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往生淨土的故事

我們全家學佛修淨土法門,緣起於父親往生西方淨土的真實故事。

自從在救護車上,眼看父親快要窒息而開始念佛,直到父親往生的四十多天裡,我親眼目睹了種種不可思議的奇跡,不得不讓我和家人逐漸深信:真的有阿彌陀佛,他真的在冥冥中加持著我們!

我親愛的慈父

父親畢業於安徽蕪湖師範學校中文系,在老家的中學做教導主任。

對我的教育,父親付出了極大的心血,省吃儉用供我求學音樂,每次在艱難之時,他都不失時機地引導我,給我莫大的信心。他常跟我說:「你不要小看了自己。」 現在父親往生了,我想阿彌陀佛也會這樣跟我們說吧,我們有佛性,不要自卑。

父親待人真誠,樂善好施。我小時候,家裡並不富裕,可當乞討者敲門時,他幾乎每次都會給。印象最深的是一個下雨天的晚上,一位老爺爺來乞討,父親微笑著請他進門,和我們坐在一起,還把桌上最好的菜夾給他。臨走時,還怕老人淋雨受病,又把雨傘送給他。

父親與佛教也很有緣。在我三歲時,他就帶著我們去九華山拜佛。給我留下了「佛就是來幫助我們的」——這麼一個印象。1986年,那時他和母親工資很低,每個月只有二、三十元,但他卻拿幾百元供養寺院。他常告訴我們,在佛菩薩像前許過的願,一定要兌現,還曾幾次說過想出家。

父親也造過一般人都會造的惡業。買水產造過殺業,經商時開過烤雞店,計劃生育也墮過胎,也抽過煙,喝過酒等等。後來父親查出得了口咽癌,煙酒肉都戒了,幾次和我們說,想去寺院,想去九華山。

向阿彌陀佛求救

2016年9月13日,是我們極度緊張和崩潰的一天。父親第一次呼吸困難,生命垂危。那時我還沒有學佛,覺得必須去最好的醫院,於是叫了救護車送他去協和醫院搶救。在車上父親呼吸微弱,我的眼淚止不住地流,母親呼喚父親要堅持住,不要舍我們而去!這就是沒有學佛的人在生死面前的無力和無奈,以及都會犯的錯誤,雖然在一般人看來再正常不過。

父親往生淨土的故事

作者朋友圈發文

那時,我已經完全無能為力,無助到了極點……突然,我念佛了,或者說佛號突然從心裡蹦了出來。我跟母親說,趕緊念「阿彌陀佛」,就一直念。我忘了何時知道這句佛號,也不知道它是什麼意思,甚至不知道阿彌陀佛和西方極樂世界在哪裡。我和媽媽就這樣念,求佛菩薩保佑。之前協和的主任醫生說,爸爸如果窒息,就不會挺過兩分鐘,結果他卻奇跡般地挺了四五十分鐘的車程,這真是奇跡!

到了協和,醫生護士們竟然抬著擔架出來接我們。我當時想,醫院怎麼就知道我們要來呢?他們一般不會接的,除非家屬要求或主治醫生通知。結果,主治醫生說他根本沒有通知過,我想,這真是佛菩薩的幫助啊!

然後父親被送去搶救,母親無法接受這個意外,癱在了地上,我們只有如抓救命稻草般一心求佛,一直念佛。結果父親三次呼吸、心跳停止,都救過來了,只是還處於昏迷狀態。

奇跡再一次出現了!本來可能兩三天才能醒來或者永遠醒不過來的父親,第二天就醒了,而且還寫字說,自己大腦特別清醒。

醫生說父親的癌癥再搶救已無意義,還會非常痛苦,建議回家。助念團師兄向父親介紹了臨終念佛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父親也主動要求出院,於是我們回家了。

大學的恩師趙老師得知消息,很快就聯繫到我,問是否需要聯繫助念團,他父親就是靠臨終助念走的,我很歡喜地接受了。結果助念團的四位師兄當天下午就來了,他們耐心熱情的幫助,使我們在最無助的時候,感受到了無比的溫暖和慈悲。

