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師法門的意義及修持儀軌

第一:我們為什麼要修學藥師法門

我曾給我的《藥師經》講座起了一個題目,叫「幸福健康的佛法」。《藥師經》的核心,第一個是帶給我們幸福,這個幸福包括今世的利益,也包括來世的利益。今世的利益是在財富、家屬(就是你的家人家庭)、職場(即藥師經裡說的官位)、壽命等等方面給你幫助;同時,他會遮止你在世間的各種災難,比如橫死、犯小人(有人在背後作障礙)等,《藥師經》對魘(yǎn)魅咒詛有遮止作用。來世的利益,就是我們死後的利益,比如生到西方極樂世界、生到藥師琉璃光國土。

但是,這些利益、這些幸福還不是最終的。藥師如來希望我們最終能夠成佛,獲得究竟解脫。另外,求健康是《藥師經》一個重要的宗旨。雖然健康也可以包含在我們前面說的幸福之內,但是由於本經特別地提出各種各樣的針對不健康的辦法,所以我們把健康這塊單獨提出來。

《藥師經》涵蓋的兩個重要的方面,就是幸福和健康。《藥師經》是能給我們帶來幸福和健康的一部經典。相信大家對目前的生態環境、生活狀況都有深刻的了解。妙湛老和尚生前常說:「莫忘世上苦人多。」

釋迦牟尼佛特別宣說藥師法門,可以說正是為了利益這些苦難眾生。今日專修藥師法門,是極為契機的。

第二、釋迦牟尼佛揭示的重要性

我們先看《藥師經》凝聚著釋迦牟尼佛和藥師佛什麼樣的苦心。

古往今來,大家對《藥師經》始終重視不夠。追求利益是不是一件壞事,這是我們在學藥師法門的時候必須首先要解決的問題。如果《藥師經》裡面講的各種利益是一些不正當的追求,釋迦牟尼佛為何要苦口婆心地宣說此經呢?而且,為什麼《藥師經》不由他人發起,而是由曼殊室利(文殊室利)來做發起者(請問的人)呢?因為發起這個經典的人,要麼是一個對此好奇一無所知的人,要麼是一個久修通達,配合佛演一齣戲的人。

因為只有他才明白這部經的重要性。這部經的發起人,既不是舍利弗這樣的聲聞大弟子,也不是普通的菩薩,而是被稱為智慧第一、三世覺母妙吉祥的文殊菩薩來問。我們用佛教常說的一句話來說,《藥師經》非文殊師利菩薩不能問,非釋迦牟尼世尊不能說。沒有文殊的大智問不出東方藥師淨土。

這在《藥師經》的結尾是有呼應的。佛問阿難,你對我講的藥師佛的這些本願功德相不相信?阿難拍胸脯保證說,我對佛說的一切肯定沒有懷疑,「妙高山王,可使傾動,諸佛所言,無有異也。」

但是,在早期的東晉譯本裡,記載的是阿難是有懷疑的。因為《藥師經》多次宣講,第一次聽經的時候,阿難是真的懷疑了,他假裝說不懷疑,但是被佛識破了。我的意思就是要告訴大家,深信不易啊,信心的生起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在《佛說灌頂拔除過罪生死得脫經》(東晉帛屍梨蜜多羅譯)這一段,佛對文殊師利講完了藥師琉璃光如來的種種本願功德後,佛問阿難是否相信他為文殊師利說的內容。阿難回答說,既然是您所說的話,我哪裡敢不相信呢。佛卻馬上說,「阿難,汝口為言善,而汝內心狐疑不信我言。」你是口裡說好,但是內心深處是根本不相信我說的話,

「阿難,汝莫作是念,自毀傷敗汝之功德。」你不要這樣懷疑,你這樣狐疑不信敗壞的是自己的功德。「阿難,我見汝心,我知汝意,汝知之否。」我明白你的心意,你知道嗎?「阿難既以頭面著地,長跪白佛言,甚如天中天所說」,真的是您說的這樣子啊。

