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性法師:在一切境界中不要忘記念佛

護眼色: 字體:粗體 作者:會性法師 發佈時間:2011-9-19 23:53:34 简体字 

關於念佛,我們從靜的時候學起,就是說:安靜的時候會念佛。若初學念的人,在較吵的地方,較動鬧的地方,恐怕他就提不起來念佛。會被外緣的聲音、外境所轉,心就不能專一,所以希望要找一個較靜的地方來念佛。不論是出聲念、小聲念、金剛持、心中默念。尤其心中在默念的時候,更感覺須要有安靜的地方,才能使這個心,阿彌陀佛的聖號念念相績。若外境一複雜,見到外境,耳朵聽到種種的音聲,隨時念頭就會分心,念佛的心念就不能專一。所以初學的人,盡量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來念佛,尤其在家居士,早上一起來,最安靜,洗好臉了就先作功課。晚上要睡以前,念佛也比較安靜。平常時候,行住坐臥二六時中,隨時隨地提起一句「阿彌陀佛」念念不忘。

漸漸鍛煉,鍛煉到動中也會念佛,就是說:鬧亂的地方,複雜的地方,有種種的雜音聲,種種的雜境在面前,照常一句佛號提得起來繼續念,那就是鍛煉到動中也會念佛。要注意聽!這就是念佛一步一步地深入,首先由靜中學念,念到靜中佛號能念純熟,進一步鍛煉動中念佛。在街上很多人的地方走,我們照常一句佛號提得起來。聽到不論什麼樣的音聲,我們隨那各種的音聲,就繼續在念佛。不論是聽到車聲,也把它作念佛想。聽到人說話的聲,也把它聽作是念佛的音聲。乃至水在流、風在動,都是聽成念佛的音聲。所以蘇東坡居士說:「溪聲盡是廣長舌」。「山色無非清淨身」:見到山的景色種種,我們就看成都是清淨法身,無二無別。當下就將娑婆已經轉成極樂的境界,所以我們鍛煉動中念佛。

清朝有一位東瓜和尚,名沒有傳下來,不知什麼名字,喜歡吃東瓜,人們就稱他東瓜和尚。他是杭州人,在華嚴庵出家,出家以後,專修念佛法門,鄰近庵有一位慧照師和他打同參,二人很好的同參道友。很奇怪,東瓜和尚,吃飽就跑出去街上走,在杭州街上走來走去。走到晚上就回來,晚上繼續念佛,每日都一樣,都是在街上走。他的同參感覺到,好像不太肯修行,看他一天到晚都在街上走。但是也不敢對他說什麼話,而他的習慣就是這樣。每日吃飽就到街上走,晚上就回來,回來又有在念佛,這樣的生活,經過了十多載。有一年他要往生的前一年底,見到同參慧照師的時候,他就對慧照師說:「老同參啊!我正月初六就要去西方,你正月初六要來送我!」慧照同參把他看做在開玩笑,想他一天到晚都在走街路,說他要往生,實在不太相信。但是口不敢說,心中在冷笑,口就回答說:「好啦!好啦!你若要往生,當然我會來送你!」東瓜和尚說:「我一旦話說出來就標準!不要忘記!」「好啦!好啦!我不會忘記!」年過了,正月初六,那日早上東瓜和尚就去法慧庵,受人供養吃飯。還沒回來的時候,慧照師就已經來要送他。看他不在,就知道可能是在開玩笑,連他自己都沒有在準備,說他會往生,那有這一回事?就在裡面坐,坐到東爪和尚吃過午飯回來。回來見到老同參慧照師坐在那裡,就問說:「你來做什麼?」他說:「你告訴我說,你正月初六要往生,叫我來送你!你卻問我要來做什麼?很奇怪?」「真的!我有對你說過,你若沒有提起,我也忘記。這樣,好!現在我要去了!」馬上就去沐浴換衣服。海青、披衣已經穿好,就去拜佛。拜好,就去坐著,就向他的同參說:「這樣,我要去了,但是我有一首偈頌,請你寫起來。」開始念:「終日走街坊,心中念佛忙,世人都不識,別有一天堂。」偈頌念好的時候,念一聲「阿彌陀佛」,靜靜的坐在那裡,他的同參見他靜靜坐著,就為他念佛,念了念,就看他,他都沒有動,沒有表示。再過一段時間摸他,他已經沒氣了,果然是走了,非常自在。

看他的偈頌就可以知道:「終日走街坊」:說我一天到晚都在街上走來走去,做什麼呢?「心中念佛忙」:我雖然是走街坊,沒有一日閑空,不是在逛街,我是在念佛!怎樣念佛?意思就是藉這個動中鍛練念佛,利用街上很鬧的地方,這樣鍛煉念佛。可見這位東瓜和尚,他的念佛功夫是相當深,所以能在鬧中念佛。而且想到要走,就走!事先說好那一日要往生,到時候自己卻忘記了,由同參提醒,隨時就走。像這種來去自由的,可以說是非常罕有。在高僧傳裡面,像這種自己說什麼時候要往生,結果自己忘記,別人提醒他,隨時就去的,和東瓜和尚只有兩位,可見功夫相當深。而且他是修念佛成就,專念阿彌陀佛得到這樣殊勝的瑞相,這是非常難得。根據這個事實的證明,就可以知道念佛的功德是怎樣的殊勝,念佛是真實能令人了生死、出苦海,這就是鍛煉動中念佛。

