德?」

佛告文殊師利:「般若波羅蜜無作無滅,非凡夫法非聖人法,非生死法非離生死法,非涅槃法非離涅槃法,無得無失,非可思議非不可思議。若善男子、善女人如是聽受,則與般若波羅蜜相應,是為功德,亦無功德。

「復次,文殊師利,若菩薩摩訶薩欲得菩薩定,欲知一切諸佛名,欲見一切諸佛世界,欲聞一切諸佛所說法,欲行諸佛法,當學此般若波羅蜜。」

爾時,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何故名般若波羅蜜?」

佛告文殊師利:「般若波羅蜜者,無量無邊,無方無處,無去無來,無作無為,即是一切諸佛法界,故名般若波羅蜜。

「文殊師利,此般若波羅蜜是菩薩摩訶薩行處,菩薩於此處行,故名行處。何以故?以無處故。即是一切諸佛之母,一切諸佛所從生故。何以故?以無生故。是故,文殊師利,若善男子、善女人欲行菩薩行,具足諸波羅蜜,當修此般若波羅蜜;若欲得坐道場成無上菩提,當修此般若波羅蜜;若欲以大慈大悲遍覆一切眾生,當修此般若波羅蜜;若欲起一切定方便,當修此般若波羅蜜;若欲得一切三摩跋提,當修此般若波羅蜜。何以故?諸三摩跋無所為故。一切諸法無出離、無出離處,若人欲隨逐此語,當修般若波羅蜜;一切諸法如實不可得,若欲樂如是知,當修般若波羅蜜;一切眾生為菩提故修菩提道,而實無眾生,亦無菩提,若人欲信樂此法,當修般若波羅蜜。何以故?一切諸法如實與菩提等如,非眾生行不舍自性,眾生行無所有故。彼眾生行是非行,彼非行是菩提,彼菩提是法界,若欲不著此法,當修般若波羅蜜。

「文殊師利,若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若受持般若波羅蜜一四句偈為他人說,我說此人得不墮法,何況如實修行!當知彼善男子、善女人住佛境界。

「文殊師利,若善男子、善女人聞此甚深般若波羅蜜,不生怖畏,當知此人受佛法印。此法印者,是佛所造,是佛所貴。何以故?以此法印印無著法故。若善男子、善女人為此印所印,當知是人隨菩薩乘決定不退,不墮聲聞、辟支佛地。」

爾時,釋提桓因及諸天子從三十三天,雨細末栴檀及細末金屑,又散郁波羅華、缽頭摩華、拘物陀華、分陀利華及曼陀羅華,以供養般若波羅蜜。供養已作如是言:「我已供養無上無著最第一法,願我來世更聞此深般若波羅蜜。若人已為此深般若波羅蜜印之所印,願其未來復得聽受,究竟成就薩婆若智。」

爾時,釋提桓因白佛言:「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聞此般若波羅蜜,一經於耳,我為增長佛法故,守護彼人,面百由旬不令非人得其便也。是善男子、善女人究竟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我當日日往到其所而設供養。」

爾時,佛告釋提桓因:「如是,如是,憍尸迦,當知彼善男子、善女人具足佛法,必定得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文殊師利白佛言:「唯願世尊,以威神力持此般若波羅蜜久住於世,為欲饒益諸眾生故。」文殊師利說此語時,以佛神力大地六種震動。

爾時,世尊即便微笑放大光明,徧照三千大千世界,以威神力持此般若波羅蜜令久住世。

爾時,文殊師利復白佛言:「世尊,放此光明是持般若波羅蜜相。」

佛告文殊師利:「如是,如是,文殊師利,我放此光明是持般若波羅蜜相。文殊師利,汝今當知,我已持此般若波羅蜜久住於世。若有人不輕毀此法,不說其過,當知是人已為此深般若波羅蜜印之所印。是故,文殊師利,我於久遠安住此印,若人已為此印所印,當知是人不為魔王之所得便。」

佛告帝釋:「汝當受持讀誦此經,廣宣流佈,使未來世諸善男子、善女人得此法印。」復告阿難:「汝亦受持讀誦,廣為人說。」

時,天帝釋及長老阿難白佛言:「世尊,當何名此經?我等云何奉持?」

佛言:「此經名《文殊師利所說》,亦名《般若波羅蜜》,如是受持。善男子、善女人於恆沙劫,以無價寶珠佈施恆河沙等眾生,眾生受已悉發道心,是時,施主隨其所宜示教利喜,令得須陀洹果至阿羅漢果。是人所得功德,寧為多不?」

阿難白佛言:「甚多,世尊。」

佛言:「善男子,若人起一念心,信此般若波羅蜜經不誹謗者,比前功德,出過百倍、千倍、百千萬億倍,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知,何況具足受持讀誦為人解說!是人所得功德無量無邊,諸佛如來說不能盡。何以故?能生一切諸佛薩婆若故。若虛空有盡,則此經功德盡。若法性有盡,則此經功德盡。是故,文殊師利,善男子、善女人應勤行精進守護此經,此經能滅生死一切怖畏,能摧天魔所立勝幢,能將菩薩到涅槃果,示教訓導離於二乘。」

爾時,帝釋及以阿難俱白佛言:「世尊,如是,如是,誠如佛言。我等當頂戴受持,廣宣流佈,唯願如來不以為慮!」如是三白言:「願不為慮!我等當頂戴受持。」

佛說此經竟,文殊師利等諸菩薩摩訶薩,舍利弗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一切大眾,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