「造次聞佛說是藥師琉璃光極大尊貴,智慧巍巍,難可度量,我心有小疑耳敢不首伏。」我忽然聽說,心裡是有小小的懷疑。您現在點破了,我哪裡還敢不承認啊!「佛言,汝智慧狹劣少見少聞,汝聞我說深妙之法無上空義,應生信敬貴重之心,必當得至無上正真道也。」你如果是真相信我說的,你將來就一定能夠成佛。

佛說的不是大家都會相信,有的時候你口裡應著「我相信」,佛是真語者、實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怎麼會說謊話呢,但是心裡想「真的是這樣的麼?」其實心裡是在懷疑。所以,在《藥師經》裡面,佛對阿難說,這部《藥師經》不是普通人能學能信能修的。

佛第二次說《藥師經》再問阿難,這個時候阿難是真的沒有疑惑了。佛接著說,《藥師經》的甚深之境,不是普通人能夠明白的。你現在能夠接受是藥師佛和釋迦牟尼諸佛世尊的威神加持。佛說,「阿難,一切聲聞獨覺及未登地諸菩薩等,皆悉不能如實信解。唯除一生所繫菩薩。」對於藥師法門,普通的菩薩都信不了。只有一生補處菩薩,像文殊、普賢、觀音、大勢至、地藏這些菩薩,才對《藥師經》深信不疑。

這是等覺菩薩才能學的一本經,他們才有真實的信心。大家今天肯信肯修肯受,是何等深種的善根,是何等大的福報!按照《阿彌陀經》說,「不可以善根少生因緣得生彼國」,同樣,能夠聽聞信受《藥師經》的也是多善根多福德多因緣的。

求長壽、求富饒、求官位、求男女,這四求有的人厭之如毒蛇惡蠍;但是有的人求它求不得,成為一個非常大的痛苦。怎麼辦呢?《藥師經》明明白白地說,只要稱念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求長壽得長壽,求富饒得富饒,求官位得官位,求男女得男女。佛早就已經預見到我們這個時代的這些問題,所以佛才特意講了這部經,解決我們越來越嚴重的現世的這些問題。

第三、大德對藥師法門的感悟

古往今來弘揚藥師法門的人雖然比較少,但清代以來,逐漸被大家重視。

清代玉琳國師講「人間亦有揚州鶴」,是講《藥師經》是世間法和出世間法的統一,是不離於世間而能完滿出世間的事業。玉琳國師在《題藥師日課語》中說:

予辭恩絕塵,不暇披覽。偶入藏,閱《藥師如來本願功德》,不覺手額失聲,願人人入如來願海也。或問:「何於此經驚嘆如是?」告之曰:「予見世人順境淪溺者不一,富貴可畏,甚於貧賤。今此如來,使人所求如願,遂從此永不退道,直至菩提。則欲於王臣長者,一切人中,作同事攝,不乘如來願航,何從濟乎?」大凡修持。須量己量法,直心直行。誠能厭惡三界,堅志往生,則專依《阿彌陀經》,收攝六根,淨念相繼。所謂執持名號,一心不亂,決定往生。此先自利而後利人者之所為也。若於現前富貴功名未能忘情,男女飲食之欲未知深厭,則於往生法門未易深信。即信矣,身修淨土而心戀娑婆,果何益乎!則求其不離欲鉤而成佛智,處於順境不致淪胥者,固無如修持藥師願海者之殊勝難思也。癸巳之夏,山居不寧,偶奉親歸養江上。晏如程君以刻成《藥師日課》見示,此出人意表。是經流傳已久,編成日課未之聞也。乃得之吾江之善士為之助喜,信能修持,久久不懈,知不獨富貴功名、轉女成男、離危迪吉,如如意珠,隨願成就。即得於一切成就處直至菩提,永無退轉,何幸如之!人間亦有揚州鶴,但泛如來功德船。

玉琳國師的側重點在於學佛人無法忘記和放棄世情(世間的感情和物質慾望)的時候該怎麼辦。你如果想解脫,就要學習《藥師經》。所以,玉琳國師強調的是不離世間法而修出世間法,一手抓住我們現世的享受,一手抓住西方極樂世界的往生(或者說出世間的解脫)。這就是《藥師經》的一個特殊之處,並不要你完全放棄世間所有。

