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明最勝王經卷第一

序品第一

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在王舍城鷲峰山頂,於最清淨甚深法界,諸佛之境,如來所居。與大苾芻眾九萬八千人,皆是阿羅漢,能善調伏如大象王,諸漏已除無復煩惱,心善解脫,慧善解脫,所作已畢,舍諸重擔逮得己利,盡諸有結得大自在,住清淨戒善巧方便,智慧莊嚴,證八解脫,已到彼岸。其名曰:具壽阿若憍陳如、具壽阿說侍多、具壽婆濕波、具壽摩訶那摩、具壽婆帝利迦、大迦攝波、優樓頻螺迦攝、伽耶迦攝、那提迦攝、舍利子、大目乾連,唯阿難陀住於學地。如是等諸大聲聞,各於晡時,從定而起,往詣佛所,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退坐一面。

復有菩薩摩訶薩百千萬億人俱,有大威德如大龍王,名稱普聞,眾所知識,施戒清淨常樂奉持,忍行精勤經無量劫,超諸靜慮繫念現前,開闡慧門,善修方便,自在遊戲微妙神通,逮得總持,辯才無盡,斷諸煩惱,累染皆亡,不久當成一切種智,降魔軍眾而擊法鼓,制諸外道令起淨心,轉妙法輪度人天眾,十方佛土悉已莊嚴,六趣有情無不蒙益,成就大智,具足大忍,住大慈悲心,有大堅固力,歷事諸佛不般涅槃,發弘誓心盡未來際,廣於佛所深種淨因,於三世法悟無生忍,逾於二乘所行境界,以大善巧化導世間,於大師教悉能敷演,秘密之法甚深空性,皆已了知無復疑惑。其名曰:無障礙轉法輪菩薩、常發心轉法輪菩薩、常精進菩薩、不休息菩薩、慈氏菩薩、妙吉祥菩薩、觀自在菩薩、總持自在王菩薩、大辯莊嚴王菩薩、妙高山王菩薩、大海深王菩薩、寶幢菩薩、大寶幢菩薩、地藏菩薩、虛空藏菩薩、寶手自在菩薩、金剛手菩薩、歡喜力菩薩、大法力菩薩、大莊嚴光菩薩、大金光莊嚴菩薩、淨戒菩薩、常定菩薩、極清淨慧菩薩、堅固精進菩薩、心如虛空菩薩、不斷大願菩薩、施藥菩薩、療諸煩惱病菩薩、醫王菩薩、歡喜高王菩薩、得上授記菩薩、大雲淨光菩薩、大雲持法菩薩、大雲名稱喜樂菩薩、大雲現無邊稱菩薩、大雲師子吼菩薩、大雲牛王吼菩薩、大雲吉祥菩薩、大雲寶德菩薩、大雲日藏菩薩、大雲月藏菩薩、大雲星光菩薩、大雲火光菩薩、大雲電光菩薩、大雲雷音菩薩、大雲慧雨充遍菩薩、大雲清淨雨王菩薩、大雲華樹王菩薩、大雲青蓮華香菩薩、大雲寶栴檀香清涼身菩薩、大雲除闇菩薩、大雲破醫菩薩。如是等無量大菩薩眾,各於晡時,從定而起,往詣佛所,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退坐一面。

復有梨車毗童子五億八千。其名曰:師子光童子、師子慧童子、法授童子、因陀羅授童子、大光童子、大猛童子、佛護童子、法護童子、僧護童子、金剛護童子、虛空護童子、虛空吼童子、寶藏童子、吉祥妙藏童子。如是等人而為上首,悉皆安住無上菩提,於大乘中深信歡喜,各於晡時,往詣佛所,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退坐一面。

復有四萬二千天子。其名曰:喜見天子、喜悅天子、日光天子、月髻天子、明慧天子、虛空淨慧天子、除煩惱天子、吉祥天子。如是等天子而為上首,皆發弘願護持大乘,紹隆正法能使不絕,各於晡時,往詣佛所,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退坐一面。

復有二萬八千龍王,蓮華龍王、[醫-酉+言]羅葉龍王、大力龍王、大吼龍王、小波龍王、持駃水龍王、金面龍王、如意龍王,如是等龍王而為上首,於大乘法常樂受持,發深信心稱揚擁護,各於晡時,往詣佛所,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退坐一面。

