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峻的道德危機

提到道德問題,已經感覺到道德滑坡的概念已經不能概述了,要用比較嚴峻一點的概念——道德危機了。這些年來,我們只要生活在中國大陸,就深刻感覺到,很多的問題都是道德的問題,而且非常嚴峻。

比如,毒奶粉的問題,地溝油的問題,社會治安惡性案件不斷提陞的問題,貪污腐化的問題,全社會的這種虛假問題,已經感覺到道德的底線都難以保持,就像高山上滾下來的一塊石頭,已經沒有底線了,一直要滾到山腳下為止。

所以我們現在談的道德問題已經不是一個學術問題,乃是於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中國的環境當中,每個人都必須關注的問題。

道德的嚴峻現實,我們每個人都有一份責任。於是,改變這種道德的現狀,每個人都要思維我能從中起到什麼作用?我們自古以來維繫中國倫理道德的依據,一直是輪迴和因果的觀念,只是在近百年來,這兩塊基石被完全抽掉了。

於是我們現在所謂的新倫理學體系,比如我們的教科書,說什麼是道德?道德是社會規範的總和。它把道德概述於一系列規範的總和,變成了一個意識形態的東西。它不能契合到人心裡面去,它不能為人為什麼要行道德找到一個理論依據,這就是我們的問題所在。

當每一個人都沒有道德的時候,都沒有道德感的時候,這樣的人際關係多麼可怕!這樣的社會多麼恐怖!為什麼大家生活的這麼不開心?有了因果的、輪迴的觀念,我們才能有敬畏感。沒有這兩塊基石,我們就一點恭敬、一點畏懼感都沒有,什麼都敢干,無所畏懼。

曾有一個大學生,開車把人家撞倒了,看到人家沒有死,再補八刀……然後竟然有個學者教授還給他辯護:他是彈鋼琴的,那個補八刀是他彈鋼琴的習慣性動作。可怕啊!

當每個人都無所畏懼的時候,那就麻煩了。因為每個人都有傷害其他人的力量。你欺負我,我沒辦法,我就找個炸彈上飛機,跟飛機同歸於盡。這個事情也出現過啊。我就放把火,我跟你同歸於盡,現在很多村莊都出現這個事情,他心裡不平衡,乾脆我們這幾家一起死吧,碰到一點不如意,他就要自殺。

但問題是,我們中國出現了很多問題的時候,大家集體沉默,這就更可怕了!

這就等於一個人的身體,可能會哪個地方感染病毒,或者五臟六腑出問題,但一旦出問題的時候,身體其他健康的細胞會緊急動員起來在這裡圍堵,如果都不能動員其他好的細胞來圍堵病毒細胞的話,那身體裡這個病毒細胞就所向無敵,全身潰爛,那為什麼不能圍堵?

就是我們大多數人,我們的良知麻木了,我們自己就沒有道德感了。很多老百姓罵貪官這樣那樣,但是他自己有良知嗎?他也沒有啊,一旦他當上了這個位置上,他照樣貪啊!問題在這裡。

連我們的小孩,都把貪官作為人生最高理想的時候,你說這個社會已經可悲到什麼程度!這不能怪這個小孩子,小孩子的世界價值觀是我們成人給他整個灌輸過去的。問題嚴峻的擺在面前,我們不能再粉飾了,我們粉飾的時間已經太久了!把鮮花蓋在牛糞上,最後倒霉的還是我們這個民族,我們每一個公民啊。

我們現在吃飯都有危機感啊,菜不知是不是敵敵畏泡的、地溝油弄的;喝杯牛奶不知道裡面有多少的化學成分;茅台酒裡也不知道百分之多少的比例是假的。我們已經到了這個程度,完全被那種非道德的東西給包圍了啊!不安全啊,連我們呼吸的空氣,都被污染了。這樣一個濁惡的情況,難道我們每個人不要反省嗎?

導致這些現象的出現,有種種原因,其中道德出現重大的危機,是一個根本原因之一。也可能正因為這樣的一種危機的意識,才使得我們現在中國人,又要回歸國學熱!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人之異於禽獸幾希,君子存之,小人去之!」那種良知良能,那種自我的道德約束機製,我們多麼希望回歸啊!

所以在這個時代,我們重新回到儒家文化、大乘佛法,來重建我們的道德體系,給我們的道德奠定一個堅實的基礎,已經是非常迫切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