弘一大師則提出藥師法門的「四種利益」。在《藥師如來法門一斑》中說:「藥師法門甚為廣大,今所舉出的幾樣,殊不足以包括藥師法門的全體,亦只說是法門之一斑了。」

其所謂第一種利益:維持世法。《藥師經》對於維護我們家庭、社會的穩定有幫助。第二種利益:輔助戒律。我們的戒律持起來都不圓滿,都是有缺戒的,還有犯戒,怎麼辦?這個時候不是機械地像法院一樣判你有罪,你要墮落下地獄,這個不能解決問題。《藥師經》更多的是說犯戒之後怎麼辦,我指給你一條什麼樣的出路去彌補,如何懺悔還淨。藥師佛發願,持我的名號,讓你還復清淨不墮惡趣,決定不墮三途惡道。這就給了我們末法時代這些犯戒破戒墮落之人一條出路。

所以,弘一大師說它能輔助戒律。第三種利益:決定生西。念《藥師經》保證你百分之百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第四種利益:速得成佛。念《藥師經》成佛很快。

特別對於東方淨土與西方淨土的溝通之處,弘一法師強調說:「佛法的宗派非常之繁,其中以淨土宗最為興盛。現今出家人或在家人修持此宗,求生西方極樂世界者甚多。但修淨土宗者,若再能兼修藥師法門,亦有資助決定生西的利益。

依《藥師經》說:‘若有眾生能受持八關齋戒,又能聽見藥師佛名,於其臨命終時,有八位大菩薩來接引往西方極樂世界眾寶蓮花之中。’依此看來,藥師雖是東方的佛,而也可以資助往生西方,能使吾人獲得決定往生西方的利益。

再者。吾人修淨土宗的,倘能於現在環境的苦樂順逆一切放下,無所罣礙,則固至善。但是切實能夠如此的,千萬人中也難得一二。因為我們是處於凡夫的地位,在這塵世之時,對於身體衣食住處等,以及水火刀兵的天災人禍,在在都不能不有所顧慮,倘使身體多病,衣食住處等困難,又或常常遇著天災人禍的危難,皆足為用功辦道的障礙。若欲免除此等障礙,必須兼修藥師法門以為之資助,即可得到藥師經中所說‘消災除難離苦得樂’等種種利益也。」這些話,在今天看來,仍然有非常積極的指導意義。」

第四、修藥師法門與修念佛法門並無衝突

關於這個問題,向來多為專念阿彌陀佛的淨土行人擔心。其實,《藥師經》中明明白白地指出:

若有四眾:苾芻、苾芻尼、鄔波索迦、鄔波斯迦,及餘淨信善男子、善女人等,有能受持八分齋戒,或經一年,或復三月,受持學處,以此善根,願生西方極樂世界無量壽佛所,聽聞正法,而未定者。若聞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臨命終時,有八菩薩,其名曰:文殊師利菩薩、觀世音菩薩、得大勢菩薩、無盡意菩薩、寶檀華菩薩、藥王菩薩、藥上菩薩、彌勒菩薩。是八菩薩,乘(chén)神通來,示其道路,即於彼界種種雜色眾寶花中,自然化生。或有因此生於天上,雖生天中,而本善根亦未窮盡,不復更(ɡènɡ )生諸餘惡趣。天上壽盡,還生人間,或為輪王,統攝四洲,威德自在,安立無量百千有情於十善道。或生剎帝利、婆羅門、居士大家,多饒財寶,倉庫盈溢,形相端嚴,眷屬具足,聰明智慧,勇健威猛,如大力士。若是女人,得聞世尊藥師如來名號,至心受持,於後不復更受女身。