復有三萬六千諸藥叉眾,毗沙門天王而為上首。其名曰:庵婆藥叉、持庵婆藥叉、蓮華光藏藥叉、蓮華面藥叉、顰眉藥叉、現大怖藥叉、動地藥叉、吞食藥叉。是等藥叉悉皆愛樂如來正法,深心護持不生疲懈,各於晡時,往詣佛所,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退坐一面。

復有四萬九千揭路茶王,香象勢力王而為上首,及餘健闥婆、阿蘇羅、緊那羅、莫呼洛伽等,山林河海一切神仙,並諸大國所有王眾,中宮后妃淨信男女,人天大眾悉皆云集,咸願擁護無上大乘,讀誦受持,書寫流佈,各於晡時,往詣佛所,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退坐一面。

如是等聲聞、菩薩,人天大眾龍神八部,既雲集已,各各至心合掌恭敬,瞻仰尊容,目未曾舍,願樂欲聞殊勝妙法。

爾時,薄伽梵於日晡時,從定而起,觀察大眾,而說頌曰:

「金光明妙法, 最勝諸經王,

 甚深難得聞, 諸佛之境界!

 我當為大眾, 宣說如是經,

 並四方四佛, 威神共加護,

 東方阿閦尊, 南方寶相佛,

 西方無量壽, 北方天鼓音。

 我復演妙法, 吉祥懺中勝,

 能滅一切罪, 淨除諸惡業,

 及消眾苦患, 常與無量樂,

 一切智根本, 諸功德莊嚴。

 眾生身不具, 壽命將損減,

 諸惡相現前, 天神皆舍離,

 親友懷瞋恨, 眷屬悉分離;

 彼此共乖違, 珍財皆散失,

 惡星為變怪, 或被邪蠱侵;

 若復多憂愁, 眾苦之所逼,

 睡眠見惡夢, 因此生煩惱;

 是人當澡浴, 應著鮮潔衣,

 於此妙經王, 甚深佛所讚,

 專注心無亂, 讀誦聽受持!

 由此經威力, 能離諸災橫,

 及餘眾苦難, 無不皆除滅。

 護世四王眾, 及大臣眷屬,

 無量諸藥叉, 一心皆擁衛。

 大辯才天女, 尼連河水神,

 訶利底母神, 堅牢地神眾,

 梵王帝釋主, 龍王緊那羅,

 及金翅鳥王, 阿蘇羅天眾;

 如是天神等, 並將其眷屬,

 皆來護是人, 晝夜常不離。

 我當說是經, 甚深佛行處,

 諸佛秘密教, 千萬劫難逢。

 若有聞是經, 能為他演說;

 若心生隨喜, 或設於供養;

 如是諸人等, 當於無量劫,

 常為諸天人, 龍神所恭敬。

 此福聚無量, 數過於恆沙,

 讀誦是經者, 當獲斯功德!

 亦為十方尊, 深行諸菩薩,

 擁護持經者, 令離諸苦難。

 供養是經者, 如前澡浴身,

 飲食及香華, 恆起慈悲意。

 若欲聽是經, 令心淨無垢,

 常生歡喜念, 能長諸功德。

 若以尊重心, 聽聞是經者,

 善生於人趣, 遠離諸苦難。

 彼人善根熟, 諸佛之所讚,

 方得聞是經, 及以懺悔法。」

如來壽量品第二

爾時,王舍大城有一菩薩摩訶薩,名曰妙幢,已於過去無量俱胝那庾多百千佛所,承事供養,植諸善根。

是時,妙幢菩薩獨於靜處,作是思惟:「以何因緣,釋迦牟尼如來壽命短促,唯八十年?」復作是念:「如佛所說,有二因緣得壽命長。云何為二?一者、不害生命,二者、施他飲食。然釋迦牟尼如來,曾於無量百千萬億無數大劫,不害生命,行十善道,常以飲食惠施一切飢餓眾生,乃至己身血肉骨髓,亦持施與令得飽滿,況餘飲食!」

