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娜的解脫之路

李娜以《青藏高原》、《嫂子頌》、《好人一生平安》等歌曲而走紅歌壇,《嫂子頌》更是衝出國門,榮獲1995年羅馬尼亞MTV國際大獎。但在事業正旺之時,她卻激流勇退,從張家界天門山萌生研究佛學的念頭後,遂在山西五台山剃度學佛,拜師一塵大師,法號「昌聖」。出家後李娜一心向佛,並於1998年遠赴美國洛杉磯潛心研修佛學。

早前隨著「西部大開發」熱潮一道興起,李娜將《青藏高原》的深邃內涵一下子迸發出來,以聲音作為武器,打開每一扇心靈的窗。在她並不高大的軀體內誰會想到竟然蘊藏那麼一種生命的原始的激情呢?盤旋而上好似直入雪峰純靜之廣袤的蓬勃旋律中,巨大的藝術渲染力驟然迸出,哪一個聽者的心靈能抗拒這一震撼呢?

但是,李娜出家了。

其實,李娜最初只是出於好奇而和朋友逛寺院。後來,她在聽僧尼唱佛歌時,心靈忽然受到一種深深震撼。她感覺,如能用佛音唱歌,那才是大智之音、大慧之音,於是便萌發了學佛的念頭,想通過學佛,從佛音中領悟音樂中的大智大慧。

李娜說:「我過去的生活表面上很豐富,可沒有什麼實質的內涵,不是嗎?唱歌,跳舞,成為媒體跟蹤的對像,這幾乎是我過去生活的全部內容……多早啊,就身不由己地進入了名利場的追逐之中。每當獨自一人時,我就情不自禁地要思考:難道我這一生就這樣下去,自己表演,也表演給人看,歡樂不是自己的,而自己的痛苦還要掩飾,帶著面具生活,永遠也不能面對真實的自己。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幹什麼都比較專一,不喜歡敗在某個人的盛名之下,也不願意在藝術實踐上保持一個風格。包括為了生活的煩事而接觸宗教,我也是傾心盡意,一往深情,我看《聖經》,看《古蘭經》,幾乎所有的宗教性書籍我都感興趣,但這也是在選擇,一直尋找能寄託我這顆心的歸宿。不瞞你說,在舞台上我雖然失去了自己,但在生活中我還沒有失去尋找自己的勇氣。」

「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我得道了,從‘六字真經’中領悟了道。在對‘唵嘛呢叭咪吽’的永不停息的誦念之中,我忽然獲得一種被什麼提陞起來的感覺:眼明,心亮,身體也處在一種異常興奮和快樂的動靜交融的感覺之中,我想:這是什麼地方?過去我怎麼不知道?我怎麼從來也沒有到過如此令人陶醉的地方,享受這種非物質的快樂?當這種感覺消失後,我必須又一次地從吟誦經文當中得到這種心靈的感受。於是,我從知道‘大徹大悟’這個詞,到理解和感受到‘大徹大悟’。後來,在學法的過程中,我知道這是‘法喜’,所謂‘法喜禪樂’就是指的這個。於是,我覺得我應該出家,我把塵世中的煩惱和過去名利場上的經歷、成績、榮譽、教訓全都拋諸腦後,我尋找原本蘊藏在我們每個人心靈之內的那麼一種清靜的覺醒,那麼一種安寧的本性的衝動,然後潛下心來,慢慢領會自然與人類生來即已具有的和諧與真諦。」

她說:「‘唵嘛呢叭咪吽……’連起來一念,你能感到它是在迸發,是從無到有的迸發,像撞擊的聲音,也像誕生出精靈的轟響。」  

人得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捨棄塵世間的物質享受,而遁入空門去修身養性呀!」李娜說:「這應該全在你的頓悟之中,你一旦頓悟,會覺得擁有的遠多於你失去的。」 

如今的李娜,一身黃衣僧侶服,全身蕩漾著一股「在家」的和諧與安祥,潔淨的剃度代替了當演員時頭上的髮飾;然而,面色紅潤,目光有神,某種純之又純以至於無塵的精神充溢在她的每一個舉動中。幾乎每個歌手必然會呈現在臉上的那種勞累的蒼白和缺乏睡眠的倦意在她這裡銷聲匿跡,連曾經在她眸子中閃爍過的懶散和迷茫也不見了,

李娜尋找到了一條精神解脫之路,不讓自己在塵世的往事煩惱中徘徊,而在她認為快樂向上的溫馨環境中漫步,遨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