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劫的善根才換來今生往生的資糧

唐代有一位懷玉禪師,他就是念《阿彌陀經》念了30萬遍,每天念佛號5萬遍。他是夜不倒單念佛。你看古人這種修行哪,那真是真修實幹。這個懷玉禪師他就一生有一個願:要上品上生,精進努力。

這樣到臨命終時還真的是佛菩薩徧滿,來了很多,有一個菩薩從他的窗戶飛進來,手裡拿著蓮台。這個往生情境到了,但是懷玉禪師坐在那念佛一看——因為他要睜開眼睛看你是什麼蓮台過來呀——一看是銀蓮台呀,不是金剛台。不是金剛台,他就沒有達到他的願望了,他就不想去:「我志在金剛台,怎麼是銀蓮台來呢?」——不滿意。

這一不滿意當然他的神識也就不想離身了。當下這個銀蓮台就消失了,消失了這個境界就沒有了:佛是恆順眾生了。懷玉禪師這時候心理狀態他很正常,不會說:「哎呀,怎麼又沒有了?這班車搭不上,那我是不是去不了啊?」他沒有這個擔憂,他對往生信心很足,他感激,感恩:「佛知道我有志求金剛台的心。」

這個境界沒有了,他就加緊功夫,一天念十萬聲佛號,念念念,念到了21天的時候,這個境界又現前,那這時候比前一次就更殊勝了。那佛菩薩徧滿虛空,那真是七寶樓閣,這種異香、天樂也都比上次好。

這時候再一看菩薩拿來的是金剛台,這金剛台他很高興了——含笑往生。含笑往生呢,當時他的這個當地有位太守——地方官員太守,聽到這個事還做了一首詩來讚歎懷玉禪師,這首詩是這樣寫的:吾師一念登初地,佛國笙歌兩度來;唯有庭前古槐樹,枝低只為掛金台。

你看,這個地方官員還能做出這麼一首詩出來,那不簡單,說明他對淨土很了解。所以古代做官的人都了不起,他對於禪宗、淨土宗都很了解,素養非常高啊。

你看這位太守,「吾師」,他對於懷玉禪師都執弟子禮:我的老師啊,我的師父。「一念登初地」,就在臨終這一念當中他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就是登地菩薩了。他是上品上生哪,一去西方極樂世界,花開見佛就悟證無生法忍了,這就是登地菩薩。

「佛國笙歌兩度來」,你看西方極樂世界的這種接引的場面——天樂盈空,笙歌就是音樂,來兩次——這是淨土往生裡面唯一的一個例子。這個我們只能學他的精神,可不能學這個做法,對於我們來說只要來了,趕緊上去,我們可能沒有這個把握,哪怕是銀蓮台——什麼蓮台你都是上了再說,就好像我們擠最後一班車。

他那個寺院門口有棵很大的古槐樹,那就講「唯有庭前古槐樹」。枝葉繁茂,那個枝都被葉子壓得很低,壓得很低是什麼?這個樹枝都要壓低來迎接這個金剛台掛在上面——「枝低只為掛金台」。

這個懷玉禪師臨終給他的弟子談了一樁什麼事呢?他的弟子也希望他留個偈頌,他的這個偈頌我一下子記不下來了,但意思我能記下來。

這個懷玉禪師說,他修行已經是10劫了——在這個娑婆世界修行10劫了,那麼今生他用了50年精進努力的念佛的功夫修行,就超過了以前10劫的修行,他很歡喜。說明他原來10劫以來修行都是修通途自力法門,這一期才遇到淨土的佛力加持的法門,這50年就當過他10劫——上品上生。

也就是由於他10劫的自力修行積累了甚深的福德智慧的資糧,他今生才能遇到淨土法門,遇到淨土法門他才能夠結結實實地相信,有堅信才是認認真真地去念,這也不是一般的因緣了。

所以我們在這個五濁惡世能夠聞到淨土法門,能夠相信,能夠去念,能夠求往生,這個善根確實是很深厚的。不是說我們沒有善根今生就能夠有很強的信心的,那是不可能的。

那真是:對淨土法門的深信切願這種善根產生,是在無量諸佛所種了善根才可能的。所以我們要尊重自己的善根,這一期一定要像懷玉禪師一樣的去成就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