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如是。一時佛在舍衛國。爾時有一縣。皆奉行佛五戒十善。一縣界無釀酒者。中有大姓家子。欲遠賈販。臨行父母語其子言。汝勤持五戒奉行十善。慎莫飲酒犯佛重戒。受教而行往到他國。

阿難聽佛這樣說:當時佛在舍衛國,那時舍衛國有一個縣,都奉行佛的五戒十善,全縣界內無人釀酒。其中有一位望族之子想遠行去做生意,臨行前,父母對他說:「你要勤持五戒,奉行十善;千萬謹慎,不要喝酒,犯佛重戒。」此人謹記父母教導,就到別國去了。

見故同學親友。相得歡喜。將歸,出蒲萄酒欲共飲之。辭曰。吾國土奉佛五戒。無敢犯者。飲酒後生為人愚癡。不值見佛。且辭親行。父母相誡以酒蒸。仍違教犯戒罪莫大也。知識區區別久會同。心雖悅喜。不宜使吾犯戒違親教也。主人言。吾與卿同師恩。則兄弟。吾親則是子親。父母相欽豈可違之。若吾在卿家。必順子親。事不獲已。乃聽飲之。醉臥三日。醒悟心悔怖懼。事訖還傢具首於親。父母報言。汝違吾教加復犯戒。亂法之漸非孝子也。無得說之為國作先。便以所得物。逐令出國。無宜留此。

見到往日的同學和親友,互相都很高興。他要回家時,大家拿出葡萄酒要和他一起喝酒道別。

他拒絕說:「我國奉佛五戒,無人敢犯;喝酒的人下世縱然為人,也會愚癡,見不到佛。我向父母辭行時,他們特別告誡我不可以喝酒,如果喝酒,既違背了父母的教誨,也違犯了佛戒,罪就太大了。我們久別重逢,心雖喜悅,但不應該讓我犯戒,違背雙親的教導。」

主人說:「我與你同蒙師恩,情同兄弟,我的父母就是你的父母;父母的意思,怎麼可以違背呢?如果我在你家,必會隨順你的父母。」不得已,就喝了酒,醉臥三日。醒後心中後悔恐懼。辦完事回家,就對雙親都講了。

父母說:「你違背了我們的教導,又犯了佛戒,是亂法的開端,不是孝子啊!這件事不能說出去,以免成為本國犯戒的先例。」便把他做生意所得的錢財交給他,將他逐出國外,不留他再住了。

子以犯戒為親所逐。乃到他國住客舍家。主人所事三鬼神。能作人現對面飲食。與人語言。主人事之積年疲勞。居財空盡而家疾病。死喪不絕。患厭此鬼。私共論之。

他因犯戒被父母驅逐,就到他國住了一家旅店。主人奉事了三位鬼神。這三位鬼神能現人相,與人對面飲食,和人說話。主人奉事多年,勞心費力,財產耗空,而且家裡疾病、死亡一再發生;因此討厭了這些鬼,私下商量怎麼辦。

鬼知人意而患苦之。鬼自相共議。此人財產空訖。正為吾耳。未曾有益。令相厭患。宜求珍寶以施與之。令其心悅。便行盜他方國王庫藏好寶。積置園中。報言。汝事吾歷年勤苦甚久。今欲福汝使得饒富。此乃快乎。主人言。受大神恩。鬼曰。汝園中有金銀。可往取之。方有大福令得汝願。主人欣然。入園見物奇異負摙歸舍。辭謝受恩。明日欲設飲食。願屈顧下。

鬼知人意,也知道是自己讓主人吃了苦,就互相商議:「這個人耗盡了財產,正是為了我們,確實未曾得到什麼利益,所以開始討厭我們了。我們應該求取奇珍異寶來送給他,使他高興。」於是便盜竊了別國國王庫藏的寶物,並將寶物藏在店主園中,對店主說:「你奉事我們多年,辛苦太久了,現在要降福於你了,使你富饒,這是樂事啊!」主人說:「感謝諸神大恩!」鬼神們說:「你園中有金銀財寶,可去將其取來,就會得福,令你滿願。」主人很高興,入園果見各種珍奇寶物,就背回家裡。店主拜謝神恩道:「我明天將設宴,願你們屈駕光臨。」

施設餚饌皆辦。鬼神來詣門。見舍衛國人在主人舍。便奔走而去。主人追呼。請還。今設微供皆已辦具。大神既已顧下委去何為。神曰。卿舍尊客。吾焉得前。重複驚走。

次日美味佳餚都辦好了,鬼神們即來登門,看到舍衛國人在主人家,便奔跑而去。主人追趕呼喚:「請回來呀!現在供品雖微,都已辦齊。大神既然來了,離開干什麼呢?」神答:「您家有貴客,我們怎能靠近?」說完,又驚慌奔去。

