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止普賢之德修學的加持力

世尊!我用心聞,分別眾生所有知見,若於他方恆沙界外,有一眾生,心中發明普賢行者,我於爾時乘六牙象,分身百千皆至其處,縱彼障深未得見我,我與其人暗中摩頂,擁護安慰令其成就。

這一段,蕅益大師的意思,是屬於一個菩薩的果地妙用,他成就以後的一種利他的妙用。普賢菩薩說,「我用心聞」,這個地方的心已經不是我們一般的意識分別心了。我們一般人是用耳識來聽聞,就是由耳根去接觸聲塵的時候,產生一種生滅變化的耳識。

當然,這個耳識是從根塵的接觸而起的,所以會受到根塵的障礙。而普賢菩薩是把根塵識的假相破壞了,我們講破妄顯真,他把這個假相破壞以後,開顯出一種眾生本具、諸佛所證的現前一念心性。這個是我們一般說的以不生滅心為本修因,他就是依止這個不生滅的一念心性來聽聞。

那麼,他聽聞什麼東西呢?「分別眾生所有知見。」他依止他的一念心性生起假觀,來分別一切眾生內心當中善惡邪正的種種的思想,跟眾生種種的差別願望。他就專門聽聞這件事情。

為什麼呢?因為在他方的恆河沙世界之外,假設有一個眾生……就是說他聽聞的範圍很廣。我們說過,我們如果依止耳識,那你這個聽聞是有限量,因為你一定要經過根塵的碰撞才有這個識出來。但是普賢菩薩的聽聞是依止那一念清淨本然週徧法界的心性,所以你看他聽聞的範圍是什麼呢?恆河沙世界之外!

我們從這個地方到極樂世界才十萬億佛土,他這個是恆河沙的佛土。這當中,如果有任何一個眾生心中能夠發明普賢之行,能夠真實地了達眾生本具的一念心性,稱性起修十大願王,那麼這個時候,「我於爾時乘六牙象,分身百千皆至其處」。

這個「爾時」,指的是眾生的心跟普賢菩薩的心相應的時候,這個時候,所謂的感應道交,普賢菩薩就乘六牙白象,分身百千。分身百千也不是說一定是百千,而是說只要有一個眾生就分身一處,乃至有百千眾生就分身百千處,到這個修行人的處所,到他的佛堂去。

縱然這個人的業障深重,不能見到普賢菩薩的現前,但是普賢菩薩實際上一定會到達。到達以後在暗中來摩頂,來加持這個修行者,使令他災障消除,乃至於「擁護安慰」。

「擁護安慰」是指的他遠離一切鬼神障,使令他所修的普賢之德能夠圓滿成就。也就是說,你能夠依止普賢之德來修學,你就能夠得到普賢菩薩的摩頂、擁護、安慰,這樣的一種破除障礙的加持力。

我們看最後一段。

佛問圓通,我說本因,心聞發明,分別自在,斯為第一。

佛陀問我圓通的法門,我說到我最初的因地,是依止一念心性來聽聞十方世界,來分別眾生種種的知見,而成就一種自在的功德。這個是斯為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