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佛人有四個地方必須去走一走

學佛人,有四個地方一定要去走一走,感受一下。那就是:瘋人院、老人院、醫院、火葬場。

2009年之春,特抽空專程就近走訪了「三院一場」。

首先,是某瘋人院。進入那裡,你會馬上體悟到佛法中所說的什麼是無明,什麼是愚癡。眾生於此,失去了起碼的理性與智慧。當然,特殊著裝下的他們與其他眾生一樣佛性隨身,但惡業也隨身了。他們很可憐,不該畏懼的他們畏懼,不該迷戀的他們迷戀,沒有理由地做出種種異端的行為。他們也不認識了曾經認識的親人恩人或所謂的仇人。至於分別,他們真的沒有了嗎?其實不是,他們的喜怒哀樂及種種好惡行為的不時產生便是明證。出此院門之際,我感到院外的空氣真舒暢,天也真藍。但一想,院外的所謂的理性與智慧之人,在許多方面,不也同院內之人一樣嗎?只是,表現的方式不一樣而已。看來,瘋及瘋態之於人,雖非本質,但卻是共性。

其次,我走了老人院,自己住持的寺院創辦的,40多位老人家,多是七十多八十多歲的,多已行走不便,個別還是病臥在床。想其青春年少時,也同大街上的風華少年一般。而今,齒疏皮皺發白,龍鍾老態,風燭殘年,「老」之一字,在此凸顯的如何了得。想想自己,也會如此,就在不遠的明天,而你們也一樣。

再是,走了某醫院。從醫院掛號廳到急診部又至住院部,朋友還特帶我看看平時做手術的地方。醫院與病人是孿生姐妹。這裡,有的是病態的臉、病態的表情。他們憂慮、悲傷、痛苦、恐懼、失望乃至絕望。白衣的醫生與護士就像生命之神,晃悠著,或僥倖救你生,或無奈地看你死。進入這裡的,印象中應是老人多,但實際上,是年輕力壯的人多,小孩也不少,似乎,老年人還不是佔多數的。到了這,我們才會明白為什麼人們說:平安是福;健康是福;財色名利買不到健康。怪不得古人認為「無疾而終」是一種幸福、自在與境界。說實在,我不希望大家需要到醫院,但希望大家知道裡面都發生些什麼。

最後,我走訪了某火葬場。以前,我很怕到這些地方。如今,不怕了。幾十年來,我親眼見證了許多人被送到這類地方,有尊敬的師長,有鄉親、同學、朋友、同修、信徒。見多了,就不怕了。見多了,就習以為常了。火葬場的工人還帶我看焚燒屍體的地方,為屍體化妝美容的地方。想想,多少帥哥美女,終有一天,要被塞到那裡邊去,要被抬到那上面去。就說被抬到那上面去的吧,身體冰冷冷的,顏面黑紫紫的,化妝師在盡心地美容著,但怎麼也看不到被化妝者擠出一點溫暖而紅潤的表情來。再想想,今天,我們生者,他們或她們,此刻正躺在哪家美體俱樂部或美容院,身溫暖顏紅潤,正被美容化妝。這兩個場景,一前一後,其異同又在哪裡呢?

人啊,真的,好缺憾,辛苦一生,奮鬥一生,苦痛一生,幸福一生,失敗一生,成功一生,百千種人生,最後卻只靠幾度電一把火就給解決煙滅了。然後,剩下一小罐的灰兒。幸運的人,罐兒精緻點,不幸運的,罐兒還很粗糙。話又說回來,有灰有罐的還算好了,不少人橫死何處也不知,連一片骨肉毛髮都找不到,就別說什麼罐與灰了。他或她留下的,或許就是一張照片,還有一個尚與別人重名的名字。而你,也不用希翼那照片或名字能夠永存於人們的記憶中。出火葬場大門後,我回頭看了看,人人都要進這道門,只是早與晚的事,你我都一樣。

回顧走訪瘋人院、老人院、醫院、火葬場之彼情彼景,深感人生無常、人生苦空啊!佛法的真諦真的就在其中活生生地展現著。既然生老病死之於男女老少貧富貴賤都不可避免,是人生注定的命運結局,那麼,我們為什麼不早做準備,早思對策,以期生老病死後的不生不老不病不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