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情緒的風暴

護眼色: 字體:粗體 作者:一行禪師 發佈時間:2013-10-20 21:02:12 简体字 

穿越情緒的風暴

以呼吸照顧憤怒

當憤怒、嫉妒與絕望的能量生起時,我們應懂得如何處理它,否則就會被這些情緒淹沒,而受到極大的痛苦,念念分明地呼吸,就是一種可以幫助我們照顧情緒的修行方式。

為了能好好地照顧情緒,必須先學會如何照顧身體,我們可以先從感覺呼吸開始,慢慢地感覺身體。「吸氣,我感覺整個身體;呼氣,我感覺整個身體。」慢慢地將心帶回身體,以念念分明地呼吸中所聚集的正念能量擁抱身體。

平時我們可能因忙於生活瑣事,而忘了身體的重要性。但此時,身體可能飽受病痛的折磨,自己卻渾然不知。因此,我們必須懂得如何回到身體,以正念擁抱它,就如慈悲擁孩子入懷一般,回到自己的身體,以正念溫柔地擁抱它,先將全身當作一個整體,好好地擁抱它,然後再分別擁抱眼、鼻、肺、心、胃、腎等器官。

深度放鬆以擁抱、治療憤怒

最佳的練習姿勢就是躺下來,把注意力放在身體的某個部位,例如心臟。吸氣時,開始感覺心臟;呼氣時,就對它微笑,把愛與溫柔遞給心臟。

正念的能量就如一道光束,能使人清楚地看到身體的每個器官。雖然現代的醫療儀器也可掃瞄看到全身的器官,但是掃瞄儀器的光束是X光,與正念所發出的愛的光束完全不同。

我們稱這種以正念光束掃瞄身體的修行為「深度放鬆」,這是練習念念分明地呼吸的另一種方法,你可以對自己說:「吸氣,讓整個身體放鬆下來;呼氣,讓整個身體平靜下來。」當身體非常焦慮、緊繃時,只要以正念的能量擁抱,它立刻就能運作,它就獲得治療了,心也會隨之放鬆,而獲得治療。

從這樣的教導中,我們明白呼吸是身體的一部分。當我們對某件事感到恐懼、憤怒時,呼吸就會變得淺而急促,品質也不佳。一旦你明瞭如何開始練習念念分明地呼吸、呼氣,逐漸放緩呼吸,只消幾分鐘,就能大大地改善呼吸的品質。這時呼吸會變得比較輕、平靜且調和,心也會開始平靜下來。

呼吸就如禪坐是門藝術,你必須靈巧地掌握吸氣、呼氣,身心才能調和。如果以暴力的方式控制呼吸,就無法為身體與意識帶來片刻寧靜。但只要呼吸變得平靜而深沈,就可以繼續以此方式擁抱自身體其他部份。

你躺下來時,開始練習念念分明地呼吸,慢慢地聚集正念的能量。從頭部開始,以正念的愛的光束逐一掃瞄全身,直到腳底。你可能需要花半小時來做這件事,而這正是向身體表達關懷、愛與專注的最佳方式。

我們每天練習念念分明地呼吸至少一次,你可以安排固定時間練習,譬如在睡前,可以全家一起舒服地躺在地上,全身放鬆二、三十分鐘,關掉電視,請全家人一起來練習。剛開始練習時,你可以用錄音帶來帶領,之後,可由其中一人負責帶領大家練習,幫助每人慢慢靜下來,好好地照顧身體。

穿越情緒的風暴

有些很簡單的方法可用來照顧強烈的情緒,其中之一是「腹式呼吸」——以下腹部呼吸。當我們被強烈的害怕或憤怒等情緒困擾時,對治的方法就是將注意力集中在腹部,如果此時你仍不停地思考,是非常危險的。情緒就如一場暴風雨,而你正站在暴風圈中央,是何等危險啊!但大多數人都習以為常,停留在煩惱上讓情緒淹沒。我們無須如此,而要將注意力往下放,才能根除痛苦。要專注在腹部,練習念念分明地呼吸,可以或坐或躺著練習,將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呼吸的起伏上。

當你看著暴風雨中的大樹,就會發現樹梢是最不穩固且脆弱的,細小的樹枝隨時都可能被巨大的狂風摧折。但若往下看粗壯的樹幹,就會看到完全不同的景象——樹依然屹立不遙,能抵檔暴風雨。我們就如一棵樹,頭部正經歷一場情緒的風暴,所以要將注意力往下置於丹田,開始練習念念分明地呼吸,完全專注在呼吸與腹部的起伏上。這樣的練習非常重要,可幫助我們發現,雖然情緒如此強烈,它只不過駐足一會兒便離去了,並不會永遠停留。如果每逢艱難的時刻,都能以這樣的方式訓練自己,便能安然度過這些風暴。

你必須覺知情緒只是情緒,它來了,停留一會兒便走了。為何要為這樣的情緒而結束生命呢?除了情緒外,生命裡還有其他值得珍惜的事物。請牢記這點,當你面臨危機時,保持覺醒的心繼續練習呼吸,情緒一定會離開。等你成功地做過幾次之後,就會對自己與這樣的修行方式更具信心,讓我們停止把自己困在無明的念頭與感覺中吧!讓我們將注意力轉移到下腹部與呼吸上吧!不用害怕,風暴終將過去。

覺知與擁抱負面心行

為了讓身體獲得平靜,我們以正念擁抱它。同樣地,這方法敢可以應用在照顧心行上。「吸氣,我清楚覺知心行;呼氣,我清楚覺知心行。」在佛教心理學中,共有五十一種心行,其中負面的有憤怒、渴望與嫉妒等心行,而正面的有正念與平靜等心行。

