懺雲法師:不淨觀圖片該如何運用在修持上呢

護眼色: 字體:粗體 作者:懺雲法師 發佈時間:2011-8-20 20:52:04 简体字 

問:請示師父:不淨觀圖片該如何運用在修持上呢?

懺雲法師答:一起慾念,馬上觀骷髏骨,就好。再是,平常要練習觀、觀得像真的一樣。人死了,過幾天,身上都變黑,那個難看哪、也髒。還有,死屍要是有味氣了、也是難聞,叫屍臭。把骷髏骨圖一展,小張也可以,大張當然更好。不過大張在屋裡掛,在學校宿舍別人看見不歡喜、就用小張。常常觀、常常觀,一起慾念就觀。普通叫慾火呀!這就是消防隊的救火車一樣──不淨觀,那很重要、很重要!多貪眾生不淨觀。連吃飯也可以作不淨觀。明天吃餃子,餃子吃完了,後天呢?餃子都哪兒去了?大家都到廁所,拉在廁所裡頭,這也是髒,做不淨觀最好,多貪眾生不淨觀。這就是不淨觀運用在修持上。男女做不淨觀,以至於飲食都作不淨觀,這就好。

每天,有時候早課後、或早課打鐘的時候打坐作不淨觀好。慾念個人不同,還有一個時節、時期不同。大體慾念輕淡的、善根深厚,道心道念堅強的,這就可以修行。不過都得要對治。還有,有一陣子就是慾念很少;有一陣子慾念很多。總是準備作不淨觀最好。再是,眾苦都是從這兒來的,想著不受苦,就不要起慾念。

或者再作五不淨觀。我們的身體,小孩兒不懂,以後漸漸懂、尤其信佛了,才知道身體這個血肉之軀是男精女血結合的。生產的時候,我小時候,鄰居有一個太太,本來是寡婦,守寡負擔不了生活、還兩個孩子,她就改嫁,改嫁又經過一年兩年、生產,在床上滾、生不下來。母親說:該死了、該死了!就這樣罵。過三天生下來了,俗家嫂嫂去看,回來對母親說:還是倒生的。母親和嫂嫂這麼講,就像參禪一樣,我也不懂什麼意思、還叫「倒生」的,怎麼叫倒生的?等嫂嫂走出去,我問母親怎麼叫倒生?母親說倒生的是腿先下來。我說:人生的時候,不都是腿先下來?像降落傘部隊一樣嗎?母親說:不是!生的時候都是頭先下來的。我一聽:唉呀!這不是顛倒中的顛倒嗎!眾生就是如此。那麼生極樂世界怎麼生的?是蓮華化生。《阿彌陀經》裡有七寶池、八功德水,有蓮花青色青光、黃色黃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青、黃、赤,一切宇宙人生所有的顏色就是這三種配合的。人生下來那個味道腥、惡;要是生極樂世界就微妙香潔。這就是有慾念、沒有慾念的關係。再是,要不對治慾念,不把慾念觀沒有了,生死不能了。

再是慾念是假的、虛妄的,在美國看,這不是白種人黃頭髮藍眼珠嗎?黑種人就都是黑的難看,大紅嘴唇像個血盆一樣,黑種人也看黑種人美,白種人看白種人美,就是眾生業障所使。還有,兩人有夫妻的緣這個男女,彼此就看得美。要是能破、就超越生死。再高一點根基就是轉念、不想它:「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好!再是有慾念,脫不了人身,將來臨死那天怎麼辦呢?生死怎麼了呢?又去投生。人投生為人,就是依著慾念來的。狗呢?老狗生小狗也是這樣,貓也是。一定想法怎麼斷,拜佛懺悔,求佛力加被,再是持咒、尤其楞嚴咒。早晨一起來就念楞嚴咒就是為的降伏慾念。《楞嚴經》中,阿難尊者那都是佛菩薩再來示現的,也是示現被慾念摩登伽女給控制住了,身不由己,這是根本問題。要是修得像廣欽老和尚那樣就好了,就沒有這些。再是弘一大師當年在東京演茶花女,出家毅然決然做個苦行頭陀,以後,那些行跡種種,就是開悟而有所證得的意境,給夏丏尊的信說是:「君子之交,其淡如水;執相而求,咫尺千里。問餘何適,廓爾亡言;華枝春滿,天心月圓。」那是開悟的意境、好!要是不斷慾念,遇著狗胎,該生做狗就看狗胎好,該生貓就看貓胎好。還有,連百步蛇看著百步蛇也好。所以,慾念是錯覺,不是真正的真心,業力所使。

