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自己留些餘地

《韓非子·說林》裡面記載了一個故事:有一個叫桓赫的雕刻大師,當別人問起他的雕刻之道時,他回答說:"其實雕刻的秘訣很簡單,就是總是把雕像的鼻子雕大一點,眼睛雕小一點。因為鼻子太大了可以修改得小一點,太小了卻沒法改得更大;眼睛太小了可以修改的大一些,但是太大了就不能改小了。"可以想到,桓赫在說這話的時候,雕刻技術肯定已經是非常嫻熟的了,但是他卻總是假設自己會犯錯誤,給自己留有餘地。

敢於不如人,其實就是敢於承認自己的不足,這是一種期待成長的勇氣,每個人都有長有短,真正看清這一點,你才能最後勝於人。

在家務上,不如勤勞能干的主婦;在工作上,不如善於察言觀色的同事;在處理人際關係上,甚至不如十二歲的女兒;在新知識的運用與掌握上,不及年輕人的迅速靈敏;碰到複雜事物,又缺乏長輩的精明練達、長袖善舞;最糟的是遇到緊急情況缺乏應變能力,反應遲鈍,甚至明明穩操勝券的事情,卻偏偏輸得乾乾淨淨。

調子放得最低最低,心態修練得最靜最靜,經歷了幾番風雨幾輪挫折,漸漸地,我也想明白了,一個人不可能處處勝於人,有得必有失,樣樣齊全了,你也許會遭到更大的、意料不到的天災人禍。就像小病小災纏綿一生的人,往往安享天年,而無病無痛、大紅大紫的人常常遽禍忽至,遂不及防。命運往往是無常的,做什麼都要留有餘地。

其實,從另一種角度來說,敢於不如人,也是某種程度上的自信。只有敢於不如人,才能勝於人。天外有天,樓外有樓,一個人怎能時時處處勝過所有的人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優點與優勢,也都有自己的缺點與短處,揚長避短才算機智,拿自己最不擅長的柔弱之處去硬碰別人修煉得最拿手的看家本領,其結果是可想而知的。

人會有各種潛能與優越,但你不可能在所有地方都有機會發揮出來,你的精力有限,機遇也有限,因此,你能如人的地方肯定很少很少,而不如人的地方絕對很多很多。只有對這一點看明白了,你才有從容的心態,也才能真正地如人了。

古訓道:「路經窄處,留一步與人行;滋味濃時,減三分讓人食」。給自己留餘地,進可攻,退可守,飛翔就是天空,回歸就是家園。

水滿則溢,月盈則虧,過猶不及,凡事皆如此,曾國藩說過:「人生的境界是花未開全月未滿」,這是一種從容淡定的心態,是一種通透頓悟的智慧,更是留有餘地的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