若能鍛煉到動中會念,再進一步要鍛煉順境、逆境的境界現前的時候,也能提起一句佛號念念不忘。順境就是說快樂的境界、歡喜的境界。假定說:你有一位朋友,一、二十年沒有見面,忽然間,今天在面前出現,一見面的時候,歡喜得跳起來。那時若一歡喜,把阿彌陀佛送去西天,那樣就無效。若是在順境能念佛,雖然是在這種歡喜的境界中,心中的一句阿彌陀佛,提得起來繼續在念佛,這就是順境中會念佛,不會被境界轉去。還有一種,就是逆境現前的時候,煩惱現前的時候也會念佛,這才是功夫。舉例說:你見到毒蛇,嚇了一大跳,普通人見到毒蛇,嚇到就會說:‘阿爸啊!阿媽啊!’一嚇到就把阿彌陀佛給忘記了,平常時在‘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見到毒蛇就把阿彌陀佛送回去了,這就是逆境現前時不會念佛。或者是遇到什麼環境不順,在憂愁煩惱,不會念佛,只有在憂愁而已,憂愁到眉毛相打結,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著,怎樣過日?只有憂愁過日。阿彌陀佛也忘記!這也是逆境中不會念佛,這樣很不好,很危險!在這種煩惱逆境中,若放得下,能自在、能提起一句佛號繼續念佛,這才是功夫!

所以再進一步,就要鍛煉逆境現前會念佛,順境現前會念佛。這個順序:靜念、動中念、逆境順境中會念,這就是功夫。所以在家菩薩在這個鬧動中會念佛,那就是相當有智慧的人。古德有一偈頌說:‘在家菩薩智非常,鬧市叢中作道場,心地若然無罣礙,高山平地總西方。’你們大家在家菩薩,若能像這種在鬧中作道場來念佛、來修行,若心地無掛無礙的時候,不論是深山裡、平原的地方、都市中、鬧亂中、都是像在西方極樂,不離一句阿彌陀佛,這就是功夫!

若逆境、順境現前會念佛,再進一步要鍛煉到生病的時候會念佛。人的身體是地、水、火、風四大假合的,一大不調,百一病生。若四大不調,就有四百四病會發生。病苦非常的痛苦,病苦的時候若不會念佛,這樣就失去念佛的功效,不能得到念佛的受用。在病苦中若會念佛,知道世間是苦海,有生必有滅,生、老、病、死是人自然痛苦的現象會出現。所以在病苦中若能生起正念來念佛,這才是功夫!所以古德說:‘病苦是良師’。蕅益大師每一次生病在病中就寫文章,著述經論。利用生病,智慧才大開,才大寫文章,這就很不可思議,他在病中得大受用。就是病苦中會修行、會念佛很好的證明,若功夫不到,病苦就不會念。也有在病中,病得很苦時,一方面口嘆苦,一方面在念佛:‘唉啊!阿彌陀佛!唉啊!阿彌陀佛!’唉一句就阿彌陀佛一句,也沒有離開阿彌陀佛。這就是要鍛煉病苦中念佛,病得很苦的時候若會念佛,正念能提得起來,到死的時候,就沒有問題,不必煩惱不會往生。因為病苦和死已經是隔壁而已,很近了,假定說病沒有醫好,最後就是要往生了。若能放下萬緣,在病苦中忍耐那種痛苦,利用那種痛苦的時間,觀念無常,努力念佛,那就是功夫!所以病苦中鍛煉念佛。

除了以上所記,在我們覺醒的時候:靜念、動中念、順境念、逆境念、病苦中念,你都能做到了!進一步還要學一點,學什麼?學睡夢中念佛。醒時提得起來會念佛,但是你在夢中是否會念?若是念到作夢中能念佛,睡著一作夢就是在念佛,沒有別種的雜念,註解金剛經講義的江味農居士,他在自述中說,他幾十年都沒作夢,若作夢就在佛法中。所以修行念佛若在睡夢中能念佛,那才有把握,往生就絕對沒問題了。