找到了阿彌陀佛

自從得了口咽癌,父親常常疼得整宿都睡不著覺,根本無法離開止痛藥。但不可思議的是,自從搶救回來開始念佛後,就不疼了,也就不再吃止疼藥了。這給了父親很大的信心。

回到家,助念團師兄又來家裡關懷了好幾次。他們除了介紹阿彌陀佛四十八大願,以及西方極樂世界的依正莊嚴外,還鼓勵父親信願念佛,臨終必得蒙佛接引往生西方,離苦得樂,然後去救度無量的眾生。我們全家聽了都法喜充滿,那時我才知道自己念的是西方極樂世界大慈大悲的阿彌陀佛啊!

初中時,我就很喜歡摘抄哲理性的文句,遇到佛法後,我感覺找到了宇宙的真相。我上網搜尋各種關於西方淨土的介紹,查到什麼就講給父親聽,父親沒有我那麼多疑問,師兄們的話和印光大師開示,他聽了就相信。

但是,父親心中卻還放不下我和母親。師兄們就勸慰父親:到了極樂世界成佛,就有無量的智慧、神通,可以化身無數回來,更好地幫助我和母親,都在極樂世界團聚;如果放不下,就得繼續輪迴受苦,一旦墮落三惡道,自顧尚且不暇,更無法幫助家人,甚至相見也遙遙無期了;即使升到天道,福盡還會墮落的。父親是明理之人,聽了,便很快放下對我和母親的牽掛。他還叮囑我們,往生時請師兄們助念,叫我照顧好媽媽,不要靠近,幫助他完成往生大事。

父親念佛非常老實精進,24小時開著念佛機,我看他經常閉著眼,就問是不是在念佛,他都點頭。有一次我回家,看父親又閉著眼,以為他睡過去了,就碰了碰他。他睜開眼睛,表情很痛苦,說剛才念佛時好像看見阿彌陀佛了,被我一碰就沒有了。從此,我再不敢隨便碰他了。

父親在家只要下床,就拜佛問訊,還很喜歡聽師兄講佛法及念佛。每次師兄們來,我們全家都特別歡喜,都開始吃素念佛了。

父親往生淨土的故事

作者朋友圈發文

有一次父親急切地問助念團的師兄:「阿彌陀佛什麼時候來接我呢?」師兄安慰他道:「不要著急,安心念佛,阿彌陀佛一定來接你。」

我原本打算讓父親在家往生,便練習追頂助念(註:亡者斷氣時前半小時,快速念四字佛號),結果父親說希望換成別人。他是不想讓我影響他。

父親求往生的心很懇切、堅定,不再吃營養粉和藥,絕口不提家務事。母親還安慰他說:「你念佛可能病會好呢!」父親馬上搖手,寫下:只求往生不求病好。有一次父親在筆記本上寫:一心求生淨土,跟著阿彌陀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然後普度眾生。我被父親的真實信願感動了,這是對阿彌陀佛絕對的信任,絕對的仰靠啊!

父親往生淨土的故事

作者父親親筆所寫,表達往生信願。

跟著阿彌陀佛回家

2016年10月20日,父親提出去佛堂往生。除此之外,他還有一個心願:要正式皈依。那時,父親看上去非常精神,誰都沒想到他離往生僅僅只有八天了。師父給我們單獨做了皈依,父親的臉都笑出了花,他的笑容令我難忘。

佛堂師父對我們很關心,還給父親拿來新被子,讓師兄給我們送來經書。很多師兄來看望父親,給他做飯、照顧他,還給他按摩,都鼓勵他信願念佛,所有這一切都不涉及一絲一毫的利益交換。這是原來我在社會上從未遇到過的,令我們既感動又感恩。

