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火莫燒山林

“禁火莫燒山林”,就是禁止放火,不要燒燬山林。那麼從下面這些文句看,主要是談止惡的一方面,採取禁止或者莫——不要做的這些科目。我們人遇到火災,常常也是覺得恐怖,但未必就會喪失生命,還可以逃離。

那唯獨山林被火焚燒的時候,那樹林裡面有很多的生命,所有的一切飛的鳥,在地上走的野獸,那些鳴叫的動物,跳躍的動物,無足的爬蟲,二足、四足、多足的這些動物,盡皆在這個烈火當中喪失生命。那麼這樣放火燒山林的罪業,大多數是被那些不務正業的惡少所幹出來的。所以禁止這些人來燒山林,這樣的功德就很巨大了。

由此還得思惟到:那些鹼水、鹽汁、滾湯、石灰漿,都不要潑在有昆蟲的地方。因為這些都直接對昆蟲有殺傷力。那麼這些飛禽走獸,也都具有佛性。我們不僅不要傷害它們,而且要保護它們。

《大智度論》裡有一個公案就談到,釋迦牟尼佛因地用種種身份來跟眾生結緣。其中有一個身份,就是示現在鹿——動物裡面。在過去無量劫前,有一個大森林,森林裡面有諸多的禽獸。這時候發了大火,“野火來燒”。三面都是火,唯有一面沒有起火,所以這些野獸就向此逃命。但這一面卻有一條河,這些野獸們就過不去了,這樣就等於在束手待斃。

佛陳述這樣的一個事情,講到:“我在那個時候就是一頭身強力壯的大鹿。”這個鹿看到大家這個樣子,就要救大家。這個鹿由於鹿身很長大,它就前腳踏到河的那一岸,後腳就放在這一岸。“各踏兩岸”,就把身體橫踞在水上,就好像搭了一個橋。那眾多的野獸,就踏著這個鹿的背而過。那眾獸很多,這樣的背畢竟是肉,皮肉都踏爛了。但這頭鹿還是以慈悲的力量忍耐,直到死亡的時候。

那最後一隻小兔子要過來,這時候這頭鹿已經沒有一點力氣了。但是看到最後還有一隻兔沒有過來,所以又強制咬緊牙關,最後努力讓這隻小兔子也踏著背過去了。這隻兔子一過去,這個鹿的脊樑就折斷了,就掉在水裡死去。

釋迦牟尼佛說,像這樣多生多劫以來示現種種的身形,這樣的“苦行”,這樣與眾生結種種的因緣,那是“窮劫說之,猶不能盡”。那這樣就跟眾生結了很多的緣。所以釋迦牟尼佛成佛之後,座下的弟子常常就是這些被度的野獸、禽獸。

那這一期所示現的:釋迦牟尼佛最後度的那個弟子,就是須跋陀。須跋陀是佛在臨涅槃的時候所度。他是修外道的,活了一百二十歲,禪定功夫很好,也具有五種神通,但是沒有得到究竟的解脫。平時也聽說有一尊佛示現,但還是有一種傲慢心,從來沒有親近佛陀。

忽然這位外道須跋陀聽說佛要涅槃了,他內心一下子就警覺起來了。佛馬上就要涅槃了,他還有一些問題自己解決不了,趕緊就跑去要見佛陀。當時佛已經是臨涅槃的過程了,阿難尊者就在外面擋住,任何人不能進來。那那個須跋陀就一定要進來,搞得外面爭爭吵吵。

那佛就說話了,“你讓他進來,這是我最後度的一個弟子。”

須跋陀他一進來,見到佛陀恭敬頂禮,就把他修行幾十年不能解決的問題提出來請問。佛對他的問題加以解答,作了開示,當下須跋陀就證到了阿羅漢果。感戴佛恩故,不忍見佛涅槃故,他要首先涅槃。你看這個須跋陀,就是佛最後度的一個弟子,原來是那個小兔子。這一世成了佛最後度成阿羅漢的一個外道的老修行須跋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