這一段要點有二,一是藥師佛發願幫助那些想往生西方淨土、但信願並不堅定者,臨終派八大菩薩送行者往生西方。所謂東送西迎,是真正的「雙保險」。

二是,沒有發願往生的行者,因藥師如來的願力功德,臨終生於善趣。即使是生在人間,也有各種殊勝過人之處。包括甚至可以做轉輪聖王等。可以說,藥師佛不僅解決我們現世問題,來世問題也負責解決。最終令眾生速成佛道。

印光大師是淨土宗的十三祖,終生都在弘揚西方淨土法門,但是在他的《文鈔》裡保留下來了兩篇為刊刻《藥師經》寫的序。他寫道:「《藥師如來本願經》者,乃我釋迦世尊,愍念此界一切罪苦眾生,為說藥師如來,因中果上利生之事,實為究竟離苦得樂之無上妙法也。」

請注意這句話。印光大師說,藥師法門是能夠讓我們離苦得樂的無上妙法。大家今天來聽講藥師法門,是不是跟平時修的西方淨土法門矛盾了?不要擔心。

印光大師告訴我們,藥師法門是「禪教律淨之總持法門」。意思是說,藥師法門和西方淨土法門一樣,總攝禪、教、律、淨,也是一個無比殊勝高妙的法門。

所以他說:「故受持者,或生淨琉璃世界,或生極樂世界。待至豁破凡情,圓成聖智,則直契寂光,東西俱泯,而復東西曆然。隨願往生,則與彌陀、藥師,同歸秘藏。是名諸佛甚深行處。」

他在《藥師佛像讚》中寫道:「十二大願德難量,稱名即得脫苦韁。待到業盡情空後,東西原是一覺場。」東方淨土和西方淨土是同一個道場,不要認為西方是西方,東方是東方。這個是針對念佛求生西方的人講的。

因為有的念佛人說,我修其他的都是假的,念阿彌陀佛就好了,念觀音菩薩都覺得是夾雜,念《金剛經》就是夾雜,更不要說念藥師琉璃光如來。

印光大師告訴我們說,「東西原是一覺場」,這兩個根本就是同一個地方,不要誤以為東西是兩處。印祖見地高明,破除我們念佛修淨土的人在這方面的執著。這些話,加上前面弘一法師所談到的「決定生西」,我們怎麼還會有兼修藥師法門會妨礙專修念佛法門的錯誤認識呢?

第五、應採用《藥師經》的哪個版本

這個問題一般人可能沒有想到,但研究過本經的,一定會想到《藥師經》譯本據經錄記載有五種之多:

(一)東晉帛屍梨密多羅譯(317~322)本,名為《拔除過罪生死得度經》;

(二)劉宋慧簡譯(457)本,名為《藥師琉璃光經》;

(三)隋代達磨笈多譯(615)本,

(四)唐代玄奘譯(650)本,名為《藥師如來本願經》;

(五)唐代義淨譯(707)本,名為《藥師琉璃光七佛本願功德經》。

其中,劉宋慧簡譯本其實是抄錄東晉譯本,故後被剔除。其他四本均現存於大藏經。其中前三譯強調藥師佛之功德,簡稱《藥師經》。義淨所譯者,簡稱《七佛藥師經》,詳述七佛藥師之本願及其陀羅尼。一般最通行者為玄奘譯本。

但自古以來,民間流通本則是一種以玄奘譯本為底本的「補遺本」,即在談到八菩薩送往生的時候,玄奘譯本沒有列明菩薩名字,於是後人根據東晉譯本補入「其名曰:文殊師利菩薩、觀世音菩薩、得大勢菩薩、無盡意菩薩、寶檀華菩薩、藥王菩薩、藥上菩薩、彌勒菩薩,是八菩薩」。

在後文「若是女人,得聞世尊藥師如來名號,至心受持,於後不復更受女身」之後,據義淨譯本補入說咒一段,從「復次,曼殊室利!彼藥師琉璃光如來得菩提時,由本願力,觀諸有情,遇眾病苦」至「如是便蒙諸佛護念,所求願滿,乃至菩提。」