明朝末,有一位紫柏大師,四大師之一。蓮池、憨山、紫柏、蕅益這是明朝末四位大師。紫柏大師,有一日,有一位出家修行的人去參訪,請紫柏大師開示,頂禮後,他就請大師開示。紫柏大師問說:‘你平時怎樣修行?’出家眾回答說:‘弟子很鈍根,不會修行,只會念阿彌陀佛而已。’紫柏大師問:‘你念佛,作夢會念嗎?’那人說:‘我醒的時候,就提得起正念來念佛,但是若睡著的時候不會念佛。’紫柏大師聽到的時候,大聲對他喝斥說:‘這樣,你念佛那有什麼作用,作夢中不會念佛,你要求往生,不夠!’怎麼說?睡夢就是等於小死;說得比較不好聽,等於小死。今天晚上死去,明天早上再活過來,小死會再活。晚上睡著就等於小死,明天早上一醒就再活過來。睡覺是小死,小死不會念佛,十二月三十日到,無常若來,大死時怎麼會念佛?意思就是說:小死不會念,大死更不會念,這句話,就可以考察我們自己念佛的功夫到那裡?是否能往生?有把握否?就可以知道!就要進一步努力。

作夢很危險!你不要看成簡單的事情。作夢時你要特別注意,那時候第六意識不能自己靈靈覺覺作主,隨作夢時跑出去就危險!南海普陀山,清朝有一位了情和尚,他的出家因緣很有趣味,就是因為作夢以後才出家,他作了什麼夢?他在家時是一位信佛青年,每日誦一卷金剛經,不曾一日沒有念,每日一定要誦一卷金剛經,但是其他沒有什麼功德。有一日晚上在睡覺,夢到自己在門前的街上走。見到一輛車,那時是馬車,車上有六位少女,長得很美,快靠近他的時候,就招呼他:‘來啊!來啊!車上還很寬,起來車上一起坐。’了情和尚還沒出家的時候是一位青年,覺得有趣味就上車坐。車子到了一個地方就停住了,六位女子跳下來。見到有一個門,門很矮小,六位少女進去後,他也跟在後面第七位就爬進去。爬進去以後,在裡面有一位金剛神像韋馱菩薩一樣手拿金剛杵,見他進來,趕他出去:‘你不能進來!出去!出去!’但是他硬要進去,金剛神著急:‘叫你不可來,你硬要來,誦金剛經的人,不許來這裡,叫你出去,不出去!’用金剛杵從他的頭打下去。打下去,非常痛,當下就昏過去了,痛的時候醒過來,就在床上。他就覺得很奇怪,鼻孔聞的氣味很不好,像是豬糞味。唉!非常煩惱,心中很不安,背部都是汗。

看看,那時已過半夜,睡不著了,就起來誦金剛經,坐到天亮。天亮他就去找昨天晚上作夢去的地方,就在鄰近的隔壁找到了,原來那個小門是什麼呢?是一個豬舍外面的排糞尿水溝。‘原來就是從這裡進去,那裡面豬的糞尿一直從裡面流出來。’覺得很奇怪,就去問主人說:‘主人啊!請問一下,你們這裡昨天晚上有人來嗎?’‘沒有啊!三更半夜誰來?’‘我看到七個人從你們豬舍小溝那裡進去,那裡面是有什麼?’‘有這回事!我養豬嘛!昨天晚上我家的母豬生了七隻豬,六隻小雌豬,一隻小雄豬,那隻小雄豬生下來就死去了。’‘這樣!帶我去看看好嗎?那死去的還在嗎?’‘還在,我就把它放在旁邊,已經死去了!’就走去看,一看那只死的小雄豬就是他,嚇得非常厲害,趕快跑:‘真危險!真危險!’昨天晚上若不是金剛神喊他說:‘誦金剛經的人不能來。’用金剛杵從頭上打了他,現在他就去做小豬了。就這樣他害怕了,到普陀山去出家。

普陀山的方丈就問他:‘你為什麼要出家?’問他出家的動機,他就將經過的情形說給老和尚聽。‘這樣,你很有善根,很有善根。’就為他取了一個法名叫‘了情’,所以叫‘了情和尚’。大家作夢要注意,尤其是青年,見到少女坐車,叫你進去,你可別進去喲!這就是說要鍛煉到作夢中會念佛。作夢中若不會念佛,跟著睡夢去,很危險!古德有一首詩說:‘一盞孤燈照夜台,上床脫卻襪和鞋,識神渺渺隨夢去,未知明朝來不來?’就是說:晚上要睡覺的時候,燈火微微照著—‘一盞孤燈照夜台’,‘上床脫卻襪和鞋’—要上床去睡覺,鞋子、襪子脫起來就去睡。‘識神渺渺隨夢去’—那時我們的識神茫茫渺渺跟著睡夢一直去。‘未知明朝來不來’—睡覺若像剛才了情和尚,如果沒有金剛神用金剛杵打他,就不能回來了。明天早上能不能再回來,還不知道!世上也有人睡而不覺就無常的,有人說:‘這樣很有修,這樣就去,不會痛苦,很好!’不過,這個也沒有保障,若是睡夢中跟天人去升天,這樣也算好,萬一像了情和尚那樣,就不好了,不是叫有修了!這就是說要鍛煉到夢中也能念佛,如果夢中會念佛,臨命終時,正念就提得起來,往生就有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