時彼菩薩,於世尊所作是念時,以佛威力,其室忽然廣博嚴淨,帝青琉璃種種眾寶,雜彩間飾如佛淨土。有妙香氣,過諸天香,芬馥充滿。於其四面各有上妙師子之座,四寶所成,以天寶衣而敷其上。復於此座有妙蓮華,種種珍寶以為嚴飾,量等如來自然顯現。於蓮華上有四如來——東方不動、南方寶相、西方無量壽、北方天鼓音——是四如來各於其座跏趺而坐,放大光明,週徧照耀王舍大城,及此三千大千世界,乃至十方恆河沙等諸佛國土,雨諸天華,奏諸天樂。爾時,於此贍部洲中及三千大千世界所有眾生,以佛威力,受勝妙樂無有乏少,若身不具皆蒙具足,盲者能視,聾者得聞,啞者能言,愚者得智,若心亂者得本心,若無衣者得衣服,被惡賤者人所敬,有垢穢者身清潔。於此世間,所有利益未曾有事,悉皆顯現。

爾時,妙幢菩薩見四如來及希有事,歡喜踴躍,合掌一心,瞻仰諸佛殊勝之相,亦復思惟釋迦牟尼如來無量功德,唯於壽命生疑惑心:「云何如來功德無量,壽命短促唯八十年?」

爾時,四佛告妙幢菩薩言:「善男子,汝今不應思忖如來壽命長短。何以故?善男子,我等不見諸天世間、梵、魔、沙門、婆羅門等人及非人,有能算知佛之壽量知其齊限,唯除無上正徧知者。」

時四如來,欲說釋迦牟尼佛所有壽量,以佛威力,欲色界天諸龍、鬼、神、健闥婆、阿蘇羅、揭路茶、緊那羅、莫呼洛伽,及無量百千億那庾多菩薩摩訶薩,悉來集會,入妙幢菩薩淨妙室中。

爾時,四佛於大眾中,欲顯釋迦牟尼如來所有壽量,而說頌曰:

「一切諸海水, 可知其渧數;

 無有能數知, 釋迦之壽量。

 析諸妙高山, 如芥可知數;

 無有能數知, 釋迦之壽量。

 一切大地土, 可知其塵數;

 無有能數知, 釋迦之壽量。

 假使量虛空, 可得盡邊際;

 無有能度知, 釋迦之壽量。

 若人住億劫, 盡力常算數;

 亦復不能知, 世尊之壽量。

 不害眾生命, 及施於飲食,

 由斯二種因, 得壽命長遠。

 是故大覺尊, 壽命難知數,

 如劫無邊際, 壽量亦如是。

 妙幢汝當知, 不應起疑惑,

 最勝壽無量, 莫能知數者。」

爾時,妙幢菩薩聞四如來,說釋迦牟尼佛壽量無限,白言:「世尊,云何如來示現如是短促壽量?」

時,四世尊告妙幢菩薩言:「善男子,彼釋迦牟尼佛,於五濁世出現之時,人壽百年,稟性下劣,善根微薄,復無信解。此諸眾生,多有我見、人見、眾生、壽者、養育、邪見、我我所見、斷常見等。為欲利益此諸異生及眾外道,如是等類令生正解,速得成就無上菩提,是故釋迦牟尼如來,示現如是短促壽命。善男子,然彼如來欲令眾生見涅槃已,生難遭想、憂苦等想,於佛世尊所說經教,速當受持,讀誦通利,為人解說,不生謗毀,是故如來現斯短壽。何以故?彼諸眾生若見如來不般涅槃,不生恭敬難遭之想。如來所說甚深經典,亦不受持、讀誦通利、為人宣說。所以者何?以常見佛,不尊重故。

「善男子,譬如有人,見其父母多有財產,珍寶丰盈,便於財物不生希有難遭之想。所以者何?於父財物生常想故。善男子,彼諸眾生亦復如是,若見如來不入涅槃,不生希有難遭之想。所以者何?由常見故。善男子,譬如有人,父母貧窮,資財乏少;然彼貧人或詣王家或大臣舍,見其倉庫種種珍寶悉皆盈滿,生希有心難遭之想。時彼貧人為欲求財,廣設方便,策勤無怠。所以者何?為舍貧窮,受安樂故。善男子,彼諸眾生亦復如是,若見如來入於涅槃,生難遭想乃至憂苦等想,復作是念:‘於無量劫諸佛如來出現於世,如烏曇跋華時乃一現。’彼諸眾生髮希有心起難遭想,若遇如來心生敬信,聞說正法生實語想,所有經典悉皆受持,不生譭謗。善男子,以是因緣,彼佛世尊不久住世,速入涅槃。善男子,是諸如來,以如是等善巧方便成就眾生。」