盡管這樣的增補是何時何人所為尚待考證,但印光大師在「《藥師如來本願功德經》重刻序」中指出: 「此經系唐玄奘譯,文理暢順。而八菩薩名,與說咒一段,二皆闕如。東晉帛屍梨蜜所譯之《大灌頂神咒經》‘第十二灌頂章句拔除過罪生死得度經’,有八菩薩名。唐義淨所譯之《藥師琉璃光七佛本願功德經》,有說咒一段文,凡四百二十八字。三經實本一經,以流通已久,致貝葉脫簡,各據所得之梵本以譯耳。而藥師如來拯拔初機,咒力居多。以故前人取帛屍譯本八菩薩名,義淨譯本說咒一段添之,令文義周足。

而藥師如來救度眾生之心,亦無遺憾。亦如《法華》之‘普門品’重頌」,《華嚴》之‘普賢行願品’,合之則稱悅佛心,離之則有闕化導。況此經此咒,舉世受持。若不添入,則誦經者不蒙密咒利益,持咒者不知出自何經。

前人此舉,可謂契理契機。故數百年來,依之流通。張瑞曾居士,發心重刻。恐少知見者謂與藏本不同,致生疑慮。因略述源委,以期共知所以耳。」

但是我們應該看到,流通本多半是坊間刊刻,難免錯誤。而且會有把一些難認難讀的字詞加以修改的。最典型的是「觀諸有情,遇眾病苦,瘦瘧(nüè)幹消、黃熱等病」一句,「瘦瘧」流通本作「瘦攣」,然此詞檢索《大正藏》電子版無用此詞之例。而「瘦瘧」有宋智廣、慧真集《密咒圓因往生集》、清受登集《藥師三昧行法》引用為證,故據高麗藏本改正。瘧,即瘧疾。

還有把玄奘法師特有的譯法,改為通行譯法的情況。如經文開頭佛十號「無上丈夫、調御士」,流通本及永樂北藏、徑、清本均作「無上士、調御丈夫」,二義雖相同,但玄奘譯經,多作「無上丈夫、調御士」,如《大般若經》「初分緣起品第一之一」,即云:「東方盡殑伽沙等世界,最後世界名曰多寶,佛號寶性如來、應、正等覺、明行圓滿、善逝、世間解、無上丈夫、調御士、天人師、佛、薄伽梵,時現在彼安隱住持,為諸菩薩摩訶薩眾說大般若波羅蜜多。」故當從高麗藏本、磧砂藏等早期刊刻大藏經本。

又如「殺諸眾生,取其血肉,祭祀藥叉、羅剎娑等」一句,「羅剎娑」在流通本及徑山藏、清龍藏本作「羅剎婆」。按:古有此二種譯法,然玄奘譯《大般若經》、實叉難陀譯《入楞伽經》等均作「羅剎娑」,故應據高麗藏本。

更有「不孝五逆,破辱三寶,壞君臣法,毀於信戒」之「信戒」被流通本改作「性戒」,極容易被混淆而不易發現的例子。「性戒」,是佛法和世間法都不得違犯的戒條,如殺盜淫妄,不論佛陀製定與否,這類行為的本身就是罪惡,犯者將感得三途的果報。而「信戒」,其實就是信(淨信三寶)和戒(淨戒),丁福保《佛學大辭典》解釋說:「三寶及戒之四證淨法總收於信戒之二種。蓋三寶淨者,以信為體,戒淨即為戒也。

《俱舍論》二十五曰:‘由所信別故名有四,應知實事唯有二。謂於佛等三種證淨以信為體,聖戒證淨以戒為體,故唯有二。’《藥師經》曰:‘壞君臣法,毀於信戒。’」流通本的改動,是不符合本經之原意的。

所以,我在最初講經時,往往不知所依。後來乾脆發心,把今日所存的大藏經各種版本都找來,逐字核對。包括兩處增補,也據大藏經版校正,最後編輯成一個底本完全依照大藏經版,又參考流通本增補兩處經文的新流通本,並根據情況,對一些難字參考經義和辭典,予以註音。