主人還歸坐自思惟。吾舍之中無有異人。正有此人耳。即出語言。恭設所有。極相娛樂。飲食已竟。因問之曰。卿有何功德於世有此。吾所事神。畏子而走。客具說佛功德五戒十善。實犯酒戒為親所逐。尚餘四戒故為天神所營護。卿神不敢當之。主人言。吾雖事此神久厭之。今欲奉持佛五戒。因從客受三自歸五戒十善。一心精進不敢懈怠。問佛所在。可得見不。客曰。佛在舍衛國給孤獨園中。往立可見。

主人回來坐自思維:「我家中並沒有特殊人啊,只有此人而已。」於是便邀舍衛國人一起共進飲食,盡情娛樂。飲食後,主人問道:「您有什麼功德,使我供奉的鬼神,因為怕你而跑了?」於是舍衛國人便述說受持佛三歸、五戒、十善的功德,還說:「我實因犯了酒戒,被雙親逐出,還有四戒未犯,所以被天神衛護,您的神不敢抵擋。」主人說:「我雖供奉此神,但厭之已久,現在也想奉持佛的五戒。」 於是店主便由舍衛國人受了三自皈、五戒、十善,一心精進,不敢懈怠。店主問:「佛陀在哪裡,能見到嗎?」舍衛國人答:「佛在舍衛國給孤獨園中,去了就可見到。」

主人一心到彼。經歷一亭中。有一女人端正。是啖人鬼婦也。男子行路迥遠。時日逼暮。從女人寄止一宿。女即報言。慎勿留此。宜急前去。男子問曰。用何等故。將有意乎。女人報曰。吾已語卿。用復問為。男子自念。前舍衛國人完佛四戒。我神尚為畏之乃爾。我已受三自歸五戒十善。心不懈怠何畏懼乎。遂自留宿。啖人鬼見護戒威神徘徊其傍。去亭四十里,一宿不歸。

主人一心到舍衛國,途經一亭,有一女人端莊美麗,是吃人鬼的妻子。店主走了遠路,看天色已晚,便求女人讓他寄宿一晚。女人說道:「千萬不要留在這裡,應該趕快往前走。」店主問:「為什麼?有什麼意思嗎?」女人答道:「我已經告訴你了,你還問什麼?」店主自忖:「前面舍衛國人才持佛四戒,我所供神就被嚇跑了;我已經受了三自皈、五戒、十善,心無懈怠,怕什麼呢?」於是就留宿了。吃人鬼回來見到護戒威神在四週徘徊,只得離亭四十里,一夜未歸。

明日男子進路。見鬼所啖人骸骨狼藉。衣毛為起。心怖而悔。退自思惟。我在本國家居衣食極快足用。空為此人所化。言佛在舍衛國。本睹奇妙。反見骸骨縱橫。惡意更生。自念不如還。彼女人將歸本土。共居如故。不亦樂乎。即時回還還至亭所。因從女人復求留宿。

次日店主繼續上路,見到鬼吃剩的死人骨頭遍野狼籍,毛骨聳然,心生恐懼而起悔心,停下來想:「我在本國,衣食豐足,快活逍遙,憑空聽信舍衛國人的教化,說佛在舍衛國;本來要去看佛,一睹奇妙,不想反見骸骨縱橫。」於是起了惡念,自想:「還不如返回,並把那女人帶回本國,倆人一起過往日的生活,不也很快樂嘛!」即時回轉,又到前所宿亭,求那女人讓他再留宿一晚。

女人謂男子。何復還耶。答曰。行計不成故回還耳。復寄一宿。女言。卿死矣。吾夫是啖人鬼。方來不久。卿急去。此男子不信。遂止不去。心更迷惑婬意復生。不覆信佛三自歸之德五戒十善之心。天神即去無復護之。

女人問店主:「為什麼又回來了?」店主答道:「我想我走不成了,所以就回來了,只好再寄住一宿!」女人說:「你死定了!我丈夫是吃人鬼,剛回來不久,你趕快走吧!」店主不信,於是止住不走,心更迷戀,婬念復生,也不再信佛的三自皈、五戒、十善。護戒天神便離去了,不再守護他。

鬼得來還。女人恐鬼食此男子。哀愍藏之甕中。鬼聞人氣。謂婦言。爾得肉耶。吾欲啖之。婦言我不行。何從得肉。婦問鬼。卿昨夜何以不歸。鬼言。坐汝所為。而舍尊客宿。令吾見逐。甕中男子逾益恐怖。不復識三自歸意。婦言。卿何以不得肉乎。鬼言。正為汝舍佛弟子。天神逐我出四十里外。露宿震怖。於今不安故不得肉。

吃人鬼於是就能回來了。女人怕鬼吃此男子,便生哀憫,把他藏到了甕中。鬼聞到人氣,問婦人:「你搞到肉啦,我想吃啊!」婦人說:「我沒出行,哪能搞到肉呢?」婦人反問鬼:「你昨夜為何未歸?」鬼說:「都是因為你的所為,留宿了貴客,使我被驅逐。」甕中男子越來越恐怖,更加不能憶念三自皈的功德。婦人又問:「你為什麼沒有得到肉呢?」鬼說:「正因為你留宿了佛弟子,天神把我趕出了四十里之外,我露宿荒野,整夜驚怖,現在心裡還不安寧,所以沒有找到肉。」