爾時,四佛說是語已,忽然不現。

爾時,妙幢菩薩摩訶薩,與無量百千菩薩,及無量億那庾多百千眾生,俱共往詣鷲峰山中,釋迦牟尼如來正徧知所,頂禮佛足,在一面立。時,妙幢菩薩以如上事,具白世尊。

時四如來,亦詣鷲峰,至釋迦牟尼佛所,各隨本方就座而坐,告侍者菩薩言:「善男子,汝今可詣釋迦牟尼佛所,為我致問:‘少病少惱,起居輕利,安樂行不?’復作是言:‘善哉!善哉!釋迦牟尼如來,今可演說《金光明經》甚深法要,為欲饒益一切眾生,除去饑饉,令得安樂。’我當隨喜!」

時彼侍者,各詣釋迦牟尼佛所,頂禮雙足,卻住一面,俱白佛言:「彼天人師致問無量:少病少惱,起居輕利,安樂行不?」復作是言:「善哉!善哉!釋迦牟尼如來,今可演說《金光明經》甚深法要,為欲利益一切眾生,除去饑饉,令得安樂。」

爾時,釋迦牟尼如來應正等覺,告彼侍者諸菩薩言:「善哉!善哉!彼四如來,乃能為諸眾生饒益安樂,勸請於我宣揚正法。」

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我常在鷲山, 宣說此經寶,

 成就眾生故, 示現般涅槃。

 凡夫起邪見, 不信我所說,

 為成就彼故, 示現般涅槃。」

時大會中有婆羅門,姓憍陳如,名曰法師授記,與無量百千婆羅門眾,供養佛已,聞世尊說入般涅槃,涕淚交流,前禮佛足,白言:「世尊,若實如來於諸眾生有大慈悲,憐愍利益令得安樂,猶如父母餘無等者,能與世間作歸依處如淨滿月,以大智慧能為照明如日初出,普觀眾生愛無偏黨如羅怙羅,唯願世尊施我一願!」

爾時,世尊默然而止。佛威力故,於此眾中有梨車毗童子,名一切眾生喜見,語婆羅門憍陳如言:「大婆羅門,汝今從佛欲乞何願?我能與汝。」

婆羅門言:「童子,我欲供養無上世尊,今從如來求請舍利如芥子許。何以故?我曾聞說,若善男子、善女人,得佛舍利如芥子許,恭敬供養,是人當生三十三天而為帝釋。」

是時,童子語婆羅門曰:「若欲願生三十三天受勝報者,應當至心聽是《金光明最勝王經》!於諸經中最為殊勝,難解難入,聲聞、獨覺所不能知。此經能生無量無邊福德果報,乃至成辦無上菩提。我今為汝略說其事!」

婆羅門言:「善哉!童子,此《金光明》甚深最上,難解難入,聲聞、獨覺尚不能知,何況我等邊鄙之人,智慧微淺而能解了?是故,我今求佛舍利如芥子許,持還本處置寶函中,恭敬供養,命終之後得為帝釋,常受安樂。云何汝今不能為我從明行足求斯一願?」

作是語已,爾時童子即為婆羅門,而說頌曰:

「恆河駛流水, 可生白蓮華,

 黃鳥作白形, 黑鳥變為赤。

 假使贍部樹, 可生多羅果,

 朅樹羅枝中, 能出庵羅葉。

 斯等希有物, 或容可轉變;

 世尊之舍利, 畢竟不可得!

 假使用龜毛, 織成上妙服,

 寒時可被著, 方求佛舍利!

 假使蚊蚋足, 可使成樓觀,

 堅固不搖動, 方求佛舍利!

 假使水蛭蟲, 口中生白齒,

 長大利如鋒, 方求佛舍利!

 假使持兔角, 用成於梯蹬,

 可升上天宮, 方求佛舍利!

