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請問師父,如果有人惡意誹謗弘揚正法之僧,這有何果報?

了幻法師答:此果報之慘,當在無間地獄!若白衣以噁心惱亂打罵破戒比丘,其果報如同出萬億佛身血。出一佛之血,死後當入阿鼻大地獄中。更何況是出萬億佛身血哉?此果報之慘,唯佛知之。此非不慧之杜造,乃出如來所宣之《大集經》中。

《大集經》言:「爾時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即從座起而白佛言,大德婆伽婆,唯願說之。大德修伽陀,唯願說之。若有為佛剃除鬚髮被服袈裟,不受禁戒受已毀犯。其剎利王,與作惱亂罵辱打縛者,得幾許罪?佛言,大梵,我今為汝且略說之。若有人於萬億佛所出其身血,於意云何,是人得罪寧為多不?大梵王言,若人但出一佛身血,得無間罪,尚多無量不可算數,墮於阿鼻大地獄中。何況具出萬億諸佛身血者也。終無有能廣說彼人罪業果報,唯除如來。佛言,大梵,若有惱亂罵辱打縛,為我剃髮著袈裟片不受禁戒受而犯者。得罪多彼。何以故?如是為我出家剃髮著袈裟片離不受戒或受毀犯,是人猶能為諸天人示涅槃道,是人便已於三寶中心得敬信,勝於一切九十五道,其人必速能入涅槃,勝於一切在家俗人,唯除在家得忍辱者,是故天人應當供養。何況具能受持禁戒三業相應。諸仁者,其有一切剎利國王及以群臣諸斷事者,如其見有於我法中而出家者,作大罪業大殺生、大偷盜、大非梵行、大妄語及餘不善,如是等類,但當如法擯出國土城邑村落,不聽在寺,亦復不得同僧事業,利養之物悉不共同,不得鞭打。若鞭打者,理所不應。又亦不應口業罵辱,一切不應加其身罪。若故違法而謫罰者。是人便於解脫退落受於下類,遠離一切人天善道,必定歸趣阿鼻地獄。何況鞭打為佛出家,具持戒者。」今弘揚正法之師,汝等無知反加誹謗,令法師心生痛苦,此罪之大,當過出萬億佛身血之罪。當無量劫永處無間地獄之中,欲止一分一秒之痛苦,尚恐不能得也。

此事,佛於《大寶積經》之《發勝志樂會》中亦言:「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波羅奈城仙人住處施鹿苑中,與大比丘眾滿足千人,復有五百諸菩薩眾。是時,眾中多有菩薩,業障深重,諸根闇鈍,善法微少,好於憒鬧,談說世事,耽樂睡眠,多諸戲論,廣營眾務,種種貪著為所不應,忘失正念修習邪慧,下劣精勤行迷惑行。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在於會中,見諸菩薩具足如是不善諸行,作是念言:「此諸菩薩於無上菩提圓滿道分,皆已退轉。我今當令是諸菩薩,覺悟開曉,生歡喜心。」作是念已,即於晡時從禪定起,往到其所共相慰問,復以種種柔軟言詞,為說法要令其歡喜,因告之曰:「諸仁者,云何汝等於無上菩提圓滿道分而得增長不退轉耶?」

是諸菩薩同聲白言:「尊者,我等今於無上菩提圓滿道分,無復增長,唯有退轉。何以故?我心常為疑惑所覆,於無上菩提不能解了。云何我等當作佛耶?不作佛耶?於墮落法亦不能了,云何我等當墮落耶?不墮落耶?以是因緣善法欲生,常為疑惑之所纏覆。」

爾時,彌勒菩薩而告之曰:「諸仁者,可共往詣如來應供正徧知所。而彼如來,一切知者、一切見者,具足成就無障礙智解脫知見,以方便力善知一切眾生所行,當為汝等隨其根性種種說法。」是時,五百眾中有六十菩薩,與彌勒菩薩往詣佛所,五體投地,頂禮佛足,悲感流淚不能自起。彌勒菩薩修敬已畢,退坐一面。