當經驗到快樂與慈悲等正面的心行時,我們應該以深呼吸好好地覺察。當以念念分明地呼吸擁抱快樂與慈悲時,它們就會乘上十倍、二十倍。因此,念念分明地呼吸,可以讓它們在心裡停留久一點,且更深刻地體會它們。所以,只要以正面的心行——喜悅、快樂、慈悲生起時,好好地擁抱它們,是非常重要的,它們正是幫助我們成長的心靈資糧。佛教說「禪悅為食」,當喜悅的感覺從禪修、正念中生起,就會不斷地滋養與支持我們。

同樣地,當負面的心行——憤怒、嫉妒生起時,我們也應該回到自己,溫柔地擁抱它,以念念分明地呼吸使它平靜下來,就如母親撫慰正在發燒的孩子。所以,對自己說:「吸氣,我正在讓負面心行冷靜下來;呼氣,我正在讓負面心行冷靜下來。」

憤怒的種子,慈悲的種子

我們常將意識比喻為泥土,各種心行的種子就埋藏在藏識(潛意識)中,它們會發芽,然後浮現到心識(意識層)中,停留一段時間後,又以種子的形式回到潛意識。

慈悲心也以種子的形式停留在潛意識,每次只要我們碰觸或灌溉其中一顆種子,它就會湧現到心識——最上層的意識中,如果快樂或慈悲的正面種子,獲得灌溉而萌芽,就會讓我們感到無比喜悅;但如果灌溉的是嫉妒等負面種子,就會讓我們感到非常痛苦。當快樂與憤怒

好好地埋藏在土裡,而無人碰觸時,稱為「種子」,但當它們浮現到心識上,就稱為「心行」我們都應能辯認出憤怒有兩種形式,一是埋藏在潛意識裡的種子,二是浮現到意識層活躍能量區的心行。所以,我們必須知道,即使憤怒還未浮現,它永遠都在。

每個人的深層意識中,都潛藏著一顆憤怒的種子。當它還未浮現時,你完全都不覺得生氣,也不會對任何人感到不滿。你覺得好極了,整個人神清氣爽,容光煥發,還可以與人談笑風生。但這並不表示憤怒不在你心裡,它可能未在心識中顯現,但還在潛意識裡,一旦有人對你說了什麼話或做了什麼事,不小心碰觸到心中那顆憤怒的種子,它立刻就會出現在你的客廳裡。

所謂好的修行人,不是指心中沒有憤怒、痛苦的人,因為這完全不可能,而是懂得如何在憤怒、痛苦生起時,立刻照顧它們的人。相反地,一個沒有修行,不知如何處理憤怒的人,當憤怒的能量生起時,很容易就會被這種情緒所淹沒。

如果我們學習過正念的生活,就不會被憤怒淹沒,因為你會邀請正念的種子來照顧它。而且,念念分明地呼吸與走路,可以幫助你達成這個目標。

以正念的呼吸覺知習氣

每個人都有習氣,如果總照著氣做事或說話,就會傷害自己與他人的關係,但即使我們有如此的認知,還是不免隨著感覺而以憤怒行事。因此,很多人都在與人相處中,製造許多痛苦,總要等到傷害已經造成,才悔不當初,發誓不再重蹈覆轍。你真誠懺悔,滿懷善意,但當相同的情況再度發生時,又會不禁做出同樣的事或說出同樣的話。因此,你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帶給別人相同的傷害。

這時,聰明才智與滿腹經綸都無法幫助你改變習氣;只要透過覺知、擁抱與轉化的修持,才能真正地幫助你。所以,佛陀告誡我們,當習氣出現時,要練習念念分明地呼吸,去覺知並好好地照顧它。如果能以正念的能量擁抱習氣,你便安全了,不再犯下同樣的錯誤。

有位美國朋友曾與我們在梅村度過三星期快樂的時光。在這段期間,他表現得非常沉穩、慈悲,又善解人意。有天,師父們請他為僧團採買感恩節的用品。當採買時,他突然這現自己竟是這般匆匆,急著想買完東西,好趕回梅村去。

這是他三個星期以來,第一次有匆促、想要趕緊完成事情的感覺。在梅村裡,他身邊都是沈穩、有修持的朋友,所帶給他的都是正面的能量,因此,那種匆忙、給自己製造壓力的習氣,完全沒有機會浮現。等到他獨自進城採買,沒有正面能量的支持時,心中習氣的種便子便立刻生起。

他立刻覺知自己的習氣,且領悟是從母親傳襲而來。以前母親總催促他們趕快把事情做完。透過如此的洞察,他開始練習念念分明地呼吸,並說「嗨!媽媽,我知道你在哪裡。」這念頭一生起,匆忙的能量立刻便消失了。他覺知自己的習氣,念念分明地擁抱它,並成功地轉化它。他又重新獲得離開僧團前所體驗的平靜與沈穩。他明白能如此成功轉化習氣,完全是由於在梅村三星期的修行。

每個人都有能力這麼做,無論習氣何時生起,我們要做的只是去認知它,並輕輕地呼吸它的名字。我們念念分明地呼吸,對它說:「海!我的嫉妒:嗨!我的恐懼;嗨!我的焦躁與憤怒。我知道你們在那裡,我會在這兒幫助你們,我會好好地照顧你們,並且以正念擁抱你們。」吸氣,向習氣問好;呼氣,對它微笑。只要能如此照顧它,它就不再能控制我們,我們就安全且獲得解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