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伯雄:四代人與佛教的淵源

吳伯雄談全家都和大師結緣

「鑒真大師之後,揚州又出了星雲大師,這些年來,星雲大師」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長流五大洲「,在全世界都有很深的影響。

我去過巴西,佛光山就建立了一所寺廟,裡面還收容了很多窮苦的孩子;在馬來西亞,星雲大師在當地也很有影響;星雲大師還在南非建立了非洲最大的寺廟:南華寺,裡面有很多黑人法師在一起傳教;我到美國的時候,在舊金山、洛杉磯、拉斯維加斯,都有星雲大師的道場……」

「星雲大師不遺餘力地宣傳人間佛教,我就跟隨在他之後。星雲大師大我12歲,還在為理想奮鬥,這種精神令我非常折服。」

「我的全家,都和星雲大師結緣。我祖籍福建,來到台灣後,我已經是第4代。」二戰「結束後,星雲大師來到台灣,當時他沒有」入台證「,如果被抓住就會很麻煩。好在,星雲大師遇見了當地的警民協會理事長,他看星雲大師很有慧根,就幫他去報戶口,這需要承擔很大的責任。這位理事長平時膽不大,卻做了一件很大膽的事情,他是我爸吳鴻麟。所以說,我父親是第一代佛光人,我是第二代,我的孩子是第三代,孫子是第四代。」

當談到佛性、佛法時,吳伯雄說:「小時候,每天都要燒香拜佛,開始是儀式性的,到了後來就成了習慣。慢慢面對佛教,你會有所感觸。上學的時候,有時候在考試前夕沒有準備好。出門前,父親說你去拜下佛,拜佛時內心就不安,覺得不能作弊。如今面對佛像,經常問自己,佛說要慈悲,那麼我的慈悲有多少?還有哪些事做得不慈悲?佛說要智慧,那麼我的智慧有多少?還有哪些事做得不智慧?禮佛,時常提醒自己的內心,要常有懺悔之心。」

「星雲大師說:」存好心,說好話,做好事「,你這樣做下去,自然而然就有了佛性,每天佛性都在增長。星雲大師曾教我,大喊:」我就是佛「,這樣其實就是自我勉勵,一直激勵自己,達到自我提陞的目的。」

「佛光山這麼多年來,沒有得到政府一分錢的資助,但是卻做成了很多功德無量的事情。但凡有地方發生災難,佛光山的弟子們肯定會來到現場,救助災民,提供無償的服務。」

「星雲大師對我說,佛光山要修建世界上最大的佛陀紀念館。我問他,錢從哪來?星雲大師說,我也不知道錢從哪來,但是並不擔心,因為有佛法,自有辦法。」

「從無到有,星雲大師能夠號召很多人認同自己的理想,四處辦學,每一點都是慢慢積累起來的,我也在盡自己的力量幫他推進,還有很多人都參與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