爾時,佛告諸菩薩言:「善男子,汝等應起,勿復悲號生大熱惱。汝於往昔造作惡業,於諸眾生以暢悅心,瞋罵毀辱,障惱損害,隨自分別,不能了知業報差別。是故汝等,今為業障之所纏覆,於諸善法不能修行。」

時,諸菩薩聞是語已,從地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善哉!世尊,願為我等說此業障,我等知罪當自調伏,我從今日更不敢作。」

爾時,佛告諸菩薩言:「善男子,汝曾往昔,於俱留孫如來法中出家為道,自恃多聞修持淨戒,常懷憍慢傲逸之心;又行頭陀少欲知足,於是功德復生執著。爾時,有二說法比丘,多諸親友名聞利養,汝於是人以慳嫉心,妄言誹謗行淫慾事。是時法師親友眷屬,由汝離間說其重過,皆令疑惑不生信受。彼諸眾生於是法師,無隨順心斷諸善根。是故汝等由斯惡業,已於六十百千歲中生阿鼻地獄;餘業未盡,復於四十百千歲中,生等活地獄;餘業未盡,復於二十百千歲中,生黑繩地獄;餘業未盡,復於六十百千歲中,生燒熱地獄。從彼歿已還得為人,五百世中生盲無目,以殘業故,在在所生,常多蒙鈍忘失正念,障覆善根福德微少,形容丑缺人不喜見,誹謗輕賤戲弄欺嫌,常生邊地貧窮下劣,喪失財寶資生艱難,不為眾人尊重敬愛。從此歿已,於後末世五百歲中法欲滅時,還於邊地下劣家生,匱乏饑凍為人誹謗,忘失正念不修善法,設欲修行多諸留難,雖暫發起智慧光明,以業障故尋復還沒。汝等從彼五百歲後,是諸業障爾乃消滅,於後得生阿彌陀佛極樂世界,是時彼佛當為汝等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爾時,諸菩薩等聞佛所說,舉身毛豎,深生憂悔,便自抆淚,前白佛言:「世尊,我今發露悔其過咎。我等常於菩薩乘人,輕慢嫉恚及餘業障,今於佛前如罪懺悔。我等今日於世尊前發弘誓願:

