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蘇伯比亞小鎮有兩個叫喬治和吉姆的鄰居,但他們確實不是什麼好鄰居。雖然誰也記不清到底是為什麼,但就是彼此不睦。他們只知道不喜歡對方,這個原因就足夠了。

所以他們時有口角發生。盡管夏天在後院開除草機除草時車輪常常碰在一起,但多數情況下雙方連招呼也不打。

後來,夏天晚些時候,喬治和妻子外出兩週去度假。開始吉姆和妻子並未注意到他們走了。也是,他們注意干什麼?除了口角之外,他們相互間很少說話。

但是一天傍晚吉姆在自家院子除過草後,注意到喬治家的草已很高了。自家草坪剛剛除過看上去特別顯眼。

開車過往的人來說,喬治和妻子很顯然是不在家,而且已離開很久了。吉姆想這等於公開邀請夜盜入戶。

「我又一次看看那高高的草坪,心裡真不願去幫我不喜歡的人。」吉姆說,「不管我多想從腦子裡抹去這種想法,但去幫忙的想法卻揮之不去。第二天早晨我就把那塊長瘋了的草坪除好了!「幾天之後,喬治和多拉在一個週日的下午回來了。他們回來不久,我就看見喬治在街上走來走去。他在整個街區每所房子前都停留過。

最後他敲了我的門,我開門時,他站在那兒正盯著我,臉上露出奇怪和不解的表情。

過了很久,他才說話,「吉姆,你幫我除草了?」他最後問。這是他很久以來第一次叫我吉姆。「我問了所有的人,他們都沒除。傑克說是你干的,是真的嗎?是你除的嗎?」他的語氣幾乎是在責備。

「是的,喬治,是我除的。」我說,幾乎是挑戰性地,因為我等著他為了我除他的草而大發雷霆。

他猶豫了片刻,像是在考慮要說什麼。最後他用低得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嘟囔說謝謝之後,急轉身馬上走開了。

喬治和吉姆之間就這樣打破了沉默。他們還沒發展到在一起打高爾夫球或保齡球,他們的妻子也沒有為了互相借點糖或是閑聊而頻繁地走動。但他們的關係卻在改善。至少除草機開過的時候他們相互間有了笑容,有時甚至說一聲「你好」。先前他們後院的戰場現在變成了非軍事區。誰知道?他們甚或會分享同一杯咖啡。

假如你想化敵為友,就得邁出第一步。否則,不會有任何進展。當你和別人之間發生矛盾的時候,要主動示好,採取尋求和解的行動,這樣才能贏得和諧的人際關係,享受幸福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