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專念阿彌陀佛

一心專念阿彌陀佛,就是信願念佛,而信願念佛實在是一件易行難信的事,不探經教,無以登堂入室。如果信願不深,也就談不上真實受用。怎樣才能深信切願,末學以為當發無上菩提之心。菩提心就是求道心覺悟心,即見一切有為之法,更不待壞,本來寂滅,離諸取舍,故名為道;了無始已來,所有顛倒原無實有,名之為覺;入佛智慧名成菩提。然而一般人貪有著空,迷於色聲香味觸法,不信因果不信輪迴,認為死了以後什麼也就沒有了,善善惡惡迷迷糊糊浮沉於生死大海中,無有出期,所以觀音菩薩眼角總有一顆晶瑩的淚滴。

事實上為善作惡的都是自性,迷時行惡,悟時作善。自性也叫佛性、清靜心、真如、如來,本來福慧具足在聖不增在凡不減,由於五欲六塵的覆蓋,人們無法認識其本來面目,好比一面明鏡覆滿灰塵,無法照出人影,又宛如江水上空的明月,江水翻騰無法映出明月。認識自性是深信切願的基礎、前提,只有認識了不生不滅的自性,才會相信因果相信輪迴,相信阿彌陀佛因地聞法,即發無上正覺之心,誓拔勤苦生死之本,棄國捐王,行作沙門,於無量劫,積功累德;所發殊勝大願,悉皆成就,名具萬德,聲聞十方。下面筆者借助佛經讓讀者看一看自己的身心,真實虛妄,現前生滅與不生滅。

佛告阿難。汝學多聞,未盡諸漏。心中徒知顛倒所因,真倒現前,實未能識。恐汝誠心猶未信伏,吾今試將塵俗諸事,當除汝疑。即時如來敕羅睺羅(佛弟子),擊鐘一聲。問阿難言,汝今聞否。阿難大眾,俱言我聞。鍾歇無聲。佛又問言。汝今聞否。阿難大眾俱言不聞。時羅睺羅又擊一聲。佛又問言,汝今聞否。阿難大眾又言俱聞。佛問阿難,汝云何聞,云何不聞。阿難大眾俱白佛言。鐘聲若擊,則我得聞。擊久聲銷,音響雙絕,則名無聞。如來又敕羅睺擊鐘。問阿難言,爾今聲否。阿難大眾俱言有聲。不一會聲銷。佛又問言,爾今聲否。阿難大眾答言無聲。有頃。羅睺更來撞鐘。佛又問言,爾今聲否。

阿難大眾,俱言有聲。佛問阿難。汝云何聲,云何無聲。阿難大眾,俱白佛言。鐘聲若擊,則名有聲。擊久聲銷,音響雙絕,則名無聲。佛語阿難,及諸大眾。汝今云何自語矯亂。大眾阿難,俱時問佛。我今云何名為矯亂。佛言,我問汝聞,汝則言聞。又問汝聲,汝則言聲。唯聞與聲,報答無定。如是云何不名矯亂。阿難。聲銷無響,汝說無聞。若實無聞,聞性已滅,同於枯木。鐘聲更擊,汝云何知,知有知無,自是聲塵。或無或有,豈彼聞性為汝有無。聞實雲無,誰知無者。是故阿難,聲於聞中,自有生滅。

非為汝聞聲生聲滅,令汝聞性為有為無。汝尚顛倒,惑聲為聞。何怪昏迷,以常為斷,終不應言。離諸動靜閉塞開通,說聞無性。如重睡人眠熟床枕。其家有人於彼睡時,搗練舂米。其人夢中,聞舂搗聲別作他物。或為擊鼓,或為撞鐘。即於夢時,自怪其鍾為木石響。於時忽醒,速知杵音。自告家人。

我正夢時,惑此舂音將為鼓響。阿難。是人夢中,豈憶靜搖開閉通塞。其形雖寐,聞性不昏。縱汝形銷命光遷謝,此性云何為汝銷滅。以諸眾生從無始來,循諸色聲,逐念流轉,從不開悟性淨妙常。不循所常,逐諸生滅,由是生生雜染流轉。若棄生滅,守於真常,常光現前,根塵識心應時銷落。想相為塵,識情為垢。二俱遠離, 則汝法眼應時清明。云何不成無上智覺。

以上兩段引自《大佛頂首楞嚴經》,中根之人見思一番,當可證知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的真如佛性。理應涕淚交流感佛恩德,循佛所教,恆以持戒、佈施、忍辱、精進、禪定、智慧,杜惡趣開善門,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然而我等博地凡夫,無數世來積惡累罪太多太多,若虛空有相都裝不下!僅靠自力,懺之不盡悔之不完。

況且十人有九人一遇境界或核心利益受損,立時隨色聲香味觸法而去,再造新殃,又入生死海,沒個人依怙。必須另有力量加持,方能長揖世間,了生脫死萬無一失。這個力量就是無量壽無量光成就四十八願的極樂淨土的南無阿彌陀佛。淨土一宗,帶業往生,三根普被,猶如時雨,潤澤萬物。下根一句阿彌陀佛名號專念不懈,決定往生,花開見佛,自然成就正等正覺。中根之人,精研淨土五經,專念阿彌陀佛名號,決定中品中生,成就無上正等正覺。上根之人,明心見性,專念阿彌陀佛名號,今世為人師,下世為佛祖。

所謂禍福無門,唯人自招。如何自招?自身業力感招也。當知以至誠心念一句阿彌陀佛名號即可銷八十億劫生死重罪,何況都攝六根,淨念相繼,綿綿密密,如失乳兒憶念慈母,決定可與阿彌陀佛的大慈大悲大雄大力的願力相感應,成就了生脫死,往生極樂世界的偉業。阿彌陀佛所修佛國開廓廣大,超勝獨妙,建立常然,無衰無變。手中常出無盡之寶,莊嚴之具,一切所須最上之物,利樂有情。

往生到那裡的人,個個自身威光超於日月;其心潔白,猶如雪山;忍辱如地,一切平等;清淨如水,洗諸塵垢;熱情如火,燒煩惱薪;不著如風,無諸障礙。論法無厭,求法不倦,戒如琉璃,內外明潔。為世明燈,最勝福田。何不力為善,念道之自然,觀經行道,喜樂久習。一旦開達明徹,自然中自然相,自然之有根本,自然光色參回。努力自求之,必得超絕去,往生無量清淨阿彌陀佛國。