五不淨觀,第一、種子不淨,普通說是男精女血結合的,這是種子不淨。第二、生處不淨,從產門生的。第三、相不淨,就是新陳代謝不淨,喝了尿、吃了拉。第四、性也根本不乾淨的。第五、究竟不淨,死了,變成死屍了。時常有時候到慈德寺,那時候,林居士的公子故去了,我去看,火化才抽出來,死屍就變成骨灰了。這樣作不淨觀好,再是勇猛精進拜佛。

還有,有時提撕自己清醒,譬如貓在牆頭上叫叫叫!可能是男貓找女貓,人也是一樣,這就清醒,要沒有這個就可以修行了。要不是,有夫有婦的,我們看這個很沒有意思。要是這一念能控制得住、能把握得住,不受它調理,那就可以修行了,而且有時間。慈舟老法師七十多歲拿本書在那兒看,侍者是我一位戒兄,小戒兄對我說:你看老法師像個老學生一樣,拿著書還這麼卷著看。要是在家,勞碌奔波賺錢,夫婦好了就好,一個惱了也是動刀啊!

還有,對治慾念,一個人在山裡,我問:倘使慾念來了怎麼辦?他說:我就厲聲念佛!大聲念念念…,念一會兒,沒有了!再是自己有常常看的、特別歡喜的經,常常拜佛。再是同學、同參道友,彼此在一塊修行這種生活,切磋琢磨,也少有慾念。一個人太空閑,大家在一塊,再有什麼困難的、也要忍耐,比一個人好。能海大師曾經到蘇州靈岩山給大家開示,那時候靈岩山寺住眾能有兩百人,能海大師說:馬鈴薯一個一個洗很費事,要是兩百個馬鈴薯一塊兒洗,這麼撥弄、用水龍頭的水再沖,這樣活動活動,一塊兒洗較比快,就是彼此切磋。他在那拜佛,我看了心裡歡喜、法喜充滿,也感覺清淨。有在閱經的,或者聽梵音嘹亮,誦戒時懺悔、或者唱彌陀大願王,都是大眾同修之下切磋琢磨,高聲唱念,較比能降伏慾念。再是知道慾念妄想都是幻妄不實,像天上的雲一樣,集合起來了,就成了雨,在寒帶就變成雪,有時候還下雹子,一切因緣和合的。這時抖擻精神,我聽說有兩位同學早晨兩點半起來就在那拜佛,很難得喔!青年像這樣很不容易。他兩點半起來,彼丈夫兮我亦爾,我也趕一塊兒起來用功,就好。

慾念作不淨觀,再就是禪。對待的、就是不淨觀好;絕待的、就是禪──本來無一物。再是,從早到晚不讓它閑,除了睡覺之外,還打瞌睡了再去睡,不讓它起慾念再睡。還要多看看《高僧傳》、《緇門崇行錄》,可以多看看那個。還有,在大岡山我看到百步蛇,前面一條曲曲彎彎的,後面一條跟著。山下的人來了,我說我看到長什麼樣的蛇,他把舌頭一伸,我初來台灣不太懂,他舌頭一伸、說這個危險,咬一口,不用走到一百步人就要死。這就觀想:女子就是個百步蛇;女子口就是百步蛇的口,這麼想較比好。確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