這個流通本完全只是方便學人自己誦讀,並不期望人人接受。但可以肯定的是,它起碼符合大藏經的玄奘譯本的舊貌,增補的也符合各自在大藏經中的舊貌,而非隨意更改。讀著可能有些不順口,但熟讀之後,沒有任何窒礙。當然,校書如掃落葉,掃而復生。希望大家在使用中繼續提出問題加以完善。

第六、誦經使用的儀軌

對於誦經來說,只要一個簡單的儀軌就可以,不必太複雜。一般來說,安置佛像,陳列供養,燃燈焚香,盡力而為。若有辦不到者,皆可省略,選擇清靜之處,虔誠讀經持咒即可。現在有電子版,也可以用手機或者其他電子設備閱讀,並不是非要紙質書。一切以能辦到為限。弘一法師著有《藥師法門修持課儀略錄》,解說頗詳,現敬錄於下,供大家參考。

一、禮敬

十方三寶一拜,或分禮佛法僧三拜。本師釋迦牟尼佛一拜。藥師琉璃光如來三拜。此外若欲多拜,或兼禮敬其他佛菩薩者,隨己意增加。禮敬之時,須至誠恭敬,緩緩拜起,萬不可匆忙。寧可少拜。不可草率。

二、讚歎

禮敬既畢,於佛前長跪合掌,唱讚偈云:

歸命滿月界,淨妙琉璃尊,法藥救人天,因中十二願,

慈悲弘誓廣,願度諸含生。我今申讚揚,志心頭面禮。

右讚偈出《藥師如來消災除難念誦儀軌》。唱讚之時,聲宜遲緩,宜莊重。(不會唱,朗讀亦可。後同。)

三、供養

讚歎既畢,於佛前長跪合掌,唱供養偈云:

願此香花雲,徧滿十方界,一一諸佛土,

無量香莊嚴,具足菩薩道,成就如來香。

供養畢,或隨己意增誦懺悔文,或可略之。

四、誦經

字音不可訛誤,宜詳考之。誦經時,或跪、或立、或坐、或經行皆可。(經行,指在一定的場所中往覆迴旋之行走。)

五、持名

先唱讚偈云:

藥師如來琉璃光,焰網莊嚴無等倫。

無邊行願利有情,各遂所求皆不退。

續云:「南無東方淨琉璃世界藥師琉璃光如來」。以後即持念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一百八遍(指念誦「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108遍)。若欲多念者,隨意。

六、持咒

或據經中譯音持念,或別依師學梵文原音持念,皆可。或念全咒一百八遍。或先念全咒七遍,繼念心咒一百八遍,後復念全咒七遍。心咒者,即是咒中 「唵」字以下之文。未經密宗阿闍黎傳授,不可結手印。擅結者,有大罪。持咒時,不宜大聲,惟令自己耳中得聞。持咒時,以坐為正式,或經行亦可。(此處即明確指,各人隨各自機緣念誦即可。按寺院傳統念法念可,念梵文或藏文發音亦無不可。不會持咒,僅誦經亦可。)

七、迴向發願

迴向與發願大同,故今併舉。其稍異者,迴向須先修功德,再以此功德迴向,惟願如何云雲。若先未修功德者,僅可雲發願也。

迴向發願,為修持者最切要之事。若不迴向,則前所修之功德,無所歸趣。今修持藥師如來法門者,迴向之願,各隨己意。凡《藥師經》中所載者,皆可發之,應詳閱經文,自適其宜可耳。

(最常見的迴向,如「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或者「願以此功德,普及與一切」等皆可。)

以上所述之修持課儀,每日行一次或二次三次。必須至心誠懇,未可潦草塞責。印光老法師云:「有一分恭敬,得一分利益,有十分恭敬,得十分利益」。吾人修持藥師如來法門者,應深味斯言,以自求多福也。(完)

為方便初學,故長篇累牘,撰此緣起。普勸行者,不畏艱澀,受持此等真淨大法,方可謂不負良師,不負妙藥也。學人校點註音之簡體版《藥師經》,令行發佈,以供學者參考。或有不當,盼指正是幸。敬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