婦聞默喜。因問其夫。佛戒云何悉所奉持。鬼言。我大饑極急。以肉來不須問此。此是無上正真之戒。非吾所敢說也。婦言。為說之。我當與卿肉。鬼類貪殘欲食無止。婦迫問之。因便為說三自歸五重戒。一曰慈仁不殺。二曰清信不盜。三曰守貞不婬。四曰口無妄言。五曰孝順不醉。鬼初說一戒時。婦輒受之。五戒心執口誦。男子於甕中。識五戒隨受之。天帝釋知此二人心自歸佛。即選善神五十人擁護兩人。鬼遂走去。

婦人聽了,心中暗喜。因此問他的丈夫:「什麼是佛戒?如何全部奉持?」鬼說:「我餓極了,拿肉來,不要問這些;佛戒是無上戒,真正的戒,不是我敢說的。」婦人說:「你為我說,我就給你肉。」鬼類的貪慾沒有休止,經不起婦人的追問,便為她說了三自皈和五重戒:「一曰仁慈不殺,二曰清信不盜,三曰守貞不婬,四曰口無妄言,五曰孝順不醉。」鬼剛說第一戒時,婦人就受了,五戒都口念心受。店主在甕中也想起了五戒,隨聞而受。天帝釋提桓因知此二人心裡已經自皈依佛,便選了五十位善神保護他們倆。吃人鬼又逃走了。

到明日婦問男子。怖乎。答曰大怖。蒙仁者恩。心悟識佛。婦言。男子。昨何以回還。答曰。吾見新久死人骸骨縱橫。恐畏故屈還耳。婦言。骨是吾所棄者也。吾本良家之女。為鬼所掠取。吾作妻悲窮無訴。今蒙仁恩得聞佛戒得離此鬼。婦言賢者。今欲到何所。男子報言。吾欲到舍衛國見佛。婦曰。善哉。吾置本國及父母隨賢者見佛。便俱前行。逢四百九十八人。因相問訊。諸賢者從何所來欲到何所。答曰。吾等從佛所來。問言卿等已得見佛。何為復去。報言。佛日說經。意中惘惘故尚不解。今還本國。兩賢者具說本末。以鬼畏戒高行之人。意乃開解。俱還見佛。

到了第二天,婦人問店主:「怕嗎?」答道:「太可怕了!承蒙仁者恩德,使我又想起了佛。」婦人又問:「昨天你為什麼返回?」答道:「我見新死的人骨遍地都是,害怕了,所以就返回了。」婦人說:「尸骨都是我丟棄的。我本良家之女,被鬼搶來做了他的妻子,悲憤萬分卻無處訴說;現在承蒙你的恩德,聽到佛戒,才離此鬼。」婦人又問:「賢者,你要到哪裡去?」男子答道:「我要到舍衛國去見佛。」婦人道:「太好了!我回國見過父母,就隨你去見佛。」於是,便一起向前走。遇到四百九十八個人,互相問訊後說:「諸位賢者從哪裡來,到哪裡去?」答道:「我們從佛陀那裡來!」又問:「你們已經見了佛,為什麼又離開?」答道:「佛每天講經說法,但我們懵懂不解,因此回國。」這兩位賢者就將自己的經歷講給這四百九十八人。這四百九十八人因為知道了鬼怕持戒高行之人,心開意解,便與他們一同回來見佛。

佛遙見之則笑。口中五色光出。阿難長跪。佛不妄笑。將有所說。佛語阿難。汝見是四百九十八人還不。對曰見之。佛言。此四百九十八人。今得其本師。來見佛者皆當得道。五百人至佛所。前為佛作禮。一心聽經心開意解。皆作沙門。得阿羅漢道。

佛遠遠見到他們就笑了,口出五色神光。阿難長跪,知佛從不無故而笑,一定要說法了。佛問阿難:「你見那四百九十八人回來了嗎?」阿難答道:「看見了!」佛說:「這四百九十八人,現在遇到他們的本師了;來見佛的都會得道。」五百人到了佛在之處,近前向佛頂禮;一心聽經,心開意解,都出家成了沙門,證得了阿羅漢果。

佛言。犯酒戒者。則是客舍主人。與此女人。累世兄弟也。然此二人。是四百九十八人前世之師也。世人求道。要當得其本師及其善友爾乃解耳。佛說經竟。諸比丘皆大歡喜。前為佛作禮而去。

佛說:「犯酒戒的舍衛國人,累世都是旅店主人和這個女人的兄弟;然此二人又是這四百九十八人前世的老師。世人求道,重要的是能遇到他的本師及其善友,如此才能心開意解。佛說完這部經,諸比丘皆大歡喜,近前向佛頂禮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