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種入魔之因

魔分四種:煩惱魔,五蘊魔,死魔,天魔。第一種魔稱為煩惱魔,令修行人趨向於「邪途」,所以稱作「煩惱魔」。第二種魔稱為「五蘊魔」,也稱為「五陰魔」,是色受想行識五蘊中產生的魔障。第三種魔稱為「死魔」,死是死亡,死對於我們仍是最大的障礙,死魔是直接對生命作障礙的魔,有很多種。第四種魔稱為「天魔」,天魔一旦出現,便以一種「資助」的方式使身心不由自主生起煩惱,燒燬已經成就的菩提果位,使已經證得的果位都退失掉。

二十四種魔入之因:

魔有沒有影響到人都會有一些現象,我們由現象分析它們的成因。上表就是魔入的原因。由表格能看出,這些魔來影響人時,是從哪些根源上產生。

一、於道不精進。

「不精進」可以說是魔入的總因。功課非常重要,雖然做得很少,但只要沒丟掉,魔還不敢輕易對你下手,因為你保持了對於道的精進。

二、智慧小。

只看自己,不顧利他,這就是智慧小。另外,在修行過程中沒有所宗,不確定修行的思想體系的根源,衝上去拿個兵器舞兩下就算修行,這樣也不行,我們的智慧就太小了。為什麼智慧小?因為是以個人的智慧來修行。當有了整套的修行體系,則是以佛的智慧作為我們的智慧,這個智慧就大了。

三、煩惱盛。

確實有那種「壓不住火」的煩惱,這種煩惱產生時容易產生魔障,魔容易隨這樣一種煩惱進入人的身心。

四、分別大。

分別心粗大,遇不遇事都有一些自己的想法或者自己的評論,這樣不好。在現實生活中有必要時分別,不需要分別時要收藏分別心。尤其是計劃久遠以後的事,很多人喜歡規劃未來,但未來的事情未必就盡如所料。這不是不讓人為未來作準備,而是觀察要「適當」。如果發現某些想法確實是杞人憂天,一定將它放一放,不要讓心中的事太多,如果不能放,那就要看看會不會導致魔入,這問題嚴重了。

有一則故事,一對賣豆腐的夫妻,晚上收工了商量很多事:「我們明天要將店面擴大,讓更多人來買豆腐……」商量到三更半夜還不知休止。但是第二天要五點鐘準時起床,因為別人訂了豆腐,每天要去送貨,還要打一鍋豆腐準備當天賣。「枕上思量千條路,明朝仍舊打豆腐」,第二天還得將這鍋豆腐做了去賣,現實的生活依然很平俗。

據說在汶川地震期間,有一些四川民眾的心態就比較好。不管有多大痛苦,等到重建時都知道只要能做的就盡量去做,只要有一點能拔平的菜地,馬上就拔平了種起菜,生產與生活很快就恢復了。

五、心緒多。

即心掉動大,這點要重視,思緒偏多本就不利於修行。

六、無善知識攝持。

善知識的攝持,是修行的唯一保障。拿到藏傳佛教來說,「善知識」是一個決定性的修道因素。漢傳佛教對於善知識「廣而化之」,將參學善知識說成「走江湖」,要四處參學(江西、湖南一帶善知識多,應該廣泛地去學習)。但是善知識「一貫的攝持」還是很關鍵,無論是用什麼方式,總得「有」,不能是那種得不到教授、憑著自己的方式去揣測下一步該怎麼做的狀態,這樣會有一定的危險性。所以,「廣而化之」、「走江湖」的無善知識攝持的參學,抑或是佛教對於學人劣性的一種「無奈」吧!

