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的人生體驗與感悟

護眼色: 字體:粗體 發布時間:2019-3-19 16:34:57 簡體字 

素食的人生體驗與感悟

母親信佛,卻並不徹底,每月農曆初一、十五吃素,以此來表達內心的敬畏與信仰。不過,在母親相對狹隘的認識裡,她認為定期吃素是在為家人積福報。起初,全家人都反對母親吃素,可誰都執拗不過她,我們只好作罷。

後來,我想到利用母親的愛來迫使她放棄吃素,便對她放下狠話:「你若堅持要吃素,我也跟著吃素。」 沒想到我所謂的狠話對母親毫無威懾,反而我卻真的跟著母親吃起素來。

擔心母親因吃素而拖垮了身體,沒想到她卻因吃素而少了病痛。母親有些肥胖,由此還引發諸多與之關聯的疾病來,比如疲乏、睏頓、腰疼等等,特別是上下樓梯讓她異常吃力。母親吃素已有兩年多了,可以明顯感受到她比以前瘦了。

更令人欣喜的是,母親的病痛沒有以前多了,整個人看起來神清氣爽。母親將這歸功於佛教的庇佑,而我則認為,是定期吃素讓母親的飲食習慣發生了具有規律性的改變,變得更加合理與健康。

我之所以這樣認為,是因為跟著母親吃素讓我對此有著深刻的感受。

大學畢業後,由於工作原因,幾乎每週都會有三五飯局。剛開始我對滿桌的美味佳餚與四溢的酒精香味樂此不疲,常常深夜裹挾著滿身的火鍋味和酒氣回家。沒想到一年多下來,曾自認為無論怎樣暴飲暴食都長不胖的我,卻在某個月暴長了十五斤,腰圍的突然伸展甚至讓多條褲子都穿不上了。漸漸肥胖的身體,不僅讓妻子時常念叨埋怨,也讓我的內心世界生出一些惶恐與擔憂,並常常為此感到心煩意亂。

不僅如此,在單位組織的年度體檢中,還查出血脂偏高、肝功能輕微異常等毛病,雖算不上多麼嚴重,但著實給剛二十出頭的年輕小夥亮起了身體的紅燈。妻子擔心我在正常生活之外的軌道上漸行漸遠,每當我出門參加飯局,她總不厭其煩地念叨「少吃肥肉、少喝酒」。

沒想到素食對我而言,是一味功效頗佳的調節劑,不斷調節著我的飲食習慣,也不斷影響著我的心態,將我這列「出軌」的「火車」重新扳回正軌。

長期沉溺在大魚大肉與無酒不歡的餐桌上,胃口好像也跟著刁鑽起來,有時甚至不願意吃在家炒的不盡人意的葷食。不過,因一時衝動而不得不跟著母親定期吃素,卻讓我有另一番感受:在美味佳餚的強大磁場漩渦中,偶爾吃一兩頓素,正如看慣了黃河與長江的浩蕩壯闊後,偶爾遇見一兩條流水潺潺的小溪,總能讓人內心安寧與平靜。

或許,葷食與素食的關係,就像朱自清在《荷塘月色》中談及的酣眠與小睡的關係:「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別有風味的。」的確如此,我不可能像弘一法師那樣徹底,只吃素,且「日食一餐,過午不食」,不過作為生活點綴的素食,卻讓我從浮躁迷失的酒桌之上漸漸找回從前的自己。

一碟青菜,亦或一盤豆乾,闖進我生活的素食,不僅讓我的舌頭慢慢回歸它本初簡單的滿足,也讓我的體重逐漸回落、健康狀況日益好轉,更讓我可以有更平靜的內心和更理性的思維去重拾人生的理想。我不得不感謝母親的堅持,更要感謝素食給我帶來的人生體驗與感悟。

如今,除了非常必要的飯局,多數我都選擇推辭,這並不是因為我不願意交際或孤芳自賞,而是素食讓我的心也素下來了,願用更多素淨的光陰去守護健康、追尋理想。素食已然成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這正是我所經歷的強烈飲食反差:曾一度無肉不歡,而今卻不敢想像沒有素食點綴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