對待死亡,父親並不恐懼,反而期待著「回家」的那一天。

父親往生淨土的故事 

作者朋友圈發文

在佛堂的七八天中,我們同父親一起念佛,他的相貌一天天變化,腫也消了,越來越年輕。我和母親一直守在父親身旁,有一夜,母親看見一道光芒照進門裡對著父親。

往生前三天,助念團人員通過觀察,告訴我應該就這幾天了,建議開始護理型助念。

父親還問團長師兄,可不可以不吸痰,這樣呼吸一堵上,他就斷氣了。師兄說不可以,這是自殺(在佛教中是不允許的),要自然地斷氣。父親聽後,就安心念佛等待。

2016年10月29日,父親臨終前的幾個小時,在師兄們的助念聲中,他的狀態比較反覆,身體表現出了一些痛苦,翻來覆去,總是想要寫一些東西。助念的師兄說入川法師開示過,臨終出現這樣的情況是正常的,讓我們對阿彌陀佛要有信心。

之後,父親平靜多了,還睡了一會兒。往生前幾分鐘,他醒了,示意我試一下吸痰管,我一試不通氣了。原來癌細胞已經堵住了呼吸道,吸痰管不起作用了。父親笑了,知道即將離世,他沒有悲傷,對於往生極樂,他只有期盼啊!

最後,母親給父親換尿不濕,發現非常乾淨。見到負責助念的師兄,父親還能合掌,那時他的頭腦依然非常清醒。

隨後,我和母親就去佛菩薩面前,跪著求佛接引父親,沒過幾分鐘就聽到了追頂念佛——父親斷氣了!

父親往生淨土的故事

父親往生後,作者的朋友圈記錄

我們本以為父親臨終窒息,會有一些痛苦的反應,沒想到走得這麼安詳。這句佛號真的不可思議!

24小時後測體溫,父親頭頂溫度最高,徵兆很好。負責助念的師兄後來說,助念這麼多次,第一次看到笑著往生的。

父親就這樣笑著就往生了,安詳平和,給他穿衣擦洗的時候,發現他皮膚晶瑩透亮,非常光滑。

母親當初不想來,怕悲傷情緒影響父親,結果父親往生後,我們全家卻滿心歡喜。或許這令人難以相信,但只有親身經歷過才能明白——父親去了淨土,這真是最大的喜事!

有位師兄對父親說,想往生就要不怕死、放得下、願意去。

父親做到了。

火化後,父親的骨灰非常香。我們從火葬場出來,臨時找墓地,導航一搜就是「極樂園」,和家很近。園裡供有彌勒菩薩,放著佛號、佛曲,墓碑上恰巧還有蓮花,這都是之前沒有想到的。

之後,我們全家受了八關齋戒,每天都念佛迴向父親,增上他的蓮品,這樣堅持了半個月。

父親往生後,母親夢見很多佛菩薩出現在虛空中,都站在各色大蓮花上;還夢見父親很年輕穿得很精緻,牽著一個坐騎來找她。而我也夢到過阿彌陀佛,有一次我在夢中問父親,是不是被阿彌陀佛救了,父親說「是的」。

父親的往生度化了全家人。我先生學佛十年沒見過往生極樂的人,沒想到竟親眼見證了自己岳父的往生,對他震撼太大了。他這才發現原來淨土法門這麼容易成就!現在我和母親、婆婆、先生全部吃素念佛,家裡親戚也開始信佛了。我們一家人都把往生極樂作為今生最重要的大事。

現在我最愛阿彌陀佛,看到阿彌陀佛,彷彿看到了父親。

結語

大安法師曾經開示道:「世間人認為人死了就不都滅了嗎?哪有什麼他方淨土,哪有什麼極樂世界呀!但是臨命終時,這些他不能相信的事情,在很多的淨業行人當中會呈現。《淨土聖賢錄》裡面很多往生者,臨命終時,那是含笑往生,他們常常會說句話:佛來了。說完這句話他就走了。佛來了意味什麼呢?真有這回事啊!」

願所有眾生,早日離苦得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