七、教授不深。

這點也要重視。現在不管做哪一行的工作都會有個要求:你的理論一定要好,思想儲備一定要充實。否則,想都想不明白,還能做明白嗎?所以,一定要有一個很好的前提鋪墊,後面的修行才能順利。「很好的鋪墊」就是教授、教誡能精到、詳實。

八、伴惡友。

自己在修行過程中的道伴不是很好,這一道伴(或說惡知識)對菩提道的知見是錯誤或不圓滿的,這都會讓魔得逞。「惡友」,是身邊的「定時炸彈」。

九、貪執大。

在生活中,多欲不知足,不利於修行的愛好太多是不大好的。

十、多分滯貪婬。

對貪執境還很沉溺,也不守護根門,迷滯其中。

十一、多愛酒肉。

關於酒肉的問題,也要有所了解。酒肉對於修行是很直接的障礙,即使在工作應酬中確實很需要,也一定要考慮有所調節,這樣一定會有利於修行用功。因為肉類與生命有關,而酒類與心性有關,肉是殺生而來,酒則迷亂心性。

十二、智廣而志卑。

智慧大且廣而心志卑,這點要提示大家注意。有才無德,或量大願大而不實行,都屬此類。

十三、小想無希望於大。

「小想」,「我就想得點小小的收穫」,只知道自利。但現在的學習,實在講,任何一個表格表達的意義都是直接趨向佛果的,是直接針對佛果進行的討論。如果不取乎其上,必定得乎其中,如果只是「小想」,取乎其中,就只能得乎其下。或者,什麼也得不到!

在修行中不要得少為足,在奠定修行體系時千萬不能想:「我是一個小人物,就修行一點點,不需要學那麼多,掌握那麼龐大的修行體系,我不需要那麼多所謂成佛的道次第,只要將眼下需要做的這點學到就夠了。」

小想無希望於大,對修行是一個障礙。皈依三寶是什麼?皈依三寶第一是皈依佛,不能只將自己交給佛,而永遠當佛的包袱,這對佛不敬。皈依佛是為了要成佛。皈依佛學什麼?要學他的成佛之道,自己要變成佛,這才公平,否則我們皈依佛始終對佛都是不公平的。

要「擇高處看,就低處行」,可以做一些基本的修行,但心志一定要廣大。念「皈依佛」,是要自己成佛,才能擺脫人我與法我的執著與煩惱;「皈依法」,是「法門無量誓願學」,如果不學,違背皈依還說什麼皈依;「皈依僧」,要「煩惱無盡誓願斷」地去向僧寶求教誡,否則就必定向歪處求!

十四、驕傲而大我慢。

驕傲、我慢的障礙很麻煩,特別是已經學得比較好、修行比較成功的人,驕傲與我慢是容易受魔侵襲的原因。

十五、初業喜獨處練若。

「練若」,有「蘭若」「阿蘭若」等不同的翻譯。為自求清靜而處練若,《大般若經》說是「魔事」。剛開始修行就要閉關,才皈依就要進山,這都是問題。初業的人就適合跟在師父後面,還不適合自己給自己那麼多安排,因為自己沒有智慧去安排。初業喜歡獨處練若或者閉關修行,起步狂熱,潛在的危機是很大的。

就目前來看,初學者喜歡苦行、閉關、住山,其中出的問題最多,尤其是很苦心地想得一個大成就,然後被某位善知識來封信點化一下「你可以閉關了,三個月成功」,第一個月、第二個月大家都覺得他不正常了,第三個月初他不睡覺了,到兩個半月時能聽到聲音了,到兩個月二十九天時已經看到佛在面前晃來晃去了,等到一出關,又直接進關了——關進了精神病醫院。

我親手處理過不少這類事,有人心中想著「我已經成佛了,佛都跟我打電話了,天天跟我來說話。你們修行太差了,連佛都見不到,而我天天都見佛,一睜開眼睛就是佛,不是東邊往西邊飛,便是西邊往東邊飛,看得不想看了還是出現……」,這都是些麻煩,都是魔入之因!

十六、近住於商場大市。

總是被動地被干擾,讓我們心得不到清淨,這也是一個麻煩。

十七、處官宦及補特伽羅互不合地。

「補特伽羅互不合地」,比如土匪盜賊的居處。

「處官宦地」,弘一法師有一回拒絕了朱子橋將軍的宴請:「為僧只合居山谷,國士宴中甚不宜。」說的就是這個道理。作為一個要有點修行的人,對於應酬之類的事情要考慮一下,因為它太容易散亂心智,太容易讓我們賠掉寶貴的修行時間,賠掉我們對自我的信賴感。