 鼠緣此梯上, 除去阿蘇羅,

 能障空中月, 方求佛舍利!

 若蠅飲酒醉, 周行村邑中,

 廣造於舍宅, 方求佛舍利!

 若使驢唇色, 赤如頻婆果,

 善作於歌舞, 方求佛舍利!

 烏與鵂鶹鳥, 同共一處游,

 彼此相順從, 方求佛舍利!

 假使波羅葉, 可成於傘蓋,

 能遮於大雨, 方求佛舍利!

 假令大船舶, 盛滿諸財寶,

 能令陸地行, 方求佛舍利!

 假使鷦鷯鳥, 以嘴銜香山,

 隨處任遊行, 方求佛舍利!」

爾時,法師授記婆羅門,聞此頌已,亦以伽他,答一切眾生喜見童子曰:

「善哉大童子, 此眾中吉祥,

 善巧方便心, 得佛無上記!

 如來大威德, 能救護世間,

 仁可至心聽, 我今次第說。

 諸佛境難思, 世間無與等,

 法身性常住, 修行無差別。

 諸佛體皆同, 所說法亦爾;

 諸佛無作者, 亦複本無生。

 世尊金剛體, 權現於化身,

 是故佛舍利, 無如芥子許。

 佛非血肉身, 云何有舍利?

 方便留身骨, 為益諸眾生!

 法身是正覺, 法界即如來,

 此是佛真身, 亦說如是法。」

爾時,會中三萬二千天子,聞說如來壽命長遠,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歡喜踴躍,得未曾有,異口同音,而說頌曰:

「佛不般涅槃, 正法亦不滅,

 為利眾生故, 示現有滅盡。

 世尊不思議, 妙體無異相,

 為利眾生故, 現種種莊嚴。」

爾時,妙幢菩薩親於佛前,及四如來,並二大士、諸天子所,聞說釋迦牟尼如來壽量事已,復從座起,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若實如是,諸佛如來不般涅槃、無舍利者,云何經中說有涅槃及佛舍利,令諸人天恭敬供養?過去諸佛現有身骨流佈於世,人天供養得福無邊;今復言無,致生疑惑。唯願世尊,哀愍我等,廣為分別。」

爾時,佛告妙幢菩薩及諸大眾:「汝等當知,雲般涅槃、有舍利者,是密意說。如是之義,當一心聽!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如是應知,有其十法,能解如來應正等覺真實理趣,說有究竟大般涅槃。云何為十?一者、諸佛如來究竟斷盡諸煩惱障、所知障故,名為涅槃;二者、諸佛如來善能解了有情無性及法無性故,名為涅槃;三者、能轉身依及法依故,名為涅槃;四者、於諸有情任運休息化因緣故,名為涅槃;五者、證得真實無差別相平等法身故,名為涅槃;六者、了知生死及以涅槃無二性故,名為涅槃;七者、於一切法了其根本證清淨故,名為涅槃;八者、於一切法無生無滅善修行故,名為涅槃;九者、真如、法界、實際平等得正智故,名為涅槃;十者、於諸法性及涅槃性得無差別故,名為涅槃。是謂十法說有涅槃。

「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如是應知,復有十法,能解如來應正等覺真實理趣,說有究竟大般涅槃。云何為十?一者、一切煩惱以樂欲為本,從樂欲生,諸佛世尊斷樂欲故,名為涅槃;二者、以諸如來斷諸樂欲不取一法,以不取故無去無來,無所取故,名為涅槃;三者、以無去來及無所取,是則法身不生不滅,無生滅故,名為涅槃;四者、此無生滅非言所宣,言語斷故,名為涅槃;五者、無有我人,唯法生滅得轉依故,名為涅槃;六者、煩惱隨惑皆是客塵,法性是主,無來無去,佛了知故,名為涅槃;七者、真如是實,餘皆虛妄,實性體者即是真如,真如性者即是如來,名為涅槃;八者、實際之性,無有戲論,唯獨如來證實際法,戲論永斷,名為涅槃;九者、無生是實,生是虛妄,愚癡之人漂溺生死,如來體實無有虛妄,名為涅槃;十者、不實之法是從緣生,真實之法不從緣起,如來法身,體是真實,名為涅槃。善男子,是謂十法說有涅槃。

