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名號中化解我們凡夫的心

因果輪迴是正知正見,如果撥無因果就是大邪見。所以我們要反過來,要修十善業,於是我們自己「吾日三省吾身」,我們來反省一下自己,我一天到晚是些什麼念頭?在這十法界裡面,剛才一步一步講哪個法界是什麼內容,這都是科目清楚的。

我跟哪個法界相應,我每個念頭跟哪個法界多,跟哪個法界的猛,那未來下一輩子到哪裡去,來安身立命,你不需要去問人,自己通過自省,就能了了清楚,還要去求神問卦嗎?不需要啊!因為因果的法則,就在這個地方啊!

古人知道這個道理,他的修心養性,他的自我檢點,他每天就是白子、黑子,就是那個像棋子一樣,一個白的,一個黑的。如果是一念善念,與三善道,與四聖法界相應,就一個白的子放在一邊。如果跟十惡相應,貪瞋癡相應的念頭,就放一個黑的子。

每天再來計算一下,是白的多,還是黑的多?於是我們今生命運的好壞,我們未來的去處的好壞,跟你每天白的多還是黑的多就相關了。你還要去問什麼呢?

所以了解這個相應的因果的道理,我們當下就要發起決定之心:我一定要跟阿彌陀佛的心相應,清淨、平等、慈悲。這些,雖然我舉心動念還達不到這點,但有一個方便,就是讓我們來念佛。阿彌陀佛的心都在這個名號裡面,只有去念佛,我們凡夫五逆十惡的心、貪瞋癡慢的心才會逐步地跟佛心相應。

不念佛是很難的,不念佛,別說跟四聖法界相應,我們跟天界都很難相應,甚至跟人法界都很難相應。所以我們本能相應的就是三惡道的法界,這就是失人身者如大地土的道理所在。

因為佛看到凡夫眾生舉心動念,都是十惡的,都是黑的,所以佛大慈大悲,給我們一個方便,讓我們來念名號。通過念名號,我們凡夫墮落的心、黑暗的心、生滅的心、污染的心才會提陞出來,就像蓮花從污泥濁水當中提出來一樣。

這就是一個緣,建立一個系緣之境,讓我們的心有所繫緣,這個境是佛的境界,所以就把我們的心給它調動起來。因為我們也有佛法界的種子,佛法界的種子透過這樣的一個境緣就能夠出來,是這個道理。

進一步比喻,比如說,我們的心就像蛇,蛇的本性,你讓它直很難,它一定是彎彎曲曲的,但是有一個方法,怎麼讓這個蛇的身直呢?你給它一個竹筒子,讓蛇的身體進入竹筒子,它就直了。我們凡夫眾生心裡,讓我們大慈大悲平等心,那是口頭上說說,境界來了還是做不到。「這個冤家對頭來了,我怎麼能對他大慈大悲?恨不得他死都好啊!」他馬上就會本能的反應。

別說一般的冤家對頭,有兩個夫妻都很有意思。兩個都是學佛的,兩夫妻關係不好,男的念阿彌陀佛,要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女的一聽到他念南無阿彌陀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她就不念阿彌陀佛,她念藥師佛。說:「他去西方,我可不願跟他到西方,我都要到東方去。」到東方琉璃世界去,她就是這樣。

夫妻都做不到這一點,更何況冤家對頭,他不能做到平等。所以我們就要好好地念這句名號,在這個名號當中化解我們凡夫的心。所以在我們的這種貪瞋癡慢的心,以及種種邪知邪見心裡面,安立一個名號,這就是佛在轉化人,是轉凡夫的知見為佛的知見。

我們從念佛的心裡面顯現出來的智慧,它就能顯現像阿彌陀佛那樣的正徧知。我們那時候出現的見解才跟佛的見解相契,才跟佛心相應。以後我們熏習久了,它現前的就是西方極樂世界依正莊嚴,西方三聖拿著蓮花來接引我們的情景。

我們當下這一念心就得到了一個究竟的圓滿解脫了,我們這一輩子難得的人身就有一個完美的交待了,佛就會高興,我們西方淨土菩薩也就慶快生平了,我們這一生也就沒有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