「世尊,我從今日至未來際,若於菩薩乘人,見有違犯舉露其過,我等則為欺誑如來。

「世尊,我從今日至未來際,若於菩薩乘人,戲弄譏嫌恐懼輕賤,我等則為欺誑如來。

「世尊,我從今日至未來際,若見在家、出家菩薩乘人,以五欲樂遊戲歡娛,見受用時,終不於彼伺求其過,常生信敬起教師想。若不爾者,我等則為欺誑如來。

「世尊,我從今日至未來際,若於菩薩乘人,慳親友家及諸利養,惱彼身心令其逼迫,我等則為欺誑如來。

「世尊,我從今日至未來際,若於菩薩乘人,以一粗言令其不悅,我等則為欺誑如來。

「世尊,我從今日至未來際,若於菩薩乘人,晝夜六時不勤禮事,我等則為欺誑如來。

「世尊,我從今日至未來際,為欲護持此弘誓故不惜身命。若不爾者,我等則為欺誑如來。

「世尊,我從今日至未來際,若於聲聞及辟支佛,以輕慢心,謂於彼等不勝於我,我等則為欺誑如來。

「世尊,我從今日至未來際,若不善能摧伏其身,生下劣想,如旃陀羅及於狗犬,我等則為欺誑如來。

「世尊,我從今日至未來際,若自讚嘆於他毀呰,我等則為欺誑如來。

「世尊,我從今日至未來際,若不怖畏斗諍之處,去百由旬如疾風吹,我等則為欺誑如來。

「世尊,我從今日至未來際,若於持戒多聞頭陀,少欲知足一切功德,身自炫曜,我等則為欺誑如來。

「世尊,我從今日至未來際,所修善本不自矜伐,所行罪業慚愧發露。若不爾者,我等則為欺誑如來。」

爾時,世尊讚諸菩薩:「善哉!善哉!善男子,善說如是覺悟之法,善發如是廣大誓願!能以如是決定之心,安住其中,一切業障皆悉消滅,無量善根亦當增長。」

佛復告彌勒菩薩摩訶薩言:「彌勒,若有菩薩為欲清淨諸業障者,當發如是廣大誓願。」」

如上佛之經文,倘若看過,又何敢誹謗弘揚正法之師。出家之僧,誹謗弘揚正法之師,尚得如是之報。況在家之居士乎?每見自以為是之所謂的高人,自認為佛法已精通,開口便指名道姓,言某某僧所說之法為邪見,便欲一網打盡,凡彼所說之法皆指為邪見,甚有彼所寫之字亦指為是邪。彼所寫者,乃是佛之經文及祖師法語,又何可指為邪也!甚有惡意進行人身之攻擊,將出家僧之身體,整成豬等畜生的身體,實是太過矣!倘要辯法義,但就法上論之即可,何可惡意進行人身之攻擊哉?此事大不吉祥!學佛之人,不可不慎。

或有癡人言,我等但有信願,求生極樂。縱然造彌天大罪,亦能得佛慈悲接引,何能為業障之所障也。觀其之言,實是高明。然究實而論,則是下劣之極,如世之妓女言彼是處女一般。靈峰祖師言:「蓋無願無行不名真信,無行無信不名真願,無信無願不名真行。」倘若無行,又何來信願哉?彼無知兼放逸懈怠者,必為此見所誤。而謂彌陀慈悲,我等廣造諸罪,皆無妨往生也。實成撥無因果之邪見魔人。彼人尚自以為是,認為自之見解高超之極,不想只此一言,令無量眾生斷送法身慧命矣。

善導大師於《佛說觀無量壽佛經疏》中言:「或有人等三福俱不行者,即名十惡邪見闡提人也。」

於《觀無量壽佛經四帖疏》中又言到:「欲明一切眾生身口意業所修解行,必須真實心中作。不得外現賢善精進之相,內懷虛假,貪瞋邪偽,奸詐百端,惡性難侵,事同蛇蠍。雖起三業,名為雜毒之善,亦名虛假之行,不名真實業也。若作如此安心起行者,縱使苦勵身心,日夜十二時,急走急作,如救頭燃者,總名雜毒之善。欲回此雜毒之行,求生彼佛淨土者,此必不可也。」

另善導大師在《佛說觀無量壽佛經》中疏解「復有三種眾生,當得往生。何等為三。一者慈心不殺,具諸戒行。二者讀誦大乘方等經典。三者修行六念。迴向發願,願生彼國。具此功德,一日乃至七日,即得往生。」此一句時,明言指示「又言具此功德者。或一人具上二。或一人具下二。或一人三種盡具。或有人三種無分者,名作著人皮畜生,非名人也。」

更不見佛於經中言:「忘失正念不修善法,設欲修行多諸留難,雖暫發起智慧光明,以業障故尋復還沒。」

此等之理,本是明瞭之極,以此等人業障深故,故而多此邪見,而欲再回無間地獄也!(然此等之理,亦當明之,以救彼等邪人,本幻幾日後,當據永明大師及《淨土十要》及《釋淨土群疑論》及印祖等書,明闡此理,以破邪見)

然既造此等大罪,如何是好?

當發極大之誠心,於師前或佛前痛哭流涕,深重懺悔,自此以後,寧舍身命,也決不敢再誹謗弘揚正法之師。菩薩懺悔此等罪過,尚言「悲感流淚不能自起」。更何況末法凡夫乎?倘不以為然,他日業報現前,後悔也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