「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如是應如,復有十法,能解如來應正等覺真實理趣,說有究竟大般涅槃。云何為十?一者、如來善知施及施果無我我所;此施及果,不正分別永除滅故,名為涅槃。二者、如來善知戒及戒果無我我所;此戒及果,不正分別永除滅故,名為涅槃。三者、如來善知忍及忍果無我我所;此忍及果,不正分別永除滅故,名為涅槃。四者、如來善知勤及勤果無我我所;此勤及果,不正分別永除滅故,名為涅槃。五者、如來善知定及定果無我我所;此定及果,不正分別永除滅故,名為涅槃。六者、如來善知慧及慧果無我我所;此慧及果,不正分別永除滅故,名為涅槃。七者、諸佛如來,善能了知一切有情非有情,一切諸法皆無性;不正分別永除滅故,名為涅槃。八者、若自愛者便起追求,由追求故受眾苦惱;諸佛如來,除自愛故永絕追求,無追求故名為涅槃。九者、有為之法皆有數量,無為法者數量皆除;佛離有為,證無為法,無數量故,名為涅槃。十者、如來了知有情及法,體性皆空,離空非有;空性即是真法身故,名為涅槃。善男子,是謂十法說有涅槃。

「復次,善男子,豈唯如來不般涅槃?是為希有。復有十種希有之法,是如來行。云何為十?一者、生死過失、涅槃寂靜,由於生死及以涅槃證平等故,不處流轉,不住涅槃,於諸有情不生厭背,是如來行。二者、佛於眾生不作是念:‘此諸愚夫行顛倒見,為諸煩惱之所纏迫,我今開悟令其解脫。’然由往昔慈善根力,於彼有情,隨其根性意樂勝解,不起分別,任運濟度示教利喜,盡未來際無有窮盡,是如來行。三者、佛無是念:‘我今演說十二分教利益有情。’然由往昔慈善根力,為彼有情廣說,乃至盡未來際無有窮盡,是如來行。四者、佛無是念:‘我今往彼城邑聚落,王及大臣、婆羅門、剎帝利、薜舍戍、達羅等舍,從其乞食。’然由往昔身語意行慣習力故,任運詣彼,為利益事而行乞食,是如來行。五者、如來之身無有飢渴,亦無便利羸憊之相,雖行乞取而無所食,亦無分別;然為任運利益有情,示有食相,是如來行。六者、佛無是念:‘此諸眾生有上中下,隨彼機性而為說法。’然佛世尊無有分別,隨其器量,善應機緣為彼說法,是如來行。七者、佛無是念:‘此類有情不恭敬我,常於我所出呵罵言,不能與彼共為言論。彼類有情恭敬於我,常於我所共相讚歎,我當與彼共為言說。’然而如來起慈悲心,平等無二,是如來行。八者、諸佛如來,無有愛憎、憍慢、貪惜及諸煩惱;然而如來常樂寂靜,讚歎少欲,離諸諠鬧,是如來行。九者、如來無有一法不知不善通達,於一切處鏡智現前無有分別;然而如來,見彼有情所作事業,隨彼意轉方便誘引令得出離,是如來行。十者、如來若見一分有情得富盛時不生歡喜,見其衰損不起憂戚;然而如來見彼有情修習正行,無礙大慈自然救攝,若見有情修習邪行,無礙大悲自然救攝,是如來行。

「善男子,如是當知,如來應正等覺說有如是無邊正行。汝等當知,是謂涅槃真實之相。或時見有般涅槃者,是權方便。及留舍利,令諸有情恭敬供養,皆是如來慈善根力。若供養者,於未來世遠離八難,逢值諸佛,遇善知識,不失善心,福報無邊,速當出離,不為生死之所纏縛。如是妙行,汝等勤修,勿為放逸。」

爾時,妙幢菩薩聞佛親說不般涅槃及甚深行,合掌恭敬,白言:「我今始知如來大師不般涅槃,及留舍利普益眾生,身心踴悅,嘆未曾有。」

說是《如來壽量品》時,無量無數無邊眾生,皆發無等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時四如來,忽然不現。妙幢菩薩,禮佛足已,從座而起,還其本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