十八、受持無宗願。

這可是個大麻煩。「無宗願」是什麼?比如,總說「我要發願啊」,在佛前跪著發願:「這部經要念三十天。」沒過兩天又跪著發願:「這部經要念半年。不管颳風下雨,我保證半年一定念完。」

發願分為有宗與無宗,「宗」指「思想依靠」,「思想」指的是「修行體系」。來源於修行體系,有理性地安排與選擇,這是「有宗」的願;如果不來源於修行體系結論所需而發的願,就是「無宗」的願。初學的人很容易受持無宗的願,比如大家都覺得《楞嚴經》好,拿著《楞嚴經》念,有人就開始發願了。

我了解一些這樣的情況。有一次,我聽一位居士說,他覺得磕大頭很好,就隨一位有經驗的老居士學習。為什麼向他學?因為他每天可以「兩小時內拿下三千大頭」。我聽到後覺得實在有點不可思議,現在誰的身體能那麼靈活?簡直像彈簧,一上一下,兩個小時就磕完,這是懺悔業障、皈依佛法還是……?當時他是怎麼用的心,很難去調查,只是覺得這種修行來得太猛。

還有一次,聽一位居士講自己持楞嚴咒,平時以此為功課。我說:「持楞嚴咒不容易啊!出家人早課才念一遍。」那居士說:「我每天念108遍。」我問:「多長時間念完?」他回答:「三小時之內拿下。」我當時就很疑惑:我們早上只念一遍,還要提神,否則很容易就溜過幾句,因為它太長,而且梵音很容易混淆,他三小時念108遍真是個奇跡!但是看那位居士的狀態,煩惱還是很大。所以我們不太敢承認這種修行,也不推薦,尤其是很長的經咒,在念誦與做功課時一定要謹慎,不要將其變成無宗願。否則就會有點麻煩,因為自己是應付不了的,不要想一口吃個大胖子。

十九、無教授僅少譬喻而執能修行成辦菩提。

沒有教授,僅依靠很少的譬喻作為修行的航向,這種情況太容易出現了。尤其是初學沒有經驗的人,一看到佛經中幾個譬喻或者好故事,感動了,膨脹了,就發心這一年半載一定要怎麼去修……這樣一來,沒有真實的用功教授,只有很少量的譬喻,拿著這些說法就開始修行。本來是「黃葉止小兒啼」,這卻是拿黃葉當了真,非常危險。用功的教授可提供經驗,有這些經驗性的提醒在前,同時告訴你,如何使用一些訣竅性的方法去修行,這樣才可以。

二十、慧不堅而於尊長不得加持(以不信故)。

「慧不堅」是指少聞思。這也是個很大的麻煩,會成為魔入心的一個原因。

二十一、執夢是實。

將夢境當成是真實的。有時候,人的夢境會與現實生活產生一些呼應,比如夢到了第二天發生的事情。但是夢境畢竟不是事實,與現實生活不一樣,只是換了一個境界的提前預知。

換境界的提前預知有很多種情況:第一種,因為第二天將要出現的現境與自己的心密不可分,心所現的實際環境提前有一個投影,來讓自己預知。第二種,有可能是善神的提醒。第三種,在錯亂的夢境思維中,某個場景突然閃現了一下,便覺得它是真實的。但不能將這些當成真實,即便是真實的生活,我們也要說它如夢,如果執夢為實,那就顛倒了——佛說「人生如夢」,我們卻說「夢是人生」,與佛法唱反調了。

所以,即便偶爾夢境應驗了,也不能執著為真實,否則就沒有「主義」了,將真正的「主義」放棄了,這不利於修行。

二十二、喜兆相。

喜歡徵兆,做什麼事都求籤算卦問吉凶,這對於修行很不利。《施分別經》云:「信瑞相而不信業者,是優婆塞之垢。」信瑞相而不信業,是肮髒的居士。

二十三、以違緣智弱羞怯而心不樂。

違緣多了以後心智減弱,心中常常出現一種不快樂的狀態,心中總沒有快樂感,這是魔入的前兆,也要小心謹慎。

二十四、以自他緣故心苦或愁憂而受困。

因為自或他的原因,心中總覺得愁憂受困。「愁憂受困」的狀況與嗔相應,不管是有理由還是沒有理由,對於逆境的執著就屬於嗔心,這種嗔對心態極其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